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等拍賣會結束之後盯緊他,絕對不能讓他溜了,」

「嘿嘿,那男的修為不及我們,那女的修為雖然還過得去,也絕對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

「敢跟我們搶東西,找死,」

三個火焰冷笑一聲,

葉峰掃視了三個火焰人一眼,嘴角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沈夢柯忽然傳音給葉峰:「你想引他們出城,」

葉峰點頭,「看他們的樣子,火雲礦應該對他們非常重要,」


「可是,他們有三個人,我們恐怕對付不了他們三人,」沈夢柯傳音,

「離開巨石城后,我們分開走,」葉峰傳音道,

沈夢柯非常不解的望著葉峰,

葉峰一笑,又傳音對沈夢柯說了些什麼,沈夢柯才露出了笑容,

就在這時,拍賣會突然發生了變故,一個侍衛突然跑到拍賣台上對紅裙女子說了什麼,紅裙女子的臉色頓時變了,

眾人疑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那個紅裙女子低聲對侍衛說:「把這件事高手藍先生,讓他務必要找出救人的人,敢在火王殿下的地盤搶人,我們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是,」侍衛退了下去,

紅裙女子抬頭看著眾人,笑著說:「諸位,剛才發生了點小事,現在拍賣會接著進行,」

葉峰心中一動,他們應該已經知道夢柯已經被我救走了,

幾乎同時,一個藍衣中年人走入了關押洪默峰的監牢,開始審問洪默峰和楚墨,冷冷問道:「救走那女人的是誰,」

「他可以改變自己的外貌,除非我們幫你,否則你們絕對沒辦法找到他,」楚墨說道,

「不要讓我知道你們在騙我,否則你們一定會死的很慘,」藍衣中年人冷笑一聲,把洪默峰兩人帶出了監牢,

這一切,葉峰並不知道,他沒等拍賣會結束便離開了了拍賣室,那三個火焰巨人悄悄的跟了出去, 葉峰和沈夢柯分頭離開了巨石城,離開之前,葉峰把天源寶葫蘆交給了沈夢柯,

三個火焰巨人,其中一個跟著葉峰離去,另外兩個則跟著沈夢柯,畢竟,在他們看來,對付葉峰只需要一個人便夠了,

葉峰在中途一處密林中停了下來,跟在他身後的火焰巨人也停了下來,他不認為葉峰能發現他,哪知出乎他意外的是,葉峰突然轉身看著他的隱藏之地,笑著說:「你還想跟到什麼時候,」

火焰巨人沒想到葉峰居然能發現他,他笑了笑,從隱藏之處走了出來,說道:「看來是我小看你了……」

「你是為了火雲礦而來的吧,」葉峰笑道,

火焰巨人眼中閃過詫異之色,他沒想到葉峰居然已經知道了自己來的目的,更讓他吃驚的是,葉峰居然沒有半點懼怕之色,

火焰巨人目光一閃,笑著說:「把火雲礦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

「你想要的話,自己拿,」葉峰揚手一拋,一塊火紅色的礦石拋向了高空,

火焰巨人的身體突然拔高,同時他伸手抓向了半空中落下的礦石,

幾乎就在他伸手去抓礦石的剎那,葉峰突然出手,祭出大劍劈向了火焰巨人的胸膛,

「哼,」

火焰巨人冷哼一聲,手上火焰瀰漫,伸手抓向了葉峰的大劍,

當的一聲,葉峰的大劍和火焰巨人的手掌摩擦出了火花,最終大劍被火焰巨人死死抓住了,

「不自量力,」火焰巨人冷笑,

葉峰也笑了,看到葉峰的笑容,火焰巨人一驚,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對勁,

突然,大劍嗡一聲震動起來,十倍攻擊力爆發,瞬間擊穿了火焰巨人的手掌,鮮血飛濺,

「啊……」

火焰巨人慘叫一聲,電也似的甩掉了大劍,並往後急退,

葉峰趁機沖了上去,吞噬之力和毀滅氣場同時釋放而出,把火焰巨人團團籠罩了起來,

火焰巨人的皮膚瞬間就被吞噬,毀滅之力如針一般鑽入火焰巨人體內,破壞著火焰巨人的身體,

危機關頭,火焰巨人運轉力之本源,一拳轟向前方,虛空扭曲,吞噬之力和毀滅氣場被他洪散開來,他大步沖了出去,

那被火焰巨人一拳轟過的虛空,居然一直扭曲著,久久無法恢復原狀,

「好可怕的力之本源,」葉峰心驚,若被火焰巨人正面擊中一拳,即便他的肉身很強,也會受傷,

短暫的震驚后,葉峰再次催動吞噬之氣和毀滅氣場卷殺向火焰巨人,火焰巨人躲閃不及,又被困住了,他再次出拳轟在吞噬之氣和毀滅氣場之上,

如此幾次之後,火焰巨人已經變得面目全非,皮開肉綻,完全變成了一個血人,


最終,葉峰成功用吞噬之氣和毀滅氣場重創了火焰巨人,火焰巨人終於支撐不住,轟隆一聲倒在了地上,

葉峰趁機用吞噬之氣裹住了火焰巨人,沒多久便把火焰巨人活活吞噬了,

一絲絲力之本源流入了葉峰四肢百骸,當整個火焰巨人徹底消失的時候,他的體內已經有很多力之本源,

隨後,他立馬破空飛走,朝著沈夢柯所在方向疾馳而去,他必須儘快趕去,否則沈夢柯即便有天源寶葫蘆,恐怕也有性命之憂,

……


此刻,沈夢柯確實已經被另外兩個火焰巨人追上了,另外兩個火焰巨人本來想單獨對付沈夢柯,可是沈夢柯卻祭出了天源寶葫蘆,單獨出手,他們誰也無法擊敗沈夢柯,兩人不得不聯手,

由於兩個火焰巨人聯手了,沈夢柯儘管有天源寶葫蘆,依然隨時都可以落敗,

突然,兩個火焰居然動用了力之本源,

力之本源一出,他們拳法的威力變得強大無比,沈夢柯即便催動天源寶葫蘆全力抵擋,也已經快抵擋不住了,

「哼,現在你若把火雲礦交出來,我們或許會考慮放了你,」一個火焰巨人冷哼,

另外一個火焰巨人冷笑:「何必跟她啰嗦,殺了她,我們自然能得到火雲礦,」

「你是被剛才那小子救出來的吧,嘿嘿,那小子居然能把你救出來,也算有點本事,可惜他現在已經不能來救你了,用不了多久老三便能把他的人頭取來,」

「嘿嘿,到時候,你就算想把火雲礦交出來也已經來不及了,」

沈夢柯冷笑,「憑你們也能殺了他,白日做夢,」

「敬酒不吃吃罰酒,」兩個火焰巨人同時冷笑,分別從兩邊出拳轟向了沈夢柯,拳風如刀,呼嘯八方,

沈夢柯連忙用天源寶葫蘆抵擋,她擋住了其中一個火焰巨人的攻擊,卻已經來不及抵擋另外一個火焰巨人的攻擊力,

當的一聲,其中一個火焰巨人一拳轟在了寶葫蘆之上,另外一個火焰巨人的拳頭已經逼近沈夢柯的後背,

沈夢柯已經感覺到背後有一股驚人的壓力逼近,危機關頭,一個人影閃電般掠到了沈夢柯身後,一拳迎了上去,拳頭上也釋放出了力之本源,

「碰,」

兩拳相交,兩人同時退後了幾步,

「力之本源,」兩個火焰巨人都是一驚,

沈夢柯看著救她的人,露出了笑靨,來人正是葉峰,

葉峰吞噬了火焰巨人的力之本源,自然也能運用力之本源來戰鬥,

「是你,老三呢,」兩個火焰巨人游目四顧,根本沒有看到其他人,他們的心頓時沉了下去,

果然,葉峰笑著對他們說:「你們說的是剛才追我的那人嗎,你們恐怕永遠也見不到他了,」

「不可能,以老三的修為,絕對不能栽在你手上,」火焰巨人冷笑,

「二哥說的沒錯,這小子又豈會是老三的對手,」另外一個火焰巨人點頭:「大哥,老三肯定就在後面,我們先宰了他們再去找老三,」

說著,火焰巨人老二已經大步衝殺向了葉峰,

葉峰一笑,左手吞噬之氣,右手手持大劍,與火焰巨人激戰起來,

與此同時,巨人老大也攻向了沈夢柯,沈夢柯擁有天源寶葫蘆,完全佔據了上風,

(昨天晚上家裡來了很多親戚,有點忙,只有一更) 第一百九十八章 等等

一個身穿長袍,乾淨異常的人類行走於森林中,一步,一步,從飛舞的火光中,踏焰而來。

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更沒有人知道他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他就像從另一個世界,一個烈火焚焚的地獄,剛剛掙脫的不死惡魔。

他每一步,每一腳,緩緩踩下,無數的碎片,泥石如失去重力一般,由他的腳底升起,如傾倒的世界。

一片寂靜如海中,不知是何方荒獸,忽然打破了寧靜,高聲尖叫。

是人類,竟然敢出現荒獸的地盤。

不知道又是哪一齣,第一隻荒獸衝出,緊接着,森林中吼聲大作,嗖嗖嗖地開始爭奪,熊一樣澎湃,甚至連隱藏最深的荒獸,也無法遏制想上前廝殺的衝動,紛亂開始。

他停下腳步,睜開眼睛。

他張開雙臂,深深地吸入一抹空氣,任憑氣流吹卷全身微微感覺,似醉如癡。

一隻身形極小的荒獸,如速度的子彈一般,高速旋轉着,率先闖入他迸發地火焰世界,即如被卷筆刀削開一般,層層**,絲絲拉散,支離破碎。

他,正是戮尊者。他皺起眉頭,眼中迸射精芒,氣灌長天,拔地而起。

地面上一片硝煙,火海,爆裂之聲不絕於耳。

“吼吼。”

戮尊者似乎對這一切,視而不聞,只沉浸在略略閃閃的行雲流水之中。

地上的荒獸集體矚目而望,醜惡的嘴臉上同樣浮現無法理解的迷惑之色。

“吼。”

荒獸洶涌而上。

“嗡嗡。”點點亮光灑落,是火星,每一點火星墜入獸羣,虐殺呼嘯,橫掃一切。

荒獸震動,有些荒獸睜目不可置信,拼命逃跑,遠離火焰之源。

“沒趣,只能殺荒獸。要是殺人類才過癮。唉,小子,你滿意了吧。”戮尊者懸浮半空,似乎自言自語的嘲笑道。

也算是自言自語,但他的身體卻不由自主的顫動的一下,好像給迴應一樣。

離三獄之戰已經過去半個月,戮尊者一直潛行在城池之外,一路高歌殺戮,不過自那天起,就不曾再遇到一個人類。

“走吧。找點更加好玩的。”戮尊者搖了搖頭,他從來沒嘗試過兩個靈魂體共用一個軀體,根據以往的經驗,要不奪舍成功,要不被逼出體外,哪來這種做事諸多制約,殺個人也引來身體的爭奪。


十餘天來,他已經摸得一清二楚,一般不殺人,龍璇就不會出來搞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