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神使?還是神將?」

「妖族第八聯軍司令官神將虎震天。」

擲地有聲的話語沒有嚇到陳青,而是輕飄飄的開了口,「神將啊!有點難辦了!」

話音一落,數百惡鬼在分開的黑霧邊緣露出猙獰的面孔,就當這神將以為陳青叫來幫手要圍攻自己時,陳青已經揮刀衝上。

「吼……」

「轟隆……」

一隻黑色巨虎突然出現在陳青面前,接著張嘴就發出神力攻擊,正好打在陳青身上,直接將陳青打進了星屠黑霧裡。當黑色巨虎調轉方向要撲向那些惡鬼時,卻發現它們根本就沒攻擊的意思,還對它品頭論足,虎震天立刻阻止了神力巨虎對那些惡鬼發動進攻,已經看出這些惡鬼實力都不俗,一擁而上自己必死無疑。

「嗷嗚……」

齊聲的狼嘯傳來,三匹神駿的野狼從黑霧裡衝出,如今魂力野狼也進化成了審理野狼,幽藍色的外表還鑲嵌著金色條紋,一隻野狼立刻被黑色巨虎撲倒,卻成功吸引了黑色巨虎的注意力,其餘兩隻野狼一隻跳到了巨虎背上開始大口撕咬,另外一隻則是繞到後方開始下嘴。

眼看黑色巨虎就要被分屍,虎震天剛想幫忙,黑霧傳來波動,陳青揮刀就沖了出來。

「咣當……」

長戟架住了滅魂刀,可陳青速度很快剛一接觸就換了位置,滅魂刀連續劈出。

「叮噹……叮噹……」


兵器的撞擊聲連續不斷,虎震天不愧是戰鬥經驗豐富的神將,陳青得不到一點便宜。

星屠黑霧中傳來的慘叫越來越密集,還飄來濃濃的血腥味,虎震天心中焦急,再也不想跟陳青糾纏,立刻爆出神力。

「轟隆……」

陳青又被打飛了!

「耍賴拼神力是吧?那你死吧……」

從黑屋裡傳來的話音未落,虎震天發現自己動不了啦,一個佝僂的身影突然出現拎著他的脖子就鑽入地下,直接扔進了一座塔形建築里。裡面竟然還有不少神靈存在,立刻有神靈將他帶進了陳青神國之內,硬是打開了虎震天的神國大門,當生命樹的藤蔓深入神國大門,虎震天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一切都完了,就不該踏上人類的土地!

一個神將而已,若不是陳青想活動下筋骨,連插曲都算不上。此次利用星屠殺敵,不是為了看重殺敵數量,而是試探各方反應。

百里之外的人類部隊也看到了那瀰漫的黑霧,更是看到了從黑霧裡爆出的衝天神力,那無數人組成的哀嚎之聲百裡外都能聽到,讓人不寒而慄。離得近的斥候們更看到了天空的一位妖族偽神愣是被一條不滿銘文的黑色鎖鏈愣是拉近了黑霧裡再也沒有出現。還好的是黑霧沒有蔓延開來,讓人類們放下了提起來的心。

幽冥神使就像聞到腐屍的禿鷲,哪裡有死亡哪裡就有他們的身影,當天空傳來吸魂漩渦,缺一個靈魂都沒能吸走,漩渦里傳來一聲長長的嘆息聲,並沒有派下神使前來查看。

陳青透過黑霧看到了吸魂漩渦消失,也聽到了那聲嘆息,嘴角不由得露出嘲諷的笑容。三族大戰,無數人死去,其他神族能有什麼好處不知道,可幽冥神系好處最大,靈魂對他們就意味著補品,天空和大地神族組合成的聯盟肯定會制衡幽冥系。看來已經達成協議,幽冥神使不許再到下界收集靈魂。這種情況出現,對陳青來說才是最大的好消息。

星屠黑霧整整籠罩了軍營三天時間,當第四天天亮時分,陳青收起了星屠黑霧消失不見。 星際之全能進化 ,立刻倒吸一口涼氣,他們看到的是一副屍橫遍野的恐怖景象,鮮血都浸濕了大地,血腥氣瀰漫,數十公裡外都能聞到。

接著他們心中就是狂喜,自己部隊的對手被消滅,意味著他們大勝后無一傷亡,立刻趕回去報信。當消息散播開來,人類部隊爆出衝天的歡呼聲。

人類大軍的中軍大帳里,最高統帥沖著一個臉上紋著狼圖騰的男子就跪倒在地,欣喜的話語從嘴裡冒出。

「我服了,指揮權這就轉交給你。」

被跪拜的男子正是野狼軍團軍團長杜洛,所有軍團的人都在臉上紋了狼圖騰已變表明身份,他們是陳青手下最為兇悍的部隊。

扶起對方,杜洛淡淡的笑了,自己主子的強悍,豈是一個部隊統帥能夠明白的,還敢跟自己打賭,這不把職位自己往外推嗎。輕易得到了一支千萬大軍的指揮權,杜洛也豪氣頓生,立刻派兵去那屍山血海中打掃戰場,恐怖的場面深深的震撼了所有人,包括杜洛自己。主子簡直越來越兇惡了!

此時的陳青已經來到齊鵬當初所在的山寨,看著被削平的山頭和焚毀的森林,他的眼中冒出凶光。

「主子,打聽清楚了。對周邊動手的正是妖族第八聯軍,他們沒有留下活口的習慣,所以……」

一個妖神早就在這等待,一見到陳青就稟告出聲,還送上了齊鵬的那座分身塔,看著手裡縮小的分身塔,陳青眼眶濕潤,接著牙齒咬得咯嘣嘣直響,將其拋到地面快速變大。

為了防止被其他人看到,妖神躲進塔內,一個情報人員邁步從塔里又走了出來,遞給陳青一份情報,陳青看完后一把就將情報化成了飛灰。

情報是秩序神族的奴僕們想辦法送下來的,他們告知了陳青三族大戰的本質,這是一場幽冥神系和兩外兩個神系的一場賭局而已,關乎到一支神族派系加入哪方陣營。人類勝了就加入幽冥神系陣營,敗了就加入天空和大地神系的聯盟。

竟然拿人類整個種族的生死存亡來進行打賭,可見人類在神族眼中猶如螻蟻一般,死絕了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主母已經將此事暗中昭告天下,讓人們知道神族的真面目。可效果似乎不大,幾個還在內鬥的帝國還是沒有停戰的意思,一些強者已經聯合起來去壓制。還有就是,人類世界另一邊緣的無盡海也出事了,一個叫海族的種族突然出現,也對人類世界發動了進攻。很多島嶼國家已經被滅,無數海族部隊正沿著河道向大陸挺進。由於離著鬱金香帝國不算太遠,狂神門已經向鬱金香帝國增派了援軍,第七脈的弟子先頭部隊已經開拔。」 「海族?」

陳青這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種族的名字,聽他很是疑惑,送情報的人趕緊解釋。

「我們查了一下上古的資料,這才找到一些海族的模糊記載,他們生活在無盡海的深海之中,以前很少路面,跟路地種族秋毫無犯。這次竟然主動進攻,應該是天空和大地神系搞的鬼,而且水系神族也投靠了他們。」

陳青的眉頭一皺,「你的意思是,天空和大地神系的聯盟,坑了一把幽暗神系,順便把人類害的死傷慘重。」

對於他這次的問話,情報人員回答的很肯定,「沒錯,因為抵抗軍傳來消息,幽暗神系已經派人偷偷聯繫他們,要求抵抗軍暫時和神族停戰,先應對這次三族夾擊的危機,並且送了一大批軍需物資,不但有武器鎧甲,還有數量不菲的天地奇物。」

「看來幽冥神系也急眼了,竟然也幫助人類了!」

陳青先是感嘆一聲,接著眼睛一亮,對情報人員下了命令。

「讓土明智聯繫抵抗軍,請抵抗軍跟幽冥神系索要大批靈魂,告訴幽冥神系,想要贏就要捨得。還有,催促上界咱們的人,讓他們想辦法趕緊聯繫上那些特殊惡鬼,傳達我的命令,讓它們到下界戰鬥,去對付海族。」

成與不成試過才知道,幽冥神族不想輸掉賭約,多少也會給一些。不過聯繫那些特殊惡鬼的事情還是有些麻煩,到現在一個也沒聯繫上,陳青都不知道那些惡鬼怎麼樣了。

突然發起進攻的海族雖然很讓人憤怒,可他們大多數分類種族無法在岸上就留,威脅遠遠比不上魔族和妖族,雖然鬱金香帝國也受到了威脅,可陳青還是決定留在這裡。

知道了下界生靈塗炭,只不過是神族的賭約后,陳青開始思考如何破壞這場賭約,可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辦法,只能是再次冒充晶人轉戰他處,來個故技重施。

又是一場大勝,陳青靠一己之力幹掉了妖族數百萬的部隊,可一種無力感也油然而生。倆次幹掉一千多萬的妖族部隊,可對於整個戰線來說,影響根本不大。

當神族派出神靈作為雙方督軍,陳青也不敢再名字自己麾下的異族神靈動手了,妖族重整部隊再次全面發起進攻,也只是他參與的這兩個點,還有一些個別地方展開了小規模的反攻並獲得勝利,可這些地方卻逐漸處於妖族的反包圍之中,部隊不得不後撤,跟友軍保持統一戰線,防止冒進被吞掉。這讓他有點意識到,以前說滅掉妖族只是大話空話,憑自己如今的能力,那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事不過三,陳青的舉動已經引起妖族的注意,更誇張的是,神族再次下達嚴令,禁止使用大規模的殺傷招數。如在違抗,妖魔兩族死多少,他們就出手滅殺人類多少,反之也是如此,甚至還要求不準攻擊型的戰艦出現在戰場上,元氣炮也不準用,一經發現就會摧毀。不光這樣,神器也不能用,誰用誰死,氣的陳青更是破口大罵,可又無可奈何。

神族已經徹底將四族大戰當成了一場廝殺好戲,並趁機消減下界生物的數量,人類也終於意識到了這是整個族群的生死危機,內陸帝國和大小勢力不再保持沉默隔岸觀火,而是紛紛派出了援軍支援前線。

轉眼又是三個月過去,人類部隊就算有大批援軍支援,可仍是節節敗退,讓出了廣袤的土地,更是付出了無數人的生命。

這時候一個好消息尤為重要,不知道怎麼回事,西方海族竟然對妖魔兩族的後方也展開了攻擊,他們同樣沿著河流進入大陸腹地,一路上殺死所有見到的生物,不留活口。妖魔兩族不得不抽調大批部隊回援,使得攻擊人類的進度稍緩下來。

消息傳來,陳青意識到這是幽冥神系忍不住有動作了,人類敗就等於他們敗,這是絕對不允許的事情。

還有個好消息就是,人類抵抗軍送來了大批物品,陳青要的是靈魂,可幽暗神系很大方,送來的都是成箱的魂液,得到這批東西之後,陳青喜出望外。沒有送給生命樹吸收,而是全部交給丑毒娘,讓她吸收後轉變成奪魄之力,再將奪魄之力灌入惡鬼體內使其分裂,如今如此大規模的戰鬥,打不死的惡鬼群,才是威力最強悍的軍團。

夾山關,這是一座人類防線重要的關口,關口兩側全都是巍峨陡峭的高山,高達百米的城牆被粉刷的潔白無暇。這裡原本是一處人類世界兩大帝國的邊境關口,是貿易往來的繁華之地,關口兩側甚至都建立的城市。

可如今另外一側的城市全部被推平,並且壕溝縱橫,不少地方還被布置了陣法陷阱,可恐怖的是。數百里之外,無邊無際的妖族大軍從地平線冒出,成密集隊形正在向著關口前進。一個龐大的人類帝國已經被他們蕩平,只要過了這夾山關,將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地帶,又是一個人類帝國像塊肥肉一樣等在那裡。

而在夾山關和兩側陡峭的山峰上,無數人類戰士已經整裝待戈,大戰前的氣氛似乎連空氣都凝結了。

「我說,你估摸著這次的敵人有多少?」

城牆之上,一個邪神衛一碰肥鋼高大肥胖的身軀問出聲,肥鋼掃了他一眼,滿臉的無所謂。

「管他多少,沒看主子都來了,來多少殺多少就是了。」

「我昨天看主子被那神族監軍氣得不輕,要不要開戰後咱們把那監軍幹掉?」

肥鋼趕忙阻止,「千萬別,神族說了,交戰雙方若是誤殺神族監軍,不管誰對誰錯,雙方軍團全滅!他嗎的實在太狠了!」

「我也就是說說,啥時候主子帶著咱們去攻打神族啊,看他們那趾高氣揚的樣子,實在憋屈。」

邪神衛這話引來同伴們的贊同,每次看到神族成員,人們都忍不住冒出殺機,神族連主子都敢欺辱,讓他們無法接受。

這時正在觀望遠處煙塵,估算敵軍數量的杜洛回過頭,「都閉嘴,以後公開場合禁止談論攻打神族的事情,咱們要跟抵抗軍撇開關係。還有,主子剛才傳音給我,以後分身塔也不讓在戰鬥時使用了,只能作為傳送兵力和轉移人員之用。」

「我艹!神族想幹什麼,分身塔又不是神器,憑什麼不讓用!」

群情激奮的大喊聲立刻響了起來,杜洛又是一瞪眼,「分身塔畢竟是神器通天的一部分,不讓用也無可厚非。肥鋼,你帶十萬人去支援右翼的帝**,防止那邊潰敗,如果帝**元帥膽怯就殺了奪取指揮權,務必守住那座山峰。」

「領命!」

肥鋼說完就飛身離開,可接著就掉了下來,摔了個七葷八素,戰場的禁飛陣法已經開啟,只能是跑著趕過去。

夾山關已經成為野狼軍團的防禦陣地,還收攏了被擊敗帝國的殘兵敗將,當然也不是白白防禦,身後的帝國出高價雇傭了他們。現如今野狼軍團風聲鶴起,很多面臨大戰的帝國或勢力都爭相雇傭,到哪裡都是打仗,價高者得,總不能讓戰士們白白犧牲。

連番大戰,近二十多萬老兵戰死,不得不在各部隊中挑選精英補充進來。能進入陳青直屬的野狼軍團,可是莫大的榮耀,就算戰死率居高不下,可仍是無數人踴躍報名參加,已經開始組建一個後備軍團。為了保住軍團長的位置,戰鬥在第一線,杜洛甚至都放棄了大元帥的職務。

就在杜洛凝視遠方已經露出地平線的妖族部隊時,一個人影從城牆上跳下,一個飄逸的女子身形也緊跟而下。慢悠悠的走出陷阱地區后,取出茶具和遮陽傘,就在準備好的戰場上開始品茶。看到這一幕杜洛笑了,自己的主子還是那麼強悍,主動承擔了大戰前鼓舞士氣的任務。

一隊妖族騎兵越出陣型快速趕來,坐下怪獸大聲的咆哮著恐嚇對方人類士兵,在陳青萬米之外整齊劃一的停下腳步。決戰前先行斗將,這不光是妖族的傳統,大陸上其他種族也認可,見到陳青悠閑的在那等待,這些騎兵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一個坐在巨熊上的騎兵翻身跳下,一身簡陋的窺見,毛茸茸的大腦袋跟那巨熊有一拼,正是妖族中主戰種族之一的熊族人。他拿著一把開山巨斧就快步直奔陳青而來,走著走著又變成了奔跑,巨大的咆哮聲響徹戰場。

陳青連看都沒看那熊族人一眼,站在一旁的女子歪頭看了看那越跑越近的熊族人,從背上摘下雙手大劍,嬌喝一聲迎了過去,此人正是纏著陳青也要參戰的草兒。

熊族人見是一個人類女孩,心中沒有一絲的憐憫之心,反而更是增加了他的暴虐之心,一個嬌滴滴的人類女子被手中巨斧砍成兩半,更能增加他的快感。

兩人還未靠近,熊族人就一揮手中巨斧,一頭魂力形成的怪熊出現,咆哮著沖向草兒,所過之處大地開裂,碎石和塵土懸浮而起,氣勢十分逼人。

草兒不閃不躲,仍是急沖而去,眼看著魂力怪熊就要咬中草兒,草兒嬌嫩的臉上仍是毫無懼色,反而猛的一加速,手中大劍指向魂力怪熊,直接從怪熊的身體內部穿了過去。

連人帶劍穿透魂力怪熊,直接就迎上了身高體胖的熊族人,這熊族人又是一聲爆吼,揮舞著巨斧斜砍而下,巨斧上還冒出半月形的光刃,卻一斧子砍空。只感覺天旋地轉,一顆毛茸茸的大腦袋滾落地面,無頭的屍體重重的摔倒。靈魂原本該飄向天空,卻被地下傳來的一股吸力弄走,隱藏在地下的一個惡鬼笑納了。 「好啊……」

「草兒威武霸氣……」

劇烈的歡呼聲從城牆和峭壁上傳來,人類的士氣立刻提高到頂點。那些妖族騎兵對熊族人戰死並沒有太大反應,這只是開始而已,一個狼騎兵一催坐騎,一人一狼又直撲草兒。

「嗚嗷……」

一聲狼嘯不是對方發出,草兒修鍊的可是受過陳青親自教導,同樣會使用野狼奔,體態優雅的小母狼被召喚而出,一人一狼就對狼騎兵展開了夾擊。

衝到近前,狼騎兵揮舞著彎刀高高躍起,沖著草兒頭顱直劈而下,座狼根本不理蘊含神力的野狼,仍是直奔草兒,想要封死她地面的退路,卻被魂力野狼撲倒在地,兩頭狼立刻撕咬在一起。

草兒看到高高躍起的狼騎兵,嘴角露出輕蔑的笑容,一蹬地面也跳向高空,速度比狼騎兵還快,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一劍兩段!而這時魂力野狼也舔著嘴角血跡回到了她的身邊。

「草兒威武霸氣……」

這次傳來的歡呼聲整齊劃一,人類所有士兵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尤其是對新兵的士氣是振奮的,一個小姑娘都能連斬妖族兩位大將,妖族似乎也沒那麼可怕。

偽神!

這兩個字在妖族騎兵的腦中冒出,那狼騎兵可是頂尖仙境,能被這麼輕易斬殺,其結果只能是偽神。

現如今神靈不讓參戰,偽神數量雖也不少,可大多坐鎮中軍,斗將這種事情不輕易參加,這次斗將卻斗出來個偽神,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對付得了的。

「別怕,如今神族不允許偽神使用神威戰鬥,一起衝上去殺了她……」

首戰失利的罪名騎兵將領擔當不起,在他的命令下,數千妖族精銳騎兵一起就發起了衝鋒。

見到騎兵衝來,草兒一噘嘴很是不爽,抬頭看看高空中負責監督戰場的神族戰艦,腳一蹬地面,毫不畏懼的急速衝去,可衝到一半就氣憤的掉頭就走。

而這個時候,衝鋒的騎兵已經人仰馬翻,各種怪獸咆哮著重重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同樣數量的惡鬼怪叫著飛出開始大肆屠殺這些騎兵,衝鋒還沒多久就全軍覆滅,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嗷……」

最後一聲獸吼之後,戰場歸於平靜,只有妖族大部隊前進的震動聲。惡鬼們再次潛伏地下,陳青也抬頭看看天空並不被禁空陣法影響的神族戰艦,還好的是他的惡鬼屬於魂力生物,這要都被神族禁止了,他非跟神族拼了。

「咣……」

妖族部隊也發現了這股騎兵被滅,可救援已經來不及,同樣在萬米開外停下腳步,最前排的重甲戰士們將手裡一人多高的重盾整齊劃一的砸在地面上。

看著對面無數方陣,和繼續趕來的無邊妖族,陳青的眉頭緊鎖。諸多限制加起來,此戰就算勝了,人類的損失也會不少。

天空之上的神族戰艦里,幾個神族的督軍早就注意了陳青,天空神族的傢伙沖著幽冥神族成員就調侃出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