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事,如果我力所能及的話。」不許諾能力之外的事。

「可以的!小小姐,本來我們幾個還在猶豫要不要進,可是有你在,我們就至少多兩成把握了,決定要試一試!」

「哦?」

君子蘭連忙講了打算。

葉靈聽完,點點頭。

「可是小小姐,我們聽說,靈草附近有野獸潛伏,而且可能是藍級以上,我們……你……」

「藍級嗎?沒事,去吧。」

「可是小小姐,我們包括你,都只是棕級而已,要是遇到藍級獸……」

「棕級?哦,那是畢業前的事了。」

葉靈伸手,小小的凝了個藍風。

看得幾個瞪圓了眼,意外得不敢置信!

「小小姐!你已經藍級了?!天哪,怎麼可能!才幾個月不是才棕級嗎?!」 ……

聽著林逸的話,武藏五郎哈哈一笑,努了努嘴:「那邊的那倆女人呢?」

「嗯?」林逸順著武藏五郎示意的那邊一看,果然房間里沒有人,只有兩名忍者,如同示威一般的望著林逸,林逸的小心臟忍不住「咯噔」了一下,武藏五郎果然膽大,居然在這個時候動手。

林逸有些憤恨,千算萬算,怎麼沒算到這一點呢。

「去死吧!」武藏五郎大喝一聲,一記掌刀直奔林逸的脖頸而來。

「砰」的一聲,林逸的身體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到了一旁的地上,嘴角忍不住溢出了一絲鮮血,毫無防備之下,被武藏五郎這全力一擊,也是林逸的身體素質好,換成了別人,恐怕早就離開這個世界了。

坐在包廂裡面的岡薩羅,立刻站起身來,拍起了雙手:「厲害厲害,武藏五郎果然不愧是伊賀忍者第一人,這刀鋒在他的面前不過是紙老虎而已,哈哈,刀鋒啊刀鋒,也不過就欺負欺負那些雇傭軍而已,現在現了原形吧!」

一旁的喬絲琳則是黛眉輕蹙,芳心跳動不已,有些緊張的望著場中的情況,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倒是哈德森和羅德里格斯二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忍不住眉頭緊鎖了起來,喬絲琳是大小姐,又是女兒家,不懂這些拳腳之術,可哈德森和羅德里格斯二人不一樣,剛剛林逸和武藏五郎二人的比斗,雖不說林逸佔了上風,可對上武藏五郎也是半斤八兩,這突然之間彷彿失了個神,然後就被武藏五郎給打了,不由得有些納悶,林逸也是身經百戰之人,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呢?

沒錯,林逸確實是身經百戰的高手,哪怕遇見一些事情,也不會這樣失神,可是這一次不一樣,林若煙居然落在了武藏五郎的手中,這可不是一件小事,一時之間沒想到,事關重大,所以才會倒在了武藏五郎的掌刀之下。

不過林逸的反應也是極快,一拍地上,馬上站起身來,拭去嘴角鮮血,冷冷的望著武藏五郎,武藏五郎則是笑道:「刀鋒,你敢反抗?只要我一聲令下,你的女人馬上魂歸西天!」

林逸的鐵拳緊握,牙關緊咬:「武藏五郎,你太卑鄙了,居然用這樣下作的手段!」

武藏五郎不屑道:「算了吧,刀鋒,我武藏五郎不是英雄好漢,我就是一個小人,為了勝利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你不是我的對手!」

說著武藏五郎再次大喝一聲,直奔林逸而來,林逸心中挂念著林若煙,只能被動的防禦,不敢還手,害怕武藏五郎真的狠下心把林若煙殺了,那林逸的腸子恐怕都會悔青了。

幾個來回,明眼人就看出場中的情況是武藏五郎佔盡了上風,岡薩羅十分得意,吐沫橫飛,不停的誇耀著武藏五郎的厲害,望著安德森,嘿嘿一笑道:「安德森,恐怕你那一條商業街要歸我了!」

哈德森很氣憤,他知道林逸不是紙老虎,那可是叱吒地下世界的刀鋒,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瞥了岡薩羅一眼,冷聲道:「戰鬥還沒有結束了,瞬息萬變,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我就知道你不會認輸,不過不著急,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的!」岡薩羅冷哼一聲,雙臂環胸,繼續看著場面中的情況。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喬絲琳拉著羅德里格斯的胳膊,有些焦急道。

羅德里格斯拍了拍喬絲琳的小手,輕輕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岡薩羅則是道:「喬絲琳大小姐,還不明白嗎?刀鋒不是武藏五郎的對手!」

喬絲琳狠狠地瞪了岡薩羅一眼:「就算他不是武藏五郎的對手,那也是我的男人!」

「這……這……」岡薩羅愣了一下,沒想到喬絲琳會說出這番話來,一時之間有些失神,不過隨即道:「喬絲琳大小姐,你還是太年輕了,林逸常年混跡於地下世界,各種手段層出不窮,你恐怕被他騙了!」

「這不用你管,操好你自己的心就行了。」喬絲琳冷聲道。

岡薩羅有些難堪,這喬絲琳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就這樣頂撞他,讓他的面子上特別不好看,不過只是扭過頭去,不和喬絲琳繼續爭辯,也就是喬絲琳敢這樣了,這裡這麼多人,沒人敢頂撞岡薩羅,包括羅德里格斯。

「趕快放了我,不然我會要你們好看!」櫻子冷冷的望著身後的這幾名忍者,咬牙切齒道。

堂堂伊賀忍者的大小姐,什麼時候被人這樣對待過呀,再者,前些日子和林逸之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櫻子早就內疚的不行了,可是現在對方又在她的眼皮子下面把林若煙給綁走了,這讓她以後怎麼去見林逸?

「櫻子大小姐,收起你的那份大小姐的心吧,你現在已經不是我們伊賀忍者的大小姐了,你是階下之囚,明白嗎?」那領頭的忍者哈哈一笑道。

「你……」櫻子氣的說不出話來,而回應她的則是那名忍者開心的笑容。

把櫻子和林若煙兩個人關在了一間訓練室裡面,四周有幾名忍者在看守,就在這個檔口,櫻子用足了力氣,掙脫了繩子,隨後撒出了一大片菱形的暗器,好幾名忍者中了招。

趁著這些忍者混亂的時候,櫻子拉著林若煙轉身就要離開,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四面八方趕來了很多忍者,櫻子沒有辦法,只好道:「林小姐,先委屈你一下,一會兒我再來救你!」

說完這番話,櫻子拉住了門,一躍上了樓,身輕如燕,動作一氣呵成。

那領頭的忍者有些氣急敗壞的大喊道:「抓住她,給我抓住她!」

一大群忍者沖了過來,想要抓櫻子,可是櫻子的動作很快,幾個轉身,就消失在了眼線當中,留下了一大群目瞪口呆的忍者,對於忍者的抓捕之術,櫻子是再了解不過了,又豈會被這些人給抓住?

過了半分鐘,那名領頭的忍者才來到了二樓上面,望著一大群面面相覷的忍者,怒吼道:「廢物,一群廢物,連一個女流之輩都抓不住,要你們有什麼用?」

一名手下怯生生道:「閣下,櫻子大小姐的身手在我們伊賀忍者當中僅次於鬼忍閣下,要抓住她,那可比登天還要難……」

那領頭的忍者輕哼一聲,擺了擺手:「我不想聽這些,給我一間房子一間房子的搜,一定要抓住她,留下她是一個禍害,生死不論!」

「是!」一大群忍者應了一聲,俱是開始搜查。

倒是櫻子,兩繞三不繞來到了觀看室的上面,望著下面的打鬥,忍不住黛眉輕蹙了起來,林逸不斷的防禦,此時身上的衣衫已經破爛殆盡,而且身上還增添了幾道傷口,倒是武藏五郎,全然攻擊,根本不顧防守,不用說了,他已經算準了林逸不會還手。

武藏五郎這個解氣呀,前幾次被林逸欺負成了這個樣子,現在總算是把場子給找回來了,刀鋒啊刀鋒,沒想到你也有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櫻子有些著急,不停的對著林逸比劃手勢,最後無奈之下,只好拿出了一枚暗器,對著空中就扔了過去。

「砰」的一聲,樓上的燈被櫻子的暗器穩穩命中,林逸也是一驚,回過頭來,就看到了櫻子,櫻子見到林逸看這邊,趕忙對林逸比劃了一個加油的手勢,然後轉身就消失在了視線當中。

…… 葉靈帶著君子蘭她們刷了一次怪。

她們眼中珍貴的靈草在葉靈看來已經不算什麼了,自然也沒有去分她們一杯羹。

眾人臉上掩不住的喜形於色。

本來幾人分開就不多,如果葉靈佔一份,一定是大份,那幾人再分下來自然就不多了,現在葉靈不拿,收益可是加倍有多呢。

「小小姐……」

分完靈草,君子蘭把她拉到一邊。

「嗯,還有什麼事?」

葉靈也不急著,就聽聽看她說什麼。

君子蘭左問右問,但是沒有把重要的開口說。

「你們都蠻好的,如果下次還能相見,再和你們一起打野獸哦。」葉靈覺得可以表明一下自己的心情。

「小小姐……」君子蘭一眼一眼的瞄她,「你真是個好人……」

「哈?哦。」

「小小姐,有件事我想跟你說……」

吞吐了那麼久,終於肯入正題了。

「嗯,你說。」一直等著呢。

「這件事情,壓在我心裡許久,一直很愧疚,特別你走了后,想到一輩子都沒機會跟你說清楚,我的心就……還好有機會再遇到你!」

有多少人,一畢業后就再不相見?

「什麼事?」她帶著微笑問,算是一種鼓勵?

「其實,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騙了你……」

「騙我?」她怎麼沒有發覺? 希望咖啡屋 而且……被騙了這麼久都沒發覺嗎?!

她真是混得越來越差了!

「對不起,小小姐,我利用了你的善心,我實在是找不到人幫我……」

一切都是預謀的,認識她,約她去救「朋友」,根本沒有朋友,君子蘭只是需要蘭苓花救她的母親。

君子蘭邊說邊偷偷抹眼淚,困苦人家的孩子有時會面臨很多的選擇,然後還給她講了些她家裡的事,大概又是一個奮鬥女孩的故事。

葉靈嘆了口氣,並沒有怪她。

「我也有收穫。」

那一趟真不虧。

所以沒什麼原諒不原諒的,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雖然過程說起來有點不太友好。

「小小姐,我一直想找機會給你坦白,可是每次話到嘴邊又說不出來,直到你畢業走了,我才知道自己失去了道歉的機會!所以再見到你,無論如何也要告訴你真相!」

葉靈抿嘴一笑:「過去了就過去了,我接受你的道歉,騙人的確是不對的。當時,如果你實話實說,我應該也會和你一起來的。」

「會嗎?我擔心……」自己一個無名小卒,如果請得動高高在上的人,在她之前,不是沒找過別人呀。

葉靈拍拍她的肩膀,「你母親沒事就好。下次對我可以說真心話,能幫的,我會盡量。」

對於她們幾個,還算得上是朋友吧?

她覺得自己有樂於助人的一面,能幫助別人的時候,還是願意伸手的,畢竟自己遇到困難的時候有人拉一把,像遇見了天使一樣。

她喜歡做天使?

潔白聖潔美麗,又有何不可?而且,她現在能像天使一樣「飛」哦。

最喜歡這種感覺了!

看著葉靈真的不計較的樣子,君子蘭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小小姐,你不打算回學院看看嗎?」

「回學院?」回去做什麼?「哦,對了!有件事拜託你!」

差點把送信的事情給不記得了!

君子蘭有些猶豫:「可是,我不一定能見到你們導師……」

「那也沒關係。你不是還見過學長嗎?你把信交給他,說是我給的,讓他幫忙交給導師就好了。」

「這樣哦。學長應該比較容易見到。」君子蘭點頭:「小小姐不自己回去,順便見見學長嗎?」

她以為他們關係蠻好的吧?而且當時他們仨一起在落峰山的時候,學長對師姐蠻照顧的呀?

「呃……」回去見見凌驚雲?她倒是沒想過,畢竟走的時候該見的見,該說的也說了。

「不了。」葉靈搖頭。

「哦。」君子蘭看看她,想了想還是說:「學長最近好像變了點。」

「嗯?凌驚雲嗎?怎麼了?」葉靈隨口問道,兩人一邊走回隊伍里去。

「就是,感覺,比以前勤奮了吧。以前對人總是溫聲細語的,現在跟其他學長一樣,不會主動跟人打招呼了,可能是升入靈氣班的緣故吧,有一次,我在晚上遇見他,他在蠻偏僻的地方修鍊,那裡沒什麼人去的,就以前師姐你修鍊的地方……」

葉靈聽著,眨眨眼,有什麼東西要被想起來的感覺。

「小小姐……」

思路被喊聲隔斷,葉靈笑笑:「嗯?」

「你是要走嗎? 重生之時代霸主 你要去哪?」

「遊歷河山吧?這世界這麼美,要多走走看看,經歷多了,學習也進步得快。」

「那就是不定在哪是吧?」

葉靈點頭。

「還會再回來嗎?」

田園嬌寵:將軍娘子絕色夫 「會吧?有時間總會回來看看的。」葉靈能在這世界的時間有限,原主應該也會懷念這往昔之地,回來看看也很正常的事。

我在非洲有塊地 「嗯嗯,你回來記得來看我們哦。」

「放心吧,我們不是還種了雙月果嗎?哈哈。」

葉靈開了個玩笑,大家愣了一下,然後也跟著笑起來。

三年,三年之約,到時大家在何方,做著什麼都是個未知數呢。

「嗯嗯,小小姐回來一起摘雙月果哦。」

有些聯繫,就是之前的聯繫,若以後再無交集,那彼此的人生,也就到此為止。

「大家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哦,努力會有回報的!」或許不是你想的那麼美好,但是付出了才會有收穫,不出去,沒有坐等的成功不是嗎?

「我們會的!小小姐姐也加油哦,說不定以後你會是我們的導師呦……」

一位小夥伴半開玩笑道。

「是啊是啊,小小姐姐升級那麼快,說不定哪天就紫級了呢?紫級就可以當導師了不是嗎?」

導師嗎?

這倒是原主沒想過的職業,以現在的等級,當導師是不行,但做個助手倒是可以,像凌驚雲一樣,但他的理想就是升紫級后成為導師吧?不然也不會接收助手的任務。

有目標也蠻好的,一步步實現也是件幸福的事。

那她的目標是什麼呢?

不如就先定個小目標,先升到紫級吧。 告別了小夥伴,葉靈並沒有離開。

因為有了目標,她只能對手中的寵物說再見。

真的寵它,但是它讓自己沒辦法走更遠的路。

這不是她想要的。

葉靈放開紅月兔,帶了它一段時間,長得快……也吃得多。

毛髮已漸漸見變,也代表著它在長大。

長大了就該走自己的路。

雖然紅月兔三番四次的跟著,但是葉靈終是躲開了它的跟隨。

心有不舍,但她還是離開了。

前面的路,她想一個人走。

一一一

葉靈並不知道,凌驚雲拿到信,只問了地點就奔往了紅月谷。

人沒見到,倒是看見了被她「遺棄」的紅月兔。

紅月兔似乎還記得他,很快便留在他的懷抱中。

他輕輕撫著,看向去路,站了許久,最後苦笑,垂眸看著懷裡的小東西,有種同病相憐:「她也不要你了,是嗎?」

轉身。

落葉紛飛,枯秋已臨。

一一一

葉靈一路向南,走了很遠的路,遇到了很多的人,其中不乏被人利用,還好實力在,僥倖脫險。

那一次之後,葉靈更加註重實力的提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