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滾滾滾,姓關的你丫的就是狗嘴裡頭吐不出象牙來,你咋不說是錢鼠爺皮薄呢!」

「是啊,錢鼠爺皮薄被燙傷了,八爺您皮厚,所以沒事!」

過了片刻,陳八牛這才意識到,這次他是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坑,頓時那傢伙就惱羞成怒的從小溪裡頭爬了出來,抬起手指著我就嚷嚷了起來。

我懶得跟他爭論,只是覺得這事兒挺奇怪的,明明是同一條小溪,為什麼陳八牛站在溪水裡頭都沒事兒,可錢鼠爺卻是險些被燙傷了腳。

難道真是因為陳八牛那傢伙皮厚?顯然這不是正確答案!

「哎喲!」

就在這個時候,蹲在小溪邊,用手試探了一下水溫的Alice也突然痛呼了一聲。

「怎麼樣沒事吧Alice?」

「沒事,只是這溪水好燙手,起碼也得六十多度的溫度!」

「不是吧,何止六十度,鼠爺我咋覺得,這溪水起碼得七八十度,跟滾水似的呢!」

「不會吧,八爺我這兒很水溫很合適啊!」

說完,錢鼠爺、陳八牛、Alice他們三個便是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臉上寫滿了驚愕。

我也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常理來說,這同一條小溪,就算因為流速,下游和上游的水溫會有一些起伏,可也不至於這麼明顯。

「這……這來鳳山裡頭還真邪乎啊!」

「九爺、八爺你們還記得,那脫皮河、蛇妖潭?」

錢鼠爺本來膽子就小,腦瓜子也比較靈泛,這會遇到這麼不可思議的事兒,自然是一下子就聯想到了有關這來鳳山的種種邪門傳聞了。

我緩過神來,注意到陳八牛呢,是在這條小溪的最上游、Alice是在中游,錢鼠爺的位置恰好是最下游。

難不成,這小溪里的水,水溫是越往下游溫度越高?

可這不應該是,越上游溫度越高、越往下,因為暴露在空氣當中,水溫會慢慢流逝?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也覺得奇怪,便是將信將疑的走過去,伸手從陳八牛的位置開始,試了試水溫。

這一試,果然陳八牛所在的上游,水溫大概只有三十多度,很合適,可到了中游,Alice剛剛站的地方,水溫一下子就猛漲到了六十度左右,已經有些燙手了。

我又去錢鼠爺剛剛險些燙傷腳的地方試了一下,結果剛剛把手伸到溪水裡頭,立馬就被燙的忍不住縮了回來。

這一下子,也不由讓我想起了村長說的那條藏在來鳳山深處的脫皮河。

據村長所說,那條脫皮河,便是下游的河水,比上游溫度高,而且河水越往下流,水溫就越高,到了中下游,那河水就跟煮沸了似的,而那脫皮河的盡頭,就是蛇妖潭,傳說那蛇妖潭裡頭,就住著一條成了精的大蟒蛇。

「難道這……這就是脫皮河?」。 「咔咔咔……!」

一連串擊打骨骼的聲音響起之後,光刃風暴逐漸消散,當眾人發現骷髏獸的身影之後,紛紛露出吃驚的表情,尤其是在旁邊看戲的邱虎,戲謔的笑容,瞬間便僵硬在臉上,連續揉了好幾次眼睛,一副見鬼的樣子。

「這是什麼?」

「不知道,你們誰知道?」

「不知道……!」

「……」

圍殺林衛的人,都被林衛召喚出來的骷髏獸,嚇了一跳,全部都止步不前,轉頭詢問同伴。

「好小子,藏的夠深的啊!你居然還是一位御靈師,不過就算你是御靈師,今天也得死。」愣了一下之後,邱虎頓時便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他畢竟出生於風羽帝國,四大家族之一的邱家,這點見識還是有的。

當知道林衛是御靈師之後,心中頓時產生了一絲不安,想要殺死林衛的念頭,越發強烈,於是便對他的那些個手下說道:「你們都楞在那裡幹什麼?這些不過是這小子的召喚獸,有什麼好怕的,全都給我上,只要把這小子弄死了,本少爺必有重賞。」

「你……你上!」

「還是你上吧!」

「還……還是你先上吧!」

邱虎的話,並沒有打消手下人的顧慮,御靈師本就稀少,萬中無一,而召喚類的御靈師,更是御靈師中的萬中無一,他們自然沒有邱虎的見識,只是在書上看到一些,一個個畏畏縮縮的,誰也不肯第一個出手。

「既然你們不肯動手,那就換我主動吧!時間緊,任務重,我的貢獻點,說多不多,可不能這樣浪費了。」見這些人不進也不退,就這麼圍著自己,林衛心中頓時一陣無語,一想到自己的貢獻點,一點點的流失,頓時便生出一絲煩躁。

說話之際,林衛便對骷髏獸,下達了出手的指示,四隻骷髏獸,身形暴起,化作一道道殘影,各自沖向一人。

這四隻骷髏獸,生前都是七階魔獸所化,而邱虎的這些手下,卻全部都是戰宗級別的武者,修為差距太大,再加上他們對骷髏獸的畏懼,只是一接觸,這四隻骷髏獸,便全部得手,除了三隻骷髏獸,各自擊殺一位武者之外,剩下的那隻骷髏獸,更是一爪拍死一個,尾巴抽死一個。

前後不過十數分鐘,便有七人死在林衛手中,這些本就畏懼的人,頓時便被嚇得亡魂皆冒,這些人都是學院的學生,年歲都不大,最多也就二十齣頭,少有年過三十之人,那裡經歷過這些,當下便兩腿發軟,有幾人甚至跪了下來,對林衛磕頭求饒。

「混蛋!一群廢物,平日里一個一個的,就知道拍本少爺的馬屁,關鍵時刻掉鏈子,每一個靠得住的,白瞎了我的那些資源。」邱虎對於林衛那些骷髏獸的戰力,同樣十分畏懼,這一點,從他額頭冒出的汗珠,蒼白的臉頰,還有那不停吞咽口水的舉動可以看出,但為了掩飾自己心中的慌亂,他便把氣,全部撒在了自己的手下身上。

「特么的!我們是廢物,既然你不是廢物,那你怎麼不上啊!就知道讓我們送死。」

這是邱虎所有手下的心聲,不過這些人畏懼邱虎跟邱家的威懾,也就敢在心中想想而已,自然是不敢說出來的,所以眼前的情況就有點尷尬了,不管邱虎如何辱罵,這些人要麼繼續向林衛磕頭求饒,要麼低著頭,一聲不吭。

對於這些求饒的人,林衛只是停頓了一下,看了一會戲之後,骷髏獸便繼續打開殺戒,不費吹灰之力,便躺了一地的屍體,除了傻眼的明家五人外,還能站著的,便只剩下林衛跟邱虎兩人。

「你……你想幹什麼?」邱虎見手下全部死光,四隻骷髏獸把自己圍在中間,一點一點的縮小著包圍圈,心中的恐懼,再也難以控制,慌張的大聲喊道。

「幹什麼?我想讓你去死。」林衛嘴角微微上揚,理所應當的說道。

「你不能殺我,學院之內,禁止殺人。」邱虎急忙大聲喊道。

「為什麼不能殺你?剛剛可是你先對我喊打喊殺的,我只不過是被迫反擊而已,更何況,我已經殺了這麼多人了,也不差多你一個,你說是不是?」聽到邱虎的話,林衛眼中頓時露出鄙夷之色,冷笑著說道。

「你……我是邱家的人,殺了我,你難道不怕被追殺報復嗎?我邱家之中,戰宗戰將級別的武者,不計其數,戰皇戰帝級別的高手,也不在少數,就連那聖階強者都有,你得罪了邱家,你是必死無疑了,如果你現在放過我,我發誓,今天的事情,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事後絕不會找你的麻煩。」

拉虎皮,扯大旗,邱虎見林衛對學院的規定,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知道對方不是那種愣頭青,於是便抬出了自己的家族,希望能借住邱家的威懾,讓林衛有所顧慮。

聽到邱虎的話,林衛臉上笑容不變,開口問道:「放了你?事後絕對不找我麻煩?」

「對!絕對不會找你的麻煩,我可以發誓。」邱虎沒有聽出林衛的語氣,自以為林衛畏懼邱家的實力,打算放過自己,便急忙點頭應是,但心中卻想著:「特么的,混蛋!本少爺只要能度過這一關,等我回到家族之後,有你好看的,我要把你挫骨揚灰,方能解我心頭之恨。」

明家幾人以為林衛被邱虎說動,明鏡急忙開口對林衛說道:「兄弟,你不要聽他的,萬萬不能相信他說的話,邱虎就是一個卑鄙無恥之人,他說的話,就是放屁,你放他回去,他絕對會讓邱家的高手對你出手,你的實力雖強,但在內院之中,還是有不少邱家的高手。」

「明鏡,你他娘的放屁,本少爺可是一諾千金的人,我的信譽,在內院之中,可是有口皆碑的,你可不能因為我們的恩怨,就侮辱我的人格。」聽到明鏡的話,邱虎頓時魂飛天外,急忙開口反駁。

林衛自然不會相信邱虎說的話,趁著邱虎跟明鏡爭吵之際,四隻骷髏獸紛紛出手,四道能量攻擊瞬間從口中發出,因為距離不是很遠,幾乎轉眼間便已經到了邱虎的身邊。

「嘭!嘭!嘭!嘭!」

當骷髏獸所發的攻擊,落在邱虎身上的時候,一道光暈突然浮現出來,把邱虎保護在中間,完美抵擋了全部的攻擊。

「啊啊啊……!」

邱虎好似沒有發現這一點,整個人閉著眼,在那裡鬼哭狼嚎,因為當骷髏獸的攻擊臨近之時,他便已經情緒失控。

「這是什麼情況?居然能抵擋七階的攻擊。」看到邱虎體外的光暈,再看看邱虎在光暈的保護下,連一絲的影響都沒有,林衛臉色頓時一變,驚疑不定的想道。

十數個呼吸之後,慘呼聲怡然而止,邱虎發現自己還活著,頓時露出大喜之色,驚喜的喊道:「哈哈哈!我沒死,我居然還活著。」

隨後,眾人便看到邱虎從懷中拿出一塊玉佩,欣喜的撫摸著,而後好似想到什麼,頓時便抬起頭,看向林衛,臉上的笑容,化作極度的怨恨,怒氣沖沖的喊道:「你這個混蛋!你居然真的想要殺我。」

「你手上拿著的,是什麼東西?剛剛就是它救了你?」對於邱虎的話,林衛沒有回答,而是指著邱虎手中的玉佩,接連詢問道。

邱虎見林衛詢問他手中的玉佩,臉上頓時露出傲嬌的表情,笑著說道:「這塊玉佩,是我爺爺給我的護身寶物,可以抵擋戰皇級別的全力一擊,所以說,你還是省省吧!雖然我打不過你,但你也拿我沒辦法,等我回去之後,一定會找人弄死你,如果你小子,現在跪在我面前磕頭求饒,說不定我還能考慮一下,收你做我的奴僕,畢竟你小子的天賦,還是很不錯的。」

「我去!失算了,不愧是大家族的嫡系子孫,居然有這麼好的東西,放這小子身上,真是糟蹋了。」看到邱虎恢複本性,正有恃無恐的在那裡挑釁自己,林衛心中一陣吐槽。

「來啊!小子,你還要不要動手了,要不然這樣吧!大爺我就站在這裡,讓你攻擊個三天三夜,保證絕不還手,當然了,你也可以找明家他們幫你,我不介意的,哈哈哈……!」

邱虎見林衛不再繼續攻擊,對他的話也沒有開口回擊,以為被自己給嚇住了,便擺出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用言語挑釁林衛,說道最後,大笑不止。

明鏡以為林衛受到邱虎言語的影響,急忙上前安慰道:「這位學弟,你別怕,這裡是內院,不是他邱家為所欲為的地方,只要在內院之中,你便不會有事。」

「哦!」聽到明鏡的話,林衛點點頭,一臉淡然的樣子,對於邱虎的威脅,他自始至終就沒放在心上,因為這裡是內院,有他師傅罩著,怎麼說他的師傅,也是聖階。

「這位學弟,我叫明鏡,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明鏡雙手抱拳,笑著說道。

「林衛!」林衛點點頭說道。

聽到林衛的名字,明鏡神色一動,驚訝的看著林衛,開口問道:「林衛?姓林!難道你是皇室子弟?」

「不是!」聽到明鏡的詢問,林衛搖搖頭否定,而後皺眉問道:「你為什麼會這麼問?」

明鏡所問他的問題,之前便有人問過了,一個是他的師傅,另一個則是之前碰到的林豪,再加上現在的明鏡,三人一聽到他的名字,便會問他是不是皇室的人,其實林衛很清楚,別說是風羽帝國的皇室了,他壓根就不是風羽帝國的人,只是來自百葉王國的一個偏遠小鎮。

「沒辦法,風羽帝國之中,林姓家族很少,卻又因為皇室成員都姓林,所以比較出名,而這裡又是帝都,是皇室的大本營,我的第一個念頭,自然是往那方面想了。」聽到林衛否認,明鏡心中雖然半信半疑,但表面上,卻是露出一絲尷尬的表情,笑著說道。

聽到明鏡的回答,林衛皺眉一想,覺得對方說的有道理,於是便點點頭說道:「好吧!我明白了!」

這時,邱虎那氣急敗壞的聲音,突然傳入眾人的耳中:「你們這些混蛋,居然當我不存在,還在那裡聊上天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氣死本少爺了。」

「你怎麼還在這裡?」明鏡轉身看著邱虎,一臉疑惑的問道。

「什麼叫做我還在這裡,我一直都在這裡。」邱虎大聲喊道。

「我的意思是說,你怎麼不趁機逃走?」明鏡皺眉問道。

聽到明鏡的話,邱虎頓時氣得跳腳,伸手指著明鏡,大聲喊道:「你會不會說話,什麼叫做趁機逃走,本少爺用得著逃走嗎?我就站在這裡,你們能把我怎麼樣?」

看到邱虎神氣的樣子,明家幾人氣不打一處來,明家的那位少女,明月,雙手叉腰,撇撇嘴,一臉不屑的說道:「哼!就你這樣的人渣,要不是有你爺爺給你的寶物,你的小命早就沒了,也不知道之前那會,是誰被嚇的差點尿褲子,我要是你啊!早就應該找個坑,把自己埋了,省的出來丟人現眼,沒黑了你們家族的顏面。」

「你……!」邱虎被明月的好,氣得渾身發抖,雙眼瞪得老大,伸手指著對方,嘴唇一個勁的哆嗦。

「你什麼你,難道我說錯了嗎?有本事你過來打我啊!」明月下巴一抬,得理不饒人的說道。

「我……!」被明月這一搶白,邱虎的臉色,頓時漲的通紅,青筋暴起。

直到這時,林衛才發現,邱虎雖然一副怒火攻心的樣子,卻沒有對明月出手,心中頓時便明白過來,邱虎所使用的寶物,也是有弊端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至少可以知道,對方為什麼要讓他出手了,估計是對方沒辦法發動攻擊。

想明白之後,林衛便笑著對邱虎說道:「原來你使用這護身寶物之後,便不能出手攻擊別人了。」

聽到林衛的話,邱虎臉色頓時一變,隨後便聽到明月笑著說道:「原來學弟你也發現了嗎?」

「放屁!你們胡說八道什麼!本少爺只是知道自己,打不過這小子,不想白費力氣而已。」邱虎眼神閃爍,大聲辯解道。

知道這次無端樹敵,最後還拿對方沒辦法,林衛心中頓時產生一絲煩躁,揮揮手,一臉不耐煩的的邱虎說道:「行了,是不是胡說八道,你心裡很清楚,不過有一點你說的很對,我現在是沒有辦法打破你這個龜殼,既然這樣,那就別浪費大家的時間了,趕緊滾吧!」

「你……你叫林衛是吧!你給我等著,本少爺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就算在內院之中,本少爺也有無數種方法弄死你,還有你們幾個,給我等著。」聽到林衛的話,邱虎的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紅,指著林衛跟明家幾人,放了一頓狠話之後,便一顧三回頭的跑了。

「呼……!」看到邱虎的身影,消失不見,明月頓時神色一松,伸手拍著胸口說道:「總算走了,剛剛嚇死我了。」

「阿月!現在知道怕了?剛剛你可是威風的很,居然把邱虎罵的狗血淋頭,以前我怎麼不知道,阿月你罵起人來,這麼厲害的。」明鏡此時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便也笑嘻嘻的打趣卻明月來。

「哼!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明月不知道對方話中的意思,還得意洋洋的說道,一副傲嬌小孔雀的樣子。

林衛趁著兩人說鬧之際,上去把那些身體上的空間袋,還有因為主人死亡之後,從他們體內浮現出來的戰器,全都收了起來,之後便走到明家幾人面前,開口問道。「你們有什麼打算?

「林學弟,這邱虎既然已經離開,那我們也走吧!我們幾個都受了傷,已經不適合留在御靈塔之中了,我想只要出了這個陣法,我們便能回去了。」聽到林衛的詢問,明鏡急忙收斂心神,對林衛抱拳說道,對於林衛收刮戰利品的行為,他自然是發現了,只不過他跟明月他們,都非常識趣,什麼都沒有說。

「嗯!我還要繼續在這裡修鍊,就不陪你們了,想來那邱虎此時,早已離開御靈塔了。」聽到對方的回答,林衛十分理解的點點頭說道。

「好!學弟你這次救了我們兄妹五人,這個恩情,我們一定會報答的。」明鏡本想讓林衛跟他們一起離開,但見林衛的語氣十分堅定,便打消了這個念頭,而後便雙手抱拳,神色嚴肅的說道。

「小事而已,我只是碰巧救了你們,要不是那邱虎作死,居然想要殺我滅口,我也不會無故去得罪他。」聽到明鏡的話,林衛搖搖頭,無所謂的說道。

「就算不是有意救我們,但事實卻是你救了我們一命,不管如何,救命之恩,沒齒難忘,我在內院之中,也算小有名氣,以後要是有用得著我的地方,你隨便找人打聽一下就能找到我了,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明鏡搖搖頭說道,臉上的表情,十分認真。。 同意就怪了!沐雲帆在心底肺腑了一句。

「喬小姐,那我也幫不了你了,我那個病人比較難搞,他要是不同意,我再怎麼說也沒用……」

喬思語自然知道厲默川很難搞了,不然也不可能找沐雲帆來幫她這個忙,「沐醫生,你是我們兩個的主治醫生,總有辦法讓他解除合約的,請你幫我一次,我會感激不盡的。」

「你這是在為難我啊喬小姐,我雖是你們的主治醫生,但簽.約的時候,我已經將所有的條款和利弊都告訴了你們,合約一簽訂,你們兩個當事人之間的事情我就沒法插足,只是適當地按照你們的治療進程給你們相對的意見和建議,很抱歉,解約的事情我真的幫不上忙,你還是多跟你搭檔溝通溝通吧……」

「……好吧!」

……

請沐雲帆吃了一頓飯,可解約的事情絲毫沒有進展,喬思語精疲力竭地回到家時,剛好接到了喬席兒打過來的電話。

「姐,你幹嘛呢?吃晚飯了沒?」

「吃過了,你呢?」

「我也吃過了,嘿嘿……」

「嗯,好像還有兩個星期就高考了,你準備的怎麼樣?」

「我想報考錢江大學,應該沒什麼問題。」

喬思語按摩著發酸的腳跟微微皺了皺眉,「錢江大學?怎麼會選擇離家那麼遠的學校?」

「世界那麼大,我想多出去走走闖一闖嘛!」

「呵呵……」喬思語輕笑了一聲,「爸爸和阿姨同意了?」

「噓,我還沒有告訴他們呢,他們肯定不會同意,所以我準備先暫後奏,姐,你可要替我保守秘密啊!對了姐,下周三就是我十八歲生日了,爸爸和媽媽說要給我辦一場小型的同學會,我想着馬上要畢業了,剛好請同學都到家裏聚一聚玩一玩,那天,你能不能回家陪我過生日?」

喬席兒不說,喬思語還真忘了她的生日,「席兒,我就不回家了,周二那天我提早給你慶生怎麼樣?」

「不好,姐,我十八歲的生日真的很想跟你一起過……」說着,喬席兒像是想到了什麼,聲音一下子小了下來,「我跟爸媽打聽過了,哥哥在外國很忙,不會回來的。」

喬思語一聽到『哥哥』二字,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自從那年離開喬家以後,她再也沒有回去過,就是每年過年,都是請喬勝凱,杜月蘭和喬席兒在外面吃一頓飯過個團圓年。

喬席兒生日的時候,她都是前一天給她慶祝或者是當天能帶她出去玩,自那以後,她沒有再聽到過那個人的消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