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燕總如果喜歡,回去的時候就多帶點,我這裡別的沒有,這東西多的是!」

「我介紹一下,這是我們馬坡鄉的蘇鄉長。」寧成給兩人做了介紹,燕朝明眼前一亮,想不到這窮鄉僻壤,還有這樣絕色的女鄉長。

「感謝燕總對我們工作的支持,有什麼需要的,您儘管開口,我們全力以赴!」蘇青青面對省城富商也是毫不怯場,燕朝明不禁暗暗點頭。

「既然蘇鄉長是寧神醫的朋友,那就什麼也不用客氣了,你們辦事我放心!」

「寧神醫,這種美味,應該大力推廣啊,你有沒有想過,在省城開一家蔬菜專營店?」

聽了這話,寧成與蘇青青對視一笑說道:「有這個考慮,這兩天在省城我也看了看超市的那些有機蔬菜,下一步準備試一試!」

這時於雲發話了:「那些有機菜我也常吃,味道確實比一般的菜好一些。但是跟你這個比起來,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我敢保證,這些魚蝦還有蔬菜一旦進入省城的市場,將會是一場軒然大波,引起巨大的轟動!」

寧成點點頭:「我包了一百多畝地打算種菜,等秋後就可以大量上市。」

燕朝明道:「省城幾個大的蔬菜超市,大多是由孫家一派的人在把持著,到時候免不了又有一些利益衝突。寧成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全力支持!」

想起孫家,燕朝明還是掩不住的火氣。

那兩個在大街上跟蹤燕雪的小子,查來查去,最後的目標不是別人,正是孫家公子孫修文。

就在燕朝明想上門討個說法的時候,這兩個人卻像是突然蒸發掉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讓燕朝明更加堅定了與梁家,還有寧成站在一起的想法。他也終於明白,自己沒辦法獨善其身。

晚上燕朝明一家還是回到了縣城住宿,村裡條件實在太差。

縣城山江飯店裡,胡山和胡江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都是怒氣沖沖。

「媽的,寧成這小子是成心跟咱們做對啊,我這就派人去滅了他全家!」胡江站起來惡狠狠地說道。

「滅人家全家?你想的輕巧,寧成現在已經不是那個軟柿子了!唉,想不到我胡山囂張一世,卻栽在一個毛頭小子手裡!」胡山長嘆一聲說道。

胡江十分不甘心地問道:「那怎麼辦,就這麼看著他把咱們的五十萬弄到手?這不是白白便宜他嗎?」

我的美女上司 「那錢是不可能要回來了,不過他寧成也別想著花。」胡山冷哼一聲:「這個事就別提了,翻過去。咱們還是琢磨著水庫的事,這回孫少明確發話了,水庫必須拿到手,而且要把寧成的魚塘全部收回來!哼哼,沒了魚塘,我看你寧成還怎麼得瑟!汪四海不是牛么,沒了寧成的魚,客人還會上你的門?哈哈哈哈!」

想起孫修文派人傳的話,胡山臉上露出獰笑。

寧成啊寧成,你怎麼又惹上了孫少?

你以為孫少是那麼好脾氣的人嗎,人家家大勢大,一根腿毛都能比你的腰粗,弄死你一個小小的寧成,還不跟弄死一隻螞蟻一樣輕鬆?

「蘇姐,那水庫是怎麼回事,我聽說要公開承包,還要把我家的魚塘全部收回去?我的魚塘是去年剛剛承包的,合同還在手裡呢。」寧成有些不解地問道。

蘇青青點頭:「這事我也聽說了,好像是縣裡的決定,要搞什麼旅遊開發。具體的不太清楚,我回頭找人打聽一下,儘快給你回話。」

好幾天沒在魚塘小屋睡覺了,寧成還有些懷念。

重新躺在小屋的床上,聞著上面依稀的香氣,寧成打開手機,給沈芳發了一條消息。

「沈姐,我回村了,明天去看你!」

沒幾秒,手機響了。

「小壞蛋,姐也想你……」

想著沈芳的美麗容顏,寧成感覺有些石了。

這時候手機上突然出現一條報警通知,監控顯示,有幾個人正在向魚塘靠近。

「什麼情況?剛回來就有人鬧事?」寧成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隨手拉滅了電燈。

魚塘外面的路上,四個人影快速地奔跑過來。

「地方沒錯吧,那小子就住這兒?」其中一個黑影問道。

「沒錯了,柳樹村,魚塘。大家聽好了,這回的目標是寧成手裡的魚塘承包合同。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把合同拿到手然後銷毀,都聽清楚沒有?」

「知道了,對付一個農村小子,還用得著咱們省城四虎出馬?孫少也太給這小子面子了吧?」又一個黑影滿不在乎地哼道。

「孫少說了,這小子身手不錯,不可大意,麻醉針準備好了沒? 豪門弟弟惹人憐 上!」

說著,四個人互相對視一眼,朝著小屋這邊走來。

屋子的燈是黑的,所以他們認為寧成現在已經睡熟了。

正當其中一個小子上前,掏出一根鐵絲,打算弄開門鎖進去的時候。「唰」的一下,四周燈光大亮,幾個人的身影頓時清清楚楚地出現在地上。

「你們是什麼人?到這裡來幹什麼?」寧成拉開門走出來,看著四個身材彪悍的傢伙,眉頭一皺。 看著寧成突然從屋子裡竄出來,「省城四虎」嚇了一跳,不過又很快地鎮定下來。

對方只是一個身材單薄、弱不經風的小夥子,自己這面可是四個人呢,怕什麼?

「寧成?」帶頭的大虎上下打量著寧成,臉上露出輕蔑的微笑。

「我是,你們是誰,為什麼三更半夜的跑到這裡?」寧成看著四個人虎視眈眈的模樣,暗暗捏了一下拳頭。

「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寧成!識相點,把合同交出來,哥幾個或許會大發慈悲,饒過你的小命,放你一條生路!」大虎洋洋得意地哼道。

寧成愣了一下:「什麼合同?」

二虎不樂意了:「裝什麼裝,魚塘的承包合同,趕緊的拿出來,省的老子費事!」

「魚塘的合同?誰派你們來的,是胡山還是胡江,他為什麼不敢自己來取,還要找你們這幫鼠輩前來幫忙?」寧成眼神一厲。

「小子你特么的別不識抬舉,老子這雙拳頭可不是吃素的!」

「這小子細皮嫩肉的,倒像是個娘們,老三,一會他就交給你了,給這小子開個後門!」

「哈哈,這主意好,說好了啊,一會都別打他的臉,老子還要用呢!」

幾個小子你一言我一語,彷彿把寧成當成了隨時待宰的羔羊。

寧成心中頓時跟明鏡一樣,這肯定是胡山出的鬼主意,想把自己的合同弄到手,然後收回魚塘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只是這幾個貨色,也配?

「就來了你們四個,還有別人沒?」寧成想到家裡的老媽老爸,拿出手機點開監控看了看,院子里靜悄悄的平安無事。那隻大黑狗威風凜凜地在院中來回走動,像是一位大將軍一樣。

「對付你這個小雜碎,我們四個足夠了!」大虎心裡有些不屑。

省城四虎威名在外,卻被胡山支使來幹這種事情,在他看來,實在是大為屈才。

高射炮打蚊子,殺雞用牛刀啊!

不過這是孫少的意思,大虎也不好說的太多。

寧成呵呵笑了:「那我就放心了。你們是一塊上呢,還是一個個把臉伸過來挨巴掌?放心,不疼!」

「小子你找死!」四虎最是年輕,脾氣最為暴躁,揮著斗大的拳頭就上去了。

拳拳生風,不停地往寧成的身上打去。

寧成眼睛一眯,一隻手飛快地伸出來,晃過四虎的兩隻拳頭,重重地拍在這小子的胖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四虎臉上頓時出現一個鮮紅的巴掌印子。他捂著臉怒視著寧成,一縷血絲沿著嘴角流出來,嘴一張,兩顆牙掉落在地上,滾了兩滾跑到燈光照不到的地方了。

「我靠,你敢打我!」四虎發狠地吐了一口血沫子,繼續沖了上去。

「一塊兒上!」二虎三虎對視一眼,一邊一個,左右夾擊寧成。

省城四虎,並不是親兄弟,而是道上四個臭味相投的傢伙,拜了把子。這幾年仗著手是有些真功夫,橫行霸道,幹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

偏偏有關部門對他們恨在骨頭裡,卻是沒有辦法。因為這四個傢伙頭頂上,有一頂姓孫的大傘,在給他們擋風遮雨。

大虎站在一邊,看著寧成在自己三個兄弟的攻擊下步步後退,臉上泛起冷笑。

孫少把他說的神乎其神,其實也不過如此。

但下一刻,他的眼睛又突然瞪的老大。

只見寧成嘴角噙著冷笑,突然欺身衝進三人中間。三虎來不及躲閃,被寧成一手抓住脖領子,一手抓在腰間,高高舉了起來。

「你幹什麼,放下他!」二虎和四虎投鼠忌器,不敢再上前,圍著寧成不住地咒罵。

寧成冷笑一聲:「天熱,讓你涼快一下!」

一胎三寶:爹地,你拐錯媽咪了! 說著,兩臂一用力,三虎的身體在夜色中劃出一條弧線,重重地跌進旁邊的魚塘里,濺起高高的水花。

魚塘水並不是很深,一米左右,但是底部濕滑,三虎這小子猝不及防間被寧成扔到水時,頭昏腦脹,拚命的掙扎,卻是喝了幾大口水,這才搖晃著站了起來。

「小子你混蛋!」二虎和四虎勃然大怒,掄著拳頭就朝寧成衝上來。寧成眼神一凜,兩條腿連環踢出,撲通撲通兩聲,魚塘里又多了兩個濕淋淋的人影。

大虎眼神一動,右手一抬,隱藏在手心裡的麻醉槍剛要發射,卻只聽耳邊一聲尖厲的「嘎嘎」聲音響起,一隻通體雪白的大鵝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他的身前。

「什麼鬼?」大虎剛一愣神。大白鵝已經豎起長長的脖子,扁扁的嘴巴飛快地伸出來,朝著大虎的小兄弟啄了過去。

「啊!」大虎慘叫一聲,感覺自己的小弟像是被火燙了一樣,火燒火燎地難受。

大白鵝一夾得嘴,興奮之極,扇著兩隻翅膀就朝大虎追了過去,大嘴不停地在他的身上招呼。

白鵝這種動物,性子十分兇猛,遇上人就不鬆口,在農村裡是可以當做看家狗來養的。大虎今天命好,遇上大白鵝在寧家的首秀,一時被啄的慘叫連連,不敢回頭。

尤其是白鵝經過神水的飼養,體格更為健壯,腦筋似乎也靈活了幾分。大嘴張開嘎嘎叫著,一個勁地沖著大虎身上肉多的地方招呼。

那三個小子本來正要從魚塘里爬上來,但是看見眼前這一幕,想想大白鵝的扁嘴夾在自己屁股上的感覺,都不由的身子一個哆嗦。頓時乖乖地蹲在魚塘的水裡,只露出一個腦袋,不敢再動彈了。

「走開,你這隻傻白鵝,老跟著老子幹什麼!」

「哎,哎,我的屁股!」

大虎被白鵝追的在魚塘邊上不停地轉著圈兒,不大一會兒就大汗淋漓,喘起了粗氣。

他倒是想回身和白鵝較量一番,可實在不是人家的對手。白鵝兩隻翅膀就跟飛機的螺旋槳一樣,乎乎帶風,兩隻大腳蹬一下生疼,更別說那張嘴了,啄在身上就是一片紅印子。

更惡劣的是,這白鵝的嘴還會擰。咬在人身上,然後拚命地左右搖晃,那一塊肉簡直要生生的扯下來。

這是成了精了啊! 一向在人前威風凜凜的省城首虎,卻在這個小農村裡,被一隻大白鵝追的不敢回頭,大虎心裡那個窩囊啊,就別提了。

他多次想返回身來,用手裡的麻醉槍給這隻可惡兇狠的扁毛畜牲來一下子。可還沒等大虎瞄準呢,白鵝長長的脖子就飛快地伸過來了。

「啪!」大虎肚子上又是一陣巨痛。這傢伙的攻擊力可不是吹的,那張嘴跟一個小夾子似的,一旦夾上了,就死不放嘴,直到大虎慘叫連連為止。

於是大虎就又接著跑,白鵝接著追。一人一鵝在魚塘周圍不停地畫著圈圈,看起來十分的滑稽。

但是這一幕看在水裡三個人眼裡,卻沒那麼好笑了,他們都愣愣地蹲在那裡,時不時地縮一下腦袋,生怕這白鵝會中途轉身,沖自己頭上來那麼一下子。

五分鐘后,大虎再也跑不動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雙手抱著頭大叫道:「寧成,快讓你的白鵝走開,老子不跑了,咬死我也不跑了!」

實在是丟人啊,堂堂一個大老爺們,竟然敗在一隻白鵝的嘴下!

大虎有心站起來和白鵝決鬥一場,可看著近在咫尺的那隻扁嘴,又低下了頭。

而且他的麻醉槍也掉在了地上,手裡根本沒有了武器,根本不是白鵝的對手。

雖然空有一身功夫,但對上這隻白鵝,大虎絲毫沒有勝算啊。

白鵝底盤底,專挑下三道招呼,防不及防啊。

而且要是急眼了,白鵝還會蹦起老高,拿大翅膀拍人。這一下子要是拍實了,半邊臉都得麻木。

更不用說兩隻肥厚的大腳了,跟兩隻小鏟子一樣,蹬一下子就是個血印子。

可以說這大白鵝就是一個移動小堡壘啊,大虎咬牙切齒,卻也沒有辦法。

寧成笑呵呵地走過來,指了指水裡面的三個人:「你們趕緊上來,我魚塘里還有魚呢,嚇著它們怎麼辦?」

其餘三虎心裡暗罵,合著我們這待遇還不如一條魚?你這還講不講道理?

但是現在明顯不是講道理的時候,大白鵝還在一邊鵝視耽耽,寧成還在冷笑著看著他們。

「說吧,是不是胡山派你們來的?」寧成居高臨下看著四個蹲在地上,雙腳被皮帶和鞋帶綁住的傢伙,冷聲問道。

「栽在你手裡,哥幾個認命!但是別的事情,你別想從我們口中問出來,違背道義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做的!」

大虎脖子一梗,瓮聲瓮氣地說道。

事已至此,任務算是徹底失敗了。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寧成也不會真的殺了自己。

「骨頭還挺硬……」

寧成也不啰嗦,拖著大虎進了小屋,然後重重地把門關上。

「大白看著他們,誰要敢動,咬他。。。。!」

聽了這話,其餘三個人雙腿。。一涼,趕緊縮了縮身子。

同時看著小屋裡的燈光,腦袋裡浮現出一些不可描述的畫面。

老大啊,這回就辛苦你啦。

奉獻出你的菊花,換了兄弟們的平安,也值了。

不過這叫寧成的小白臉,還喜歡這個調調,沒想到啊沒想到!

可憐的大哥,今天就要成為別人的玩物了,想想就刺激!

「你要幹什麼,我告訴你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別胡來!」

小屋裡昏暗的燈光下,大虎看著寧成手裡閃著寒光的麻醉針頭,臉色一變,身子拚命地往後退著,抵到了牆角。

「你說我要幹什麼,按你的預想,要是不出意外的話,現在我是不是應該挨這一針了?」

寧成晃了晃針頭,上前一步,扎進了大虎的腿上。

大虎疼的尖叫一聲,眼睛里射出怨毒的神色,哼道:「沒用,你別想從我嘴裡得到什麼消息!」

「是么,那倒要試試看嘍!」寧成好整以暇地坐在床邊上,打開了手機的錄像功能。

藥液進入體內,大虎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輕鬆了起來。

眼前的事物有些模糊,閃著白光,看不分明。

腦子裡一片空白,那種滋味十分美妙。

「誰讓你來柳樹村的?」一個聲音彷彿從遙遠的天邊響起來,飄渺的不著邊際,卻帶著一種魔力。

「孫修文,省城孫家的大公子,大家都叫他孫少,我也這麼叫!不就是有兩個臭錢么,神氣什麼,還敢罵老子。總有一天,老子要捏爆他的蛋蛋!」

想起孫修文在自己面前頤指氣使的模樣,大虎心裡有些不痛快,一句話脫口而出。

「孫修文讓你們來幹什麼?下農村玩?」

「這破地方有什麼好玩的,連個像樣的妞都沒有。孫修文讓我們到這來找一個叫寧成的小子,拿回他手裡的魚塘承包合同。孫少說了,他要包下柳樹村這個大水庫搞開發,順便把寧成的魚塘搞黃,最好是讓這小子徹底破產!哈哈哈哈!」

「寧成要是不給合同呢?」

「不給?那就別怪我們省城四虎不客氣了,聽說這小子身手不錯,但孫修文早有準備,給了我們一把麻醉槍,還有超級厲害的迷幻藥。扎了這種葯,什麼實話都會說的!」

「為了對付寧成,孫修文給了你們多少錢?」

「五十萬,都打進我的卡裡面了,賬號是XXXXXX。孫少說了,要是寧成不配合的話,就打斷他的兩條腿和兩隻手,扔進水庫里餵魚!哼哼,一個鄉下小子,還用得著老子親自出馬?孫少真是看得起這個寧成。不過為了這筆錢,老子也就捏著鼻子答應了。」

「不是說只要合同嗎,怎麼還要人家的命?」

「哼哼,合同也要,命也要,孫少實在是恨死這個寧成了,巴不得他早點死呢!」

大虎眼神空洞,一古腦地把心裡的話全部說了出來。

寧成微微咋舌,這葯勁兒,還真大啊。

「孫修文,是你自己找上門來的,這可怪不得我了!」

幾分鐘后,寧成拖著昏睡過去的大虎推門走了出來。

「你們可以走了!」他對其它三個傢伙冷聲說道:「不過我勸你們,最好乖乖地聽我的話!」 二三四虎看著沉睡不醒的帶頭大哥,心裡有些發慌。

小子你究竟對我大哥做了什麼,為什麼他現在一動不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