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擊真的是我夠發出的嗎?」

林動喃喃自語道。

7017k 咻!

突然一聲清響,一根肉眼難以看見的銀針刺入了林霜雪的後頸,直接穿透了她的脖子。

鮮血噴涌了出來。

林霜雪的嘴唇蠕動了一下,緊接着,身子一軟,猛地倒在了地上!

「護駕!」頓時有人尖叫了一聲:「有刺客!」

顧知鳶的目光卻飛快的落到了銀針飛射出來的方向,眸子裏面劃過了一絲冷光。

只見一個身影畏畏縮縮的躲在角落裏面,是一個尼姑。

顧知鳶闊步走向了尼姑,伸手就將她抓了出來,嚴聲呵斥道:「你是何人?躲在這裏做什麼?」

被顧知鳶呵斥了一聲,小尼姑顯然被嚇了一跳顫抖了一下,雙手合十,喊道:「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貧尼法號靜力。

「貧尼聽殿中出事了,特地過來看,貧尼可以證明不是雲千公主動的手。

所有人的目光狐疑地落在了靜力的身上,一個個的眸光閃爍之間帶着一絲絲的懷疑。

顧知鳶半眯起了眼睛:「你躲在角落裏面做什麼?既然知道,你就應該說出來的。

「貧尼見十七皇子妃來了,已經證明了清白了剛剛想要離開……」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顧知鳶猛地一扯她的衣袖。

一個小匣子從她的衣袖裏面落了出來。

靜力一看就想要掙脫顧知鳶的手逃跑,她一掌拍向了顧知鳶的肩膀轉身就跑。

程家人見狀,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紛紛圍了上去。

顧知鳶飛起一腳踹在了靜力的後背上。

只聽到撲通一聲,靜力直接跌在了地上,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板上。

她的下巴磕在了瓷磚上,幾顆門牙從嘴巴裏面滾了出來,嘴角流着鮮血,一雙眼睛裏面寫滿了冷意。

顧知鳶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襟將她直接提了起來:「是誰讓你下毒殺人的。

「哈哈哈,是你啊,昭王妃,是你痛恨十七皇子妃,才我做出這些事情的,你怎麼能反過頭來怪在我的身上了?」

「你胡說。

」顧知鳶眼神一冷:「你到底是誰的人,到底想要做什麼?」

大殿之上的眾人聽到這席話,目光也落在了顧知鳶的身上。

他們的目光閃爍著幾絲詭異,落在了顧知鳶的身上。

要說是顧知鳶下毒,那他們覺得是不可能的。

顧知鳶有毛病啊,要自己挑撥自己的關係?

這樣有什麼意思?

但是,很明顯,他們就喜歡聽這個話,甚至願意順着這個尼姑的話說下去。

靜力冷笑了一聲說道:「昭王妃,你現在是抓住了我,想要洗脫嫌疑么?」

顧知鳶:……

「第一,你說我讓你做事情,證據呢?」

「第二,我殺了秦婉婉對我有什麼好處?林霜雪指認的是雲千,我故意挑撥關係?」

顧知鳶毫不介意,在大殿之上大大方方地承認了,十七皇子和昭王的關係特殊。

眾人:……

囂張,太囂張了。

連趙帝的嘴角都抽了抽,顧知鳶太囂張了,是一點面子也不給自己留下啊。他們是最早到的,他們就等著看沈千秋被宣判無期。

還等多久,沈千秋等人也陸續到場。

「嚯喲?你還真敢來啊,我還以為你會選擇逃跑呢。」楚炫看到事情以後冷嘲熱諷道。

結果他受到的只是沈千秋的冷臉。

「我沒有罪,又有什……

《長生帝婿》第二百八十五章我們都同樣憎恨他面對壓迫而來的蒼天霸道,夜非月眼露無奈。

她雙眼化作漆黑。

「你確定要動手么?」

披散長發,無風揚起。

一大團陰影,在夜非月腳下蔓延。

蒼天霸道停下腳步:「你敢在城內用先天層次的無差別攻擊?」

他雖然在大庭廣眾下動手。

可是並沒有造成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第一百六十章威脅我?(為盟主迪仔啊加更) 「哈?!!」

沐塵驚疑出聲。

我說,我一沒罵你二沒打你,你要和我單挑?!

看了看手中里的盤子,隨後,手臂伸向光頭少年,盤子遞了過去。

「諾,給你。」

光頭少年被沐塵這一手弄得不知所措:「你,你想幹什麼?」

「當然是給你的了啦!怎麼,不想要?」

沐塵有點無語,不是因為這一盤食物你才找我單挑的嗎?

現在我把它給你了,你問我幹什麼?

其實,沐塵不想和別人隨隨便便打起來,現如今,他體內的傷勢還沒有痊癒,隨便動用真氣,有很大的可能強扯到傷勢,所以,平時能不出手就最好不用出手。

更何況,以眼前這位光頭少年的修為,他也不用擔心,以這貨的實力,我沐塵就算閉著眼,一根手指頭,足以解決。

畢竟,哥可是達到沖虛境大佬級別的人物,虐這種小蝦米還不是手到擒來?

「不是,誰給你說小爺我是因為這盤食物向你發出挑戰的。」

光頭少年一臉「不要用這個侮辱我」的樣子。

「哼!雖說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吧……」

光頭少年見沐塵慢慢收回盤子,頭撇到一邊不去看,可眼角的餘光卻時不時瞥向沐塵手中的盤子。

光頭少年咳嗽一聲,表情很是嚴肅的樣子。

「喂!你知道嗎?小爺我最不願聽見別人叫我光頭,既然你今天敢對小爺我說出這種話,今天小爺我就讓你知道知道,花兒為何會這樣紅!」

「接招吧!」

光頭少年渾身金光涌動,金光在全身上下流轉,衣服飄飄而起,腦後一輪輪光環浮現,看起來,更加像是和尚。

「喂喂喂!我可沒有喊你光頭,我叫的是大師!」

光頭少年聽到沐塵的話,額頭上的青筋暴起。

卧槽!你當小爺我是傻瓜嗎?光頭和大師不都是同一個樣的嗎!

大師是什麼?

和尚啊!

那麼和尚呢?

光頭啊!

「廢話不多說,接招吧!」

「哎——」

沐塵無奈一嘆,既然你出手了,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目光凌厲,悍然出手。

咣當咣當,咚咚咚咚,砰砰砰砰……

三分鐘后。

「嗚嗚,嗚嗚嗚(大哥,我錯了)。」

光頭少年口齒不清的說道。

此時的他,體無完膚,尤其是那張俊美的臉龐,受到了沐塵極為關心的照顧,有百分之八十的拳頭,全部打在那個地方。

奶奶的,你長得竟然比我帥一點點,簡直不能忍!

話說,這個世界是不是專產帥哥?為毛我遇見的一個比一個帥?還讓不讓像我這種處於小帥級別的人活了!

沐塵越想越氣憤,照著光頭……額,此刻已成豬頭的少年又一次慘絕人寰的暴打。

殺豬似得慘叫再次響起。

「呼——舒服多了。」

沐塵起身擦了下額頭上的汗水,滿意地看著眼前的得意之作,他可以保證,就算是他媽來了也認不出他。

一旁,光頭少年驀然流淚。

嗚嗚嗚……小爺我都認輸了,你還打我……寶寶心裡好苦……

好了,該走了。

想到自己進來是有正事要辦的,沐塵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

身後的光頭少年叫住了沐塵。

「怎麼,還想再來一次?」

沐塵的語氣有些森然,讓光頭少年不禁縮了縮脖子。

「不,不是!」

光頭少年大步來到沐塵跟前,單膝跪地,雙手抱拳。

「小弟杜飛揚,特來拜見大哥!」

「!!!」

沐塵被光頭少年這一手整得有點毫無頭緒。

這算什麼?新的報復方法?

現在,臉上的傷勢已經回復過來的光頭少年英俊的臉上掛起可以令無數花痴少女尖叫的笑容。

「大哥,其實在遇到大哥你之前,小弟我未曾遇到過一敗,今日,大哥你讓小弟我輸得心服口服,所以,我想要變得和大哥你一樣強,大哥,請收下小弟吧!」

沐塵張了張嘴,他想說:

拜託,咱兩可都是半斤八兩的渣渣,有啥可教的。

經過剛才和光頭少年交手的沐塵對他實力的了解(說白了就是單方面的吊打),這傢伙,比自己這幅狀態還弱,應該是剛剛築基不久,這天賦和實力,算的上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沐塵正準備開口拒絕,只見光頭少年杜飛揚掏出一個儲物袋,恭敬的雙手捧上。

「這是?」

沐塵一臉疑惑,你給我一個儲物袋是為何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