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夫的年令已記不太清了,可能有九千多歲吧,離昀你或許沒聽過。不過這龍淵宗的每代宗主,都尊稱老夫為龍帝!」

「自那無上界登天仙路被封,我己經不太理會世俗之事了,成不了仙,也就記不得為何存、為何生的意義了。就連龍淵宗的興衰盛亡我也不去理會。人們已不知道我是誰,都叫我痴長老,你就叫我痴大哥便是。」離昀摸了摸花白的鬍鬚,渾濁的瞳孔透露出難以形容彷徨的目光。

「龍帝!」

韓星瞪大眼睛,驚駭的說道:「你說你叫龍帝?! 收集末日 龍淵宗開山的第一代宗主?!」

韓星心頭翻起了驚濤巨浪:天啊,龍帝!

秦洲大陸的無上傳說!

相傳他本為大陸人皇,人稱龍帝,后棄皇位於不顧,竟自開宗立派,七千年前,忽然失蹤,有人說己化道成仙,那知竟蟄伏在這藏經閣之內。

韓星感覺腦袋有些發懵,有點既吃虧又沾便宜的感覺……

要知道,殷昀神仙般的世外高人能與自已這紅塵俗世之人結拜,完全是荒古血脈的原因,與這樣人八拜為交,能讓人羨慕死,至少宗主古向天見了自己,都不知道叫什麼好了……

吃虧的是自己居然與龍淵宗的第一代宗主成了兄弟,那豈不是說,抽取真龍大脈的事泡湯了?

他可是龍淵宗開宗立派的第一代宗主,若得知自己要把龍淵宗變成一個靈氣全無的貧瘠薄土之地,不知會不會現在就滅了自己!

再說,自己好意思嗎……這無疑於讓這新結拜的兄長傾家蕩產啊……

糾結……難啊!

做人怎麼這麼難!

「一個名頭而已,有什麼驚訝的。對了,看你紫氣貫頂,乃大氣運之人,所到之處,必然有些福澤降臨。你在龍淵宗怎麼折騰老夫不管,這是他們的劫數!但你要切記,關於我的行蹤,不可告知任何人。老夫已隱世幾千年,不想再驚動別人!宗門興衰,隨其自然!」離昀似乎看透了韓星的心思,沉聲言道。

宗門興衰,隨其自然……

你在龍淵宗怎麼折騰老夫不管……這句話好像有所指啊……

韓星頓時明悟,一語雙關的說道:「有你老……不……是大哥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該怎麼做,我心裡有數……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雖然你不管宗門興衰,要它隨其自然……但我要抽取真龍大脈的事還真不能告訴你。

「那好,我給你的一件信物,此信物龍淵宗開宗立派之憑證,歷代掌門見此如見老夫親臨。裡面存有我的一縷神識,當要找我時,只需對此默念我的名字,我自有感應。」

離昀言罷,將一刻有「離」字的墨玉牌交到韓星手中。

大手筆啊……這老頭太夠意思了,這等於凌駕於宗門之上的上方寶劍,一想到宗主及一眾長老見自已亮出身份時那份尷尬的表情,韓星心裡簡直樂開花了……

離昀對韓星暗中樂滋滋的表情根本就不理會,只是眉頭皺了一下,把目光朝殷凌撇了一眼,還沒等他反映過來,手已快捷無比的朝其頭部四神聰穴按了下去,殷凌身子一軟,便緩緩的倒了下去,似熟睡了一般。

「你……這是幹什麼?」韓星大驚失色。

「我不會傷害熾的,只是將她的記憶片段抹去了,待她醒來,會什麼也記不清。你這就出閣去吧。」離昀老人說完,就又坐回到了原處。

只有片刻,殷凌醒了,對剛才發生的事混然不知。看了看四周,道:「我怎麼剛才像睡著了一般。你還沒挑完?再不走三個時辰的時間就到了!」

韓星抬頭看向痴老人離昀,只見老者又恢復了一付木納的神態,懷抱掃帚呼呼大睡起來。

韓星朝痴老人行了個舉目禮,胡亂從架子上抽出了一本書,打開一看是一部《駕馭術》,也不管能不能用上,抄錄下來就走。

就在此時,一道冰冷的聲音自一層傳到了十層:「時間己到,請閣中弟子速速離開!」

說話間,韓星己大步走了出去。

一道肉眼看不到的精光直追韓星身後:「嘿嘿……小兄弟,不知道你是否能完成我那老友的遺願,《法相乾坤》我窮其五千年時間,始終沒有研究出個眉目來,但老友化道前慎重叮囑,說這本書他只是歸納整理了一下,原著者乃為荒古大賢,書中蘊含莫大的玄機……也不知這你能否發現其中的奧秘所在……」

「現在與你結拜,是給龍淵宗的後人留個善緣,將來不至於煙消雲散啊……」蒼老的嘆息聲漸漸消失。

韓星走出了藏經閣,灰衣主持老者笑呵呵地迎了上來說道:「呵呵……挑好了嗎?請把抄錄的書單給我,即刻就可為你拓影,完后你就可以離去了!」

韓星說道:「晚輩二人已抄好書錄,還請前輩過目。」

灰衣老者接過紙抄書錄,漫不經心的著了了一眼,伸出手掌,面無表情道:「拿來!四十塊下品靈石。」

「媽的,翻臉比脫褲子都快,又漲價了!」韓星暗自罵了一聲,連忙從儲物袋中取出靈石,遞給灰衣老者。

靈石剛到灰衣老者手上,便突然消失,早已被他收到掛在腰間的儲物袋中。人一轉身進入了拓影房,不一會就出來了,將玉簡遞給韓星,語氣冷淡的說道:「去吧。」

韓星再次躬身行了一禮,便默默退出了藏經閣。

走出藏經閣,韓星又回頭望了望,離昀老人讓自已對激活神闕穴又充滿了信心!

但他始終搞不明白,荒古血脈何以會受天地妒忌而慘遭封印?

使自已成為「廢體」的始俑者又何人?

狐香引 這一切像謎一樣困繞著他,摸摸懷中的《荒蕪神錄》,也不知能否從中找到答案。

「離昀老祖大哥說得對,天要絕我,是怕了我。我就無需順應什麼狗屁天意,只要道心堅定,我就是仙,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我要竭盡全力,把這賊老天的封印打破!」

韓星是個意志堅定的人,更是不甘屈服於命運的按排,他決心在歷練中走出一條自已的路來。

忽然間,韓星覺得有一種喘息不過來的窒息感覺,臉上開始有著暗紅色的光芒閃爍起來,身上混元戰力鼓盪的連衣襟都吹的裂裂作響,傾刻間,整個軀體鼓脹欲裂。

殷凌見他異樣,心中一凜!

韓星心中一緊,對殷凌半點也不遮掩,道:「不好,師傳輸入我體內的百年功力尚末完全吸收,剛才似乎是《逆天九印》的法訣在運轉時,將這末煉化的功力又激了起來,我有點壓制不住了,僅多還能堅持二個時辰,得快找個地方將其煉化,如煉化不了就得宣洩出去!」

修行者皆知,體內蟄伏尚未煉化的功力,突然空前活躍,若不趕快壓制,輕者逆亂經脈,重者搞不好要死於非命!

殷凌臉上露出幾分緊張:「什麼逆天九印?我聽不懂,不管如何我們快走,有二個時辰准能回到戰天峰!」

他呼吸漸漸急促,也不多說話,隨手將獸皮傳送陣鋪在地上,向四角拋出四塊靈石,靈灌注其中,傳送陣馬上漲大,二人縱身一閃,便輕輕落在了上面。

天色晴朗,萬里無雲,數百米高空上,傳送陣像一團青芒,向戰天峰方向風馳電掣而去。

這傳送陣一經發動,自然形成一層防護罩般的結界,在高空行駛中,罡風亂流輕易便被抵擋了下來。

韓星盤膝坐在中間,他身內充滿了磅礴的力量,這股力量他可以運轉《道經》法訣將其宣洩出身外,但這可是殷天祥耗費了百年的道力啊,就這樣不經煉化吸收就排出身外,實在是可惜。

他體內骨肉都在顫鳴,奇經八脈崩動,皮膚一緊一縮,一股股恐怖力量不斷流轉,單靠壓制很難奏效。

豁然間,韓星識海一動。

這股暴虐的力量似乎激起了他腦海中「逆天九印」的真訣,九字真言化成百餘枚符文緩緩流過識海,真言不吟自頌,十指也跟著飛動,捏出一個又一個複雜的手勢。

原來韓星機緣之下所得的這些經文功法,皆非凡品,不管是《逆天九印》還是《屠天戰訣》……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修為達不到黃級戰將第一級戰魄固階段,根本無法修鍊催動這些天級以上的戰技。

而體內殷天祥輸入的百年功雖煉化了一部分,但絕大部分尚未收為已用,只是被暫時壓制,突然暴發的能量,早己起出了黃級戰將階段,這才催動了《逆天九印》的自主運轉,借這股真力開始聚印成形。 韓星怔然,感受著體內狂暴的靈力,不敢怠慢,急忙閉目進入修鍊狀態,運轉逆天九印訣,瘋狂的煉化著那些狂暴靈力。

他只覺得一股股真力隨著法訣化為血脈之力,貫穿血肉,勁力瞬息間抵達周身任何一處,不斷的淬鍊融合,源源不斷變化成自已的力量!

韓星心念一動,眼睛猛地一亮,順勢開始結印。

他動作緩慢,慢慢體會逆天九印的變化與自已心神之間的聯繫。

漸漸,他陷入空明之境,開始使用獨特的印記不斷結印、散印、再結印……掌印在萬般變化中漸漸顯現玄機,手掌中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九個印苻不斷輪番出現,字跡深淺不一。

只是這股新生真力也並非能將九印都催動起來,漸漸的有些印苻開始消散,只留下「臨」字和「者字」慢慢結成「不動根本印」和「內獅子印」尚留在掌中。

聚印成形!

他結印的動作一點點變快,緊跟著,轟轟轟……真氣在體內沿經脈逆行運轉。

「內獅子印」本以調息見長,此刻宛如一個無底洞,將殷天祥灌輸給他的百年功力未煉化部分盡數納入印中,再以柔軟的力道反哺給韓星。

韓星一邊凝鍊靈印,一邊用來修鍊混元靈力,百年功力源源不斷的在體內運轉,混元戰力在經脈中隱有雷音之聲,體內猛然爆發出無盡的氣勢,透過掌中苻印,直接將四周空間激蕩的發出轟鳴之聲。

韓星並不知道,自已剛才已經在死亡的鬼門關上走了一圈,殷天祥功力精湛,百年真力灌體,對他來說應是一件天大的機遇,可這需要分段煉化,經脈才能承受住。

任誰也沒想到,壓制的那部分功力尚未來的及練化,偏偏在此刻暴發,在他體內亂竄,形成極為兇險之象。

要是沒有《逆天九印》的「內獅子印」調控,輕者功力盡廢,經脈斷裂,重者走火入魔,自爆而亡。

雙印結成,身體內的真元之力才開始慢慢平息下來。韓星也是因禍得福,既煉化了殷天祥輸入的功力又結成了苻印,可謂是一舉二得。

韓星盤膝坐於傳送陣上,眼眸豁然張開,眼底露出幾分喜意。

此刻,韓星、殷凌二人離開藏經閣已有一個時辰,按照這般速度,再有一個時辰,天黑之前便能返回到戰天峰。

突然,萬里無雲的虛空雲霄之上,突然湧起了烏雲濃霧,這些雲霧之氣漸漸凝聚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渦,似一條巨龍在緩緩盤旋,迎面而來,範圍急劇擴大。

在那漩渦核心處,有幾點紅光不斷閃爍,顯得十分詭異而陰森,而這時迷霧也越來越濃,就算是十丈開外的景象也開始漸漸模糊起來。

「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大的濃霧?」

韓星看向身旁殷凌,顯然對於虛空中出現這種情況不甚了解。

殷凌聞言,苦笑著答道:「天宇蒼穹往往情況瞬息萬變,非我們所能預料。只是剛才還晴空萬里,怎會雲霧驟起?令人費解,是有些古怪……難道裡面有什麼東西?」

「東西,什麼東西?」經殷凌提醒,他抬頭再看,只見前方狂風驟起,烏雲翻滾,似一條巨龍遮天,急速撲來!

韓星眼中瞬間閃過一絲陰霾,心下頓時一驚,暗自道,不可大意,傳聞這九天之上時有妖獸騰雲弄霧,莫不是裡面有什麼詭秘,被剛才自已祭煉靈印驚動,而目標就是自己?

不會是要算計我吧?不然的話弄片鬼霧妖雲把自已遮起來幹什麼……?

韓星暗中運轉了一下體內的混元戰力,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心中有了些底氣,暗自道,老子正想試試逆天九印究竟有多大威力,你倒找上門來了!

殷凌站在韓星身旁,看著前方那團怪雲,面色多了幾分紅潤,拳頭緊緊的握著,顯露出他內心的緊張!

饒是如此,他還是一步站在了前面,將韓星擋在了身後。

殷凌只是黃級戰者三階,在戰者世界里修為十分弱小,但此刻的無聲舉動讓韓星心頭一熱,久違的親情感油然浮上心頭。

他輕輕推了推殷凌,低聲說道:「讓我來吧!」

狂風吹著烏雲,讓人感覺到天地間驟然暗了下來,周圍的空間亂流似乎也劇烈的波動起來,而且瘋狂的朝著一個方向涌去,漸漸的那團雲霧開始翻騰起來。

「不對!這股波動能量異乎尋常的強大,自己可別著了對方的道,還是預防萬一好!」

韓星主意打定,轉身問殷凌:「這傳送陣還能再快些嗎?」

「若有足夠的靈石,提供充沛的靈力,速度還能提升,靈石品階越高速度越快!」

殷凌一邊回答一邊心中卻是不住思量:「他又在打什麼主意?唉,這個小師弟那點都好,就是太古怪精靈了。」

韓星心中打的主意殷凌那裡會知曉,他不知雲霧後面躲藏的究竟是什麼東西,雖說自已信心滿滿,能聚起「逆天九印」其中的二印,但小心謹慎永遠不會錯,不管幹什麼,得先把退路想好了……打不贏就跑!

傳送陣速度還能提升,讓他沒有了後顧之憂。

韓星滿意的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我這還有些上品靈石,你拿著,我說跑,你就加速,千萬別心疼靈石不捨得用,這玩應咱多的是!」

韓星一付財大氣粗的樣子,隨手掏出一把上品靈石塞給了殷凌。

殷凌莫名其妙,不解的問道:「你要幹什麼,為什麼要跑?」

「什麼叫跑?那叫大踏步撤退!」

「我要查看一下前方濃霧之中到底有什麼古怪!一但裡面有什麼奇珍異獸,你我把它降伏了當個座騎,肯定比我那大黑叫驢拉風……!」

「但是你要做好準備……因為好虎有時也架不住一群狼……師弟我雖然神勇……誰知那後面藏的是一個還是躲了一群?打不過時……還是要……撤退!」

這貨原來竟是打的這般主意!

殷凌一時為之氣結,竟被他說的毛骨悚然,一股冰涼的感覺從後背升起,直衝到了後腦勺。

倆人正說之間,前面的空氣突然一陣氤氳浮動,似乎連帶著周圍的空間也跟著莫名的扭曲了一下,四方雲朵崩碎,一條通道緩緩出現,

「那是什麼?」

殷凌一聲驚呼,只見從通道中出現一個黑點,而後逐漸變大,竟傳來陣陣風雷之響。

迎面而來的竟是一艘迷漫著古樸的氣息的青銅澆鑄的古戰船。

銅質的飛船甲板上刻滿了很多模糊的圖案,留有很多刀傷劍孔,伴隨著炙熱氣息的驟然爆發,雖然遠隔了無數距離,卻依舊可以感應到其中蘊含著恐怖的威能!

數個黑衣蒙面人如同碩大的烏鴉一般立於船的甲板上,就像是一條條鬼魂,雙瞳孔之中,遽然間爆發出宛如黑色利箭般的目光,齊刷刷的射在了韓星的身上。

「這些人不懷好意!」

韓星心中狠狠一跳,猛然張開覲天神眼向前探去,元神深處瞬間生出一股寒意,深入骨髓血脈之中!

這他媽的那裡是什麼妖獸,竟是三名玄級戰王外加四名黃級戰將!

韓星頭皮一麻,嗓音突然一頓,隨即沉聲提醒道:「小心,前方有埋伏,來人修為不少都是玄級戰王!」

九天之上的伏擊!

瞬時,天空再度一暗,彷彿無邊的夜色主宰了天地!

此刻,古戰船自虛空烏雲裂縫的通道中突出,隨即有一名黑袍修士在眾人的簇擁之下向前跨了一步,抬首看了看前方的傳送陣,口中發出一道低聲冷笑:「小雜種,你做夢也想不到在這九天之上竟會有人等著你,今日就算上天入地,也休想從我等手中逃脫!」

韓星放眼看去,站在戰船上的那幾個人,穿著打扮都十分特殊,竟不像秦洲大陸普通修士,個個坦胸露乳,耳穿大環,通身皮膚黑黝黝的,給人一種兇猛彪悍的感覺。

「小心,這些人的裝扮似乎是巫族,傳聞修為十分歹毒厲害,你我都不是這幾個人對手!」殷凌發出聲音提醒韓星,並且指明了對方的來頭。

她這些年跟隨殷天祥在戰力殿,知道許多秘密,對識別百族如數家珍。

「嗯?怎會是巫族中的巫修?」

韓星的眉梢動了動,經由殷凌提醒,他腦海中浮現出《大荒寶鑒錄》有關百族方面的記載。

巫族乃是上古時候能夠跟百族抗衡的強大種族,雖然後來在荒古一戰中受到了重創,幾乎滅族,衰落下去,但想不到現在竟然還有血脈留存,竟然在這截殺自已!

韓星心中突然震驚,但面色卻是依然不改,眼神毫不畏懼的對視上去,並將古戰船上面仔細掃視了一番,再無新的發現。

為何滿船隻見巫修而無巫族圖騰?

這好像有違常理! 這巫族何以能找上自已,這讓韓星百思不得其解……

越是如此,他心中便越是沉重……

空間一陣波動,三名面色陰沉的玄級戰王脫離戰船,緩緩升空,以品字形將韓星與殷凌二人圍在了九天中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