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滾!」

許曜黑著臉罵了一句,剛剛的那陣風讓他真的感覺到有些邪乎,而且是在走廊上憑空吹起的風。

「這樣吧,其實我也就只想賺一點小錢而已,你讓我把這些東西帶回去,我就不告訴別人你半夜來到女生宿舍。」

這時反倒是那位猥瑣的男子,笑嘻嘻的將馮樂姍的貼身衣物塞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拿了別人的東西,你居然還能理直氣壯的跟我說話……等我先將502的事情處理好后再去找你。」

許曜直接伸手給了他個爆栗,疼得那位男生差點流出了淚。

隨後許曜緩步的走到了502的門前,隨後手中突然出現了幾道黃符分別貼在門外,並且在虛空中劃下了幾個法陣,很快的就在周圍布下了一個靜音結界。

許曜伸手將502上邊封鎖的木條強行的拆除,「吱呀」一聲就推開了這個房間的門。

剛推開門一股衝天的怨氣就飄然而來,隨即許曜的耳邊開始傳來了一陣陣的慘叫之聲,這股帶著哭腔慘叫聲彷彿要穿透人心一般,直刺他的心扉!

「無論你是何方鬼神,利刃之下,盡數幻滅!八方神佑,冤魂散!」 四下裏一片黑暗。像置身濃墨,我什麼也看不見。

寂靜無聲,這個世界如同虛無。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氣,此時,我根本抑制不住自己的思維,我開始胡思亂想。

現在,我老爸老媽的死因什麼的,壓根兒就沒個着落,矮子的爺爺也許也根本沒到過這個地方。

我們根本就是在玩命!

老子爲什麼要來找死啊!!靠靠靠!

等等…這個狀況下,難道我已經死了?到了陰界?或者地獄?

不,這絕對不可能。我晃了晃腦袋,想把那種想法甩出頭腦,但是我一甩頭,就感覺,頭髮幾乎都能碰到對面的石壁。

爲什麼矮子和居魂都不見了?這裏並沒有任何岔路,如果有,他們肯定會開口告訴我,不然就是矮子和居魂遇到了什麼變故,讓他們沒辦法發出聲音通知我?

那到底是什麼呢?

我努力地想要平復下心情,回想剛剛一路過來的所有細節。肯定有什麼事情被我忽視掉了。

排除他們掉入異次元這種動漫情節,那麼,就是有某種外力,使他們消失了。這種外力,有可能是像在安全出口的時候,我和矮子遇到的鬼打牆,也有可能是什麼東西,直接把他們拉走了。

鬼打牆的話,怎麼會單獨只有我沒有中招呢?

該不會是鬼打牆還有選擇性?

越想越不可能,我在腦子裏迅速斃掉了這種猜測。

那就只有另外一種可能性,有選擇的,那肯定是有意識的東西。

想到這裏,我猛地打了一個寒顫。 總裁的狂野情人 我是三人中間最弱的那一個,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事實如此。如果有什麼東西,連他們倆都對付不了,那麼我肯定也對付不了,根本就不用抵抗了,乾脆跪地等死就可以了。

我已經站在原地不知道多久了,絕對的黑暗中,時間根本無法度量。我已經有過一次這樣的經歷了,心理比那個時候稍微堅強了些,不會那麼容易就崩潰,出現幻視幻聽等情況。

最要命的是,這個時候,站着不動其實更難受,我又往前走了幾步,汗流得像泡了個澡,頭髮黏在額頭上,想扒拉開,手肘卻轉不過來。

我大罵了起來,把我能知道的罵人的話都吼了出來,像這樣沒有對象還可以罵出那麼難聽的話,我還是頭一次。看來,我在這方面,還是很有天賦的。

前面的縫隙更加窄了,不知道是胸口被壓着了,還是真的空氣變得稀薄了,我感覺,呼吸都變得困難了。

農家小福女 這時,空間似乎變成了奢侈品,後腰上的金屬畫筒嗝應得我特別難受,杵着背後生痛。

痛…突然,我腦裏閃出了一個片段,那是我外婆還在的時候。

當時我爬到農家院子旁邊的一棵樹上去掏鳥窩,結果摔了下來,手骨折了,當時我痛得要命,以爲自己要死了。哭着嚷着讓外婆救我。

外婆跟那些溺愛孫子的老人家完全不同,她根本沒有安慰我。

她拿了一塊黑布,蒙上我的眼睛,拿了棉花,堵住了我的耳朵。

幾分種後,她把它們拿了下來。

我還是大吵大鬧,說沒有用,我還是會痛。

外婆則說,痛是好事,只要還能感覺到痛,就證明,你還活着。即使看不到,聽不到,你的感官都無法使用,但是隻有痛,是真實存在的。一個人如果死了,根本感覺不到任何痛苦。

當然,最後我根本聽不進去,還是被送進醫院後,打了石膏,才相信自己不會死。

那個年紀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到了現在我才體會到,外婆的用心良苦。

我心頭一熱,感覺好像沒有那麼絕望了。

我還有呼吸!我還有心跳!我還能感覺到痛,我想知道的事情還沒弄明白,絕不能輕易死掉!

況且青嵐還在呢,我並不是一個人。

想到這裏,我冷靜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

再次仔細回想了一下剛走過來的路,捋了捋思路。

一路過來,確實並沒有轉彎,但是,好像是在慢慢的往上走。

爲了證實這個想法,我使勁摳了摳石壁。

摳了一把青苔下來,溼溼粘粘的,噁心死了,我甚至覺得它們在我手裏扭動。我趕緊張開手,把它們丟掉。

再繼續摳,就是石壁了,令我驚訝的是,這裏的石壁並沒有想象中的堅硬,摳了幾下,就摳出了一大塊石頭。

我舉起手臂,把石塊丟到了地上,側耳聽着,石塊,好像朝我這裏滾了過來。

果然!

那麼沿着這個路,也許真的可以出去。

但是那兩個倒黴傢伙到底去哪裏了?

總不能就這麼憑空消失吧?

等等…我剛纔一直處於一種思考的誤區,把他們兩個歸爲同一種情況。也許並不是,他們很有可能不是在同一時間消失的,消失的方式也有可能是截然不同的。

第一,矮子在我前面,如果有陷阱,矮子掉下去了。那麼我也會掉下去。而且他一聲都沒出,除非是一個翻蓋類的觸發型陷阱。

第二,就是居魂。他在我後面,有任何陷阱,都是我先踩,我先中招。

那他的情況就是另外一碼事了。他好像說過,他來過這個地方。那麼,他很有可能是記憶恢復了。

如果這種猜想成立的話,這裏很有可能有別的通道,他是自己單獨離開的。

豔驚兩朝:眸傾天下 他爲什麼要離開?

我想了想,他確實沒有理由非要跟我們一起行動。矮子說過他有自己的活兒要幹,但是在這種地方,上不着村,下不着地的。能幹什麼呢?

難道是來採青苔的?

還是說,這條路通往的並不是出口。難道,這裏有什麼東西,需要避開的?

想到這裏,我突然心裏涌現出了一種毛瑟瑟的感覺。

我擡頭看了看上面,雖然看不見,但是我還是感覺到上方有東西一直在盯着我看。

猛地,我察覺到了一絲異樣。我小心翼翼地又摳了一點青苔下來,這次,我並沒有把它們扔掉。

我把手掌慢慢撐開,攤平,漸漸地,我能感覺到,它們正在移動…

這種移動非常細微,彷彿是幾十條蜈蚣的腳,正慢慢在手中爬行的感覺。

我頭皮一下就麻了,我立刻把“青苔”前甩了下去,顧不得石壁的摩擦,我開始迅速地向前挪動。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腳下一空,我完全沒有準備,整個人,一下子掉了下去。 許曜手中不斷的拿出了黃符,迅速的就貼在了四周圍的牆邊。

剎那之間周圍的聲音全部都安靜了下來,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而整個房間里也陷入了昏黑和平靜之中。

此刻偷衣物的猥瑣男已經暈倒在了地上,看來他的心智還不成熟,在剛剛的那一刻已經被邪魔侵入心神之中,雖然自己現在已經取驅散了妖魔,但他也一時半會無法醒來。

「這裡確實有一股很強大的怨氣,而且對方似乎用了什麼手法,將怨氣緊緊的聚集在這房間里,讓怨氣無法釋放出來。」

雖然許曜已經看出了這裡有極強的怨氣,但是卻沒有找到所謂的鬼魂。

但是這間宿舍里的怨氣也注意讓人產生輕生的念頭,如果有身體呈陰性的人長期居住在這個地方,性格一定會變得非常的昏暗,每天都會鬱鬱寡歡,如果遇到什麼事情也許會直接產生輕生的念頭。

「這些東西的布局……不對勁……看起來……應該是傳說中的血祭!」

玉真子看了看這房間的布局,最後看出了前後兩個女生死的方式,就和茅山術中的血祭差不多。

茅山術里的血祭,本身是用特定動物的血施加一定的法力,以此用來增強自己的驅邪功能或者法術。

但是這種血祭,如果是以人來作為祭品,以人的血來滋養小鬼的話,小鬼所能夠得到的力量必定會大大增加!

特別是一些心懷怨念的女子,她們的怨念越強鬼魂越開心,再通過特定的儀式進一步的發揮她們的作用,怨念會進一步的加強,這些都是厲鬼所喜歡的東西,都是能夠讓它們變強的營養物。

「在同一個地方死去兩個女生,而且都是同樣都是死在禁術上,都是同樣的自殺而亡……難不成這背後都是有人所為?」

萬古神帝 許曜進一步的觀察了房間里的一些陣法布局,玉真子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血祭之術在茅山派之中是絕對不能對人使用的,因為對人使用並不能得到更多的法力,反而會助長鬼魂的怨氣從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然而聽玉真子說也曾經有人用過這種方式來養小鬼,利用鬼魂來增長自己的實力,或者通過操縱鬼魂進一步的獲得更強的實力。

突然整個房間里再次颳起了邪異的陰風,許曜下意識的伸手在虛空中畫出一個法陣,擋住了這股陰風。

然而這股陰風卻沒有襲向許曜,而是輕輕地繞過他,轉而飛向許曜身後的那位男生。

「遭了!」

許曜沒想到它居然挑弱的下手,迅速的飛出一道黃符,寫著道家符號的黃符貼在了那個邪氣身上,居然發出了一陣燒焦的味道后自行爆炸開來,下一秒這股邪氣居然就卷著那位男子消失在了宿舍走廊。

「沒想到居然連符咒對它都沒有用,居然敢在我的手下撈人……不能讓他逃了!」

許曜看到這邪氣居然光明正大的在自己的手下搶人,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這些符咒可是他用施過法的雞血畫上急急如律令在上邊,一般的鬼魂碰到這個符咒基本上都會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沒想到這股邪氣居然還能夠進行反殺。

許曜沒有多想直接就奪路而去想要追上那一坨鬼魂,再怎麼說也得把那個學生給救下來。

然而到了宿舍樓下時他卻再也沒有看到鬼影,隨後許曜的指尖輕轉戒指,一柄桃木劍出現在了自己的前方。

許曜在虛空中畫了一道符文後,將桃木劍扔到了天空中,落下來時木劍直指南邊。

「南邊?那片桃木林?」

許曜快步的朝著桃木林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等到他走到一半的時候,就看到那一股黑氣正卷著已經陷入昏迷的男生,正在不斷的朝著陣眼的方向逃去。

「給我留下!」

許曜怒斥一聲,腳尖一點整個人如同導彈一般飛快的來到了鬼魂面前。

他拿起赤霄劍手起刀落一劍就將那黑色的前期給斬成了兩段,而那位男生也從半空中摔了下來,倒在了地上卻仍舊昏迷不醒,如果不是發出了呼嚕聲許曜還以為他中邪了。

「那鬼魂似乎是在刻意的把我引來這裡……也不知道到底是有什麼目的……」許曜有些頭疼的看了一眼四周圍,到了半夜這片桃林的邪氣開始變得越來越重。

這時天空中傳來了一陣悶雷滾動,隨後一個聲音高喊著:「滾出此地!離開這裡!」

許曜順著聲音所在的方向拿起了自己的劍,用力的揮砍而出,一道劍氣暴射而出如同一輪新月,許曜揮劍一掃之下半片桃木林就這麼被許曜給砍爆了。

「……我感覺他是在故意引誘我砍樹……」

許曜這一劍下去立刻就後悔了,這桃木林本來就是別人說是用來鎮壓妖魔的大陣,自己這一劍下去少說也砍到了十根桃花。

好在並沒有破壞到主要的陣眼,所以整個封印大陣沒有被破壞,至少許曜覺得還沒有被破壞。

然而那些黑氣漸漸的聚集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影子,這道人影許曜看在眼裡覺得有些熟悉,但是一時又不知道到底是何人,但許曜所明白的是自己一定見過這道黑影的本人。

這道黑影形成人形之後竟然朝著許曜飛沖而來,以極快的速度就來到了許曜的面前,伸手一拳朝著許曜的門面揮出。

「花里胡哨!」

許曜毫不畏懼的以掌對拳,伸出了一隻手抓住了他這來勢洶洶的一拳。

然而一股黑色的力量居然瘋狂的湧入了許曜的手掌之中,這一拳的力量猛然間就增加了無數倍,居然使得許曜連連後退。

「力量好大……還真不是一般的妖怪啊。」

許曜向後退了數十步后穩住了陣腳,並且反手一把抓住了這一股黑氣,右手拿著手中的劍朝著前方的黑氣直接斬殺!

赤霄劍乃帝王之劍,上可斬仙,下可滅鬼,一見之下那鬼魂居然如同受到了重擊一般,發出了慘叫之聲,隨後便化為一陣煙霧朝著遠方逃去。

許曜自然不可能放過他,上前想要繼續的追擊,然而卻聽到自己身後的那位男生傳來了一陣輕微的呼叫聲。

就在許曜遲疑是留下來保護這位男生,還是繼續追擊鬼魂的時候,卻是已經喪失了追擊的最好時間,那道鬼魂已經徹底消失在了桃林深處。

「也罷……明日再做打算。」

看到追擊無望,許曜只能折過身來看向那位男生。 下墜!自由落體的感覺讓我心慌無比。我的手腳在空中亂劃,只想找到一個讓我停下來,或者減速的東西。無論是藤條或者石頭,什麼都可以,但是身邊空無一物。

完了,這次真的要死了。

絕望霎時間佔滿了我整個頭腦。從小到大的各種各樣生活的片段出現在我眼前,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走馬燈?

我心裏涌出大寫的不甘心。

說時遲那時快,我突然感到身下有個柔軟溫暖的“毯子”將我包裹了起來。

“毯子”散發出的香味,我十分熟悉。

不出幾秒鐘,砰一聲,我感到身下一震,瞬間我的身下又一空,“毯子”消失了,我重重砸像了地面。

不用看我也知道,是青嵐再一次救了我。我下意識地伸手去摸,卻沒摸到青嵐的身體,我大喊了一聲,她也沒回答。

又被她救了一次!

我踉蹌地站起身。大口呼吸了兩下,我大致對掉落下來的時間有個概念,這個洞應該並不太深。估摸着也就兩三層樓高,我是側面着地,雖然有青嵐的幫助,但是落地的距離還是有點高,覺得肩膀都要脫臼了,半邊身子都痛。

我心說不要半身不遂就好。

活動了一下肩膀,骨頭髮出喀嚓直想。我搖頭,心說還是要多鍛鍊,要不總是要被女人救,嘆了口氣,撿起地上的畫筒。

奇怪的是,這裏不是絕對的黑暗。我還可以看清自己腳邊的環境。

有光,就證明有出口。

我用力握了握手裏的畫筒,試着冷靜下來,把自己的恐懼壓制到最小。

一個人在死亡的威脅面前,很容易丟失自己的目標,只想着保住小命就可以了。

青嵐沒有說話,她只是用行動告訴我,不用擔心。

我在心裏對青嵐道謝,又再次試圖分析了現在的情況:外婆把她的款字和謎語留給我,肯定是有原因的,她知道我一定會來到這裏。

我也更加確信,老爸老媽的死,跟這裏發生的事,多多少少,會有聯繫。

不管怎樣,這條路,老子走定了。

我把畫筒小心翼翼地收回到後腰,接着環顧了一下四周。這裏是一個圓形洞底,很像一個井底,空間不算大。

穿越成女神農 我想沿着洞壁爬上去。但是試了幾次,洞壁長滿了青苔,太滑,根本沒有着力點,最多爬個幾十釐米,就會掉下來。

我拍了拍手上的青苔,放棄了這條路。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腳底有一絲異樣,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我踩碎了,發出卡擦一聲脆響。

在這個寂靜的環境裏,尤爲刺耳。

我向後退了一步,輕輕挪開腳,低頭一看,地上有很多的硬殼。

一部分,已經被我踩成了碎渣。

蹲下來,撿起了一個看似完成的殼,舉到眼前,仔細端詳起來。

這些殼都是空的,從中間分開兩瓣兒,呈棕色半透明,像極了板栗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