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神武誅邪印!」

「十龍十象!」

剎那之間,陸川便是施展出三門小神通。

一同施展的,還有劍勢!

虛空之中,靈力迅速化作一龍一象,漫天的劍光,縱橫在每個人的心中,一個碩大的紫金色手印,悍然轟下。

「去!」

陸川伸手一點。

這一點之下,天地色變,這一刻,好似天地之間,萬物消失,只剩下——

龍纏象踏!

萬劍縱橫!

「三門小神通!劍勢!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一指之下,蠻伯面色立馬蒼白,他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造化境初期武修,居然有如此實力?

「此子,絕不嗯呢剛它或者,否則此子成長之日,便是我范家覆滅之時!」

蠻伯,眼中寒芒一閃,殺機凜然。

如果,先前他只是被迫對陸川出手,此刻,那就是真正的動了殺意。

蠻伯神色猙獰,無窮靈力,鵬發而出,長刀舞空,天地靈氣頓時狂涌過來,尤其是此處實在風雲山,雖然山上的靈氣,被陣法封印,但也要比別處濃郁許多,幾乎在眨眼之間,一道完全由刀芒組成的龍捲風,便已經成型。

「滅殺!」

蠻伯口中,輕輕吐出兩個字,那無盡刀芒組成的龍捲風,瞬間卷向陸川。

龍捲風速度,幾塊,瞬間,就來到陸川三丈之外,那凜冽的到期,讓他身上的衣服,劃出無數道口氣,變成一條條的布條,只有身上的極品靈氣級別的內家完好無損,不至於裸奔。

「咔嚓!」「咔嚓!」……

陸川的劍勢,立馬就被這刀芒龍捲風破除,緊接著,便是神武誅邪印,轟然破碎。

刀芒龍捲風一絞,陸川手中那口煉化不足一成的半聖器寶劍,崩飛。

「小子,就這點本事?」

蠻伯神色,發出一抹獰笑。


他似乎看到,陸川背著刀芒組成的龍捲風,絞殺得屍骨無存的情景。

「龍擊!」

陸川眼中,始終平常,即使是那口半聖器寶劍崩飛,也沒有任何色變,伸手一點,一龍一象,豁然出擊。

隨著這一龍一象的攻擊,那看似,無比強橫,足以絞殺任何存在的刀芒龍捲風,立刻紛紛崩潰,但聽陣陣轟隆隆的巨響聲之中,一道輕微的悶哼傳來。

「象踏!」

陸川目光一閃,再度伸手一點。

一道震天響動,四隻粗大的象腿,分別朝著蠻伯和范進,狠狠地踏下。

蠻伯面色難看,長刀連斬,兩道金色的月牙,在粗大的象腿落在他身上的瞬間,劈了出來。

一聲轟天巨響,巨象崩潰四分之一,蠻伯被另外一隻象腿抽中,倒飛出去,狠狠丟落在地上,再度悶哼一聲,一口夾雜著內髒的血液吐了出來。

但是范進就沒有這麼好運了,直接被崩潰了四分之一的巨象,一腳踩死。

「死!」

陸川口中,輕聲發出宣判。

「住手!」

一道強大的氣息,自明峰城遠處,升騰而起,帶著驚天的震怒。

長虹貫空,一道身穿青色衣服的青年,幾乎在展演之間,出現在陸川的前方,看向死去的范進和地上的蠻伯,幾乎咬牙切齒的吼道:「敢殺我范家的人,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要我死?那我就先要你死!」

「神通境!?神通境那又如何?」

陸川眼中,閃爍出瘋狂,驟然間,放棄擊殺蠻伯的打算,雙手虛空伸出。

「萬劍歸一!」(未完待續。。) 和蠻伯的一番戰鬥,讓陸川明白,自己擁有比擬造化境巔峰的實力,但是對付神通境的高手,那是萬萬不能。

除非是把現在所學的神通,修鍊度全部提升到十成,或者是天吳變、祝融變修鍊到第三層,否則沒有可能。

這從明峰城升騰而起的人,絕對是神通境的高手,陸川可以確認,他自然知曉自己不是對手,除非自己獻祭那顆金丹,但若讓他就這麼放棄,卻是不行,即便是不敵,陸川也要世人知道,自己可不是能輕易招惹的人。

面對拿到飛速飛來的人影,陸川神色如常,沒有任何閃躲,而是抬起右手,調動丹田之中的那四十九道大須彌劍氣!

大須彌劍氣的強大殺招,萬劍歸一!


剎那間,施展出來。

陸川此時,已經修鍊了三門神通,其中寂滅星光、神武誅邪印兩門小神通的修鍊度,更是達到了四成,但是總的來說,攻擊最強的,還是大須彌劍氣,這門極品輔助絕學的殺招。

陸川如今是造化境初期巔峰的修為,他的四百九十倍實力,到底有多強大,陸川不知道,但是這一剎那,虛空之中驟然出現的那道璀璨到極點的金黃色劍氣,所散發出來鋒芒,卻是讓所有人都為之變色。

那朝著陸川飛速本來,震怒之中的風雲山的造化境高手,身形不約而同的驟然停下,所有人目光,都閃爍著濃濃的震撼,忌憚到了極點。

「這威勢……到底是什麼神通?」

這十幾個造化境高手,相互看了一眼,俱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儘管沒有親身經歷這道金黃色劍氣,但是他們心中都不約而同的得出結論,如果讓自己等人單獨面對這道劍氣——

必死無疑!

就算他們十幾個人練手。也肯定要隕落一些同伴。

不只是這些風雲山的造化境高手,那些在風雲山上修鍊的高手,如果不是有要緊事,或者閉關修鍊,此刻都第一時間站了出來,看向陸川這邊。

這其中,就有神通境的高手!

望向這道金黃色劍氣,也是目光凝重,深深的看了幾眼。

「殺!」

陸川眼中,寒芒一閃。

他的右手。虛空點向那個虛空之中的神通境高,瞬時之間,大須彌劍氣,頓時呼嘯而出,所過之處,劍氣以三,虛空都發出一**的細紋。

范亘的身形,在陸川身前一千米之外停了下來,他的身形微顫一下。原本殺機畢露的眼瞳,此刻,異常的凝重,自從他達到神通境之後。幾乎很少出現的危機,驀然間,自心頭閃過。

「造化境初期巔峰!」

范亘咬牙切齒的看著陸川,雙瞳中光芒閃爍不定。

以他的實力。自然一眼就看出陸川的實力,但就是因為看出了陸川的實力,所以才如此的震撼。

他范亘雖然不算是范家年輕一輩第一強者。但也排得進前十,面對一個造化境初期武修,居然會產生危機感,這著實古怪!

「咻!」

劍氣破空。

千米的距離,幾乎瞬間即止。

「好膽!」

范亘雙目赤紅,他能躲避,但面對大須彌劍氣這絕世的一擊,卻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

他范亘,范家族長第七順位繼承者,家族年輕一輩,排得進前十的高手,神通境的無上高手,如果被一個造化境初期巔峰午休,逼得閃避,那顏面何存?

尤其是,此時此刻,明峰城之中,可是聚集了神州小半個一流武道世家家族的子弟,更有大荒陸家子弟前來,他,范亘,丟不起這個臉!

更何況,這道劍氣,雖然讓他產生危機,神情忌憚,但想要他的命,那還遠遠不夠!

范亘雙目明亮,戰意大濃,身子一晃,雙手抬起,捏出無數個印訣,濃濃的紫芒,瀰漫在他的雙手之上。

雷霆閃耀,靈氣震蕩,無數的雷球浮現在他的神周,其後,他雙手一搓,雷球隨心而動,六個雷球一組,形成一面雷光屏障,護在身前。

大須彌劍氣落在其身上的瞬間,他雙手虛空一點,無數雷光同時擋在身前。

一陣陣驚天巨響之中,傳來輕微的咔嚓之聲,范亘的雷光護盾,幾乎沒有任何阻攔的作用,瞬間被大須彌劍氣洞穿。

「轟隆隆!」

氣浪席捲。

靈力混亂!

大須彌劍氣,洞穿雷光護盾,威勢不減,去勢依舊。

范亘的神通,對上大須彌劍氣。

完敗!

風雲山上,那些神通境的高手,面色,齊齊變化。

他們的心中,對大須彌劍氣,再一次感到吃驚,眉宇之間的忌憚,更濃!

「此人,若是能同時施展十道以上的劍氣,我不敵!若是施展出五十道劍氣,我必死!」

這一刻,所有的武修,目光都落在了大須彌劍氣之上,眼中凝重,甚至又要幾道強大的的氣息,從明峰城升騰而起。

「可惡!」

再看范亘,此刻漲紅了臉,他沒有想到,這古怪的劍氣,居然如此強橫,居然瞬間變擊潰了他的防禦神通。

「起!」

范亘咬了咬牙,目光堅定,依舊沒有任何的閃避,因為此刻,就算他想要閃避,已經來不及了。

他,雙手一伸,有濃郁紫氣,從體內瘋狂湧出,化作三隻手指,拇指、中指、小指!

三根手指,朝前重重一點,和大須彌劍氣,正面碰撞。

「砰!」

幾乎在碰撞的剎那,小指,立馬便被擊潰,化作純粹的靈氣,消散虛空。

「第二指!」范亘口中,輕吐。

那三根手指之中的中指,迎上了大須彌劍氣。

頓時,大須彌劍氣被包裹在濃郁的紫氣之中。那紫氣內好似沸騰的開水一般,驟然間翻滾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