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

旁邊的小劉目露駭然,百十斤的大活人,在這個楊浩手中,竟然跟個玩具一樣?

這尼瑪還是人嗎?

看著自己的同伴那凄慘的模樣,小劉寒毛炸起,挪動著腳步慢慢向著門口移動。

「你別溜啊,你們不是要動私刑嗎?不完成任務怎麼好溜?」

楊浩見到小劉要跑,腳尖在地上一勾一挑,一根警棍呼嘯著踢了出去,精準砸中他的小腿骨上——

「咔擦!」

一道清脆的骨裂聲響起。

小腿骨被砸斷,巨大的疼痛襲來,小劉也發出凄慘的慘叫,哀嚎著摔倒在地。

「啊,殺人啦!襲警啦!」

安靜的審訊室內,頓時響起嘹亮的叫喊,隔著厚重的鐵門,都傳了出去。

「恩,怎麼回事?」

正好路過這邊的李詩詩,眉頭一挑,感覺來到門口,發現已經圍著不少看熱鬧的警員。

「李隊,你來了,這裡面好像出事了。」

一個警員焦急說道:「可是這鐵皮門被馬警官鎖住了,鑰匙也在裡面的小劉那裡,我們打不開啊。」

被馬濤鎖住的?

李詩詩暗呼一聲不好。

億萬寵溺:腹黑老公小萌妻 這只是一起簡單的打架鬥毆事件,只要隨便做個筆錄就好,哪裡需要在審訊室審問?還是被鎖住審問!

傻子都明白這裡面肯定有貓膩!

李詩詩俏臉瞬間冰冷起來,對著周圍的人說道:

「你們讓開!」

說著。

李詩詩深吸一口氣,身子衝鋒陡然發力,一腳狠狠鞭甩出去。

咚!

強悍的力道,重重落在鐵門上,牆面都為之一顫。

見門沒有踢開,李詩詩柳眉一皺,退後幾步一個衝鋒,再次猛踢過去。

嘭!

只聽「哐當」一聲,厚重的鐵皮門被踹出個深刻的印記,裡面的鎖芯直接被震落在地。

「卧槽,這也行!」

周圍所有的警員,全都心裡發悚。

這尼瑪中海市第一霸王花,果然名不虛傳啊,這一腳要是踢在人身上,誰他媽受得了?

李詩詩滿臉寒霜,率先衝進審訊室,抬頭就看見了楊浩正暴揍兩名警官。

「給我住手。」

霸王花發出一聲怒吼,衝過去屈著膝蓋就對著楊浩撞了過去,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她瞪大了美目,趕緊收回大半力道,化膝為腿。

強大的慣性力量,依舊讓她的腿踢了出去。

嘭,一道人影發出慘叫,直接被踹飛了出去。

眾人抬頭一看,被轟飛出去的,竟然是那個瘦高警官。

「你……」

李詩詩簡直就要氣炸了。

自己這一腳刁鑽無比,速度也很快,一般人躲都躲不開,可是這個楊浩,不僅恰好躲開了,還有功夫拖過來一道擋箭牌。

借她的腳力,將瘦高警官狠狠踹飛了出去,要不是她及時換了招式收回力道,瘦高警官恐怕凶多吉少了。

主公,你的謀士又掛了 「哇,美女,你是不是看我受了委屈,特意來幫我的啊。」

楊浩摸著後腦勺不好意思笑了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這是怎麼回事!」

李詩詩的美目快要噴出火來,急促呼吸的胸膛微微顫動,完全的吸引住了楊浩。

「美女警官,有人把我關在屋內,想要揍我,還想要對我動用私刑。」

楊浩歪著頭,滿臉委屈的指著趴在地上的兩人。

在門口看熱鬧的眾人,集體無語。

明明是你打得那兩人滿地跑,怎麼還好意思裝出一副受盡委屈的模樣?

李詩詩低頭看了看地上的警棍,又瞥了一眼角落裡被關閉的攝像機,她已經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不只是她,在門口一些經驗老道的警員,也一副了解的模樣。

這種事兒在警察局內,早已經不算什麼秘密,可是要動私刑,卻被別人反打喊救命的,這可是頭一回。

「李……李隊,這人拒捕,而且還襲警。」

趴在地上哀嚎的瘦高警官,趕緊向李詩詩求助。

「閉嘴!還嫌丟人丟得不夠是不是。」李詩詩回頭瞪了他一眼,轉過頭打量著楊浩。

能夠兩次避開她的鞭腿,這個人的身手也絕不會弱到哪裡去,李詩詩本就是心高氣傲的主,此時見到楊浩,內心裏面的鬥志已經被點燃。

「喂,我可沒有襲警啊,不信你調出攝像頭看看。」

楊浩為自己辯解了一番,指著李詩詩正色道:「明明是你將人家踹飛,怎麼也不去道歉呀。」

道歉?道你妹的歉啊。

李詩詩盯著面前這個看似清秀的青年,眼睛愈加明亮。

她在警校的時候,就已經打遍全校無敵手了,來到中海市警局,更是一朵暴力無比的霸王花。

「你,先打過我再說。」

李詩詩指向楊浩,雙手抬高,擺出了標準的太極軍體拳的起手式。

「喂喂,美女,咱們能坐下來好好談談嗎?」

楊浩的頭搖得像個撥浪鼓,可是卻是絲毫不管用。

呼!

一招擒拿扣喉手,帶著一股香味,向著楊浩撲來。

……

警察局五樓的一間辦公室內。

馬濤滿臉興奮的坐在電腦前。

自己的侄兒被那個楊浩打成那個模樣,他的心裏面可是狠得牙痒痒的,特意吩咐自己的親信,好好的教訓教訓楊浩。

但這還不解氣,他還特意調出楊浩的個人檔案,想要在上面動動手腳,讓對方在整個中海市都混不下去!

可是——

調出來的簡歷,卻是讓得他心裡一驚!

因為楊浩的檔案資料里,只有一個姓名,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就連照片都沒有!這麼乾淨甚至奇怪的檔案,瞬間讓馬濤驚疑起來。

難道這人是國家秘密部門的?

又或者這人沒有戶口,註冊的是黑戶?

對於這兩個猜測,馬濤當然更傾向於後者,國家秘密部門?這簡直就是搞笑,那個楊浩的年齡那麼年輕,怎麼可能是秘密部門的?

本來一個黑戶,也沒有多大問題,可是既然惹上了他們馬家的人,就由不得他馬濤不動手腳了。

想到這裡。

馬濤陰森一笑,直接在楊浩的空白檔案上,增添了「重大犯罪案件關鍵嫌疑人」幾個大字。

「嘿嘿,有這個檔案記錄在,江南大學不開除你才怪!老子要讓你在整個中海市都混不下去!」

馬濤點燃一根香煙。

隨後直接在檔案上點了提交,靠在背椅上悠閑的吞吐著煙霧。

他沒有發現,就算他點了提交,在電腦後台的檔案庫里,楊浩的檔案依舊是一片空白。

當然。

他更不知道,他這一動作,在整個華夏,引動了多大的風波。

……

「滴滴滴,滴滴滴滴。」

華夏某軍區特戰部門,猛地響起一連串的警報聲。

「報告首長,剛剛得到消息,『地獄喪鐘』在國內的第一層檔案,被人強制修改了!」

一個身披迷彩作戰服的中年男子,焦急的抬頭說道。

「什麼!他的第一層身份,被暴露了?」頭髮銀白的老者猛然抬頭。

銳利的眼神和挺拔的身軀,無不顯示著這位軍區首長,是一個雷厲風行、狂放霸道的軍人。

「首長,怎麼辦?」

迷彩服男子是個急性子,不停地在周圍走來走去:

「怎麼辦啊,要是『地獄喪鐘』的身份暴露了出去,別國知道他以前是華夏軍方的人,外交部可就麻煩了!」

「先不要急,畢竟只是第一層的掩蓋檔案。」

軍區首長安撫部下,又接著說道:「趕緊啟用衛星追查,看看修改檔案的地方在哪裡,馬上成立特種小組,進行秘密調查。」

「還有。」

軍區首銳利的眼神中,罕見的流露出一抹懷念:「馬上對『他』第二、三層的檔案進行最高級別的加密。」

「是,首長。」

迷彩軍裝男子,敬了個標準的軍禮,然後就小跑著出去。

……

狹小的審訊室內,兩條人影「廝打」在一起。

拳勁如風,腿攻如鞭。

李詩詩越打,眼中的震驚越加明顯。

這個看起來清秀的青年,竟然每一次,甚至每一招,都能夠完美的躲過她的攻勢。

尤其是她每次施展太極軍體拳的時候,對方都能夠預先知道她的動作,並且用相同的動作來抵擋!

「喂,美女,別再打了,這樣打上一整天,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楊浩一記輕柔的摔碑手,將李詩詩的鞭腿準確抓住。

眼神卻是直勾勾的盯著對方的胸前,經過劇烈的運動,差點就要從衣服里蹦跳而出。

真的很大啊,彈性更是十足。

楊浩不自覺的咽了咽喉嚨,眼前這美女警官,脾氣暴躁,身材貌似更加的火爆啊!

「滾,再來!」

李詩詩的眼神充滿了鬥志。

她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和這個人的對抗中,自己對於太極軍體拳的運用,愈加的熟練起來。

這讓李詩詩的內心,又是興奮又是疑惑。

教導自己拳法的二哥,可是華夏頂尖作戰部門「龍刺」裡面的精英。

二哥曾經說過,這套拳法是他們「龍刺」裡面的傳奇兵王,親自發明的,殺傷力異常恐怖。

正因為如此,這套拳法沒有在全軍區推廣,只在少數特別作戰的部隊中流傳。

「難道這人,是某些特種部隊當中退役的?」

李詩詩腦中閃過這個念頭,隨即又搖了搖頭。

這人這麼年輕,要是出身特種部隊的話,此時正是巔峰期,又怎麼可能是退役的呢? 楊浩此時痛並快樂著。

眼前這個美女警官,雖然容貌精美身材火爆,可脾氣也是一樣的火爆啊!

簡直就把他當成了練手的沙包,不僅各種招式對著他試了個遍,就連失傳已久的猴子偷桃,都施展開來了。

「美女,差不多就夠了啊,你怎麼這麼欲求不滿啊。」

楊浩躲過踢向他胯下的鞭腿,一雙賊兮兮眼睛落在對方姣好的身材上。

欲求不滿?

李詩詩精緻的臉蛋上,極度陰寒,她的雙目都快要吞吐出火苗來了。

她身為公認的霸王花,家境背景又強橫,平時有誰敢在語言上調戲她?而且對方那肆無忌憚的眼神,死死盯著她的胸前,這讓他如何不暴怒?

「呀!」

嬌喝一聲,李詩詩完全失去了理智,拋開固有的招式就對著楊浩撲過來。

「我去,這女人發起瘋來,和大小姐有的一拼啊。」

楊浩趕緊向著旁邊閃去。

暴怒狀態下的李詩詩一擊落空,正想繼續追擊,可是一腳踩在地上的警棍,腳步一滑,徹底失去了平衡,身形向前猛地撲落摔去。

「啊!」

這一刻的李詩詩,哪有剛才的兇狠,眼中儘是驚慌。

眼看著就要臉蛋朝下摔在地上,一道人影猛地從側方滑過來,下一刻,李詩詩整具嬌軀,便撲倒在了楊浩身上。

倒地的兩人,姿勢有些曖昧。

楊浩在下,而李詩詩正趴在他的身上。

「哇,好爽,這被壓得不虧啊。」

近距離感受對方嬌軀的柔軟,楊浩幸福得都快丟了魂兒。

炙熱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上方——

就在他的鼻尖不到兩公分的距離,就是李詩詩那火爆的嬌軀,這麼近的距離,只要他微微抬頭,就能埋入那股柔軟的芳香當中。

李詩詩的臉蛋上,瞬間籠罩了一抹緋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