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兩人多半是沖我來的!」柳曦心道,吳昕跟父親聯繫不上不一定代表有事,可能對方也是想綁架她去要挾吳昕跟父親,這兩人肯定知曉發生了什麼。

「學姐,怎麼辦?」戚豪過來緊張的問道。

「拿槍,外面的警察是假的!」柳曦當機立斷的對戚豪說道。

戚豪聽后一愣,臉上隨即有些驚恐,只見柳曦對他說道:「小豪,等下別猶豫……會沒命的!」

柳曦的話讓戚豪瞬間回想起山洞裏的那次遭遇,他明白如果自己猶豫了,自己和學姐說不定會……想到這個可怕的可能,戚豪立馬壓下心中緊張,認真的點頭道:「學姐放心!」

隨後,戚豪回身拿起了一把56霰彈槍上了膛,而柳曦則拿起了吳昕送自己的手槍,這把手槍是她目前用得最順手的武器。

嘟嘟嘟——

門鈴聲急促的響起,只聽外面那個大鼻頭「警察」按著通話鍵吼道:「開不開門,不開門我立馬去找你們老師去!」

柳曦來到監控處,深吸一口氣,換上一副驚慌的表情打開對講視頻,語氣哀求道:「我開門,別找老師……」隨即按下了開門鍵。

嘭的一聲,大門自動打開了,外面的鬍子男跟大鼻頭立馬沖了進去。

但入眼卻並沒有柳曦的身影,大鼻頭吐槽道:「媽的,自動開門……有錢人就是會享受。」

「別廢話了,把齙牙叫進來,感覺有點不對勁!」鬍子男沒有理會大鼻子男的吐槽,他覺得這個任務沒這麼簡單。

大鼻頭很快就將齙牙男喊了進來,然後關上了門,三人掏出手槍開始在房間里搜索。

可除了一屋子的健身器材和一些沙發、廚具外,沒任何可疑的地方,直到他們來到了射擊室門外。

「這裏怎麼還有一道門?」看着面前的鋼製防盜門,大鼻頭有些膩歪,tm的就一健身房弄這麼嚴密的防護,是錢多了沒處花么。

但鬍子男卻越來越緊張了,這件屋子不對勁。

「門好像沒關死……」齙牙男發現這道門還留着一道縫。

「小豪,快點進去,他們過來了!」突然,房間里傳來了女孩焦急的聲音。

「媽的,想跑?!」大鼻頭一聽對方像是要進地道,立馬衝進了過去。

「別進去!」鬍子男驚呼着想要拉住大鼻頭,可他的動作已經晚了。

嘭的一聲不大的槍響從房間里傳來,隨後就看見撞開門的大鼻頭腦袋瞬間爆掉,飛散的血液和腦漿噴了鬍子和齙牙一臉,而大鼻頭的身體也直挺挺的向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還沒等兩人回過神來,嘭嘭嘭嘭又接連響起四聲槍響,鬍子男下意識躲避,只感到左小臂一疼,然後就見到齙牙身體飛旋著噴出大片的血肉,一條胳膊也被打飛,隨後重重的倒地而亡。

鬍子男剛躲到一邊,來不及驚慌,立馬抬手察看傷情,卻發現自己左手半截小臂已經不翼而飛。

但鬍子男只是稍微愣神后很快就反應過來,立刻向著大門飛奔而去,可就在他即將要觸碰到門把手的時候,隨着一聲槍響,一顆子彈瞬間打碎了他的膝蓋,他腳下一軟猛的撞到了大門上。

然而,身受重傷的鬍子男在撞上門的一瞬間,抬手就往子彈射來的方向一頓亂射,只聽見一個女孩悶哼一聲后,又是一聲槍響,自己手中的槍就被打掉了。

「學姐,你沒事吧!?」聽見柳曦的悶哼聲,原本在第一次殺人後還有些愣神的威豪,立馬端著槍上來問道。

「沒事……」柳曦掏出自己被打穿了手機,看了看衣服上的兩個彈孔,有些后怕的說道。

她剛剛是側站着身開的槍,對方的子彈打在了衣兜里的手機上,擦著肚子穿了過去。

戚豪鬆了一口氣,隨後兩人有些小心的繞過兩具屍本,來到了渾身是血的鬍子男身邊,為難了好一陣才將其拉了回來。

鬍子男看着兩個一臉青澀的少年少女感到荒唐至極,他們三個大男人居然被兩個未成年人給撂倒了。

「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柳曦有些急切的問道。

鬍子男笑了笑,哆嗦著嘴說道:「是蠍子……」

可是鬍子男沒講幾句就眼神黯淡的死去了,他是失血過多而死。

「蠍子在哪,你說啊,蠍子在哪……」戚豪聽見是蠍子后,立馬就急了,他不停的搖晃着鬍子男的屍體,但對方已經沒法回答了。

「他死了!」柳曦提醒道,戚豪失望的站起身,有些懊惱怎麼剛剛不給這人包紮一下傷口。

突然,戚豪的手機響了,他立馬接通,只聽見褚婷聲音急切的道:「小豪,你們沒事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魏然深邃的鳳眸冷冷看著一點也不知道客氣為何物,坐在了他床上的女子。

謝含嬌看了一眼那幾個被如同捏螞蟻一樣輕易捏死的暗衛,對上俊魅男人蘊含殺意的冷眼,吞了口唾沫,討好地笑了笑。

「多謝好漢相救,我定當銘記於心,改日銜草相還,告辭,告辭。」

幸虧剛剛不是她吵醒的他。

魏然鳳眸閃過殺意,一把捏住了她的細頸,發出了冷笑:「呵。」用力捏緊。

從來無人利用他,還能夠生還的。

謝含嬌被捏得窒息,一邊手下意識抓上他的手腕,一邊手暗中取出了***。

不經意間探到他脈搏中的異樣,改了主意,勉強吐出幾個字:「你、的毒,我解。」

這中的毒…好熟悉。

魏然沒想到她只是抓著自己的手,就能知道自己中了毒,訝異的一瞬卻仍舊捏緊手中細頸,半點也不相信。

待要一下解決了她時,卻被謝含嬌揚了一臉的藥粉,身體居然慢慢軟倒在地,漸漸看不清眼前女人的面目,在意識逐漸消失前,想著:

若他明日還能活著,定要將這個女人追殺到底!

謝含嬌摸了摸被兩個男人抓出痕迹的脖子,眥了眥嘴,也不管地上的人聽沒聽到:

「多睡覺對你的毒有好處。」

她則趁機躲進了一間安靜的院子里,還未平復氣息就瞧見一個身姿修長的男子蜷縮在床上,害怕的望著自己。

虐文男主的暗衛果然隨正主,都不是吃素的。

謝含嬌防備著隨時可能會攻進來的暗衛,從空間里拿出靈丹一把吞進去,就地開始爭分奪秒療傷。

「姐姐,你吃的是什麼糖果?然然也想吃。」

床上的魏然一眼不錯的盯著她,在那顆靈丹出現的瞬間,就敏銳的感受到體內內力隨著葯香出現有一秒的波動。

世間多有外傷葯,而關乎增進內力的內丹藥卻極為罕有,這女子竟然有這等內丹藥,究竟是何身份?

謝含嬌任由溫和的養元丹藥力遊走在體內,看向床上懵懂的魏然,

魏然深邃的鳳眸冷冷看著一點也不知道客氣為何物,坐在了他床上的女子。

謝含嬌看了一眼那幾個被如同捏螞蟻一樣輕易捏死的暗衛,對上俊魅男人蘊含殺意的冷眼,吞了口唾沫,討好地笑了笑。

「多謝好漢相救,我定當銘記於心,改日銜草相還,告辭,告辭。」

幸虧剛剛不是她吵醒的他。

魏然鳳眸閃過殺意,一把捏住了她的細頸,發出了冷笑:「呵。」用力捏緊。

從來無人利用他,還能夠生還的。

謝含嬌被捏得窒息,一邊手下意識抓上他的手腕,一邊手暗中取出了***。

不經意間探到他脈搏中的異樣,改了主意,勉強吐出幾個字:「你、的毒,我解。」

這中的毒…好熟悉。

魏然沒想到她只是抓著自己的手,就能知道自己中了毒,訝異的一瞬卻仍舊捏緊手中細頸,半點也不相信。

待要一下解決了她時,卻被謝含嬌揚了一臉的藥粉,身體居然慢慢軟倒在地,漸漸看不清眼前女人的面目,在意識逐漸消失前。《馬甲大佬A爆了》第346章無話可說 提督,這可是要職。

權利太大了,可以任命管轄區域內的一切官職,可以培養自己的軍隊,可以扶持附屬的族群。

這是名副其實的封疆大吏,整個第七屆何其遼闊,可都督又有多少?

國舅府與將軍府,之所以並稱兩府,那就是因為,這兩座府邸都有不少執掌一域的門客。

由此可以想見,這提督之位,到底有多麼誘人與重要。

若是往常,一個督府的空缺,會讓這大殿之上爭得頭破血流,國舅府一系與將軍府一脈,會極力的推崇己方人員,妄圖推己方之人上高位。

可今日,無人敢言語。

誰都不是傻子。

要知道,這座提督城,可是林凡打下來的。

而林凡,分明就是魔尊宮一柄殺向國舅府的利劍。

再說了,這座提督城原屬於國舅府,除非斬天將點頭,不然其麾下之人,也不會去爭搶這種明顯會被架在火上烤的重位。

果然,魔尊看見大殿之上無人爭搶,很明顯對這些重臣的識趣而讚賞,他沉默片刻,看向林凡:「據說此次攻殺入督城的,是你麾下一員猛將?」

林凡眼神微眯,只是沉吟了片刻,就道:「睿智不過陛下,首先攻殺入這提督城的,是臣下地獄軍中的將領。」

「是叫何蒼天,朕記得是叫這個名字。」魔尊笑着。

林凡點頭。

魔尊道:「有功就得賞,那就讓他去當這提督,你有意見?」

林凡瞳孔一縮!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分權!

分他林凡的權與勢!

要知道,這何蒼天,不過就是他麾下的一將領而已,在這第七界根基何等淺薄?

而此時,魔尊賜下高位,何蒼天一步登天,可就需要班底。

而他的班底從何來?

他本就出身地獄軍,也只能從地獄軍中帶走一幫可用之人。

但地獄軍本就一直只保持三萬的編製,走一人,也就少一人。

而且,身居高位,這何蒼天,是否還會忠心於他?

要知道,這世間最無情的是時間,可要說最能腐化人心腸的只有權勢。

可隨後;林凡就想明白。

這非止不是分權,更是魔尊對他的扶持,要進一步鞏固他林凡的權勢以及在這第七界的話語權。

的確,何蒼天出任都督,務必會帶走一幫地獄軍。

可那又如何?

若是自己指派,跟隨何蒼天前往就任的地獄軍,由阿弩轄制呢?

還有,這何蒼天在這整個第七屆,孤家寡人一個,他能得到的一切支持,無非就是來自自己,需要仰仗自己與旭陽及珏公主的關係庇護。

想通這裏,林凡叩首,道:「臣替何蒼天叩謝陛下隆恩。」

所有人看林凡的眼神,都變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