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信心嗎?」

趙晨搖了搖頭,說道:「父親大人,不是兒子沒信心,而是對方實在太強大的,我估計贏他的把握只有四成。」

「四成你還真是高看自己了。」趙通海冷哼一聲,說道:「我看你連兩成機會都沒有。」

趙晨臉色有些難看,但是不敢反駁,低頭站在一邊:「聽從父親大人吩咐。」

趙通海在小小的暗室裡面踱著腳步,半晌才說道:「現在已經基本確定,血石就在琥珀聖境裡面,現在有機會進入聖境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黑午,一個是葉雄,黑午是柯鎮西的弟子,咱們是沒辦法找到突破口了,咱們只能在葉雄身上做文章了。」

「父親大人,你覺得葉雄能打敗黑午?」趙晨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黑午可是十七宗的不敗神話啊,哪怕是整個魔宗六十四宗門,他都很有名氣。

「現在還很難說,但是絕對不是沒有機會。齊玉嬌本來是咱們一顆很好的棋子,沒想到被神秘人所殺,壞了咱們的大事,現在咱們只能將希望寄於在他身上了。」趙通海說道。

「齊玉嬌好不容易在其餘的長老門外勾引了不少弟子,征服在她的石榴裙下,這些弟子可以幫忙監視別的長老一舉一動,現在她死了,咱們被動得多了。」趙晨說著,突然眼睛一亮:「父親大人,你說齊玉嬌有沒有可能是葉雄殺的。」

「我也懷疑,除了葉雄,沒有誰能在同一時間,那麼輕易將三名弟子殺掉。齊玉嬌死之後,我打聽了一下郭千秋門下兩名弟子黃銘德跟顧長順,他們的殞落時間跟齊玉嬌很接近,應該是同時被殺死的。」

「父親大人,那咱們現在怎麼辦?」趙晨急問。

「王儀琳很可能知道這件事情真相,只是我們上次派出的人又被殺了,妖族那邊派過來的人還沒到達,咱們手上一時之間並沒有可用的棋子。」

說到這裡,趙通海眉頭皺了起來,陷入沉思之中。

「父親大人,咱們能不能跟葉雄做個交易,讓他幫咱們從琥珀聖境之中將血石帶出來,咱們再給他足夠的條件,我就不相信他不動心。」趙晨提議。

「我也是這種想法,但是目前還是觀望為主,看看葉雄跟黑午之間到底誰勝誰負。你跟葉雄一戰,什麼時候舉行?」趙通海問。

「如果葉雄能打贏於海」

「於海算個屁,跟葉雄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就算你,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我問你什麼時候跟他一戰,是讓你棄戰的。那小子跟我有仇,保不準會對你下什麼陰手,我可不想你落得跟鍾大同一樣的下場。」

想起鍾大同的下場,趙晨倒吸一口涼氣。

父親跟何應蓮不和,自己跟趙蕊蕊之間矛盾也深,到時候一戰,天知道他會下什麼陰手。

「父親大人,我都聽你的。」

「晨兒,記住,咱們的目標是血石,其餘的東西對於咱們來說,都是虛名。」

「孩子謹記父親教悔。」趙晨點了點頭。

下午一戰,葉雄對陣於海。

原本以為這是一場火星撞地球的大戰,哪知道在年輕弟子之中排名第二的於海,居然選擇了棄戰。

這樣一來,葉雄順理成章殺進前十,完成了何應蓮交給自己的任務,成功守住自己的領土。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所有跟葉雄對戰的弟子,無一例外,全都選擇棄權。

葉雄成為十七宗歷史上唯一一名,連續四場踏空,直接進入總決賽的弟子。

用計斬殺鍾大同,讓葉雄在眾弟子之中有了一個殺神的綽號,誰敢擔保,跟他一戰能完好地活下來。

最後,葉雄的對手,只剩下黑午。

Ps:書友們,我是黃楓雨天,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入夜,修鍊洞府。

葉雄雙腿盤座在地上,吸納元氣。

最近幾天的比賽,他全部踏空,毫無意外進入了總決賽。

總決賽他的對手是黑午,一個在十七宗傳說一般的人物。

黑午的境界是半步煉虛,一隻腳已經踏入煉虛期,而他僅僅是化神後期,兩人可是隔了兩個小境界,哪怕他戰力逆天,哪怕他手中有五行神劍跟黑暗之心,依然不敢輕易。

畢竟黑午可是實戰型的修士。

在仙魔界的時候,葉雄向幽冥借了五行神劍對付蟲后之後,並沒有將神劍還給她,而是帶了五行神劍來到真仙界,因為他潛意識裡窮醒的一部記憶,左右了他的思想,讓他捨不得送出這把神器。

擁有五行神劍,能讓他在真仙界之中如虎添翼,戰力更強。

「我跟黑午之間境界相差不少,雖然我身懷五層《天魔功》,還有混沌魔氣這等神通,加上神器黑暗之心,但是單用魔族功法,根本就沒有把握贏他,除非加上佛門神通。」

五層《梵聖功》的涅聖體,加上五層《天魔功》的天外魔影法相,能形成忿怒聖體法相,這法相是佛魔同體的,戰力直線上升,是他目前最厲害的神通。

只有使用這門最頂尖的神通,加上兩大神器,他才有贏的可能。

只是,如果在此展露出佛門神通,會不會引起麻煩?

真仙界有六道,每一道修鍊方式都不同,佛門跟魔宗相互不往來,說是死仇也不為過。

他在此施展佛門神通,會引起多大的麻煩,他自己都不敢保證。

但是,如果不使用佛門法相,他根本沒有勝算,贏不了黑午,就沒辦法進入琥珀聖境,得不到琥珀血石,那他這次來這裡的目的就沒有什麼價值了。

真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啊!

這種矛盾,不是能夠解決的,只能見步行步了。

葉雄正閉目養神,突然外面一道人影走了進來。

「師弟,我可以進來嗎?」趙蕊蕊的聲音在外面想起,聲音有些怪怪的。

此時正是三更半夜,夜深無人的時候,她跑到這裡來找自己,不得不讓葉雄覺得奇怪。

「趙師姐,進來吧!」葉雄回道。

趙蕊蕊來了正好,他正好可以藉機會問一下她,魔宗之中,對於佛門的態度是如何的。

踏著洞口的星光,趙蕊蕊從外面走了進來。

今晚的她,罕見地穿了一套紫色地長裙,薄如輕莎,將她玉蔥似的纖長雙手跟雙腿完美地表現了出來,讓她原本豪邁的性格隱了下來,將女人性感的一面,徹底釋放出來。

哪怕是見慣了女人的葉雄,此刻也不由得有一剎那的失神!

漂亮,真是太漂亮了!

「師弟,我沒打擾你吧?」趙蕊蕊羞澀地問。

「沒有,我只是在休息,沒修鍊。」

葉雄目光在她玲瓏有致的身上掃來掃去,笑道:「師姐,你這三更半夜前來,又穿得這麼性感的,這是想引誘我犯罪嗎?」

「小壞蛋?」

趙蕊蕊嗔怒地看了他一眼,眉目含情,風姿綽約地走到他身邊坐了下來。

「師弟,今日白天你說喜歡我,是真的嗎?」趙蕊蕊雙目如秋波一般,望著他問。

「當然是真的了,我喜歡你,你偏偏要將我推給儀琳,我不喜歡她那種性格的,我就喜歡你。」

葉雄說著,突然靠前,一隻手摟在她那細嫩的小蠻腰之上,雖然隔著薄薄的輕莎,但是依然白嫩如滑。

「師弟,別亂來。」

趙蕊蕊沒想他這麼大膽,小腰瞬間已經失陷了,陷入他的懷中,連忙用手去推他。

但是,她的身體彷彿發軟了一般,根本使不上勁,軟綿綿的,無手縛雞之力。

「師弟,師姐不是隨便的人……」趙蕊蕊不斷地掙扎著,與其說是掙扎,不如說是欲拒還迎。

這女人對付男人的手段,真是爐為純青,如果不是葉雄是閱盡女人的男人,早就沉淪了。

「趙師姐當然不是隨便的人,但你是啊!」

葉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手中瞬間已經多了一把冰冷的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同時一鼓魔氣將她的身體封住,讓她無法動彈。

女子嚇了一跳,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被完全制服了。

「你什麼時候看穿的。」女子的聲音瞬間就變了,變成了另外一種聲音。

她的聲音之中,掩不住的鎮驚之色,她以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他已經上勾了,卻沒想到,是自己上勾了,著了他的道。

非法成婚 「區區幻術,加上易容之術,也想騙得了我。」

葉雄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伸進她的衣服裡面,在腰間輕輕撫摸起來。

女子渾身一顫,正想反抗。

「別動,再動你這腦袋,可是要掉下來的。」葉雄冷警告。

聽他一說,女人頓時就不敢動了,說道:「你想怎麼樣?」

「讓我看看,你長什麼模樣。」

葉雄將手伸到她的臉上,突然用力一扯,直接將她臉上的面具撕了下來。

頓時,一張五官精緻,膚色紅潤,帶著古典美的女性面孔,出現在葉雄面前。

「居然是一個美人兒,面形跟趙蕊蕊有些相似,難道扮得這麼像。」

看著面前的漂亮面孔,葉雄突然有些興趣起來,本來在她腰間的手,漸漸向胸上面挪去。

「混蛋,你到底想幹什麼?」女子羞怒道。

「讓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料。」

送上門的這種絕色女子,葉雄怎麼可能放過,那手瞬間在她上身游移,將她上身探索了個遍。

女子又羞又氣,苦於小命被掌握在對方手中,反抗不得。

她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些軟了,一種強烈的感覺,讓她身體一陣陣顫動。

「手感不錯,下面告訴我,是誰派你來了,你迷惑我有什麼目的?」葉雄這才直入正題。

雖然她撩得這女子身體發軟,失去了反抗能力,但是對於他來說,這種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將手挪開,我再告訴你。」女子說道。

葉雄的手在她身邊裡面,著實讓她無法平靜下來。

將手從她的衣服裡面抽出來,但是並沒有放鬆開,刀依然架在她的脖子上。

「你長得不錯,身體手感也不錯,但是我不喜歡被人玩過的女人,所以,如果你指望用美色征服我,那枉廢心機了。」葉雄事先聲明,讓她死了這條心。

Ps:書友們,我是黃楓雨天,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葉雄喜歡女人,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線。

這樣的女人,一看就是盪貨,不知道用身體誘惑過多少男人,送上門他也不會要。

當然,撩撥一番還是不錯的。

女子眼珠子骨碌碌地轉著,沒有回話。

「如果你以為隨隨便便幾句話,就能將我騙到,你盡可以試試。」

葉雄手上匕首壓了下去,壓出一道深痕,女子頓時全身一僵。

「我是道觀真女觀的修士,我叫齊玉艷,齊玉嬌是我的妹妹。」女子開口了,說出一番讓葉雄意外的話。「我這次過來,是為我妹妹齊玉嬌報仇的,你殺了我的妹妹,我怎麼可能放過你。」

葉雄再次認真打量了她一眼,點了點頭:「長得跟齊玉嬌倒是挺像的,但是,你這為妹妹報仇的借口,怕是太假了吧,如果你真的想報仇,肯定會對我恨之入骨,剛才我對你身體探索的時候,你就不會嬌喘連連……」

「你以為我想啊,我那是敏感體質。」齊玉艷解釋。

「少裝了,你眼睛里的不是仇恨,再給你一次機會,再不說真話,別怪我辣手摧花。」

葉雄手匕首用力,女子脖子上,馬上出現一道血痕。

女子還沒說話,突然,山洞外面,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還是老夫跟你說吧!」

這聲音出現得太突然,哪怕一向膽大的葉雄,此刻都忍不住嚇了一跳。

這傢伙,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洞口外面,實力絕對不簡單。

洞口,一道熟悉的人影走了進來,赫然是二長老葉通海。

「葉通海,原來是你的人啊!」葉雄一點都不意外。

他殺掉的齊玉嬌是葉通海的人,葉通海早就懷疑齊玉嬌是他殺的,只是一直都沒有證據。

現在葉通海主動找他,估計是有什麼事情,想跟他談談。

「你先出去。」葉通海看了旁邊的齊玉艷一眼,吩咐。

齊玉艷整理了一下衣服,向葉雄拋下一個深味深長的笑容,這才轉身離開。

這女人真夠賤的,到現在還沒死心想勾引自己。

葉雄站了起來,他不喜歡抬著頭看人,這樣會讓自己氣勢弱些。

「二長老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我不喜歡迂迴。」葉雄開門見山。

「爽快,我最喜歡爽快的人。」葉通海皮笑肉不笑,說道:「你別誤會,我不是為了齊玉嬌報仇,她只不過是一枚可有可無的棋子,產生不了多大的價值。」

「看來二長老是覺得,我這顆棋子更有用了。」葉雄問。

「你不是我的人,自然不是我的棋子,咱們充其量只是相互幫忙而已,這世界上沒有永恆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相信這一點,你也明白……」

「二長老,你又繞圈子了。」葉雄提醒。

「明天一戰,我能幫你想辦法打贏黑午,讓你進入琥珀聖境修鍊,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幫我從琥珀聖境之中,帶一物出來。」

「什麼東西?」葉雄不動聲色地問。

葉通海要的東西,會不會跟自己一樣,是同一樣東西?

「你先說,答不答應。」

「我要先問這東西能不能帶出來,萬一很危險呢?」

「這東西是很危險,如果以你一人之力,是不可能帶出來的,但是我可以教你,有我指點,你帶出來的機率,少說也有七成以上,你盡可放心。」

「我有什麼好處。」

「你不是黑午的對手,如果沒有我相助,你是絕對不可能贏黑午的,我讓你有機會進入琥珀聖境修鍊,這還不夠嗎?」趙通海道。

「你想給黑午下毒吧?」

葉雄冷笑一聲,說道:「我這人雖然下手狠辣,但是做事情從來都是光明正大的,下三濫的手段我不會做,不然的話,就算我贏了這場,也不會有什麼光采。」

「葉雄,你別以為自己有點實力就可以目空一切,我告訴你,黑午的實力哪怕比起我都遜色不了多少,他是半步煉虛修為,比起你還高兩個境界,戰力又強,你想贏他,不異於天荒夜談……」

「二長老,我重申一遍,下三濫的手段我不會做,如果二長老想交易的話,如果我贏了,你可以明天晚過來,如果你敢對黑午使手段的話,你今晚跟我說的話會一字不漏地傳進大長老的耳朵你。」 重生民國野蠻西施 葉雄警告。

「你以為柯鎮西會相信你的一面之詞。」

「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

醫流武神 陸先生,養狐成妻 趙通海目光炯炯地望著面前的男子,他雖然早就猜到這個傢伙不好對應,但是沒想到,會難纏到這種了地步。

從來沒有弟子,膽敢這樣跟自己說話,他是唯一一個。

只是,此刻他需要他的幫忙,只能無奈將這口氣壓下去。

「那我就看看,你明天有什麼手段打贏黑午。」葉通海說完,崩著臉離開了山洞。

看著他的背影,葉雄冷哼一聲,雙腿盤坐在地上,繼續閉目冥想。

明天一戰,他會讓很多人大跌眼鏡的。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