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怎麼回事?」

黃英不知道守序已經成了陳青的奴僕,看了眼沙發上還在昏迷的姐妹倆后,就向陳青問出聲。

陳青眉頭一皺的回答出聲,「想要跟我逃出去,就少問。」

可黃英還是問出聲,「不去救那些遠古神靈了?」

陳青立刻瞪了她一眼,「想想自己怎麼保命吧,到時候我會派人試著去解救。」

這是實話,陳青也不是沒心沒肺,那些遠古神靈關乎到人類是否能夠抵抗神族,就算幫不上大忙,也能讓神族亂成一鍋粥,自己好趁亂崛起。心中已經做好決斷,讓那些半廢的神靈奴僕們,到時候趁亂去解救試試。有守序在,神獄的內部結構,除了高層才能知道的陣法核心位置,其他的大概都能清楚。

收了守序之後,陳青還得知了另外一個事情,之所以神獄里啟用大量機械守衛,不光是機械守衛好用,還因為神獄的封印對秩序神族也有作用。他們進來后不管境界多高,也會變成普通人。不過卻有辦法恢復實力,那就是一身特製盔甲。不過這盔甲其他種族無法穿戴,是秩序神族能夠保衛神獄的最大保證。

接下來的幾天里,陳青又去監舍轉了幾圈,守序也變得勤奮起來,接二連三的提審犯人,不過卻只是提審沒有送回去。陳青將十餘個最強橫的神靈弄到了身邊,對他進行保護,其他的只能到時候再說。

約定的日子來臨,可外界的攻擊遲遲不到,正當人們焦急等待時,一艘押解犯人的神艦停泊在神獄平台上,一些獄卒趕緊過去準備接收犯人,就在這個時候,那艘神艦突然間就爆發出了劇烈的爆炸。

「轟隆……」

爆炸的聲波在神獄內部都能聽到,陳青狠狠的一攥拳,他等這一刻等得早就心急了,立刻帶人擠進升降梯。升降梯里立刻擠滿,門一關閉就急速向著外圍駛去。

守序沒有跟著離去,他到外面還不如在裡面安全,而是撒腿跑向監舍。那裡也已經亂了套,陳青的神靈奴僕們衝破牢房,就對那些獄卒下了毒手,立刻警報聲大起,守序要肩負將大多數人帶出去的責任。

而在外界,隨著爆炸的餘波逐漸消散,空間突然被撕裂,無數戰艦就沖了出來,對著神獄狂轟亂炸,神獄上也立刻發出反擊,將這些戰艦一個個擊毀。可這些戰艦原本就是炮灰,它們的作用就是掩護真正發起進攻的神靈,秩序神系中的神靈也立刻沖了出來。

外面打得熱火朝天,神靈奴僕們兵分兩路,一路只管逃命,另外一路四處破壞,逐漸向關押遠古神靈的區域衝去,陳青的惡鬼群也在這一路中,他們很快橫掃了一切。

可秩序神系的神靈們反應也很快,抽調出來不少進行阻攔,惡鬼們只好四散尋找被關押囚犯進行釋放,除了陳青打算預留的一部分精銳,其他的惡鬼找到合適的神靈就立刻完美附身,接著加入逃亡的行列中,想辦法尋找升降梯,先向外圍跑。

爆炸聲不絕於耳,很多通道成了生命禁區,暴虐的神力在裡面瘋狂衝撞,有的犯人剛跑出來,就被神力化成了飛灰,神獄內部徹底的亂了套!

這些都已經不是陳青關心的問題,他的心早隨著升降梯不斷升高也跟著升高,等升降梯一停穩,有屬下就要開門衝出去,卻被他伸手阻止。

「再等會兒……」

他是怕一衝出去就被外面的敵人幹掉,神獄里現在可還不夠亂!

「轟隆……轟隆……」

突然間連續不斷的爆炸聲從內部傳來,劇烈的震動連龐大無比的神獄都有了反應,秩序神系的神族成員剛忙去查看,可這爆炸不是一波,還在持續。一些神靈冒死接近,一下目瞪口呆,神獄內部竟然被炸出了一個大洞,隨著周邊的金屬框架坍塌,大洞還在增加面積,更是把周邊封印修為的陣法破壞了。無數囚犯恢復了實力,正在四處亂竄。

陳青竟然把自己唯一一顆滅神膽交給了一位奴僕,讓他找地方給引爆了!

突然的變故讓外面襲擊的人也看到了希望,更加開始瘋狂的進攻,。

「再等等……再等等……衝出去……」

升降梯里的陳青一直在忍耐,並且安撫眾人,突然間就是一聲爆吼,一把拉開了金屬門。一個女性神靈立刻將他抱住往外沖,其他人紛紛護住左右一起衝出。

升降梯外面的獄卒措不及防,立刻就被神靈們打爆,接著就沿著通道急速狂奔,阻擋的金屬門根本對恢復大部分實力的他們無可奈何,像層紙一樣一個個被撞破。當出口在望,一個個欣喜若狂。

「轟……」

最後一道門被狂暴的砸了出去,緊接著人們衝出,外面已經可以看到交戰雙方在亡命搏殺,虛空中爆出一朵朵死亡的煙火。

「快去幫忙……」

隊伍里突然一聲嬌喝傳來,雙胞胎姐妹焦急的催促陳青去協助攻擊部隊,陳青卻充耳不聞,反而向著遠離戰場的地方飛去。

「主子,那仨女的沒跟來!」

突然一個奴僕發出話語,陳青回頭望去,就見雙胞胎和黃英竟然向著他們自己人交戰的方向飛去,搖頭嘆息了一聲沒再理會,從早就戴好的儲物戒指里取出神艦,就要讓人們乘坐上去,連其他奴僕也不管了,先逃命再說。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空間突然傳來劇烈的波動,接著就被人撕裂開來,裂開的巨大縫隙如一張嘲諷陳青的大嘴,從裡面飛出密密麻麻的神族成員。陳青眾人正擋在他們前來支援的路上!


完了!

陳青連逃跑的**都沒了,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神族早就有準備,等得就是這一鍋端的機會,若不然絕不可能這麼快就集結了如此大軍。

「天啊!」

身邊的奴僕突然傳來驚呼,使得陳青又睜開了眼,在那神族大軍前方,竟然也裂開了一條大裂縫,一個龐大又畸形的身軀看似緩慢卻極快的沖了出來,立刻衝進神族大軍中展開兇殘的擊殺。

「魁拔……」

陳青不由自主的喊出這兩個字,心中立刻被狂喜填滿,神族部隊這下顧不上自己了!見魁拔大殺四方,將神族援軍殺的四處逃命,後續部隊更是直接關閉了空間裂縫,避免與魁拔正面交鋒,將先頭部隊徹底的給放棄了!

殺散了神族援軍的先頭部隊,魁拔沒在追擊殘敵,掉頭就向神獄飛去,正好從陳青眾人身邊經過,一顆巨大頭顱上的眼珠瞟了眼陳青,立刻讓他不寒而慄,動都不敢動。

還好的是魁拔沒向他們下殺手,直接蠻橫的擊殺了路途上一切神族,落到更加龐大的神獄上,爆吼一聲后揮拳就砸,一下就砸出一個大洞,接著就縮小身軀跳了進去,裡面的封印陣法對它根本沒用!

「主子,咱們怎麼辦?」

身邊奴僕的話語提醒了正在觀戰的陳青,歪頭看看神族援軍殘兵又在集結兵力,沒好氣的一瞪眼。

「還能幹嗎,跑啊……」

話一說完,眾人立刻進入神艦,換個方向繼續逃,跑了一段后才意識到該往下界跑,神艦又猛的一換方向亡命逃離,其餘奴僕和那三個女人能不能逃命,就看他們的運氣了,陳青能做的只有這麼多,而且那三個女人是自己主動放棄跟自己離開,自己選擇的路,後果就要自己承擔。 神艦在虛空中急速航行,很久之後,前方出現三個小亮點,看到這三個小亮點,陳青知道神獄在什麼地方了,竟然還在三顆神族老巢的星球之上!

看到了三顆星球,神艦隻好又換方向,向著碎星之地飛去。還好的是一路有驚無險,平安的穿過了碎星之地來到下界。看著廣袤無邊的大地,陳青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他陳青終於回來啦!接著心就是一疼,感覺到自己那些神靈奴僕正在一個個死去,也不知道神獄爆發了如何大規模的戰鬥,最終又有幾人存活。

顧不上感傷,神艦繼續飛行,向著最近的一個不遠的屬下飛去。這屬下擁有一座分身塔,在當地還小有勢力,感應到陳青正在趕來,敢忙跑到城外找個隱秘地方放出分身塔等待。

星艦緩緩降落在分身塔旁邊,陳青帶著十位蒙面的神靈奴僕邁步走出,看著他身後十個冒著濃厚滄桑氣息的人,嚇了這屬下一大跳,都忘記了行禮,發獃著看著陳青收起神艦,又帶著眾人走進分身塔消失不見。

陳青直接回到了狂神門,他的屬下們早就得知了他回歸的消息,對於他突然出現又消失,也已經習以為常。可狂神門的人不知道,還在滿世界找他,花瓊芳第一時間通知了狂神門,狂神獲知后長出一口氣,提著的心終於放下,也第一時間讓陳青來見他。

莊嚴的大殿內,陳青跟土明智一起邁步走入,一進大廳,土明智就撩衣跪倒開始行大禮。

「不孝之徒拜見師尊……」

當土明智邁步走近時狂神就已經呆住了,土明智一開始磕響頭,他的雙眼立刻都含了淚花。

「趕緊起來,讓我好好看看。」

土明智立刻起身,狂神從寶座上走下來到近前,仔仔細細的看著他,「這些年苦了你了,當初我就不該同意你冒險。」

「不苦,神獄也算是個難得清靜的地方,這些年來我到對陣法的研究更加精進了。這次多虧了七師弟,要不然我也逃不出來。神獄現在估計逃出來不少人,抵抗軍的勢力又能加強了。」

狂神的臉色一下更加驚訝,「他們去攻打神獄了?」

這話弄得土明智也吃了一驚,「師傅你不知道?」

狂神苦澀一笑,「我對抵抗軍的掌控力度大不如前了,這種事情他們竟然瞞著我!」

站在旁邊的陳青見倆人聊得火熱,邁步就要開溜,卻被狂神看到喝止。

「回來!誰讓你跑到神獄救人的?萬一出事怎麼辦?」

狂神的話語里有著濃濃的關心,陳青一臉無辜的聳聳肩,「你當我想啊?我就是到上界偷點島嶼擴充神國而已,誰知道倒霉的被抓了!」

「你……」

一聽是這個原因,狂神手指著陳青話都說不出來,陳青趕緊轉移話題,「這次我們看到魁拔了,那傢伙真厲害啊,殺的神族屁滾尿流,要不是他出現,我們就回不來了。」

一提魁拔,狂神立刻面露得意之色,那可是他親手改造的,兩人又是對他一陣吹捧,立刻讓他忘了責被陳青。

天黑時分,陳青才離開大殿,留下狂神和土明智敘舊,出門時陳青長長的嘆息一聲。土明智是回來了,可再也不是從前的他,就把他留在狂神身邊陪伴吧!

回到第七脈主峰,陳青就站在了山巔仰望天空,心裡默默盤算著剩餘神靈奴僕的數量。絕大多數惡鬼已經被打了回來,只有樂鬼帶領的一些精英還在伺機拼殺。那些融合了神靈奴僕的惡鬼就更慘,一旦死亡就真的死了,每死一個陳青都感覺心一疼。

細數下來,還活著的神靈奴僕數量已經不足千,不過似乎最激烈的戰鬥已經暫緩,隔一段時間再會又死一個,可就是這樣,陳青還是難以接受。

該活死不了,該死誰也沒辦法,天知道能逃出來多少,陳青索性不再感傷,邁步向著自己的宮殿走去,沒幾步就看到蕭媚媚在不遠處等自己,剛想打招呼,蕭媚媚就指著天空喊出聲。

「好漂亮的流星雨!」

陳青猛然回頭往天空望去,只見到三輪太陽周邊開始降下流星雨,有很多還直接墜落到三輪太陽上,這看得他目瞪口呆,龐大如星球的神獄,竟然被打爆了!

「這下可熱鬧嘍!」

陳青幸災樂禍的笑了,已經感覺有神靈奴僕隨著流星在下墜,不過那個地方極遠,他是無能為力。反正只要逃出來,早晚都會聯繫自己,陳青大笑著向宮殿走去。

「什麼事情這麼高興?看把你美的!」

一進大殿,正好看到鴻無雙往外走,陳青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這才開口,「正好要找你有事。幫我大量收購懸浮石,我有用。」

鴻無雙抿嘴一笑,「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早就開始收購了,等你下命令,黃花菜都涼了!」

說完用手指一點陳青額頭,「你等著,我去庫房拿。」

鴻無雙扭動著腰肢走了,越來越有女人味,身上還帶著高貴的氣質。而正在寶座上批閱文件的花瓊芳就更別說了,那氣質簡直無與倫比。可身邊圍了一堆人,各個手裡拿著文件等她批閱,忙的都沒時間跟陳青說話,陳青摸摸鼻子沒湊過去,躲到了偏廳等待。

沒有用太久時間,鴻無雙又扭動著腰肢返回了,直接扔給陳青一個儲物戒指,接著坐到了他的身邊。陳青接過戒指一看,眉頭立刻緊鎖。

「怎麼才這麼點?」

裡面的懸浮石確實不多,大大小小的加起來,也就萬數多塊,跟陳青想象的差太多了。

鴻無雙不滿的白了他一眼,「這可是緊俏貨,有錢都買不到,都是我用好東西換的。一顆拳頭大的懸浮石,就能支撐起一座小型島嶼,你還想怎麼樣哦!有本事自己找條礦脈挖去。」

陳青只好賠笑,見除了隨身伺候的蕭媚媚,沒有其他人在場,過去就把鴻無雙拉到懷裡,鴻無雙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下就任憑施為,可陳青沒幹別的,而是輕輕問出聲。

「你查到哪裡有礦脈了沒?」

鴻無雙略帶失望的又白了他一眼,「這東西很奇怪,除了碎星之地的一些島嶼上有,下界就只有魔族地盤的煉魔海底出產,其他的地方沒聽說過,想要自己搞到手很難。全靠你那魔族手下跑到海邊親自收購,這才收了這些。人類世界早就有價無市了!」

沒想到搞些懸浮石都這麼麻煩,這種東西應該都被大勢力壟斷,雙胞胎姐妹既然說的那麼輕鬆,人類抵抗軍內部應該就有,倒是得想辦法搞一些。另外自己那些神靈奴僕手裡多少應該也會有點,實在不行等他們逃回來,就剝削一下。


想到這裡,陳青鬆開抱著鴻無雙的手,見她臉上露出不滿只好又賠笑,「乖乖在家等我,我去忙正事,等我回來好好陪你們一段時間。」

「去吧去吧!一忙就是好幾年不回來,天知道你外面又找了多少女人!」

陳青只能笑著趕緊離開,跟女人講道理,你永遠也講不過,路過大殿時卻又被花瓊芳叫住了。

「夫君,有個事情你的決斷下。」

陳青只好停下腳步靜等下文,花瓊芳眉頭微皺的說道,「人類和妖族的爭鬥逐漸平息,邊境現如今只有小規模衝突。我們派人幾次想挑起爭端都未成功,還被人盯上被殺了幾個。是否繼續還要你做主。」

沒想到自己在神獄幾年,妖族和人類竟然不打了,自己這邊還死了人,弄得陳青很不高興。

「派人想辦法奪取一個小國家的政權,以那個國家為突破口,重新挑起戰爭。你派人到通天塔找媚娘,讓她弄些新的惡鬼進行配合。」

「好吧,我這就安排人。你這次出去一定小心,別老讓我們擔心了!」

看著勞累的花瓊芳,陳青心裡生出一股溫暖,揮手與她告別。

如今的陳青有了一批懸浮石,第一件事要辦的就是將這批懸浮石利用上。有了懸浮石,差的就是泥土和岩石,這些東西自然會依附到懸浮石上,直到懸浮石的承受極限就會停下來。

泥土和岩石隨處可見,可總不能到處亂挖,而且選也要選好的,最好是連一些礦脈一起弄進去。

有礦脈的地方也多的是,狂神門和鬱金香帝國的地盤上就有很多,陳青若是開口要,沒人敢反對。可陳青才不會幹殺雞取卵,禍害自己人的事情,想要好東西,當然是從敵人那去取。

如今他可不敢再去上界偷東西,那裡絕對亂了套,正在對逃犯們圍追堵截,陳青從還不斷有奴僕戰死就能感覺出來。那想要偷礦脈,最好的地方莫過於妖族地盤,如今還有九位真正的神靈保駕護航,他的底氣也足了很多,毫不遲疑的就帶著九位超級保鏢,傳送到在妖族的分身塔中。

擁有這座分身塔的,是當初守衛妖神陵墓的那位狼女,如今妖神陵墓已經塌毀,狼女也沒了工作。她沒有回到軍隊中,而是選擇了隱匿山野,等待陳青和其他同伴啟用她的分身塔。

當陳青和九位超級保鏢一出來,狼女立刻匍匐在地行了大禮,陳青擺手讓她起身,放眼放去,已經身處在茫茫林海之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