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說,那兩個散修不知道一下子逃到哪裡去了?這兩個人若是不除,日後肯定會有麻煩,而且這個時候是那兩個散修最虛弱的時候,正好能夠擊殺。」宋青對著王武破說道。

王武破臉色有些難看,沒想到宋青竟然絲毫沒有擔心過那些水怪,這數十頭水怪,這可是三級巔峰妖獸,一頭就足夠受得了,而且還是數十頭啊!現在這傢伙竟然想得是擊殺那兩名修士。

「還是先等宗門派人把這些水怪收拾掉再說,等下我們倆一起去追殺著倆散修看,按照長老的速度也快了。」王武破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不遠處的天上飛來兩個修士。

這兩個修士,一個御劍飛行,一個御使火雲,兩人的速度都非常不慢,王武破點燃穿雲箭沒過一會兒,這兩名長老就出現,不出現不行啊!畢竟是宗門之中的弟子出現了危險,而他們兩位長老的職責就是負責穿雲箭發出的求救信號。

「外門弟子王武破拜見宗門長老,請宗門長老斬殺這些水怪。」王武破對著空中的兩名長老開口說道。

而這兩名長老卻是沒有說什麼話,只是看了王武破等人一眼,便向著水怪擊去,只見一把寶劍,在水怪之中穿梭,每一次的刺殺,都會有一頭水怪倒下,這簡直就是摧古拉朽,像是割麥子。

那名炎長老也是不弱,只見他收起了火雲,一下子躍到了水面之上,他的手掌向前一伸,一團不大不小的火球飛了出去,一頭水怪不小心觸碰到了那團火球,結果瞬息之間就飛灰湮滅。

這人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氣,沒想到這人的火球竟然如此恐怖,之前他們也見過宋青施展的火球術,宋青施展的火球術聲勢是非常浩大,卻是遠遠沒有如此的威力,想必這人的火行道法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宋青能夠感受得到,這名長老的火行道法遠遠在自己之上,自己的火球術只不過是小成,而這名長老的火球術應該是大成之上了,道法本來就是殊途同歸的東西,一法通萬法通,在修行道法之中的修士,最常見的就是修行五行之術。

這普通的五行術卻是所有道法修士的必修功課,然而五行術之中也是也分優劣的,這是要看修行之人的資質,如果對五行道法天生就擁有資質的人,那麼五行術自然就非常厲害。

比如說是北小煙,北小煙的土系道法卻是獨樹一幟,又或者是說北明老道士,北明老道士曾施展過的漫天雨箭也是非常驚人。

第一是看資質,沒有資質是不可能能夠修鍊五行道法,資質越好的,就更容易領悟其中的奧義,威力更加強大,第二嘛,就是看修為,若是一個人的修為不強大,也是發揮不出強大的道法,這一點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第三是看功法,功法都是前人的修行經驗,但是前人也是有強有弱,若是強大的修士,留下的道法,自然就比較好理解,比較強大一些。

道法一途其實都是看自身的領悟能力。 變化何用?道法自成。

道法是人族感悟天地自然的變化而衍生的功法,其中最基本的就是五行道術,當然道法不僅僅是這樣,還有許多妙不可言的道法,那些道法都是大能者自身領悟出來的,除非是大能者的直系後代,或者是被看中的人才能學習,這些東西自然不是那麼容易接觸,不過若是能夠接觸到這種無上道法的人,自然也不是等閑之人。

那名長老的火球術雖然不是什麼無上道法,但也是圓滿之後才能擁有的威力,這也不怪宋青有些羨慕,看這名長老的修為最起碼都是兵境以上,一般來說長老都是兵境以上的修為,只有兵境的修為才能當上長老。

內門弟子的人數雖然比外門弟子的人數要少上許多,但是內門弟子可是比外門弟子精銳無數倍,當然不只是在修為上而言,在綜合各方面來說都是,何為弟子?弟子都是要繼承宗門大統的人物。

也就是說在場的弟子都有可能未來當上青元宗的宗主,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只要你是宗門的弟子也就意味擁有爭奪宗主之位的資格。


其實外門晉陞內門的弟子也不在少數,但是為什麼內門弟子還是這麼少,就是因為有很多內門弟子選擇成為宗門的長老,而這就是長老的來源,也就是說我們看到的這些宗門長老以前其實都是內門弟子。

有很多的人若是很長的時間都沒有突破成功的話,那麼就取消其弟子的資格,從而成為長老,當然有些長老只是不想捲入權力的鬥爭從而成為長老的。

其實雖然說那些長老看起來很風光,其實他們只不過是看起來的風光,要是喝令一般的內門弟子還可以,但是那種妖孽一般的弟子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裡,比如說陳立軒。


在核心弟子面前,這些長老都是渣。

當然作為外門弟子,還是要尊重這些長老的,畢竟他們的實力比外門弟子強悍,除非有一天你成為了內門弟子,而且實力還超過這些長老,那麼恭喜你,你已經進入了宗門的核心圈之中了。

長老的原意就是為了管理外門弟子,外門弟子的人數最多,也是最不好管理的,而且長老還要處理宗門的大小事務,那些整日苦修的核心弟子可沒有時間多管這些事情。

在宗門之中,還有一種存在,他們也是長老,不過他們宗門之中的苦修者,一般都是不會露面,就算宗門爭奪宗主之位,他們都不會出現,只有在宗門生死存亡的時候,他們才會出現,而這些人就是太上長老,他們都是宗門的根基。

當然要成為太上長老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太上長老也是從長老之中挑選,從普通的長老之中選出大長老,而這些大長老都是太上長老的種子人選,一旦成為太上長老的種子人選,那麼在宗門之中修行的資源絲毫不會比那些核心弟子要差。

而且這種大長老還有可能被傳說中的太上長老收為弟子,得到太上長老的傳承。

看樣子,因為穿雲箭出現的這兩位長老都是大長老差不多的人物,因為這兩人的實力高強,而且又如此年輕,竟然是長老的話,那麼一定是那種大長老。

「王武破,看這樣子我們不用擔心了,有這樣兩位長老出面,這些水怪不一會兒就會被消滅,我們一起去追殺那兩位散修。」宋青轉過頭對著王武破說道,這三名散修,已經死去了一名,剩下的兩個散修,有一個也是奄奄一息,現在正是追殺他們的好機會。

王武破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色,說道:「好,要不是這兩個人我也不會浪費一支穿雲箭,這穿雲箭可是有靈晶都買不了的,若是不從這兩人身上拿回成本,我還真是不甘心。」

宋青的身影一下子向著那兩名散修的逃走的方向追擊過去,這兩名散修在使用了御靈之術之後還沒有一下子逃走,而是看著水怪把宋青等人圍住,但是這兩人沒有想到,這些青元宗弟子竟然把宗門的大長老給叫了過來。

這兩名散修看到炎長老和劍眉長老趕過來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逃走了,若是這個時候再不走,他們兩個人就真的走不了了,那可是兩名宗門的大長老,可是貨真價實的兵境高手,而且還是那種兵境高層的修為。

「宋青,你知道這兩名散修的逃走路線嗎?」王武破皺著眉頭問道,這兩人逃走的時候他們都沒有看到,若是就這樣追蹤的話,那可是兩眼摸黑。

可是王武破忘記了宋青本來就是兩眼摸黑,雖然宋青看不見,但是宋青能夠非常清楚的感覺到了他們兩個人逃走,宋青的精神力比起一般人都要更加強大。

「這兩名散修是朝著水澤深處逃了過去。」宋青說道,以宋青現在的精神力,還能夠感受到這兩人還在飛快的逃竄,而且距離宋青兩人不太遠,若是太遠的話,宋青也感覺不到,所以宋青才會叫上王武破一起追殺這兩名散修。

「水澤深處?!」王武破皺起了眉頭,水澤深處可不是什麼好地方,在水澤深處可是兇險萬分,而水澤深處水怪的大本營。

「沒事,我們先不追得太緊,不要讓他們發現,想必他們一定是要逃回洞府,到時候我們再動手也不遲。」宋青也能感受到越是前進,前面就擁有一種強大的氣息,而這氣息比起剛才的那些水怪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宋青覺得那兩名散修都敢去,只要宋青和王武破沿著這兩名散修的路線就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不過還真是沒想到,這三名散修的膽子竟然這麼大,敢把洞府設在水澤深處。」王武破說道,不過想來也是,那三名散修之中,竟然有一人可是御使水怪,那麼自然敢把洞府設在這麼危險的地方。

宋青和王武破現在都是在水面上奔跑,他們把靈力運用到了腳上,自然可以水上飄一樣,如果把靈力集中在腳上的話,那麼不只是可以水上飄這麼簡單,還可以不用手去爬樹,當然只有修士才能做到這樣的事情。

而那兩名散修也是如此,那名手持詭異鈴鐺的修士背著另一名修士,宋青兩個人悄悄的跟著後面,倒是沒有讓這兩個人發現,倒是一路上遇到了許多的水怪,不過宋青和王武破隱藏的倒是挺好,沒有驚動這些水怪。

「這水澤深處會有什麼東西你知道嗎?」宋青向王武破問道,畢竟宋青還是第一次來這荒山,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第一來荒山就遇到了這麼多的事情。

「我沒有進入過這水澤之中,畢竟這裡居住了很多的水怪部落,據說這些水怪部落之中的爭鬥非常激烈,雖然他們的爭鬥很激烈,但是都是排外的種族,不過水怪這種族類都是智慧低下的。」王武破說道。

這些水怪都是三級巔峰妖獸,而且水澤之中還擁有許多的部落,這些水怪的數量自然數不勝數,這就相當於一個險地,一不小心就可能隕落,宋青和王武破在一路上就看到了許多非常殘酷的畫面,有些水怪在相互殘殺,不過這些都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幸好宋青和王武破都是在水面上行走,腳步都放得很輕,而那些水怪都在水澤深處,水澤的水是非常渾濁,在水底的水怪很難看得見水面上的兩個人,倒是宋青強大的精神力能夠感受到一些水底的情況。

而那兩名散修選擇的路線也是水澤之中較為安全的路線,若不是這樣的話,宋青和王武破是不可能走到這裡的,若是不小心闖入了水怪部落的爭鬥之中,恐怕宋青和王武破瞬間就會撕成碎片,這些水怪都是實力強大而又沒有什麼智慧的種族。

「不過,曾經有傳聞說,在水澤之中有出產一種靈花,是非常稀有的靈花,能擁有很強的藥性,價值很多靈晶。」王武破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說道。

「罕見的靈花?」宋青喃喃道,這是一條很有用的信息,若是能見到這樣的靈花,自然是好的,畢竟現在宋青的幫會還在初步建立的時候,需要用靈晶的地方自然很多,若是能夠擁有大量的這樣的靈花出售的話,那麼宋青的幫會就可以很快建立好。

在外門弟子之中,樹立威信是很重要的,在宗門之中,外門弟子的數量最多,若是能夠培養出一批重要的精英骨幹,那麼對以後繼承宗門的大統有很大的幫助,為什麼陳立軒在宗門之中可是肆無忌憚的,可以對任何指手畫腳,就是因為他是宗門第一幫會天星會的創始人。

在外門之中,天星會的成員遍地都是,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陳立軒的鐵杆粉絲,這樣一來幾乎半個宗門都在陳立軒的掌控之中,所以陳立軒是風頭最盛的核心弟子,當然核心弟子不只是只有陳立軒一個人,而有些人的實力不一定就比陳立軒差多少。 水面上泛著一片青煙似的薄霧,遠望微山,只隱約辨認出灰色的山影,就在這樣的水澤深處藏著這三名散修的洞府,而且還是在水怪部落的深處,這三名散修也真是足夠膽大的,水澤深處最起碼都有數十個水怪部落。

每一個水怪部落都有上百頭的水怪,而每一頭的水怪都擁有三級巔峰妖獸的實力,也就是每一頭妖獸的實力都不亞於他們,但是就是這樣的情況他們都敢把自己的洞府設置在這裡,也是藝高人膽大了。

不過那名修士能夠御使水怪,這也應該有所關係,這名修士應該就是在這水澤深處之中得到了水怪的御使之術吧!


每一種御靈之術都不一樣,一種御靈之術對應一種妖獸,有些御靈之術是直接控制妖獸,而有些御靈之術是抓住了妖獸的一些生活習慣之類的秘密,而有些專門的御靈更是不一般,他們從下就飼養妖獸,和妖獸又深厚的感情,藉助妖獸的力量戰鬥。

但是這樣的妖獸一般都不叫做妖獸,而是叫做靈獸,經過訓練的妖獸自然不會像那些妖獸一樣沒有一點的人性,相反這些人族培養出來的妖獸還相當有靈性,所以被稱為靈獸,御靈一般都是有自身的靈力來去培養靈獸,這樣的話就能做到心意相通。

宋青在外門的時候也是遇到御靈的,就是寧胖子要一起執行任務的那三人,不過都被宋青給打跑了。

若說御靈的話, 九世魔尊 ,但也很有靈性,雖然小白算不上是什麼靈獸,但也是宋青很好的夥伴之一。

自從在沙漠血城的那一戰,小白就一直呆在了陳長老的煉藥房之中,宋青讓陳長老幫忙代看,不過這小白在煉藥房可沒少給陳長老找麻煩,不過還好,畢竟陳長老也是兵境高手,有一定的實力,最重要的是陳長老也有那麼一株魔食花。

其實宋青覺得陳長老的魔食花比起陳長老本人來要厲害許多,若是被陳長老知道宋青的想法,不知道陳長老會不會被氣死。

宋青和王武破現在正追殺那兩名散修,可是兩人一路跟蹤他們,卻發現這兩人卻是逃竄到了水澤深處的地方,而等到宋青和王武破上前一看,竟然發現水澤深處有那麼一座小島。

乳白色的霧靄把小島給籠罩了起來,就像一幅筆墨清淡、疏密有致的山水畫,但就是這麼一處美景,周圍的水澤卻是密密麻麻簇擁著水怪,不過那些水怪倒是不敢靠近小島,也不敢進入小島。

宋青和王武破對看了一眼,感覺事情很奇怪,這一路上過來,他們兩個看到了許多互相殘殺的水怪部落,而眼前的這些水怪儼然也是一個部落的樣子,但是與剛才的那些部落不一樣的就是,這個水怪部落比起一路上看到的水怪部落都要強大些許。

「這些水怪竟然不去攻擊那兩名散修,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王武破對著宋青說道,按理說水怪看到有人類修士都會撲上去廝殺的,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有很多的修士都不敢深入水澤,而那種奇異的靈花產量也很少。

宋青感覺到了這些水怪似乎有些不一樣的地方,這些水怪雖然有生機,但是好像缺少那麼一種活力,對,就是活力。

「我們也試著小心的上島,看這些水怪會有什麼反應,我總覺得這些水怪好像很安靜,動都不會動一樣。」宋青說道,話雖如此,但這麼多水怪妖獸的威壓還是很強的。

「難道這些水怪是在睡眠嗎?」王武破仔細的觀察說道。

「我們跟上去,不要去觸碰這些水怪,免得這些水怪蘇醒過來。」宋青對著王武破說道,然後就向著眼前的小島靠近。

王武破也是緊跟其後,兩個人一登入小島,就感覺到這小島的不一般,這個小島跟外面陰森恐怖的景象一點都搭配,在這小島裡面綠草如茵,有著稀稀落落的大樹,這個小島並不是很大,只有那麼一點地方,但是這個小島上面竟然有一處湖泊,而在這處湖泊的周圍長著一些奇異的花。

這種花的顏色非常鮮艷,而且都是深紫色的,非常漂亮,讓人不由自主的就像採摘一朵來。

「難道這就是流言之中所說的奇異的靈花?」王武破伸手就要摘下一朵花來仔細瞧瞧,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宋青卻是一把抓住了王武破的手不讓王武破觸碰這些花。

宋青臉色有些緊張的說道:「這應該不是靈花,這些花的氣息和靈花不一樣,想必這些花都是有毒的,若是觸碰到這種東西,肯定會中劇毒。」

雖然王武破也不知道宋青說的對不對,但是他還是起了一身冷汗,幸好沒有觸碰到這種花朵,不然自己可就真的中毒了,王武破是煉體之修,修鍊的就是身體,雖然在體質比起其他的修士都要強悍,但是體修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身體,若是中了劇毒之類的,那麼自身的修為就一定會下降的。

「剛才那兩名散修跑到哪裡去了?」宋青問道,只要能夠找到這兩名散修的洞府,宋青和王武破兩人就算沒有白跑一趟,宋青一開始看中的就是這三名散修的身家。

這三名散修很不一般,一名散修擁有寶器級別的寶劍,而一名散修也擁有一個詭異的鈴鐺,最後一名散修雖然說沒有寶器,但是這名散修的秘密最為有價值的,你想想若是能夠控制水怪為自己的戰鬥的話,這無疑會成為一股非常強大的戰力,以目前宋青的修為來說是非常有幫助的。

「好像那邊的土坡上面有一個入口,這會不會是他們的洞府?」王武破的眼睛很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不遠處的山坡上有那麼一個洞口,剛才那兩名散修也是往那個方向走去的,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這個洞口就在王武破和宋青兩人的面前,宋青和王武破正猶豫要不要下去,畢竟這是人家的洞府,若是進到裡面有什麼禁制的話,那麼這對他們兩個人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這洞口倒是沒有什麼精神波動,想必這三名散修沒有想到會有人能夠跟蹤到這個地方來吧!」宋青舔了舔嘴唇。

要是宋青成為了內門弟子的話,那麼宋青也能擁有一座洞府,而且擁有的洞府遠遠比這三名散修要好得多,不過只有內門弟子才有資格擁有洞府,在青元宗的洞府都不是一般的洞府,而是靈力非常充沛的那種,越好的洞府就擁有越好的資源,據說內門弟子的洞府之中甚至能夠引動地火修鍊。

不過看樣子,這三人就是簡單的在這土坡上挖了一個洞府,這也符合散修的做事風格,和宗門自然是沒法比的。

「那好,我們進去吧。」王武破這個時候卻是率先進入了洞口,在他看來宋青怎麼說也是一個眼睛不便的人,也不好讓人家先進吧,不過這小子不是說他擁有奇瞳嗎?倒是沒有看見過他有奇瞳,而是整天蒙著塊黑布,不過這也是讓王武破敬佩的地方,這人眼睛上蒙著塊黑布就能夠像平常人一樣行動,那要是沒有蒙住黑布,那不是更厲害嗎?

宋青並不知道王武破心中是怎麼想的,而他卻是就是一個瞎子,當然這是暫時的,自己的奇瞳總有回到自己的身上的,而且宋青感覺這一天也是不遠了,不知道為什麼,宋青感覺很快自己就可以遇到林索。

想當初在越陽城的時候,城主府暗算了宋青,把宋青的奇瞳給挖走了,並且移到了林索的身上,這才讓林索擁有了進入宗門的資格,不然以林索的資質是不可能進入宗門的。

當然城主府現在是沒有了,都被宋青給滅了,不過這都是藉助陳長老和老妖猿的力量,若不是他們兩個兵境強者,宋家也不可能代替城主府的位置,而現在就剩下一個林索了,不過這個林索卻是有些難辦,因為林索和宋青並不在一個宗門,自然很少有機會能夠碰到。

所以宋青就等著這次宗門爭鬥的機會,各大宗門的排名賽就會派他們這些弟子上場,只要林索在宗門之中,總是能夠遇到的。

王武破和宋青一進入這個洞口,就感覺到非常的黑暗,這這種地方,就連個夜明珠都沒有,不過王武破和宋青倒是能夠摸著牆壁前進,就在王武破和宋青前進了不久之後,眼前突然就出現了光芒,而洞府裡面的情景也是清楚的看在他們眼裡。

別看這三名散修的洞府看起來不怎麼樣,在洞府之中的配置還算是挺不錯的,而且宋青和王武破都能感覺到一股濃郁的靈力,怪不得這三名散修的實力如此強大,能在靈力這麼濃郁的地方修鍊,修為自然會強大起來,若是假以時日他們必定會突破兵境。

本來這一次這三名散修去獵殺那頭蛟就是為了突破那個境界,卻是沒想到這一次卻被這些青元宗弟子給弄的栽了一個大跟頭。 「三弟,你沒事吧,這次都怪大哥輕敵了,青元宗的賊子實在是欺人太甚!」那名為首的散修有些悲傷的對著奄奄一息的修士說道,這奄奄一息的修士花了大代價御使水怪,結果王武破卻是使用出了穿雲箭,把宗門的長老自己找了過來。

這樣的結果讓人很難接受,他們三個散修,死的死,傷的傷,而那些青元宗弟子卻是沒有一點的事情,就連御使出來的水怪也都被青元宗的長老給幹掉了。

「大哥,二哥他就這麼死了,我們一定要為他報仇,青元宗,我跟你勢不兩立,以後見到青元宗弟子我見一個殺一個。」那名散修眼睛閃爍著凶光。

這也不能怪這三名散修,這種事情在修士的世界之中是很常見的,爾虞我詐,生死擊殺,而修士就是在刀刃上跳舞的人,一不小心就會死去。

「好,希望二弟泉下有知,能夠保佑我們突破兵境,殺光青元宗的那幫小賊。」 老師嫁不嫁

這散修的洞府很深,而宋青和王武破看到了也只不過是表面的,他們現在還沒有找到那兩名散修的身影,現在這種時候就是擊殺這兩名散修的最好時機,雖然這三名散修的遭遇是有點慘,遇到了他們這些青元宗弟子,但是情況反過來的話,宋青相信這兩名散修也會毫不猶豫的像他這樣做。

所以說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別人若是想砍了我的頭,那麼我就先砍了敵人的頭。

「宋青,那頭蛟龍情況怎麼樣了?你還能使用九龍神火鼎嗎?」王武破對著宋青說道,那頭蛟龍被宋青收服在了九龍神火鼎之後,現在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而且若是宋青能夠使用九龍神火鼎的話,那麼宋青會輕鬆很多。

「那頭蛟龍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我們殺了這兩名散修之後,就和其餘的師兄弟分食了,到時候我們的修為又能夠更上一層樓。」宋青對著王武破嘿嘿笑道。

在他們這些出來去荒山的弟子之中,若說境界最低下的,當然是宋青了,宋青的修為只不過是臨境第四層,不過宋青憑藉著九龍神火鼎,實力倒是能夠排進第一,全力出手的話,就連王武破也應付不了宋青,宋青畢竟擁有上品寶器,而王武破身上什麼寶器都沒有,所以對付那名散修也有些吃力。

嗡!

宋青祭煉出九龍神火鼎,這散修的洞府也不能隨便就這麼進去,畢竟那兩名散修對自己的洞府肯定熟悉,而且還說不定會有什麼禁制,如果直接闖進去殺人的話,那麼對宋青和王武破是非常不利的。

只見宋青一手扶著九龍神火鼎,一手靈力閃爍,宋青手中的靈力花火了熊熊的火焰,雖然那火焰就在宋青的手上,但是宋青卻是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因為這是屬於他的火行術。

九龍神火鼎也是感應著宋青使用的火行術,從火鼎之中傳來了火焰,宋青向著裡面的洞府一拳擊去,頓時火焰爆發,熊熊的火舌想著洞府深處捲去。


「怎麼回事?」為首的散修頓時慌了起來,洞府之中突然之間就著起火來,將洞府里的東西都給燃燒。

「大哥,不好,肯定是那青元宗弟子追了過來!」另一名散修口乾舌燥的說道,他還記得那個擊殺自己二哥的修士使用的道術就是火行術,看這個人的道法肯定有所小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