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為什麼不能輸一個億?」何芷柔心虛說。

顧銘僥有興緻的問:「那你說說,思雨怎麼輸給你一個億的。」

何芷柔說:「我們玩得大,思雨今天運氣不好,剛還一炮三響,就輸給我了一個億。」

「多大?」

「一百萬起,八百萬封頂。」

顧銘:「……」

這何止是大,簡直壕無人性。

只是,這可能嗎?

他覺得不可能。

秦思雨多麼持家有道的一個女人,借她表哥幾百萬創業都要斟酌再三,怎麼可能賭這麼大嘛。

一百塊不能再多了,一百萬,其中定有陰謀。

「思雨,芷柔她說的都是真的?」顧銘問秦思雨。

「真的。」

秦思雨低頭說,不好意思面對顧銘。

何芷柔說:「顧銘,現在你相信了吧!快把你老婆輸的錢給我們。」

「對,必須給我們,一分錢都不能少。」劉羽欣緊跟著表態說。

馮妍最後說:「打麻將嘛,玩錢才有樂趣,要是輸了不給錢,那就沒有意思了,顧銘你說是吧!!」

顧銘:「……」 他當然知道打麻將玩錢才有意思,只是,這錢不能輸得這麼不明不白,也不能掏的這麼乾脆,那樣他就成冤大頭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四女明知他今晚回來,不洗白白在床上等他,反而在這裡玩麻將,還玩得那麼大,輸贏上億,他猜這裡面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陰謀。

「會是什麼呢?」

顧銘產生了一絲好奇。

沒問,他知道他問了也沒有人會告訴他,不自討沒趣。

他猜,猜這個陰謀可能跟幾女經營公司的困境有關,所以才用這種辦法找他要錢。

那麼,究竟是不是呢?

這個難不到他。

凝神靜氣,慧眼開啟。

瞬間,幾個女人的曼妙身姿出現在他眼前,當真是要多誘人有多誘人。

這能忍?

顧銘表示忍不了啊!當時就產生了強烈的生理反應。

這些,瞞不過她們的目光,因為此刻,四個女人的目光都在顧銘身上。

對此,她們十分無語。

要債呢,想啥去了?心思至於這麼跳脫嗎?她們不約而同賞給顧銘一道白眼,一臉的瞧不起。

同時,何芷柔還打趣說:「思雨,顧銘這是想你了啊!可惜,不給錢,想只有白想。」

「就是!!」

劉羽欣深以為然的說:「不給錢,別想走,更別說回屋去嗨皮,憋死某些人。」

顧銘:「……」

他不會憋死,他已經找到答案了。

跟他猜測的一樣,幾個女人經營的化妝品公司出現了困難,她們今晚上的舉動,就是找他要錢的。

至於為什麼不直接要,而是通過這種方式……

不是因為不好意思開口,也不是因為怕他不給,而是因為何芷柔不想輸,想要贏。

這能行?

顯然,這不行。

沒得說,顧銘立馬拆穿道:「公司資金周轉出困難了?」

「沒有!!」

何芷柔矢口否認,俏臉卻是忍不住一紅,因為顧銘猜對了。

她由記得前段時間她的豪言壯語,哪敢想,一個月不到,她就把公司經營成那樣。

丟人不?

她無地自容,才不想承認這種事情呢。

何芷柔覺得這是她的鍋,其實這也的確是她的鍋,但是秦思雨和劉羽欣不這樣想,覺得出現這種事情,她們也有責任。

她們同樣尷尬。

唯有馮妍,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完全出於朋友之義。

「還說沒有?死鴨子嘴硬?」

顧銘笑了,嘲笑說:「芷柔大美女,你覺得這能瞞過我的火眼金睛?」

何芷柔不說話。

顧銘接著說:「說吧!需要多少錢,我投給你們,無需用這種辦法來要錢,多麻煩。」

「呵呵!!」

何芷柔發出譏笑聲。

顧銘確實願意給錢,可是她收了顧銘的錢,那就意味著她跟顧銘的賭約她輸了。

輸了,後果非常嚴重,她才不想吃那噁心的東西呢,讓它進去,已經是她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可是,顧銘偏偏就想讓她吃,端得喪心病狂。

所以,她不能輸,必須贏,而她想贏,只有這個辦法,贏錢。

她知道,這事大概率瞞不過顧銘,只是沒有想到,顧銘一下子就猜到了。

有些意外,暗道顧銘神運算元名頭不是白叫的,算啥都准得一塌糊塗。

但是,她不慌。

有些事情,只要她們不承認,任顧銘算得再准,都是白搭。

她一口咬定道:「顧銘,別在哪裡瞎說,我公司運營的好著呢,才不需要你投錢進來。」

「現在,我只想把我贏的錢拿回來、不枉我辛苦打那麼久的牌而已。」

「還不承認?」

「沒有的事情我怎麼承認?」

何芷柔瞧不起說:「顧銘,想賴賬,明說,何必在那裡亂嚼舌頭,污衊我們。」

顧銘臉黑,何芷柔這是顛倒黑白。

同時,也是在潑他髒水,他至於因為這麼一點錢幹這種事情嗎?

好過份!!

顧銘覺得,沒有比這更過份的了。

但何芷柔覺得這樣還不夠過份,還威脅說:「顧銘,你知道賴賬的後果是什麼嗎?」

「什麼?」顧銘好奇問。

「你猜!!」

何芷柔賣起關子,給了顧銘一個你懂的眼神。

顧銘懂了,這是告訴他,賴賬以後別碰她,她不跟他玩了。

這好喪心病狂,要翻天的節奏。

顧銘想收拾何芷柔,這個時候,何芷柔的好姐妹站了出來,力挺何芷柔。

最先站出來的是劉羽欣,表達了同樣的意思。

其次是馮妍,意思一樣。

最後,就是秦思雨了。

不一樣,秦思雨壓根不知道她的三位好閨蜜拿什麼威脅顧銘,只是隱隱覺得,不是什麼好事情。

沒問。

難得糊塗。

腹黑甜妻纏上身 有些事情太過較真不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友誼才能天長地久。

她出聲幫忙,勸說道:「顧銘,要不就把錢給她們吧!以後我會連本帶利把錢贏回來的。」

秦思雨想,顧銘一定聽得懂她話語中潛在的意思。

腹黑孃親:拐個王爺好暖牀 顧銘聽懂了,秦思雨這是告訴他,這筆錢不是白給的,這是暫時借給何芷柔應急,等到何芷柔渡過難關,這筆錢又會通過打麻將的方式回來,還有利息。

顯然,這才是秦思雨答應一起坑顧銘的真正原因,如果錢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的那種,打死她也不會幹這種事。

「不錯!!」

對此,顧銘很滿意。

只是,滿意歸滿意,他卻是無法答應。

他要贏,也只有贏,才能治好何芷柔的潔癖,豈能在最後關頭放過何芷柔。

當然,賴賬這種事情他也不會做,要讓何芷柔輸得心服口服。

顧銘說:「放心,我不會賴賬,思雨輸給你們多少,我都認,不過……」

聽到前半句,幾個女人很開心,感覺今晚她們沒有白忙活。

但是,當顧銘說到不過二字的時候,她們的心瞬間提了起來。

「不過什麼?」何芷柔緊張問,預感顧銘又想使什麼花招。

顧銘沒有賣關子,直說道:「不過需要你們答應我一個要求才行。」

「什麼要求?」何芷柔問。

「陪我玩一局。」

「打麻將?」

「骰子吧!打麻將太浪費時間了。」

「這……」

何芷柔把目光投向劉羽欣和馮妍二女,徵求她們的意見。

「其實,我們三個可以跟你玩點別的遊戲的。」劉羽欣突然說,同時,拋給顧銘一個你懂的眼神。

這顧銘也懂了,這是告訴他,錢到位,她、何芷柔、馮妍三個,不介意跟他床上玩一局。

咕嚕!

顧銘忍不住咽口水。

這個提議,他貌似無法拒絕啊!! 咋整?

一邊是治好何芷柔的潔癖,一邊是體驗一挑三的樂趣,都是讓他想要的東西,讓他好難取捨。

顧銘陷入兩難的選擇當中,貪心說:「玩別的遊戲也不是不可,就是……」

「就是什麼?」劉羽欣問。

「就是能加點彩頭嗎?比如我贏了,不用還錢那種。」顧銘說。

「呵呵!!」

劉羽欣發出譏笑聲,顧銘這要不要想得太美?

此刻,她只有兩個字送給顧銘,「做夢。」

何芷柔不知道,馮妍也不知道,這裡,只有劉羽欣一個人知道,顧銘同時跟她們四個女人上過床。

她們聽到顧銘這樣說,理所當然道:「玩遊戲嘛,肯定得有賭注,沒有賭注,那多沒有意思。」

「沒錯,我贊同芷柔的觀點。」馮妍贊同說。

「你們……」

劉羽欣趕緊把何芷柔和馮妍拉到一旁,確定秦思雨聽不到她的話以後,她才輕聲說:「我剛才說的遊戲是我們一起跟顧銘上床,讓他享受一次三飛的樂趣,然後心甘情願的把錢給我們,不是真的要跟他玩什麼遊戲。」

「什麼?」

何芷柔驚呆了,目瞪口呆的看著劉羽欣。

她覺得,劉羽欣這樣做都是為了她,為了幫她贏。

感動不?

她感動壞了,這才是好閨蜜嘛!為了她,連陪別的男人上床這種事情都幹得出來。

但是,感動過後,她卻是馬上搖頭拒絕說:「不行,我不能因為我的事情,讓你們去陪顧銘上床,那樣就算我贏了顧銘,我的良心也會不安的。」

「這有啥?又不是沒有跟顧銘上過床。」劉羽欣嘟囔道。

「你們……」

何芷柔震驚萬分的看著馮妍和劉羽欣。

劉羽欣承認道:「沒錯,我們跟顧銘上過床,還一起上過。」

「為什麼?」何芷柔難以接受的說。

她跟顧銘上床,干對不起秦思雨的事情,那是有原因的,如果有可能,寧願一切都沒有發生過,而不是如現在這般,長期跟顧銘保持不正當關係,受顧銘欺負。

劉羽欣苦笑說:「這個說來話長,以後我們慢慢給你說吧!!」

馮妍插話說:「雨欣,我們跟顧銘上床就行了,沒有必要叫上芷柔,白白便宜顧銘。」

何芷柔低著頭,不好意思說:「我也跟顧銘上過。」

馮妍:「……」

合著一屋子四個女人都是顧銘的菜啊!!

幸福的男人,讓人羨慕,搞得下輩子他們也想變男人,擁有如此多的漂亮女人。

可惜,這隻能想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