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啊!好強大的威壓的,當初就算是面對雷烈那個老不死的也沒有這麼難受過啊!」

道將行咧著嘴罵道。

「然哥,我怎麼沒事?」

白羽絲毫沒有感覺到那股威壓,一臉天真地盯著秦穆然問道。

「小白,你過來,讓他們好好爽爽就好!」

秦穆然對著白羽招了招手,白羽沒有任何猶豫便是拋棄了他們,走向了秦穆然。

「小白?卧槽?你怎麼沒事?」

鳳飛九天 眾人看到白羽如履平地般地走了過去,一個個瞪大了眼睛,跟發現了世界奇迹一般。

「我不知道啊!我不說了嘛,我沒感覺到威壓啊!」

白羽認真地回道。

「老大,是你搞的鬼!」

要是真的藏著化勁大能的話,不僅是他們,就算是秦穆然和白羽都要承受不住,而現在,整個房間唯獨秦穆然和白羽沒事,那麼只能說,始作俑者就是秦穆然。

「呵呵!」

秦穆然笑了笑,加大了壓迫,果然,頓時又是傳來了一聲鬼哭狼嚎。

「老大,饒命!我們錯了,我們不該那麼想你,你那麼純潔,那麼專一,那麼帥氣,那麼自律,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呢!都是我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們吧!」

董宇豪那叫一個慫啊,頓時一串妙語連珠。

其實也不怪他,化勁大能的威壓真的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住的,這一刻,他都感覺自己全身的骨頭要散架了一般。

「哼!你們呢?」

秦穆然又看向其他人。

「我們也都是這麼想的!」

眾人連忙說道。

「原來我在你們心裡這麼高尚啊!好吧,我心情爽多了!」

秦穆然笑了笑,很是滿意他們的回答,隨後便是收回了勁氣,頓時眾人的身上感覺一輕,長長舒了口氣。 “你朋友?”

“我男朋友!”

趙小川詫異的看着眼前一臉幸福的崔美美,心中閃過一絲失望,但立即反應過來,爲自己情緒變化感到一絲好笑。

“奇怪,他男朋友管我什麼事情?況且嚴格的來算,她可是我的學姐,有男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麼?不過,不知道若曦現在怎麼樣了?”

想到李若曦,趙小川的情緒有些低落。

“葉楓,這裏,我在這裏!”

崔美美站了起來,照着手向着葉楓跑去,同時一個人影也拿着手電筒,從那裏跑來。

趙小川的思緒被打斷,看着好像孩子一樣的崔美美,無奈的搖搖頭,站了起來。

“美美,大晚上你跑出來做什麼?多危險啊!”

“我只是有些煩躁,你知道的,這些天發生了好多的事情呢!”

趙小川向着兩人走去,聽到兩人的對話,心想兩人還真是挺恩愛的。

“你是什麼人?”

“我叫趙小川!是這一屆的新生,學長!”

趙小川還沒有走近,葉楓猛然將崔美美拉在自己的背後,警惕的問道。

趙小川知道這半夜一男一女確實有些曖昧,所以態度放的比較低。

也許是趙小川的那一聲‘學長’起了作用,葉楓的態度有些緩和,而一旁的崔美美在耳邊對着葉楓說了些什麼,葉楓看向趙小川的眼神中有些訝然。

“我們家美美給你添麻煩了!實在是不好了!”

葉楓有些歉然的看着趙小川說道。

趙小川笑了笑,說沒有什麼,然後上前一步,終於看清了葉楓的長相。

劍眉星目,消瘦的臉龐,身上帶着一股儒雅的氣質,這就是趙小川對葉楓的感官。

“這就是崔美美的男朋友葉楓?和崔美美站一起,果然是一對金童玉女!”

趙小川心中正在感慨,而在山上的另一道黑影也走了下來,笑道:“葉楓,找到美美了?她沒有事吧?”

“多虧了我們的學弟,不然的話,我們家美美說不定今天晚上就危險了!”葉楓笑着迴應道。

趙小川朝着來人望去,發現一個戴着金絲眼鏡的男生走了過來,看着男生詭異的眼神和蒼白的臉龐,不知爲何,趙小川心中升起一絲不舒服的感覺。

“小川,我給你介紹,這是我的好朋友兼好兄弟叫做成浩,他可是我們學校的大才子啊!”

葉楓側着身子向趙小川介紹道。

趙小川笑了笑,剛想說出自己的名字,成浩皺起了眉頭,打斷了他,問道:“小川?你是住在444宿舍的趙小川?”

嬌妻萬福 “444宿舍?”趙小川微微一愣,然後點點頭,說道:“學長,你說的是學校的宿舍444麼?我確實住在那裏!”

趙小川說完,三人倒吸口涼氣,就連崔美美原本看向趙小川的笑容也有些尷尬。

“趙小川,你怎麼在444宿舍?那天不是王大爺給你分的宿舍麼?哎~早知道.。”

崔美美的神情有些自責,還想繼續說下去,但是一旁的葉楓對崔美美使了個眼神,崔美美閉上了嘴巴。

“444宿舍怎麼了?難道說它有什麼問題麼?”趙小川好奇的問道。

“沒,沒有,你想多了!”成浩輕笑道:“好了,先不說那麼多了,現在天色已經很晚了,氣溫有些冷,我們還是進山洞再談吧!”

趙小川張張嘴,還想問些什麼,但是三人急匆匆的向着山洞走去。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古怪,感覺三人似乎有什麼事情瞞着自己,但想到自己和他們並不是很熟,便不再想太多,跟了上去。

山洞並不是很大,只可以容下七八個人,而此刻,四人圍坐在一隊火堆旁沉默不語。

趙小川打量着周圍的牀鋪,還有一些生活用品,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成浩看着趙小川疑惑的目光,解釋道:“其實這次來我們是來些一個專訪,而這裏的景色也不錯,所以我們是來到這裏採風的,而這個洞穴正是我們白天發現的。”

“採風?這可是我早就用過的招式了。”

趙小川目光掃過周圍,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和‘採風’的痕跡,比如畫板、顏料之類的東西,當下心中有些好笑之餘,還有一絲好奇。

“看樣子,崔美美這幾人來到劉莊子是有別的事情要辦啊!不然的話,也不可能不住在學校裏面,而是待在這裏了。”

趙小川腦袋中閃過這個念頭,但臉上還是不動聲色。

就在這時,他的肚子響起一陣叫聲,他餓了。

“噗嗤~”

崔美美聽到趙小川肚子的叫聲,沒忍住笑出聲來,而趙小川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畢竟他已經將近一天沒有吃東西了。

葉楓看着頗爲窘迫的趙小川笑了笑,然後從一旁的塑料袋中掏出一塊麪包,說道:“小川,這麪包是白天剩下的,你要不介意,就先吃吧!”

“那多不好意思!”

趙小川口中說着不好意思,但手中卻接過了麪包,然後打開包裝袋,聞了聞。

不錯,還是奶油的!

趙小川可不是什麼不好意思的人,餓了就餓了,立刻掏出麪包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他狼吞虎嚥的樣子甚是豪爽,甚至連其餘三個人看的也有些餓了,又從揹包中取出薯片之類的零食吃了起來。

經過這段小插曲,四人又聊了幾句,本就是年輕人,也好交流,氣氛瞬間緩和了不少。

聊到高興處,趙小川想起了三人之前奇怪的舉動,問道:“成浩學長,剛纔你問我是不是宿舍444的人,然後樣子很奇怪,這到底是爲什麼呢?”

趙小川話音剛落,原本有些緩和的氣氛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成浩看向葉楓,眼神中存在着詢問的意味,葉楓點點頭,成浩深吸一口氣,說道:“小川,我先問你一件事情,你在宿舍444應該住過幾天吧? 總裁大人請愛我 感覺怎麼樣?”

趙小川皺起了眉頭,看着目不轉睛盯着自己的成浩,想到了郝大寶三人,說道:“挺不錯的,舍友都挺好,雖然有的時候有些傻叉的行爲,但是很歡樂。”

說到這裏,趙小川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咳咳,好吧!也許是我的表達有問題!”成浩沉吟片刻,似乎在醞釀着什麼,遲疑道:“我不是說人,是問你有沒有一些詭異的事情發生?” 勁氣外放剛剛收起,眾人感覺壓在身上的那一座大山驟然消失,長長舒了一口氣。

「老大,你這是……進入化勁了?」

道將行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

「我靠!真假的,怎麼可能!這才多久,你別忽悠我!」

道將行越想越不敢相信,有些懷疑地上下打量著他。

「你看!」

秦穆然說著,釋放出勁氣,在他的體外形成一道屏障,隨後,他整個人原地飛了起來。

「我了個去!馮虛御風!你真的踏入化勁了啊!妖孽啊!」

現在秦穆然能夠在他們的面前這樣子,足以證明他踏入到化勁之境了!

二十幾歲的化勁,這怎麼可能呢!

這要是傳出去,恐怕整個古武界都要震蕩了。

足足百年,古武界都沒有出現在這個年齡就踏入化勁之境的天驕了。

要知道,除了老道士和葉孤城達到了沖氣境,整個古武界化勁之境的大能都屈指可數。

現在又增加了一個秦穆然,這便是意味著,秦穆然已經徹底和他們拉開了距離。

「然哥,你真的化勁了啊!」

白羽也很是震驚地看著秦穆然。

「當然,要不你們一起對我出手試試?」

秦穆然現在可以說自信心爆棚,看著眾人,挑了挑眉毛道。

「我不,你現在是化勁了,我可不傻。」

道將行第一個搖了搖頭。

「小道,你現在怎麼這麼慫了?我記得第一次在中海見到你的時候,你天不怕地不怕的,牛氣哄哄說自己是要成為沖氣境的男人,現在怎麼開始慫成這樣了?」

秦穆然鄙視地看了眼道將行道。

「是我慫了嗎?你自己有多麼變態心裏面沒點數嗎?有你這麼打擊人的嗎?你這才修鍊了多久啊,都已經到達化勁了!我們這些年修鍊都修鍊到狗身上了!」

道將行忍不住給秦穆然白眼。

當初道將行與秦穆然認識的時候,秦穆然可是一個連境界劃分都不清楚的萌新,現在呢,都已經踏入化勁之境,成為讓他們仰視的存在。

這件事,換做誰都覺得實在是太受打擊了!

「來吧!一起出手吧!我不反抗,正好讓我看看化勁的感覺!」

秦穆然再一次說道。

「我……..」

大家看著秦穆然那賤賤的神色,很是鄙視,不過同樣的,他們也想試試看秦穆然到底有多厲害。

一個在暗勁之境便是能夠對抗化勁中期的絕世妖孽,現在進入化勁了,對付化勁中期豈不是…….想到這裡,他們不敢再往下去想。

「出手吧!」

秦穆然繼續說道。

「呸!現在有一個化勁大能陪練,兄弟們,虛什麼,看老大那賤賤的樣子,就整個一找虐啊!上!」

董宇豪率先走了出來,說道。

「是!化勁大能做陪練,一般人都沒有這個機會呢!咱們一起上!」

秦漢也是點點頭,附和。

「老大,看我一拳!」

董宇豪一拳朝著秦穆然轟了過去。

「速度太慢了!」

秦穆然僅僅是看了董宇豪一眼,但是剎那,他的那拳就好似被放慢了無數倍一樣,所有的破綻都進入了秦穆然的眼中。

「轟!」

秦穆然勁氣外放,形成一根手指般,突如其來地點在了董宇豪肋骨處的一個穴道。

「嘭!」

董宇豪瞬間如同泄氣的皮球一般,手臂都沒有了抬起來的力氣,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什麼?」

秦漢已經出手,看到董宇豪就這樣突然倒下了,臉色大變,想要收手,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秦穆然的氣息早就已經鎖定了秦漢。

「想跑?」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勁氣外放,當即便是將秦漢給牽扯了起來,秦漢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辦法調動勁氣,整個人只能夠任憑秦穆然擺布。

「噗!」

以狗吃屎的姿態,秦漢趴在了地上。

「你們還要來嗎?」

秦穆然將目光看向了其餘的眾人,已經有了秦漢和董宇豪這兩個前車之鑒了,其他的人怎麼可能再犯傻呢?

一個個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老大,你英俊瀟洒,英明神武,尤其是剛剛見識到你的颯爽英姿,我等自慚形愧,對您的崇拜有如大河之水,滔滔不絕,對你的敬仰,有如綿綿長江,滾滾而來!」

謝順立刻機靈地說道。

「對!對!老大,我們就是這麼想的!」

一群人跟著附和。

「真有眼光!」

秦穆然笑了笑,一手揮出,勁氣將董宇豪和秦漢直接拂了起來。

「現在相信哥的實力了吧!」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笑道。

「相信了!老大你牛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