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能不能行啊?」蘇紫萱小聲的問。

「你信我不?」樂天問。

「我信你個大頭鬼啊!趁這個女人沒回過神,趕緊再打一遍電話啊。」蘇紫萱催促。

「不用!」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急的恨不得咬樂天一口,這個王八蛋……剛剛欺騙完自己的感情,現在這麼好的逃生機會也不用,她看了看兩個人緊緊貼在一起的身體,這王八蛋不會真的想和自己做一對苦命鴛鴦吧?

「幹嘛?別亂動!」

樂天發現蘇紫萱又要掙扎,他一把就死死地將蘇紫萱摟在懷中。

蘇紫萱吸了口氣,心裡的火蹭蹭的往上冒。

樂天毫無所覺,他在蘇紫萱的耳邊嘟囔著。

「你看……」

蘇紫萱扭過頭,和樂天的臉不可避免的貼在一起,她看到那個女人的臉上居然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怎麼回事?」她小聲的問。

「噓……你不要說話,你現在霉運纏身,你一說話沒準又會惹到什麼不必要的麻煩,這女人的老公回來了……」樂天小聲地說道。

蘇紫萱使勁的眨了眨眼,什麼老公?自己連個鬼影都沒看到。

「哈哈……你個沒良心的!你還回來做什麼!我一個人活得好著呢,我……我殺了你!我把你推下樓你都不死?我看看你這次死不死!」

外面的女人突然狀如瘋狂的撲到草人的面前,她狂暴的將草人撕成碎片。

樂天臉色一變,大事不妙了。

他本以為這女人看到自己的老公會神志正常一些,沒想到這女人反而徹底瘋了。

「她……她說什麼?她老公是被她推下樓的?」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沒說話,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他看著這個女人再次走了回來,這女人的神色猙獰可怕。

「嘿嘿……你們知道我的秘密了,我要燒死你們!」女人的臉上帶著奇怪的笑容。

「你等等!你老公還沒死呢。」樂天吼道。

女人突然扭過頭,卻什麼都沒看到。

「你又騙我……你們兩個狗男女,說!你是不是喜歡這個臭女人!」她沖著樂天吼道。

樂天一愣,這又是跑到那條路上去了?

「是,我確實喜歡這個女人。」他說道。

「你!你喜不喜歡這個男人!」女人又瞪著蘇紫萱。

蘇紫萱直接卡殼了,對方是神經病啊,這讓她怎麼回答?

「哼!我知道了……這女人只不過是玩玩你,你這個傻男人還對她動真心?你不用怕……我一會就先殺死這個女人,再殺死你!哦……算了算了,我直接燒死你們兩個好了,我讓這個女人給你陪葬!」女人絮絮叨叨地對樂天說道。 蘇紫萱面無人色的看著這個嘮嘮叨叨的女人,她又看了看樂天。

「你還有辦法嗎?」她問。

樂天也沒辦法了,對於一個瘋子,正常人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

外面的女人再次打開了油箱蓋子……

「王八蛋!老娘居然和你死在一起……算了,死之前讓你占最後一次便宜,下輩子別讓我再見到你了!」

蘇紫萱罵了一句,居然低頭在樂天的嘴巴上親了一下,然後她就閉上了眼睛,將頭埋在樂天的肩膀上。

她死心了……

「答應我一件事!」樂天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事?」蘇紫萱趴在樂天的肩膀輕聲問道。

「答應我,這麼美麗的小嘴……以後只用它吃飯,好嗎?」樂天說道。

蘇紫萱「嗖」的一下抬起頭,她的大眼睛看著樂天。

這個王八蛋居然在對著自己笑?

樂天的手中出現了一片柳葉,他手指輕彈,柳葉突然從窗戶外飛了出去……

「你老公來啦!」樂天再次吼道。

外面的女人猛地轉過身,她突然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整個人居然被嚇癱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蘇紫萱簡直是莫名其妙了。

「這就是愛情的力量。」樂天回答。

「你要死啊!我說的不是這個,我說外面的女人是怎麼了?」蘇紫萱給了樂天一個白眼。

「這女人不怕她老公,我就不信她誰也不怕……現在看來,她還是有怕的東西。」樂天看了看外面。

那女人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整個人在一步步的後退。

「我們安全了?」蘇紫萱問。

「不知道,要看韓妮妮她們什麼時候到了,我估計這一招只能抗十分鐘,現在是白天……我的巫術大打折扣!」樂天搖搖頭。

無論如何,蘇紫萱的心裡終歸是安穩了許多,她看了看樂天,這傢伙依稀沒有那麼欠揍了?

警笛的聲音終於來了,樂天徹底的吐了口氣,他抓緊最後的機會,安穩的抱著懷裡的女人。

蘇紫萱也很安靜,兩個人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各自抱著對方。

「我殺了你!我殺了你!」

外面的女人凄厲的嚎叫。

韓妮妮看了看,微微皺眉。

「把她抓住!」她說道。

兩個警察死死地按住了這個發瘋的女人。

小助理走到駕駛室旁邊,驚訝的看了看裡面的男女。

「還看!趕緊把車門打開!」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我覺的你可能沒抱夠……要不要再多抱會?」小助理問道。

「我抱你妹!這女人重的要死,我都要喘不上氣了。」樂天叫道。

蘇紫萱的眼睛瞬間瞪大,剛剛軟綿綿的心突然硬了!

韓妮妮走了過來,看了看。

「喲……蘇隊你這個姿勢很講究啊!開車居然還玩這麼高難度的動作?」

「我撕了你的嘴!還不快點開門,我腰都快斷了。」蘇紫萱瞪了韓妮妮一眼,紅著臉說道。

幾個警察合力終於打開了車門,蘇紫萱這才有了移動的空間,幾個人合力將她拖了出來,樂天長長的鬆了口氣,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全濕了。

蘇紫萱難受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腰,沒什麼大事,她長長的吐了口氣。

「咦?你怎麼還不下來?」小助理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怕死。」樂天看著她。

小助理眨了眨眼,扭頭看了看蘇紫萱。

「你不會真的對蘇隊做了什麼吧?你這個負心漢……我這樣的小美女就擺在這,你居然都不對我做這種事!」她嘟著嘴。

樂天翻了個白眼。

「你腦子裡進太平洋啦?我能對那女人做什麼?」

「那你怎麼不敢下車?」小助理嘟囔著。

樂天偷偷看了看蘇紫萱,發現這女人還算蠻正常的,他心一橫,大不了一死,他樂天怕過誰?

下了車,樂天站得遠遠的。

蘇紫萱活動了一下身體,基本也就恢復了過來。

「你……給我過來!」她指著樂天。

樂天想也不想的撒腿就跑!

「王八蛋……你還敢跑?今天老娘不打的你屁滾尿流,老娘就不是蘇紫萱!」蘇紫萱破口大罵。

小助理看著跑走的兩個人,奇怪的看了看韓妮妮。

「師父……這是什麼情況?」

「你問我?我問誰去?」韓妮妮哼了一聲。

「那……我們怎麼辦啊?」小助理問。

「跟著唄!」韓妮妮往警車走去。

出車禍的警車留一個人下來處理,那個發瘋的女人先帶回去,韓妮妮和小助理上了車跟了上去。

「這兩個人跑的還挺快。」韓妮妮看著前面狂奔的樂天和暴怒的蘇紫萱。

腦子裡想了一下這兩個人如果將來成了夫妻,那估計兩個人要無時無刻不穿著防彈衣,稍有不合就能打起來……

槍林彈雨啊!

「追我幹嘛?你有病啊!」樂天吼道。

他累得不行,這個女人可真能跑。

「追你怎麼了?你有葯啊?」蘇紫萱回擊。

「累死老子了,你要死啊!」樂天罵道。

「你跟我去啊!」蘇紫萱回罵。

「喲,這兩個人還學過相聲?」

韓妮妮饒有興趣的看著,她還示意小助理把車子開得慢一點。

樂天跑不動了,他再跑肺都能喘出來。

蘇紫萱惡狠狠地看著樂天,這個王八蛋……足足跑了二里地?

「你跑啊?你今天不給我跑到死……老娘要你好看!」她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女漢子的氣質展露無疑。

「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出大招了。」樂天吼道。

「好啊,我今天就要看看你的大招。」蘇紫萱一步步逼了過去。

樂天一看,跑是跑不了了,打也打不過,自己的本事這時候又不能用,這可怎麼辦?

這女人看樣子是要生吃了自己啊?

他急中生智,居然一把將自己的褲子脫了。

「吱……」

後面跟著的警車一個急剎,韓妮妮差點飛了出去。

小助理目瞪口呆的看著光屁股的樂天。

「喂喂喂!口水流出來了。」韓妮妮提醒道。

小助理臉一紅,急忙低下頭。

「你變態啊!」蘇紫萱罵道,她也不好意思再看了。

「你什麼時候偷看我日記了?」樂天反問。

「我看你個大頭鬼!」

蘇紫萱氣呼呼的走到警車的前面,打開車門就上了車,在樂天的注視下,警車快速的離開,將他一個人孤零零的仍在了郊外…… 但是方臉警察看向我的眼神很奇怪,就好像是在看戲一般。然後,朝着旁邊的那個警察點了點頭,那警察又拿出來一個袋子遞到我的面前。

沒想到,上次的那兩段視頻竟然是假的。看到這幾個字的時候,我腦子轟的一下子炸開了。如果真的調查出來那兩段視頻都是假的話,那麼黃瑤他們一家的命案,又會再次落在我的身上。這次,我可是渾身是嘴都說不清楚了。

“我們已經調查過了,上次的那個保安是劉明的哥哥,你們從小一起長大,所以你委託劉明讓他幫忙做假視頻。然後,爲了封口,所以殺了劉明兄弟兩個人。”方臉警察開始分析案情,而且看上去還那麼的合情合理。

現在我已經徹底無話可說了,不管我怎麼說,他們都認爲我是在狡辯。而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下一次那個“我”出來作案,才能夠證明我自己的清白。

所以,那兩個警察現在不管怎麼問我,我都閉口不言。

我再次被帶回到了警局,連續兩天進來了兩次,而且罪名還是相同的,都是謀殺。第一次死的是同班校花的全家,第二次,死的是最好的哥們兒和他哥。其中最讓我疑惑的是,那個保安我壓根就沒有任何印象,也不記得劉明有個哥哥。

這兩次,有一個共同點,都是我的同班同學的事情,而且他們兩個星期前一起去了那次野炊。

“葉凡秋,現在證據確鑿,我勸你還是老實交代的好。”方臉警察還沒有說話,旁邊的那個警察跟上次一樣,把本子狠狠的砸在桌子上朝着我說道。

“兩位警官,我真的沒殺人,如果我還在這裏的話,會死更多的人。”我現在心急如焚,黃瑤,劉明已經死了。其他那幾個生死不明,必須得儘快查清楚到底是誰在作祟,不然的話會死更多的人。

經過之前那個紙人的手段,就知道這次找上門來的,不是一般的警察能夠解決的。

“你不用再拖延時間,現在證據確鑿,我們隨時可以把你移交法院。”那個警官再次惡狠狠的衝着我喊着。

方臉警察制止了那個年輕警察,轉過身來,問我還有什麼話說。

我知道現在想要出去基本上就是奢望,於是就給兩個警察說了我自己的猜測,以及我們班半個月之前的那次野炊,讓他們留意一下那幾個人。很有可能黃瑤和劉明的死,就跟那次野炊有關。同時,我把昨天晚上看見黃瑤,以及今天看到那個紙人劉明的事情,全部都說給了兩個警察。

那年輕警察聽到一半,就拍着桌子說這是封建迷信,無稽之談。

但是那個方臉警察,倒是阻止了那個年輕警察,讓我把整件事情全部都說完。等我說完之後,方臉警察也開始重視了起來。

“葉凡秋,你說的那幾個學生,我們會去調查的,不過你現在還是嫌疑犯,而且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你,所以你現在必須待在這裏。”方臉警察說完之後,跟那個年輕警察交代了幾句,一起離開了審訊室。

而我,也被直接關進了拘留室。

不過還好,方臉警察並沒有把我那套老頭子留下來所謂的“封建迷信”的東西給帶走,不然的話,我晚上估計就得交代在這裏。

剛進入拘留室,我就覺得有些不正常。現在正是熱天,拘留室並沒有空調,應該悶熱難當纔對,但是現在拘留室裏面,竟然比開了空調還要冷上幾分。進來之後,我就開始查找這拘留室陰冷的根源,但是怎麼找都找不見最後也只好作罷。於是靜下心來開始分析這兩天發生的事情。

拘留室裏越來越冷,冷的很讓我根本沒辦法分析。我喊值班警察,卻發現值班警察已經趴在桌上睡着了,只是電視還在開着,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演的什麼節目,看上去玩的很開心。我縮在牆角,讓整個人保持鎮靜。

而正在此時,我再次聽到了我手機鈴聲響,好就在值班警察旁邊的桌子上。

手機鈴聲很大,尤其是在夜晚寂靜的時候,那個聲音絕對等同於噪音級別。但是那兩個值班警察竟然只是翻了個身,又繼續睡了下去。就在他們翻身的瞬間,我感覺到了不正常,因爲我根本就看不清他們的面貌。就如同在他們的臉上,擋了一層模糊的迷霧一般。

肯定有問題,必須得趕緊叫醒他們,不然的話,明天又會多兩條人命。

想到這兒,我立刻把老頭子給我的傢伙事兒全部翻了出來。兩根蠟燭,一條紅線,八枚銅錢,一個青銅鈴鐺。

在地上點燃兩根蠟燭之後,立刻用紅繩在蠟燭上饒出來幾圈,順着監控室的柵欄把那東西送了出去。又點燃四根香,插在蠟燭後面不遠處,八枚銅錢捏在手中,隨時準備出手。老頭子的那本書上說過,鬼物最喜香火,所以這四根香和那兩根蠟燭,就是引來鬼物上鉤的。

至於紅繩,是用辟邪之物浸泡過,只要鬼物粘上,就會被綁住。現在我唯一的問題是,陰陽眼開不了,看不見那鬼物什麼時候會被綁上,手中的八枚銅錢扔出去的時機很難把握的準。

不過老頭子當時也說過一個辦法可以辨別,那就是鬼物在受香火的時候,香會燒的非常快。而這個時候,也正是我的機會。

所以我坐在地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四根香。但是,從頭到尾四根香全部燒完之後,還是沒有任何的速度上的變化。到了這個時候,我開始焦急了起來,拿起青銅鈴鐺不停的搖晃起來,希望用着嘈雜的聲音讓那兩個值班警察醒過來。

在瘋狂的鈴鐺聲中,那兩個警察總算是醒了過來。還沒等我鬆口氣,就發現兩個警察不正常,他們的眼神毫無光澤,朝着我這邊走過來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尤其讓我擔憂的就是他們臉上詭異的笑,這笑容我在黃瑤跟劉明的臉上都見到過。

見此情況,我就知道這倆應該是被鬼上身了,難怪剛纔我的紅繩蠟燭都沒有任何的效果。看着兩個警察越來越近,我的八枚銅錢也攥的緊緊的,爭取一次性成功。可是有時候命運就是那麼捉弄人,我忘記了自己被關在拘留室裏,扔出去的時候,有三枚直接被那柵欄給彈了回來。

本來還指望着銅錢八卦陣生效,困住這兩個傢伙呢,這下糟糕了。四根香兩根蠟燭全部燒光,紅繩也在那邊,我如果現在伸手去夠的話,正好被這兩個傢伙給扯住。到時候,我估計不死也得脫層皮。

“嘿嘿嘿,他們都得死,你也阻止不了。”這個聲音再次出現了,當時我去黃瑤加的時候,就聽到了這個聲音,沒想到這回又在這兩個值班警察的身體中出現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