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蔣芬,田新兒,你倆胡說什麼,冷蝶都已經醉酒了,再者說冷蝶的眼光可不是一般人能看上的。」一旁的曾奇逸不滿道。

冷蝶可是他仰慕已久的人,在他心裡一直視冷蝶為女神,可看到自己的女神靠在一個陌生男子的肩膀上,氣得他頭皮發硬。

「你是冷蝶什麼人!」曾奇逸目光有些火氣問道。

「朋友。」孫大聖道。

「什麼朋友?」曾奇逸又問。

看到孫大聖廢話的回答,他的火氣更上一層,朋友?是男女朋友?還是普通朋友呢?

「就是那種很隨便的朋友。」孫大聖悠悠然回答。

聽聞,曾奇逸目光直直看著孫大聖,內心狂罵孫大聖畜生,如果眼神能殺人,孫大聖早就死在他的眼神里一百次,不,是一萬次。 「我有事就先走了。」

孫大聖飲了一杯幾杯酒,感覺跟這些無聊的小朋友喝酒沒意思,便扶了下已經醉酒昏睡的冷蝶放在桌子上,站起身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我能離開一下嗎?」王靜靜看到離去的孫大聖,深情看了一眼陳默逍。

「去吧,我相信你。」陳默逍點了點頭。

王靜靜起立便朝著孫大聖的方向一路小跑而去,直到看見孫大聖的身影,才漸漸緩慢了下來。

「有事?」孫大聖看到後面追來的王靜靜,停下身子問道。

「這就是你的底氣嗎?」王靜靜目光帶著嘲諷道。

「什麼底氣?」孫大聖不懂她在說些什麼。

「借著冷蝶的權勢來上位嗎,我不知道你對她做了什麼,她很單純,請你不要傷害她,因為她是我的朋友。」王靜靜道。

「喔?怎麼說!」孫大聖饒有興趣看著王靜靜。

「呵,我不知道你還在裝什麼,你若不是對冷蝶耍了小心機,今天的你也不會有任何機會來到冷家。」王靜靜道。

在王靜靜看來,今天冷蝶與孫大聖的接觸,他們明顯不是簡單的朋友關係。

「哈哈,我天生長得帥,這也能怪我咯?」孫大聖邪魅一笑,他也能讀懂王靜靜的意思,隨便故意氣氣她。

「你這是在報復我嗎?」王靜靜看到孫大聖這副模樣,心中大為不快。

「沒有,我只是想讓我的生活變得好而已,這難道這也有錯嗎?是你見不得我的好吧?」孫大聖微笑道。

「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無恥。」王靜靜罵道。

王靜靜感覺站在自己的身前的孫大聖,變了,從前的他很老實,話也不會多說,隔壁村的小孩罵他,他也會不反駁,他會感覺很幼稚,這也是自己曾經喜歡他的原因之一,就是覺得他的性格待人很好,實在,靠譜。

可現在呢,變得油嘴滑舌,一副自以為是的態度,明明自己就是一個農村人,還特喜歡裝,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無恥?就算我無恥,跟你也毫無關聯吧?上次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請不要打擾我的生活。」孫大聖道。

「是你一直在闖進我的圈子,並不是我打擾你的生活。」王靜靜覺得他很可笑。

「王靜靜啊王靜靜,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和什麼樣的存在說話。」孫大聖冷笑道。

又繼續道:「就因為你是王氏集團的女兒?身價過億?讓你有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氣?還是你自身那點微不足道的武道修為呢?你就可以把別人看得一無是處?」

「你知道武道?」

聽到孫大聖說到武道修為,王靜靜呆若木雞,原來他早就看穿了我,可是他是怎麼發現的,難不成他也是一名武道者,王靜靜百思不得其解。

「你猜。」孫大聖故道。

「是冷蝶告訴你的吧,呵呵。看來冷蝶把你看得挺重,沒想到她連武道者的事都告訴你了。」王靜靜感覺這是唯一的解釋了。

「唉,你還是看不起我啊。」孫大聖對無知的王靜靜嘆了口氣。

「一個靠女人吃軟飯的人而已,為什麼要看得起你,別自以為有冷家的依仗,你就可以肆意妄為。」突然,陳默逍來到王靜進身旁,對著孫大聖嘲笑道。

從王靜靜前腳剛走那刻,他就已經後腳跟來了,一直在暗中觀察。

王靜靜是他的女人,雖然他對王靜靜很自信,但始終過不了自己心裡的一關。

畢竟自己的女人要去見他的舊人,擱誰誰也的心裡都會有一絲不安。

「那我也是憑本身吃的軟飯,你吃得起嗎?」孫大聖戲謔道。

「孫大聖啊孫大聖,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和什麼樣的存在說話。」陳默逍譏諷道。

這句話是剛剛孫大聖對王靜靜說得,他現在以牙還牙又對著孫大聖道。

「螻蟻般的存在,爾敢叫囂,我會讓你的話付出代價。」孫大聖傲然道。

如果這陳默逍不知好歹,非要在他面前出言不遜,他不介意對陳默逍出手,現在他的體內的真元已經在運轉。

「哈哈,好大的口氣。」陳默逍不怒反笑,他感覺這是他有史以來聽到最好笑的話笑。

「呵。」孫大聖冷笑,右手的五指緩緩開出張力。

四周不知怎麼颳了一陣涼風,在離孫大聖不遠處有著幾片枯黃樹葉,枯黃樹葉搖搖欲動漂浮起來。

「少爺,少爺,董事長有急事叫你。」

突然,身後來了十多名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急急忙忙道。

孫大聖體內的真元才緩緩退去,那在地上的枯黃樹葉瞬間掉落,那一陣涼風也停了下來。

「什麼事。」陳默逍不耐煩看著穿黑色衣服的男子道。

「不知道,懂事長叫你馬上回家。」黑色衣服的男子道。

「今天我就放過你,希望下次的你,要給我說清楚我的代價是什麼。」陳默逍對著孫大聖陰笑道。

他心裡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對待獵物不要下手太狠,要讓獵物享受恐懼的過程,因為這比死更加狠。

陳默逍說完就轉身離開了,王靜靜有意無意看了孫大聖一眼,也跟著離去。

「下次你一定會見到的。」看著他們離去身影,孫大聖冷笑道。

剛剛不是他不敢出手,而是他不想出手,雖然對方有十多個人,但只要他想,這些人他也隨便能抹殺。

只是,他覺得這個世界並不是表面的那麼和諧,他現在只是不想惹事,因為他覺得他的實力還不夠強。

他不知道明天是晴天還是陰天,所以他只能小心翼翼前行,前世的他就是因為粗心大意,才導致被玉皇大帝騙了,更被如來耍了一記。

所以現在的他不能輕敵,不管面對任何人,都不能輕敵!

………

我第一次寫書,新人寫書真的不易,沒有書友的支持,光憑自己的毅力寫下去,真的很難,很難,所以小丑懇求大家給我投票,投票,投票,讓我看到有你們陪著我,就是我寫下去的動力,我會記得每個人的票,謝謝你們。 雷鳴未曾歸來之前,他們便聽銀杉說起過雷鳴收徒的事情,而且也聽宗瑞說過,這二人在滄瀾境中得了機緣,晉陞破虛的事情。

他們早早便等在此處,既是給雷鳴顏面,讓姜雲卿他們覺得宗門重視,也同樣是想要看看雷鳴收的這兩位弟子到底如何。

此時見二人恭敬有禮,言行之間卻又不卑不亢。

且一身靈力極為渾厚,修為也果真是入了破虛。

天極峰峰主喬坤笑著道,「師兄,你這兩個弟子不錯。」

崔金玲也是笑道:「何止是不錯,簡直讓人羨慕。」

她笑對著姜雲卿二人時,那美艷絕倫的臉上卻十分和氣,「既然入得宗門,往後流明宗便是你們的家,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

「多謝師叔。」

……

雙方見禮之後,姜雲卿和君璟墨就捧著一大堆的見面禮退到了一旁,而余真上人與凌家老祖等人打了個招呼之後,這才說起了正事。

「不是說去一趟聖城就能回來,怎麼耽誤了這麼久?」

宗瑞回來時,就將滄瀾境里發生的事情與他說了一遍,而雷鳴他們去聖城前也傳信回宗內,說是去一趟聖城見過白老和青禾就回來。

他們原本以為頂多小半個月就該到了,可眼下都已經過去一個月了。

雷鳴聞言解釋說道:「原本是打算去了聖城就回來的,可沒想到中途出了點兒事。」

他簡單將惡靈和梵天宗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後,那幾人都是紛紛變色。

余真上人沒想到居然發生這般事情,皺眉說道:「確定只是逃出來的惡靈嗎?還是惡魂淵的封印出了問題?」

雷鳴說道:「我們從梵天宗出來之後就去了一趟惡魂淵,楚溺檢查過了,那邊封印沒出問題,而且也沒見有其他人身上染上惡靈氣息。」

「是祖海業擅入惡魂淵,才會將裡面的東西帶出來。」

余真上人聞言之後,見幾人都是神色閑適,顯然惡魂淵內沒有大事。

他這才鬆了口氣,「那就好,那剩下的惡靈可能處置乾淨?」

雷鳴點點頭:「師兄放心吧,等這邊的事情處理好后,我會帶著雲卿他們去各處查探,將剩下的那些東西全部找出來,不會留下什麼隱患。」

「至於惡魂淵那邊,我也讓楚溺多加了結界,往後不會再出現同樣的事情。」

余真上人對於雷鳴的話自然是相信的,見雷鳴心中有分寸,他自然放下心來,只是對著姜雲卿二人道:「辛苦你們了,到時候和你們師父走一趟。」

姜雲卿淺笑著搖搖頭。

……

幾人閑話了幾句,敘舊之後,余真上人便讓人將所有人安頓下來,然後與雷鳴他們談及了雲靈界以及靈山結界的事情。

花錦突破的地方,余真上人早已經讓人替它找好,且周圍也已經布置妥當,只等著之前答應各家的人送過來后,就幫著花錦突破。

姜雲卿他們幾個小輩自然沒有繼續留下來,而是各自回去先行安置,準備之後的突破。 夜幕降臨,漆黑的也布滿了繁星,星辰之光在滋潤著大地。

校園絕品狂神 天地一片寂靜。

猛然間,風雲突變,狂風暴動,一陣陣雷鳴之音徹響與天地中,繁星瞬間被黑雲籠罩。

地面上的海水,被颶風搗鼓形成波濤巨浪,樹林里有抓根不夠牢固的大樹,被狂風席捲連根拔起。

天地無光,猶如世界末日。

「媽媽,我看見天空有一顆金色的星星。」

正站在陽台上的一個普通人家小孩,偶然看到天空掛著一顆金色星星,不由轉頭對著房裡的婦人奶聲奶氣道。

「你最近是不是在看動畫片了?」 爹地,媽咪又懷孕了 房裡的婦人正打理房間,依舊在忙自己粗活。

「媽媽,你怎麼知道的啊。」小孩稚幼的語氣。

「你現在在抬頭看看天空,那顆金色的星星是不是從天空掉了下來,離你越來越近,是不是變得越來越大了。」婦人道。

小孩再次抬頭望天,情況真如他媽媽所說的。

金色的星星墜落了下來。

它不像流星,更不像隕石,它離大地越來越近。

「哇,媽媽你好厲害,那顆金色星星真的掉下來了。」小孩激動道。

「你作業寫完了嗎!」婦人淡定道。

「寫完了。」小孩認真道。

「那現在你趕緊回房睡覺,對了,以後有時間別看動畫片了,多多看看書。」婦人道。

「哦。」小孩很乖巧的點了點頭,就跑向自己的小屋,正準備關上門時,又冒出一個小腦袋,調皮道:「媽媽,你不去陽台看看那顆金色的星星嗎!」

婦人聽聞,便故抬手一副要打小孩的架勢,小孩看到見狀趕緊一溜煙把小腦袋縮了回去,老老實實回到自己的小床躺下。

「現在的小孩腦袋裡都裝著什麼東西。」婦人對自己的孩子很無奈,又開始繼續打理房間。

突然,停電了!

「我上個月不是才交的電費嗎。」正在打理房間婦人抱怨一聲。

婦人不由走到陽台上,她家住在十八層樓,才發現這片小區都停電了,臉上不滿道:「怎麼大城市還停電的。」

又想起兒子說有什麼金色星星,仰首,而然天空什麼都沒有,才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下一刻。

校花之至尊高手 一道金色光芒沖向天源大沙漠中,它像是很迷茫,又好像在尋找著什麼,毫無方向感,環繞在天空幾大圈,最後才衝到天源大沙漠內。

它的飛行速度越來越慢,以肉眼可見,那不是金色的星星。

竟然是一根發著金光棒子,金光棒子上還坐著一名十歲左右的小女孩。

金色棒子終於停止了飛行,最終落在天源大沙漠上的一個角落裡。

「這裡是什麼地方呀,好像跟我們原來的地方不一樣。」

小女孩從金色棒子上面下來,她的聲音很清澈,宛如小溪里的流水聲那般靈動。

小女孩身穿古代的紫色衣裙,大大的月牙灣眼睛,長長的睫毛跟她的大眼睛很搭,她那閃爍的雙眸像是飽含淚珠。

可愛至極。

她那漂亮的鵝蛋臉看上去都是永遠帶著笑意,如同從污泥里生長的靈花,不沾染任何污穢。

小仙女般的氣質。

「這裡是三界之外。」

金色棒子變成了一名老人,泛白的頭髮有些散亂,鬍鬚也很長,聲音既蒼老又有些吃力。

他滿臉皺紋顯得疲憊不堪,很累,好像這次飛行耗盡了大半修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