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檢查報告上說沒有多大的問題,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多觀察兩天。」他也不敢保證,現在是徹底幹了。

但是馮情只聽到醫生說,自己的身體沒有問題。

「既然沒有問題,那我現在應該可以出院了吧。」

超級宗門養成系統 「不行,還是要再觀察幾天,幾天而已,很快就過去了。」

醫生跟她說了一下注意事項之後,就從病房裡面離開了。

而馮情的目光,一直看向窗外,醫院對別人來說,可能是一個能夠治好自己的地方。

可是對她而言,就像是一個牢籠一樣,囚禁在這裡,怎麼也出不去。

左左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馮諾,想來在那邊肯定不是特別的順利。

只是他怕自己擔心,所以什麼都不願意給自己說。

這天中午,馮情一個人在病房裡面,想了好多好多。

最終還是決定,要儘快出院,只是醫生的態度,應該不會讓她輕易出去。

於是,等到喬語下午過來的時候,她就裝作不經意,提起這件事情。

「醫生今天過來,說我的身體沒有多大問題了。」

喬語就像是聽不出來她話裡面的深意一樣,說道,「那就好,在休養兩天,說不定就能夠出院了。」

看著喬語故意在這裡跟她打啞謎,馮情索性直接拆穿。

「媽,我想現在就出院。」

反正她身子也沒事,在醫院裡面整天聞消毒水,沒病也要給自己逼出病來。

在這件事情上面,喬語的態度也是格外的堅定,「不行,等到醫生說你可以出院,我再給你安排出院手續。」

現在能夠照顧馮諾的也就景銳他們兩個了,左左臨走之前讓自己照顧好她,這身體還沒有好全,怎麼能夠由著她的性子來。

「可是我沒事了啊。」馮情在一旁添油加醋,「醫生給我開點葯,我在家裡面躺著,不也是一樣的嗎。」

她現在並不是特別的嚴重,除了經常做一些檢查之外,就是吃藥。

即便是這樣,喬語還是不願意她出院。

哪怕是住十天半個月,一個月也好,只要人沒有事情,多少錢她都願意出。

可是馮情打定心思想要出院,她通過這幾天跟喬語的相處,也知道她這個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軟磨硬泡。

於是,她就在一旁,不停的跟喬語說話,希望她能夠同意自己出院。

「媽,有保姆在我身邊,能夠有什麼問題……」

她在喬語的身邊撒嬌,讓喬語一時間有些動搖。

「好了好了,我答應你就是,不過具體能不能出院,我還是要問問醫生。」

她平時還要幫助梁景銳看公司裡面的文件,也確實不太方便來醫院照顧馮諾。

把她帶回家的話,自己沒事可以看看,還有保姆在一旁看著,應該沒什麼問題。

而且,她也可以搬到左左的家裡面去住。

她讓馮情在病房裡面等著,她過去問一下主治醫生。

「醫生,諾諾她現在可以回家休養嗎。」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身邊最好有人照顧,不然有什麼情況,也沒有辦法第一時間發現。」

尤其是到晚上的時候,萬一身體不適,身邊還沒有一個人陪著,那可就麻煩了。

身為醫生,自然是要為病人的身體考慮。

一聽醫生說她可以回家,喬語頓時鬆了一口氣,在他的身邊問了很多,要注意的東西。

她一一記在腦子裡,到時候也好跟家裡面的阿姨交代好。

而馮情當天下午,就辦理了出院手續。

回到家裡面,喬語一直在她的身邊照顧,許久。馮情有些尷尬開口,「媽,天色不早了,你要不先回去吧。」

原本以為自己回到左左的別墅裡面,相對於就會自由一點,沒想到媽會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

「沒事,我今天晚上……」

話還沒說完,她的手機就突然響了起來,喬語連忙拿到一邊接聽。

沒過多久,就看到她的臉色有些糾結,「諾諾,公司裡面突然出了一點事情,你在家裡面,自己能夠照顧好自己嗎。」

馮情看得出來,要不是事情嚴重,她不會這麼糾結。

「沒關係,不是還有保姆嗎。」

這種突然狀況,讓她的心裏面格外開心,只是表面上不敢露出來一星半點。

她怕自己太高興,會引來喬語的懷疑。

喬語一離開,她就把自己身邊的保姆支開,「阿姨,你先回房間休息吧,有什麼事情我到時候叫你。」

「可是太太交代好的……」她要照顧好馮諾,怎麼能夠說休息就休息呢。

「我沒事。」馮情佯裝發怒道,「而且,你要是休息不好,我晚上叫你,你也沒有多大的精神,這樣不是害了我嗎。」

家裡面的保姆憨厚老實,一聽馮情這樣說,想也不想就趕緊回去休息。

馮情一個人在房間裡面,開著檯燈,在手機上查國外的情況。

左左什麼都不願意告訴她,不代表她什麼都查不出來。

而她回到家裡,也不單單是為了在家裡面休養,更重要的是,她打算找個機會,從家裡面偷偷溜出去。

現在她身子還沒有徹底好轉,她打算在等兩天,然後去國外找左左。

深夜,所有的燈都滅了起來,只有馮情的屋中,有隱隱約約的亮光傳來。

她在家的時間不能太久,而且一找到機會就要趕緊離開。

所以,她趁所有人熟睡的時候,偷偷制定一個完美的計劃,免得她剛出去沒多久,就被喬語他們給找到。

直到天色微微亮起,馮情才將檯燈關閉,回到床上熟睡。

而她睡著之前,心裏面想的還是左左他們兩個人。

左左,你在那邊一定要好好的,還有馮諾,但願你能夠平安! 第二日,馮情看著自己的行李箱,重重的呼了一口氣。

她將自己寫的書信,放在了桌子上面,然後趁著晚上,偷偷溜了出去。

在出去之前,她就把一切的時間都算好了。

計程車剛到飛機場,她所乘坐的那趟航班就要準備登機。

因為她怕自己心軟,一時間捨不得離開這個地方。

更怕喬語他們發現,及時追趕上自己。

「女生們,先生們……」

飛機內的響起,提醒著她,這趟航班準備起飛了。

馮情將自己的手機關機,眼裡面是掩蓋不住的疲憊。

即便還有幾個小時,她就能夠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左左,卻還是什麼都開心不起來。

為了能夠儘快來到這裡,她選擇了一個即是深夜的,也是最短時間的航班。

本來這幾天都一直有票,只是她等不及,就迫不及待的出來了。

不過……

馮情還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對這裡的環境,並不是特別的熟悉,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去那裡。

與此同時,左左還在那個酒店裡面居住,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在酒店裡面,自己提著公文包就出去了。

穿過酒店外面熱鬧的街頭,左左走到了一個偏僻的小巷子裡面。

終於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自己想找的。

「你好,請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證。」

左左來到賓館裡面,安排好入住手續之後,就在這個小賓館內睡下了。

重生之勇奪世界盃 眼下,許彥軍已經知道了他們在同一個酒店,下一步指不定要做什麼事情。

為了讓他的計劃能夠好好實施下去,他決定按兵不動。

裝作還是在酒店裡面居住的樣子,半天在酒店裡面轉悠,到了晚上,偷偷跑出來,在賓館裡面休息。

一切準備就緒,左左就打算看看,許彥軍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甚至,他還在那個酒店裡面安裝了監控,只要許彥軍進去,他就能第一時間看到。

眼下的他,在國外不慌不忙,但是在國內的喬語,是快要急壞了。

今天中午,她買了一些東西,打算過來陪馮諾說說話。

只是等了半天,都沒有等到馮諾從房間裡面出來。

她心裏面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她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保姆在一旁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早上叫她吃飯的時候,她說自己太困了,然後就到現在……」

她以為是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畢竟左左這幾天不在家,也就沒有叫她。

只是現在太太都已經過來了,她怎麼還沒有出來。

喬語在房間外面焦急的呼喊,「諾諾,諾諾。」

這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怎麼能夠不吃飯呢,同時,她心裏面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許久,房間才傳來一陣動靜,「我太困了,阿姨,你先不用做我的飯菜。」

再然後,就什麼話也不說了。

喬語在外面有些疑惑,明明是自己叫的她,怎麼到她口中,就變成了阿姨。

一旁的保姆有些疑惑,「這怎麼跟我早上叫她,回答的一模一樣。」

不管是語氣,還有回答的時間,都剛好符合。

一聽到著,喬語就感覺一定是出事了,她連忙拿出家裡面的備用鑰匙,打開房門之後,發現屋裡面的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離開了。

桌子上,留下她的一封書信,還有一個提前準備好的錄音。

「我不是讓你在家好好的看著她呢,怎麼她離開了,你都不知道。」

她這麼大的一個人,提著行李箱離開,怎麼可能會沒有一點動靜傳來。

「對不起,我昨天也不知道為什麼,感覺特別的困,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天亮。」

她好久沒有睡的這麼沉了,沒想到就這一次,還出了這樣的事情。

「困?!」喬語眉頭一皺,「你昨天晚上,有沒有吃什麼東西。」

「沒有啊,我最近在減肥,晚上基本不吃的,不過昨天……」保姆心中一驚,頓時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昨天諾諾給我泡了一杯蜂蜜水,說是味道不錯,讓我嘗嘗。」

難不成她在蜂蜜水裡面,動了什麼手腳。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自己的吧。」

安眠藥,錄音,還有信,都已經這麼明顯了,她怎麼還聽不出來。

馮情從一開始,就計劃好要離開的,怪不得她當時非讓自己安排出院手續,看來在那個時候,她就已經想好了。

喬語深感不妙,趕緊撥通左左的電話,「左左,不好了,諾諾不見了。」

「什麼?!」左左心中一驚,手機直接摔在了地上。

不見了?!

她這個時候能夠去哪裡。

「發生什麼事了。」

無緣無故的,她怎麼會突然離開,難不成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喬語心裏面也不清楚,把自己今天過來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語氣格外的慌亂,左左雖然沒有在她的身邊,但也能夠聽得出來,她內心有多麼著急。

他連忙穩住喬語的思緒,「媽,你別急,我先打電話問一下,看看是什麼情況。」

這個時候不能慌,越慌就越容易出錯。

他撥通馮情的電話,卻發現是無人接聽的狀態,整個人心急如焚,害怕她是不是出事了。

就在他準備打電話給喬語,讓她報警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他看到是馮情給自己打過來的,緊繃的心一下子鬆了下來。

「你去哪裡了,不是讓你在家裡面好好獃著嗎。」

現在好了,一聲不吭的離開,害的全家人都在這裡著急。

她就算是要出去,為什麼不跟自己提前商量一下呢。

眼下身體還沒有徹底恢復,身邊還沒有一個人照顧,這讓他怎麼放心下來。

馮情裝作無所謂的語氣回答,「我出來散散心,怎麼了?」

事實上,她剛下飛機,看到有左左的電話,就連忙打了過去。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離家出走這件事情能夠永遠瞞著他們,只不過是想讓,他們能晚一點知道,就晚一點知道。

突然,馮情像是想要問什麼一樣,開口說了一句,「左左,你……算了。」

她想了想,覺得還是不問了。

「是不是在家裡面跟媽吵架了,媽不會真生氣的,你……」

左左還以為,是她在家裡面受到了什麼委屈。

馮情一聽,連忙解釋,「不是這樣的,你誤會了,是我自己決定要出來的。」跟其他人都沒有關係。

「你現在在哪?」左左語氣嚴肅,「媽很擔心你,你趕緊回去吧。」

現在不太平,只要她一出去,左左就害怕她出事。

要是他在馮情的身邊還好,關鍵是只能夠通過電話聯繫,他心裏面怎麼能夠不擔心。

「我已經是大人了,有什麼可以擔心的地方。」馮情提著行李箱,在飛機場裡面邊說邊走。

而左左,也聽到她那邊傳來空姐的聲音。

「你在機場,你現在在哪裡。」

可是馮情對他的話並沒有回答,而是十分冰冷的說了一句,「我是不會回去的,有什麼事情,我會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的。」

接著,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