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老師?!」

第七恬忍不住呼喊出聲,她現在這個模樣,真的不想讓老師看到。

林啟明臉色黑得跟塊炭一樣,他教書已經二十年了,第七恬這一身的狼狽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先上車。」

林思翰拉開車門,讓第七恬先坐了進去,自己再往裡面爬。

「田恬,給你家長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先。」

林啟明把手機往後車座伸,眼神通過後視鏡緊緊地盯著第七恬,她只好乖乖地撥通了林雅潔的電話。

「喂媽媽,是我。」

「甜甜?!你去哪了?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怎麼沒跟鄭叔回來?!」

那頭的林雅潔知道第七恬放學就莫名失蹤都快急瘋了,甚至打電話給第七策在學校里找。

「媽媽,我有點事情。」

第七恬的話吞吞吐吐,林啟明回頭示意她把電話給自己。

「喂您好,我是田恬的班主任,林啟明。」

「呃,林老師您好您好。」

林雅潔愣了一下,總算能平靜一點,既然有老師在,第七恬也不會太危險。

「是這樣的,她跟另外一個同學玩的時間有些晚了,我先帶他們吃個飯,稍後送她回去。」

「噢,那,那好吧,不麻煩老師了,我們一會過去接她,給我發個定位就好。」

林雅潔掛斷電話,總算是鬆了口氣,突然聽見門口的聲音,是第七策。

他都來不及跟母親打個招呼徑直衝進了自己的房間里,打開電腦。

「阿策,甜甜老師打電話來了,說是甜甜在他那呢,一會兒讓鄭叔去接就行。」

第七策的動作停下來。

「她什麼時候回來?」

「吃飯大概就半個小時吧,過個十分鐘我就讓鄭叔去接她。」

林啟明是直接往林家大宅去的,他不停地在後視鏡看第七恬的表情,似乎對於林思翰住在這麼豪華的地方沒有絲毫的驚訝。

比起很多小女生在他們家附近不停拍照留戀,她的反應有些冷淡。

「到了,下車吧。」

兩個人從後車座下來,跟在林啟明的身後,門口已經有人在等了,看到還帶來了一個陌生小姑娘露出微微驚訝。

「明哥,這是?」

「我班上一個學生。」

林啟明言簡意賅,大廳里已經坐了好幾個人等著。

林思翰擔心第七恬緊張,搶先一步給她介紹:「這…這是我媽媽,那個是我大伯娘。」

但是第七恬明顯更好奇林老師的身份。

林思翰撓撓頭:「他是我大伯伯。」 「阿姨好。」

第七恬小聲地打招呼。

林媽媽看了她一眼,小姑娘長得很可愛,一雙眼睛水靈靈的,只是臉上一大片的紅腫,跟其他地方白皙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叫人看了有些心疼。

「小姑娘,快過來我看看這是怎麼了?」

太古龍帝訣 家政阿姨看到直接給拿了冰塊過來遞給她。

「過來,阿姨幫你敷一下。」

林翹把冰塊給裹在毛巾里,小心翼翼地敷到她臉上。

「嘶——」

第七恬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疼吧?」

她搖搖頭。

林啟明已經脫下了在學校穿的那身深色衣服,換上了白色的簡約T恤,看起來沒有那麼嚴肅,可是他在看到第七恬臉上的紅腫時,忍不住皺起眉頭。

「到底是誰幹的?」

第七恬這會兒跟個悶葫蘆似的,嘴巴抿得死緊,半個字也不說。

林啟明倒拿她沒了辦法,轉眼看向自己的侄子。

「思翰,你跟我進書房來。」

林思翰看了眼第七恬,她也正盯著自己,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伯伯上樓去了。

半小時不到,就聽見了有人走下樓來的腳步聲。

林啟明什麼也沒說,輕輕一招手:「先吃飯吧。」

第七恬低下頭,林翹撥開她的頭髮,有冰塊敷著,她臉上的紅腫已經消了很多。

「還疼嗎?」

第七恬臉上已經沒有剛才火辣辣的感覺,對林翹投以感激的眼神:「謝謝阿姨。」

「沒事,趕緊吃飯去。」

林翹拉著她坐在自己旁邊,第七恬第一次跟林啟明吃飯,端著碗扒拉半天,也只是吃了自己面前的青菜。

「這孩子不好意思呢。」

林翹簡直要被這孩子給萌到了,急忙伸手過去夾了一隻雞腿放她碗里。

「吃飽一點。」

沒想到第七恬反而有些憂鬱,盯著把自己碗都給塞滿了的雞腿。

太大了,她吃不完,而且這也不好夾。

林思翰吃著一半突然就下了飯桌,幾個人的目光都忍不住聚集在他身上,胖墩墩的身子跑進了廚房,弄出一陣動靜又跑回來。

手上拿著的東西遞給了第七恬。

「這個你拿著吃。」

這才看清楚他手裡是拿的透明手套。

「謝謝。」

這頓飯下來,第七恬吃得肚子滾圓滾圓的,走路都能感覺到被撐飽的胃在脹痛。

林啟明的電話突然響起,是個陌生來電。

「你好,我是田恬的…叔叔,來接她回家的。」

對方很著急,說話的音量第七恬也聽到了,立刻叫起來:「鄭叔!」

她的表情很興奮。一旁的林思翰盯著她,胖胖的圓臉蛋看不出他的表情。

他主動請纓:「我送你出去吧。」

兩個小孩也沒管身後的大人,就這麼把她送到了大門口。

那裡已經站了一個人,林思翰看了看,這形象不像是剛才說話粗嗓門的大叔。

可第七恬已經一把沖了過去,對方把她抱在懷裡。

「林思翰,拜拜,我回家了!」

小胖子站在自己家門口,連第七恬抱著的人長什麼樣子都沒看清楚,獃獃地站著,看著她離開的方向。 第七策穩穩地抱住跳上來的第七恬,轉身就離開。

鄭叔停在另一頭的拐角處,他四處看了看,這地方也屬於G市最好的居住地段之一,多少人想買都排不上號。

「進去。」

第七策的語氣冰冷,他一路上都是黑著臉,第七恬嘴巴動了動,還是忍住沒吭聲。

一直到回家第七策都沒有再開口說話,甚至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徑直走向自己的房間。

林雅潔在門口等了許久,聽到開門的聲音迅速回頭,第七恬可憐巴巴地站在門口。

「媽媽……我回來了。」

處女座的旅 「快過來,臉上怎麼了?這麼紅?」

林雅潔的驚呼讓第七策的腳步一停,開門的手懸在半空,腳步又不自覺往客廳去。

「我沒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

第七恬拉開她的手,試圖露出一個無所謂的笑臉,扯動肌肉卻忍不住「嘶」了一聲,這笑比哭還難看。

「臉上怎麼了?」

第七策走過來,清楚地看見她左右臉有著紅色印子。

剛才的光線昏暗一直沒注意到她的臉。

明顯是被打的。

心裡「蹭」地升起一股火氣,對她晚歸的憤怒已然被掩蓋,他眼裡的憤怒已經要溢出來。

林雅潔看著女兒臉上這一道道的印子更是心疼,這才上學多久她就被欺負了,早知道該讓她去國外的。

「媽媽,我困了。」

第七恬被他們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安,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

「行吧,你先回去睡啊,有事情就說一聲。」

林雅潔摸了摸她的頭髮,聲音都有些哽咽,孩子跟了她十二年,這就是連在她心上的一塊肉!

第七策始終沉默一言不發,嘴唇快抿成一條直線,雙手緊握成拳。

「田恬,對不起。」

第二天一早,第七恬剛來到學校,沈藝涵和王昕昕就來到她的座位旁道歉,完全沒了昨天的囂張勁。

第七恬抬眼看著她們,話語居然梗在喉嚨,說不出原諒。

「你們又想幹什麼?」

林思翰從教室門口急匆匆地跑過來,他的身體比較胖,這麼幾步路都走得汗津津的。

他的神情卻很防備,擋在第七恬面前把兩人往外面推。

「你別推我!」

沈藝涵被他推了一下,往後倒退差點就挨著講台邊的台階摔倒了。

她這一聲尖叫成功地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一個高大的男生率先過來,他跟沈藝涵玩得很好,指著林思翰:

「死胖子,你牛什麼牛,居然還欺負女生?」

教室里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聽他這麼一吼,對林思翰的目光變得有些鄙夷。

「我怎麼欺負她了?」

林思翰狠狠地瞪著那個男生,絲毫不讓。

沈藝涵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目光又回到了昨天那般高傲。

她本來就只是擔心這兩個人告發自己會毀掉她在老師心目中的形象,但是現在她的大小姐脾氣也上來了。

道不道歉根本無所謂,大不了換個學校念。

她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翹著二郎腿,狠狠地盯著第七恬:「田恬,都怪你!」 幫沈藝涵的這個男生叫劉昊,因為身型高大也很喜歡運動,是班上的體育委員。

此刻他正揪著林思翰的校服領子,拳頭已經靠在了他臉邊上。

沈藝涵有些得意,這個蠢胖子,等著挨揍吧!~

「你放開他。」

第七恬忍不住開口。

劉昊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沈藝涵。

她的臉上滿是驚慌,眼裡還隱約有淚花。

接觸到自己的目光,她低頭趴在手臂上,肩頭開始聳動……

劉昊的拳頭直接就對著林思翰招呼過去,把他打得往後一倒,撞在第七恬的桌子上,連帶著第七恬也被桌子撞到了肚子。

沈藝涵聽見動靜,抬頭起來看看,第七恬那邊的座位因為外力作用已經堆到了一起,她在座位中間捂著肚子,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林思翰感覺鼻子一熱,兩行鼻血流了下來。

「哈哈哈……」

「那胖子被劉昊一拳打出鼻血來了……」

旁人像是看戲一般,聽到這樣的討論聲,第七恬睜大了雙眼,有人受傷了,這還是玩笑嗎?

她從混亂的座椅里站起身,忍著自己身上的痛楚去扶林思翰。

劉昊見她也被自己剛才的動作波及到,忍不住說:「這樣的傢伙你還是別管他了,讓他自己起來吧,你也扶不動。」

第七恬就像沒聽到似的,手上的力氣加重,林思翰自己從地上使了把勁終於站起來。

可是兩人現在卻很狼狽。

沈藝涵眼邊掛著笑出來的淚花,這兩個傢伙還敢在她面前耍什麼威風。

「劉昊,你在做什麼?」

陸潤聲不緊不慢地走過來,沈藝涵還沒來得及隱去眼裡的幸災樂禍,他的視線掃過,有些躲閃。

「我……看他欺負女生,就教訓他一下!」

劉昊說話還是中氣十足,和陸潤聲對視也是自信滿滿,沒有絲毫心虛。

「他欺負誰了?」

「沈藝涵。」

陸潤聲看了看沈藝涵,又回頭看看第七恬和林思翰,這兩個人一個掛著鼻血一個捂著肚子,被欺負的恐怕不是那個坐在位置上偷笑的。

「學校都有攝像頭,去老師辦公室看錄像吧,你們兩個,先去醫務室看看。」

陸潤聲淡定地指揮著,自己動手開始整理凌亂的桌椅。

見班長動手,幾個一直沒吭聲的人也加入了整理的隊伍。

沈藝涵的笑容僵在臉上,這麼壓倒性的場面他居然懷疑自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