未分類

「是。」

手底下的人頷首。

言邑目光陰鷙的摩挲著手指,片刻后,忽然再度開口問:「上次抓到的老太太在哪兒?」

「被關到監獄里了。」

「嗯,把她帶出來,等歇戰的時候吊在城牆上,二十小時讓人用喇叭喊,她是葉簡汐的救命恩人。如果葉簡汐不肯出面,那就等著給她收屍。」

「是。」

言邑嘴角扯起,露出毫無笑意的笑容。雖然不確定,葉簡汐會不會為了那個老太太站出來,但慕洛琛如果得知他逼迫葉簡汐現身,說不定會亂了心神,自己主動出來。

兩天……

只有兩天時間了……

自己得不惜一切代價,把慕洛琛從幕後逼迫出來。

……

傍晚時分,攻城的勢頭漸漸地頹了下來,蘇鐵看著死傷的士兵,傳達命令,讓他們暫時停止攻城,進行休息。

回到營帳,蘇鐵剛把防彈衣脫下,準備休息一番時,阿伊拉匆匆的跑道營帳門口。

負責守衛的士兵,將她攔下。

阿伊拉朝裡面喊了聲,「將軍,阿伊拉有要緊的事情稟告。」

「進來。」

蘇鐵揮了揮手,示意守衛放行。

守衛退到了兩邊。

阿伊拉走進帳篷,說:「將軍,桑巴城池上被吊著一個人,說是慕太太的救命恩人——可善。他們現在不停的廣播,讓慕太太現身救人,我擔心……」

蘇鐵蹙了眉頭,「慕太太已經知道了?」

「目前沒有,我剛過去,她還在睡覺。不過應該很快會知道了。」阿伊拉回答。

「我去看看。」

蘇鐵說完,大步的走出營帳。

阿伊拉緊跟在後面。

……

葉簡汐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刻,忽然被人推醒,看到身旁站著,滿臉淚痕的阿茶,混沌的腦子稍微清醒了些問,「阿茶,怎麼哭了?誰欺負你了?」

「我……我奶奶……被吊在了城牆上……求求你……救救她……」阿茶焦急的拉著葉簡汐,想把她帶走。

葉簡汐神色一怔,隨後穿上鞋子,走下地,往前面跑。

兩人剛出了帳篷沒多遠。

蘇鐵和阿伊拉剛好趕過來,蘇鐵攔住了葉簡汐,「慕太太,你別那麼衝動,咱們有什麼事情,慢慢的想辦法。」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阿茶會說可善奶奶,被掛在了城牆上?」葉簡汐一頭的霧水。

蘇鐵把事情簡單的解釋了下。

葉簡汐腦子轟的炸響,言邑這個混蛋!把一個老人家吊在那麼高的城牆上,不是在逼死人嗎?他還有沒有良心了?

葉簡汐拔腿向前奔跑。

蘇鐵和阿伊拉趕緊追上了她的腳步,「慕太太,你不能過去。」

「你們讓開!」葉簡汐朝著他們嘶吼,「可善奶奶是因為我,才受到的連累,我不能棄她不顧!」

總裁強制愛 「可是你如果出去了,那就中了對方的計謀。我們已經讓慕先生和莎草身陷囹圄,不能讓你再出事了。」蘇鐵神色嚴肅。

空間辣媳:山裡硬漢撩妻忙 葉簡汐咬著下唇,站在原地,只覺得心被撕扯成了無數的碎片。

正在三人僵持的時刻,阿茶忽然張嘴,咬向蘇鐵的手。

蘇鐵下意識的把她撥開。

阿茶的身體踉蹌了下,跌坐在地上,絕望而滿含恨意的朝著三人嘶吼,「壞人!你們都不救我奶奶,你們都是壞人!我恨你們!」

話說完,她從地上爬起來,快速的朝著城門口跑。

「阿茶!」

葉簡汐喊了聲,不顧一切的朝阿茶的方向跑過去。

……

距離城門還有一段距離,葉簡汐總算追上了阿茶。抱住了小丫頭,葉簡汐累止不住的往下流,「阿茶,你聽我說,我們不是不救可善奶奶,只是想辦法……」

話到半途,戛然而止。

因為懷裡的小傢伙,死死地咬著自己的胳膊,目光里充盈著淚水,望著城門口的方向。

葉簡汐抬眸,身體如遭雷劈。

闖入視野的場景是,可善奶奶被繩子捆得結結實實的,懸在掛城門上。 重生之邪道天嬌 隨著強勁的朔風,她的身體隨之飄搖,彷彿隨時有可能跌落下來,摔得粉碎! 第1597章番外:槍殺

葉簡汐一動也不動。

直到蘇鐵和阿伊拉追上來,把阿茶的胳膊從她嘴裡解救出來,小傢伙哇的一聲哭喊出聲,葉簡汐這才回過神來。

「阿茶,別看。」葉簡汐捂住了阿茶的眼睛。

阿茶撲騰著手腳,大聲喊:「奶奶,我要奶奶!你們放開我,你們這群壞人,趕快放開我!」

葉簡汐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自己的確是壞人。

財閥小嬌妻:謝少寵上癮! 如果當初不是她,鼓勵可善奶奶走出來……

如果不是她,在危難時刻拋棄可善奶奶……

她也不會受那麼多的苦楚。

阿伊拉抱不住阿茶,沒辦法,抬手朝著阿茶的后脖頸砍了過去。

小丫頭無聲無息的昏厥了過去。

「我們先回去吧。」蘇鐵對葉簡汐說。

葉簡汐搖了搖頭,「蘇將軍,沒有辦法救可善奶奶了嗎?她一把年紀,身體又不好,被吊在城頭,挨不了多久的。」

蘇鐵嘆了聲氣,說:「能救的話,我早已派人去救了。吊著她的是活動繩索,只要我們攻城,或者有人靠近,他們要麼把她拉回去,要麼直接鬆開繩子摔死……慕太太,說句不好聽的話……其實,我們只剩下最後一條路,用槍射死她,給她一個痛快。」

蘇鐵不可能把葉簡汐交出去,來換取一個無足輕重的老人家的性命。他得麾下的千千萬萬士兵考慮,同時也得為大局著想。現在已經到了雙方最關鍵的時刻,他不允許事情有絲毫的差池。

葉簡汐身體踉蹌了下,緊緊地握住雙手說:「我去交換可善奶奶吧。她救了我的命……如果沒有她,我早就死了。如今,她因為我受這麼多的苦難,我沒辦法繼續坐視不理下去。」

「慕太太,你一旦出去,那就是把慕先生的把柄,交到對方手裡。到時候,慕先生定會按耐不住,出來救你,難道你忍心他為你身陷險境嗎?」

葉簡汐腳下的步子一頓。

蘇鐵對阿伊拉使了個眼色,阿伊拉走到葉簡汐跟前,低聲勸說道:「慕太太,我們知道你重情義。放棄可善奶奶,你很痛苦。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厚葬可善奶奶,以後也會把阿茶好好地撫養長大。」

一邊是洛琛,一邊是自己的救命人,葉簡汐的心彷彿被撕扯成了兩片,不知道該怎麼做。

而就在她猶豫的時刻——

阿伊拉抬手,迅速的劈向她的后脖頸。

葉簡汐眼前一黑,暈厥了過去。

「對不起……」

阿伊拉低喃了聲,接住了葉簡汐。

蘇鐵長長的嘆息了聲,「你把她們送回去,派人二十四小時看著接下來,我會解決一切。」

這個惡人,不應該由葉簡汐來做,讓他來做吧。反正他手上染了千千萬人的性命,不在乎再多一條。

阿伊拉低聲說:「是,將軍。」

隨後,帶著葉簡汐和阿茶,迅速的回了帳篷。

蘇鐵站在原地片刻,叫來了一名神槍手,讓他槍殺可善。

神槍手領了命令,立刻準備。

……

可善奶奶被掛在牆頭兩個多小時,神智已經不清醒了。

疼……

身體每一處都在疼……

真的很想早點結束這一切,可是身體除了眼睛能動,根本沒辦法動彈一下。

她掀開眼睛的一條縫隙,望著灰撲撲的天空,心裡暗暗地祈禱:真主,希望你能保佑我的孫女和葉簡汐,讓她們好好地活著,千萬別出來。

不知道祈禱了多少次,耳畔忽然響起一聲槍響,緊接著一股鑽心的疼痛,撕碎了早已麻木的身體。

可善悶哼了聲,臉上露出了痛苦,心裡卻是高興的。

因為只要自己死了,那就沒人可以再拿她來逼迫葉簡汐出現了。

唯一擔心的就是阿茶呀……

她還那麼小,沒了所有的親人,肯定會很難過吧。

不過,她知道,葉簡汐肯定會幫她照顧好阿茶的。

砰砰砰!

連著三發槍鳴,再次響起。

可善奶奶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城牆上的人試圖把可善拉回去,但為時已晚。

蘇鐵望著這一幕,沉聲下令道:「立刻攻城!」

無數的槍鳴交織響起,訓練有素的士兵,手持槍支,朝著城牆突進。

……

言邑得到了消息,臉上露出震驚:「你說什麼?你再給我說一遍?」

「蘇鐵的人,把可善槍殺了。現在,他們又開始攻城了,而且這次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猛烈。」士兵膽戰心驚的回答。

言邑氣惱的把杯子,扔在了地上,「好了,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去。」

「是。」

士兵退出了房間。

言邑雙眉緊緊地擰在了一起。如今手裡的唯一籌碼已經沒了,慕洛琛依然沒見蹤影,情況對他太不利了。

如果再留在城裡,只怕蘇鐵還沒把城門攻破,桑巴已經派人將他拿下了。

不行!

自己要走!

必須馬上離開!

留在青山在,不怕沒機會對付慕洛琛!

言邑想到這,立刻收拾了自己最重要的東西,然後大步走出房間,鎮定自若的對手下的士兵,說:「我去搜索慕洛琛的蹤跡,待會兒桑巴統領派人過來找我,你們就這麼回復他。」

「是,言先生。」

言邑走出了院落,坐上車,命令司機,迅速的朝城門口駛去。

……

戰鬥一直持續到了晚上十一點,非但沒有結束的趨勢,反倒越演越烈。桑巴本來勝券在握,可看蘇軍越戰越勇,不由得坐不住了。

一旦蘇鐵這次突破了城門,那將完全扭轉整個戰局!

以後,自己的日子都不會好過了!

桑巴心如放在油鍋上煎熬,對手底下的人下達命令:「去把言邑給我找過來!」

過了片刻,手底下的人回復,「統領,言先生去搜索慕洛琛的下落了。」

「不管他在幹什麼,都立刻把他帶到我跟前!」

「是。」

一個多小時后——

派出去的人稟告,「統領,城內找不到言先生的下落。」

「廢物!不是讓你們二十四小時盯著他嗎?為什麼會讓人跑了?」桑巴大怒,原本就慌亂的心,此刻更是亂了分寸。

言邑跑了,說明他根本沒把握,找出慕洛琛。

那自己和蘇鐵一伙人,拼盡全力火拚幹嗎?

豪門蜜愛:首席的盛寵新娘 只有一個作用,那就是給言邑那混賬,爭取逃脫的時間!

桑巴想到自己像個傻子一樣,被言邑利用,恨不得立刻把言邑抓到自己跟前,碎屍萬段了! 第1598章番外:以後,我就是你的親人

但無論再怎麼氣急敗壞,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只能和蘇鐵硬碰硬,繼續打這一仗。否則自己傾所有軍力,還打不贏蘇鐵的消息若是傳出去,軍心必定大亂。興兵坐鎮,最講究的是軍心,一旦軍心亂了,離覆滅也不遠了。

桑巴沉默了片刻,神色陰鷙的說:「傳我的命令下去,通知各地抽調人手,趕赴蘭卡市增援。另,發布一條通緝令,凡是能抓到言邑的,並把他的人頭送給我的,賞銀一千萬!」

敢背叛他的人,他都要對方死無葬身之地!

……

夜色沉沉——

葉簡汐醒過來,感覺到自己后脖頸針扎一樣的疼。動了動身子,想要按摩一下那裡,意識卻先一步恢復了。

想到昏迷之前發生的時回請,她立刻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在帳篷里,葉簡汐從床上坐起來,走到地上,衝到帳篷跟前,就要闖出去。

可守在門口的士兵,將她攔了下來,「慕太太,請留在帳篷里。」

「你們給我讓開!」葉簡汐嘶吼,拚命地推搡他們的胳膊,試圖衝出去。

「慕太太,請別為難我們,蘇鐵將軍有令,請你留在帳篷里。」

士兵面無表情,宛若門神一樣,堵在門口,一動也不動。

葉簡汐氣的跺了跺腳,「你們把蘇鐵給我叫過來!」

士兵沉默無言。

而就在葉簡汐抓狂時,阿伊拉端著食物,走到了帳篷前,柔聲說道:「慕太太,你別為難他們了,他們只是聽命行事。蘇鐵將軍不發話,他們不敢放你走。」

葉簡汐眼裡流露出一絲希冀,「阿伊拉,那你幫我去找蘇鐵……」

阿伊拉臉上閃過一絲歉疚,「對不起,慕太太,可善奶奶已經死了,你現在出去,也沒什麼用處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