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的,我現在已經到了百花仙域,一會再跟你聊,我有點事情要忙。」

葉雄目光這才落到公孫亭身上,笑道:「前輩,是我多想了,像你這種大英雄人物,怎麼可能會對我不利,你進來吧,我還要等著進階救人呢!」

「富貴險中求,修真一道,哪有事事都那麼保險的。」公孫亭哈哈大笑起來,目光之中,露出一抹精光。

「前輩說得是,快進來吧!」葉雄放鬆防禦,身上完全處於一種毫不設防的狀態之中,等候著他進來。 家有農女初長成 公孫亭化成一道流光,快速朝葉雄衝來,快要到他面前的時候,頓了一下,見他依然毫不設防,頓時加快速,準備進入他的身體。

眼見就要進去,突然聽聞一聲佛號:阿呔!

葉雄嘴巴頓時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整個石碑內部,彷彿雷炸一樣。

公孫亭哪想到會這樣,當下被震蒙了!

正在這時候,葉雄身體瞬間爆起金光,一拳轟出!

一個金光拳頭虛影,直接就朝元嬰轟去。

公孫亭早就在提醒他會出手,但是根本沒想到過他會第一時間用音波攻擊,等他反應過來,一鼓十分強大的攻擊就衝到了面前。

倉皇之間,他連忙出手相抗。

轟!

公孫亭的身體直接被轟飛出去,體表光芒黯淡不少。

「你幹什麼?」公孫亭怒道。

「我幹什麼,你不是很清楚嗎?」葉雄咧嘴一笑,道:「你是不是覺得,老子特別好騙?」

元嬰身體震顫著,臉色非常難看:「既然你識破了,那又如何,只不過多花費點力氣而已,我堂堂半步化神修為,還不能收服你一個元嬰初期。」

「沒有肉身的元嬰,境界要跌落兩個層次吧?」

「在這裡困了幾千年,你的元嬰沒有元氣補充,至少再跌一個境界,現在的你,實力最多是元嬰中期,還想奪舍我?」葉雄哈哈大笑起來。

元嬰的臉非常難看,顯然被說中了。

「我本來不想吞噬你,既然你對我另圖謀,我就先吞了你,來補充我的實力。」

葉雄說完,身上光芒大盛,頭頂一個佛門法印浮現出來,光芒四射。

下一刻,一隻巨掌從半空壓落,將元嬰攏罩在掌印之中。

公孫亭開始還在掙扎,但是很快他就發現,面前的人,實力比他想象之中強太多了,片刻之間,他就連連遇險,元氣大傷。

等將他的元嬰傷得差不多,葉雄突然停了下來。

「今天,老子要生吞了你。」葉雄罵道。

……

吞噬元嬰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搞得不好會被反噬,不但沒有成功,反而被別人給奪舍,所以,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吞噬元嬰。

正常情況下,都是直接將對方殺死。

但是現在,葉雄生起了吞噬元嬰的念頭。

一來,他自覺自己的靈識非常強大,元嬰佔主導,面前這個元嬰雖然曾經非常強大,但是現在已經很弱了,今非昔比,吞噬難度不大。

第二,這石碑裡面什麼都沒有,哪怕吞噬對方的元嬰,他也能有時間煉化,不怕對方有人趁虛而入。

第三,現在他的情況非常危急,如果不抓緊時間突破,到時候不但角德會找他算賬,還有黑澤,還有四王子,沒有強大的實力,他只會落荒而逃。

「拼了。」

葉雄咬咬牙,決定冒一冒這個險。

「以我現在的實力,元嬰離開時間不能太久,最多也就半個小時,我一定要在這一點時間之外,將這元嬰吞噬,回到本體之內。」

想到這裡,葉雄頓時意識進入內世界之中,來到蓮花池之中。

此時的元氣池之內,蓮花瓣之中,正盤坐著一隻拇指大的迷你小人,外表跟葉雄長得一模一樣。

葉雄意識啾的一下,進入那元嬰之中,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變成拇指般大的迷小你人。

「原來意識進入元嬰之中,是這種感覺。」葉雄總算感受到了。

他伸了伸四肢,活動一下筋骨,準備開戰。

下一刻,他小小的身體啾的一下,從花瓣上沖而而起,離開元氣池。

隨著元嬰的離開,整個內世界開始變得昏暗起來,彷彿要失去生命一樣。

元嬰是內世界的力量來源,元嬰離開,內世界隨時都會崩潰。

所以,一定要加快速度回到內世界,不然肉身就會死亡。

葉雄盤坐在地上,頭頂之上,一個迷你小人出現,正是他的元嬰。

元嬰離體之後,葉雄看了眼下面的肉身,有種陌生感覺,完全感覺不到那是自己。

這就是元嬰期跟金丹期的區別,進入元嬰期等於擁有了第二生命。

匆匆看了一眼之後,葉雄加快速度朝公孫亭飛去,很快就到了他面前。

「想吞噬我,做你的春秋大多。」

公孫亭大喝一聲,氣勢洶洶地反撲上來。

吞噬元嬰是他最後的希望,如果葉雄不吞噬他,直接將他斬殺,他就什麼機會都沒有了。

頓時,兩個迷你小人在半空大戰起來,不斷地碰撞,就像兩個光團一樣。

公孫亭的元嬰體積明顯大了幾倍,但是非常黯淡,葉雄的元嬰雖然小,但是體表非常凝實,兩人的打架,就像一個患重疾的大人,跟一個小孩子之間的大戰,就看誰能扛到最後。

兩個光團拼殺在一起,不停地碰撞著,互相撕殺,吞噬。

這是一場關於生與死的戰鬥,誰贏了,就能得到重生,所以兩人都全力以赴。

葉雄的元嬰還是稍勝一籌,在經過一場大混戰之後,終於將公孫亭的元嬰完全吞噬,咽進了肚子裡面。

葉雄馬上化成一道流光進入肉身。

進入肉身之後,他突然發現自己失去了回到內世界的路。

「該死,不會是肉身死亡了吧?」葉雄十分焦急,不停地在身體裡面鑽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進入內世界,原本已經漆黑一片的內世界,在元嬰進入之後,終於又開始亮了起來。

葉雄這才鬆了口氣,元嬰飛落到金丹蓮。

此時的蓮花已經幾盡枯萎,差點死掉了。

「以後沒有絕對的實力,吞噬元嬰這樣的事情還是盡量不要做,不然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葉雄心有餘悸,意識從元嬰中離開,回到肉身。

睜開眼睛之後,葉雄發現自己身體一陣冰寒,彷彿屍體一樣,很久身體才慢慢恢復知覺。

富貴險中求,終於還是把公孫亭的元嬰完全吞噬掉了。

他盤坐在地上,開始煉化公孫亭的元嬰。

剛才他只是吞了下去,並沒有煉化!

煉化元嬰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足足煉化了一天一夜,終於完全把公孫亭的元嬰力量煉化,一大部分轉化為自己的元氣。

他鬆了一口氣,準備站起來,突然腦子一陣劇疼,無數信息如同潮水一般,湧進他的腦袋,讓他的腦袋發暈發脹,就像要爆炸一樣。 「不好,這是公孫亭的記憶,裡面充斥著無數的負面情緒。」葉雄臉色大變。

吞噬元嬰,不但將方的力量佔為己有,同時還承受對方大量的記憶,這也是很多修士不敢吞噬元嬰的原因。

一個人的腦袋裡面,有兩個人的意識,不斷在交織,在打架,這種感覺,不是親身體會,根本體會不到。

「這個傢伙的記憶深處,居然有如此多的負面情緒,憤怒,受傷,殺戮,嫉妒,佔有……」

葉雄連忙盤坐在地上,默念佛號,用佛門功法來穩定自己的情緒。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將對方的記憶全部消化,也不會再影響自己的思想。

「原來,這個傢伙才叫魔多。」葉雄十分意外。

剛才他假冒公孫亭的身份,說過公孫亭是被魔多所殺,肉身懼滅。

沒想到,他的真正身份,才是魔多。

「原來,建造這鎮魔碑的就是百花仙域的現任域主,當初他朝魔多消滅之後,將他的元嬰囚禁在此地。」

消化腦海之中的記憶之後,葉雄終於明白了。

葉雄站了起來,檢查一下自己的實力,暗暗嘆了口氣。

沒想到吞噬魔多的元嬰之後,還是沒有辦法突破到元嬰中期。

他的元嬰已經達到一個非常飽和的狀態,就是差臨門一腳就能突破,偏偏就是無法突破。

接下來,葉雄在石碑之內,又花費兩天時間,嘗試一下能不能突破,但是還是差一些,就是沒辦法突破。

雖然沒有突破,但是他從魔多的記憶之中,學到不少的神通。

「看來突破也需要一個契機,以我現在的實力,就算沒達到中期,也相差不遠了。」

葉雄站起來,算算時間,他在這裡面已經呆了三天,外面現在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角德聯合盟友,準備攻打藍族,不知道開戰了沒有。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從石碑裡面出來,落到外面。

他看了一下石碑,突然發現石碑上面的裂痕不見了,就連先前幾乎要消失的銘文,又漸漸恢復。

這是怎麼回事?葉雄一臉蒙逼。

超級兵王俏總裁 原本以為,這石碑快要扛不住了,誰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這些能量,到底從何處而來?

葉雄仔細觀察一遍之後,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第四層的銘文,居然是一個聚元陣,吸收的是大地元氣。

這個發現,讓葉雄又驚又是喜,那感覺比起吞噬公孫亭的元嬰,更讓人激動。

金梵銘文需要佛門功法梵聖功才能驅動,佛門功法梵聖功需要吸收大地元氣才能突破的,現在這銘文陣居然能吸收大地元氣,說明聖功梵,銘文,銘文陣之間形成了一個循環,只要自己布成這個大陣,到時候自己豈不是有源源不斷的大地元氣補充,只要大地元氣沒枯竭,自己就能擁有源源不斷的元氣供應?

葉雄並沒有再花時間參透這第四層的銘文陣,只是用水鏡把布陣之法記錄下來,然後急勿勿地離開了。

出去的路上,葉雄再次遇到那些魔獸,他這一次毫不設防,一咱殺出去。

只要有魔獸敢對他動手,他必定狠狠地回應,殺了十幾隻凶獸之後,他這才離開墜嬰谷。

……

藍族,大殿。

「報告族長,剛得到消息,已經有十幾個種族的勢力,匯聚在角族。」一個手下走進大殿彙報。

此時的大殿之上,匯聚著二十幾個人,全都是元嬰修為。

藍蘭,藍紫,還有藍族的長老級別人物。

還有雷徹,雷龍,雷洛,這三個新雷族的強者。

除此之外,還有藍族的盟友,一共十幾個人。

「繼續打探,一有動靜,馬上彙報。」藍蘭命令。

「是,族長。」

那屬下正準備下去,突然外面一道人影急匆匆地跑了進來,急道:「報告族長,剛得到消息,角德帶著大批人馬,將咱們藍族的方向飛來。」

「終於要來了嗎?」藍蘭站起來,冷哼道:「兵來得擋水來土淹,大家回去準備一下,一個小時之後,半空集合。」

「角德他算個鳥,老子沒怕過他。」

「跟他拼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我族的人,沒有一個怕死的。」

下面一些盟友,全都大喝起來,群聲激動,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雷徹看著這些盟友,暗暗搖頭。

這些人看起來有十幾個,但是大多數是元嬰初期跟中期,實戰力又弱,怎麼扛得住角德。

「族長有消息沒有?」雷徹小聲地問身邊的雷洛。

「我一直在溝通族長,但是沒有反應,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雷洛小聲道。

「族長該不會是掛了吧?」雷龍道。

「呸呸呸,你這烏鴉嘴,就不能積點德。」雷洛罵道。

「如果他不是出事的話,怎麼可能溝通不了?」雷龍說道。

「我相信他沒那麼容易出事。」雷徹安慰他們一下,這才說道:「無論如何,咱們都要扛下去,藍族是咱們的盟友,不能知難而退。」

淮枳行 「打架,老子就沒怕過。」雷龍喝道。

一行人全都下去準備,一個小時之後,大家到半空集合。

當雷徹帶人再一次出現在半空的時候,發現原本有二十多人的半空,此時只剩下藍族,其餘的種族,全都一個不見,包括先前在殿上,氣勢洶洶要應戰的各族族長。

「人呢,哪去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王八蛋不會臨陣逃脫了吧?」

「口號喊得賊響亮,真正開戰,一個人影都不見,一群縮頭烏龜王八蛋。」雷龍破口大罵。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流光落到幾人面前,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從打扮來看,是盟友高山族的修士。

「藍族長,少主被人打傷,命在旦夕,族長匆忙趕回去救子,特命屬下過來彙報一聲。」那高山族弟子說道。

「兒子早不被打,晚不被打,偏偏這時候被打,信你才見鬼。」雷龍罵道。

那手下有些尷尬,作了個揖,說了句抱歉,然後就匆匆離開了。

「報告藍族長,咱們族內出現動亂,族長要回去平亂……」

「藍族長,族內突然出了點事情,要族長親自回去處理……」

接下來,不斷有盟友的手下過來彙報,不是這樣的事情就是那樣的借口,全都沒有過來。

藍蘭的臉黑了,她沒想到到了最危機的關頭,依然站在自己身邊的是剛認識不久的新雷族。

「盟友靠得住,母豬都會上樹。」藍蘭不由得破口大罵。

「哈哈哈,美女罵粗口,聽起來別有一番滋味。」雷龍不由得笑了起來。

正在此時,遠處幾十個光點,閃電般朝這邊過來。

角德的人,終於到了。 江湖小霸王 角德帶著一群人來到藍蘭面前,雙前在半空迎面相對。

來的人一共有三四十個,每人都是元嬰期以上修為,這種程度的大戰,金丹修士參加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來了也是送死。

見藍蘭身邊只有廖廖十幾個人,角德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說道:「藍蘭,給了你這麼長時間,怎麼才招到這麼一點人,你們不是有很多的盟友嗎?」

藍蘭臉色有些難看,她早猜測到,自己的盟友突然離開,肯定有什麼原因,說不定已經得到角德的警告,不敢得罪他們,所以臨陣脫逃了。

角族的實力,在整個百族原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沒有種族願意得罪他們,這也正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