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本官……本官……」

王大人發現自己身上根本沒有受傷。

剛才那發簪穿過他的衣服,將他訂在柱子上。

頓時,他羞得老臉都抬不起來了。

「王大人無話可說,看來是知道冤枉本世子了。沒有關係,只要你說句對不起,本世子就原諒你。」

王大人的年紀比平陽王還大。

這種自視清廉的諫臣最麻煩了。他們連皇帝都不放在眼裡,以為掛著諫臣的名頭,皇上就治不得他的罪。

要是皇上治了他們的罪,就是聽不得忠言,是個不聽進諫的昏君。

為什麼我又重生了 對付這種人,秦驍向來不客氣。

越來越多的人朝這裡圍過來。

蘇雯瀾還在秦驍的懷裡。

面對那些人的指指點點,蘇雯瀾氣惱:「你到底放不放我下來?」

「蘇大小姐不小心摔傷了腿,現在根本無法動彈。就因為這個,王大人就說三道四,這與長舌婦有什麼區別?本世子的爵位終究比你高,以下犯上,更是不知所謂。王大人,一句道歉就免了你的以下犯上,不過份吧?本世子向來大度,不與你一般見識。」

王大人這裡還沒有說話,剛才第一個說『傷風敗俗』的老臣拱了拱手,對兩人說道:「世子爺,蘇大小姐,下官不知道蘇大小姐受了傷,說話冒失了。還請兩位不要放在心上。下官以後一定改過。」

「李大人不愧坐到了尚書的位置,比某些頑固不化的老東西強多了。」

蘇雯瀾趴在秦驍的身上。

秦驍說她的腿受傷,這個時候肯定不能從他的身上下來。

早知道剛才就應該嚴詞拒絕秦驍的荒唐行為。為什麼跟著他胡鬧呢?

以前她不是這樣的。

「世子爺,把舍弟交給我吧!」

蘇榮華走過來。

秦驍沒有交給蘇榮華。

就算是親哥哥,那也是成年男子。他怎麼可能把自己喜歡的女人交給其他男人?

「世子爺,你想讓更多人戳她的脊梁骨嗎?就算要宣示主權,也不應該這樣做。 千年之愛:總裁的公主嬌妻 再說了,整個京城的人都把她打上你平陽王世子的標記。就算你不這樣做,也沒有人否認她是你平陽王世子看中的人。」

「既然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為什麼還有人不知死活呢?你說是不是?王大人。」

王大人顫抖地說道:「對不起,世子爺,蘇小姐,是下官失言了。蘇小姐受了傷,世子爺照顧她是心善之舉。下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實在是不應該。」

「王大人能夠反省自己的行為,實在是可喜可賀。本世子心甚慰。」

秦驍將蘇雯瀾放到趕來的馬車上。

蘇榮華緊跟著坐上去。

蘇慕玉也坐了上去。

秦驍騎著馬,跟著他們的馬車離開。

當他們走後,蔣府外面議論紛紛。

「王大人,秦驍這人向來狂妄,你以後不要再觸他的霉頭,否則難堪的還是自己。」

「總有一天……」王大人老臉緋紅,這是被羞的。

這麼多人看見他向秦驍低頭,活了幾十年,被一個小輩壓得死死的,他能不難堪嗎?

本來想說兩句『重話』挽回顏面,但是被這麼多雙眼睛看著,老臉早就丟盡了。

馬車裡,蘇雯瀾捶了捶腿。

「姐,世子爺也太霸道了。」

蘇慕玉有些不高興。

「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也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樣啊!傳出去,你還要不要面子了?」

蘇雯瀾蹙眉。

「改天確實要和他談談。他動不動這樣,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蘇榮華靠在那裡,沒有說話。

他的眼睛是閉上的。

「大哥喝了不少酒吧?這是喝醉了?」

「我找大哥的時候,他正被十幾個人圍著,桌上擺著十幾壇酒。你說有沒有喝醉?」

「就算能喝,也不能這樣喝。平時看他文質彬彬的,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一面。」

蘇雯瀾從暗格里翻出茶水,倒了一杯遞到他的嘴邊。

突然,馬車顛簸一下。

蘇雯瀾手裡的茶水直接倒在自己身上。

「呀!姐,沒事吧?」

「沒事。這水已經不燙了。」

蘇榮華睜開眼睛,將她手裡的茶杯放下來,再用手帕擦拭她的手。

「馬車裡不安全,以後小心些。」

「謝謝大哥。」

帘子被掀開,秦驍的腦袋探了進來。

看見蘇榮華為蘇雯瀾擦水,眉頭挑了挑。

「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雯瀾連忙避開蘇榮華的手掌。

「不小心灑了水。你進來看什麼?」

「聽見聲音,就想看看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沒事就好。」

說完,看了蘇榮華一眼。

「蘇侯爺醉了?」 這道尖叫聲徹底打破了別墅的寧靜。

“怎麼回事?”陳靈兒嬌軀一顫,神情一下驚恐起來。

她扭頭想詢問白小鳳,可一轉頭,卻發現白小鳳已經打開車門走了下去,正皺眉看着面前自己家的別墅。

“好濃的煞氣,怪不得師父讓我火急火燎的趕來救人呢,要是再晚一步,陳家估計就徹底涼了。”白小鳳皺眉說了一句,然後扭頭對坐在車上發愣的陳靈兒說:“大美女,還不下車?再晚點,進去就是給人收屍了。”

收屍?

陳靈兒俏臉上寫滿驚恐,想到在機場時白小鳳說的話,她的雙手忍不住緊握成拳,隱隱有些哆嗦。

難道……我真的有血光之災了?

恐懼,讓她徹底的慌了神,對白小鳳的話唯命是從,慌忙的打開了車門走了下去。

白小鳳從軍綠色的帆布包裏掏出一樣東西遞給驚慌的陳靈兒:“跟在我身後,不要怕,有此物護着,你可平安無事。”

說完,他轉身就跑向別墅。

陳靈兒見白小鳳跑,她也沒仔細看手裏的東西,忙跟了上去。

此時,三層別墅上空被一層濃濃的黑氣縈繞着,遮星蔽月。

當然,這情景,也只有白小鳳能看到。

身爲普通人的陳靈兒,根本連發生了什麼事,都沒搞清楚。

只是跟在白小鳳身後,越是靠近別墅,陳靈兒就感到氣溫越發的低,到別墅門前的噴泉時,她的嬌軀已經被凍得控制不住的哆嗦了起來。

就在他倆跑到別墅門前的噴泉旁時,大門緊閉的別墅內突然又是“啊”的一聲慘叫傳來。

砰的一聲!大門被撞開,一個人影飛了出來,重重地砸落在他倆面前的地上。

是一個穿着道袍,頭髮花白的老道士。

這老道士手裏還握着桃木劍,胸口道袍被鮮血染紅,心臟的位置有一個大窟窿,已經看不到心臟了。

他瞪圓了眼睛,滿臉驚恐的表情,還染着大片鮮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已經死了。

這老道士一落地,驚恐染血的臉正好對着白小鳳和陳靈兒。

“啊!”

陳靈兒嚇得一聲尖叫,撲進了白小鳳的懷裏。

白小鳳就感到懷裏一陣柔軟,陣陣體香撲鼻而來,這手感,軟的都特麼彈手了啊!

師父說的沒錯,城裏的姑娘就是奔放呀,村裏的小翠摸一下手都要問我是不是會懷孕,簡直沒天理了。

可沒等他仔細品味呢,別墅裏就傳來了一片嘈雜的尖叫聲。

緊跟着,一羣人就驚恐地跑了出來。

“靈兒快跑,奶奶殺了王道長!”當先跑出來的一個戴着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一看到陳靈兒,急忙大喊。

“爸!”陳靈兒一見到那中年男人,登時臉色大變,當即就想衝過去,可一旁的白小鳳卻一把拽住了她:“站在原地,我來。”

陳靈兒一下愣住了,愕然地看着面前這個男人,這個男人此時神情又冰冷了起來,彷彿現在這場面,不足以掀起他內心半點波動似的。

偏偏,看着這張俊秀冰冷的臉,她驚恐地心情,卻奇怪的平靜下來。

砰嚨!

這時,別墅大門突然炸飛了起來,重重地摔在別墅外邊的空地上。

緊跟着,一個身穿壽衣的老太太便是一個起跳,穩穩地落在了門口。

這老太太穿着黑色壽衣,身高約莫一米六幾,滿頭蓬亂的白髮,可臉上和頭髮上卻沾染着鮮血,一雙眼睛只有眼白,沒有瞳仁,她的嘴裏好像還咀嚼着什麼,不斷地流出鮮血。

她的雙手長出了約莫五釐米長的指甲,白慘慘的,如同十柄散發寒光的匕首,在她的右手上,赫然抓握着一顆血淋淋的心臟,心臟還有一部分殘缺。

一落地,這老太太便是緩緩移動着腦殼,僵硬的朝四周看去。

然後,也不見她雙腿彎曲,便是突然跳了起來,朝着那個金絲眼鏡中年男人追了過去。

不過兩個起跳,這老太太便是追到了中年男人的身後,這中年男人驚恐中,腳下一滑,一個踉蹌就摔倒在地上,回頭一看,就看到老太太滿是鮮血的臉湊到了近前,鋒利的左手奔着他心口就抓了過來。

中年男人想到剛纔在別墅里老太太掏掉王道長心臟的恐怖一幕,登時臉色煞白,絕望的呆坐在地上,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然而。

沒等他的眼睛閉上呢,他就感到眼前出現了一個人影,同時,一道不滿的聲音響起:“娘希匹的,打擾老子抱美女,殭屍也照打!”

砰!

一聲悶響,如同打沙袋一樣的聲音。

中年男人猛然一驚,睜眼就看到一個少年站在自己面前,而老太太……卻飛到了三米外的地上。

剛纔發生了什麼事?..

中年男人當場就愣住了,這變故太突然了,明明將要取掉他性命的老太太卻突然飛到了三米開外,彷彿是被打飛的一般。

偏偏,剛纔他閉上了眼睛,根本沒看到發生了什麼。

不過,愣了幾秒後,他總算反應了過來:“是你救的我?”

白小鳳回頭笑了笑:“你以爲呢?”

“嗬嗬……”

話音剛落,一陣粗重的喘氣聲響起。

白小鳳回頭一看,被他一拳打飛的老太太竟然直挺挺的從地上立了起來,正憤怒地瞪着他。

“咋地?你打擾我抱美女,還好意思對我生氣?現在鳳哥很生氣,你的後果很嚴重!”白小鳳罵了一句,大步流星的就朝老太太走了過去。

中年男人見白小鳳走向老太太,驚醒過來,忙提醒道:“小師傅,我母親詐屍了,非同小可,你……”

他想阻止白小鳳,畢竟王道長那樣的高人都被母親秒殺了,這個少年還能比王道長更厲害了?

這個少年剛纔雖然打飛了詐屍的老太太,可畢竟有突襲的嫌疑,撐死了只是證明這少年力氣大而已。

可深知殭屍厲害的他也知道,面對殭屍,力氣大,根本就毫無作用!

即便這少年真的是陰陽這一行的,可這一行講究的是閱歷,越是年紀大的,實力就越強,而這少年,卻和他女兒差不多大。

然而。

砰!

白小鳳走到老太太面前,毫無花哨的一拳砸在了老太太的腦殼上,愣是把老太太砸得筆挺挺倒在了地上。

不給老太太站起來的機會,白小鳳一個騎跨就坐在了老太太的身上,掄起雙拳如暴風驟雨般砸在老太太的腦殼上。

砰砰砰……

一聲聲悶響,迴響在夜空中。

老太太的腦殼隨着白小鳳的雙拳落下,不斷的偏轉着,嘴裏也不停地發出“嗬嗬”的粗重喘息聲,卻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中年男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眼前這恐怖一幕硬生生的堵了回去,他身軀一震,神情變得比之前更加驚恐,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這是在打殭屍?還是在打沙包? 蘇榮華睨視秦驍。

換了個姿勢,從鼻子里發出音符。

「嗯。」

「要不要出來騎馬?外面風大,能讓你清醒點。」

不等蘇榮華回答,蘇雯瀾皺眉回拒。

「不用。大哥醉成這樣,要是從馬背上摔下來,誰能負責?」

「說得對。蘇侯爺畢竟柔弱,經不起顛簸。 特種兵王在山村 既然如此,那就靠在那裡好好歇著,不要做多餘的事了。」

秦驍將帘子放下來后,蘇慕玉在旁邊偷笑。

「你笑什麼?」

恃寵而婚:大BOSS,別放肆 「世子爺吃醋了吧?」

「胡說。」

蘇雯瀾俏臉微紅。

「世子爺真在乎姐姐。誰說了姐姐不好,馬上就反擊回去。不過,連親哥哥也防著,真是醋罈子。」

「別胡說。」

蘇雯瀾嗔怒。

蘇榮華看著打鬧的姐妹倆。

「這一路非常顛。你們小心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