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是回去吧,說不定回來了呢。」到時看到飯都沒人做,恐怕又有話說。

或許話不多,但有的人就是半句也能戳得你心肝肺胃疼。

葉靈手腳麻利的收拾了一些蘑菇木耳讓她帶回去。

「喲,小月還採了蘑菇呀……」陳春妹也不客氣,「這個燉肉可香了,謝謝哈。」

葉靈無奈的笑了,不是至少應該客氣一下的么?

她這個「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怎麼大人反而不懂了?

不過要就要不要就不要,省了大家的情緒也蠻好的。

「快去吧。」葉靈揮手。

「唉,你這娃,也不留嬸吃個晚飯啥的,要不我把米帶來跟你們一起煮?」陳春妹停住腳步的問。

「別別別,你回去。」葉靈送客出門。

「好吧好吧,下次有啥的再叫俺,俺有空就行。」

「好。知道的。」

「行。我走了。」

「拜。」

送走了春嬸,葉靈就趕忙去做飯。

發現春嬸已經幫她把粥給熬好了。

忽然有點被感動到了。

在別人眼裡或許是個很差的女人,甚至都沒幾個婦人願意和她一起出入,可為什麼到了她這裡,反而沒看出什麼壞處來呢?

葉靈嘆了口氣,看看鮮嫩的蘑菇,又把那點憂傷丟掉,實在沒忍住,給自己炒了一盤五花肉加蘑菇。另外給外婆煮了清淡一些的蘑菇豬肉粥,也不錯,兩人吃得飽飽美美的!

飯後,外婆跟她提了件事。

「今天……小春……跟我…提了…件事……」

外婆一字一字的說著讓葉靈有點驚訝的事。

「認我做女兒?」

外婆點點頭。

葉靈沉默了,這真的不在她的設想範圍內。

「外婆,你的意思呢?」

外婆表示,隨她的願。

隨她的願?她從來沒有碰到這樣的事。

不過她知道,這個家真的需要一個大人,一個能站出來說話的大人,有什麼事能擔起責任來。

從村民的口中,她聽到許多關於父母的版本,但不知道真實的是哪個,現在外婆說話還不利索,要聊這些事也有些困難,但是多多少少中,她知道原主的父母其實都在,也就是他們都活著,只是誰也沒有在關鍵的時候出現來拯救她。

她怨甚至恨,但是仍然像所有小孩一樣期望著自己的父母能回家。在她心裡,不管他們曾經有過怎樣的錯,不管他們在外面是怎樣的光景,只要回來,做她的父母,那就是她的父母。

叫別人做媽媽,是她從來沒有考慮過的事情,儘管她真的很想像別的小孩一樣有媽媽在身邊。

所以,原主應該是拒絕的吧。

雖然陳春妹真的對她們家有一些幫助,而她也應該是渴望有一個孩子的。

但這應該不是她們能聯在一起的理由。

或者說,理由是不充分的。

葉靈對外婆搖頭。

外婆表示平靜,沒有遺憾或者是不開心。

大概外婆也知道,這件事意味著什麼。

雖然知道外孫女支撐的很辛苦,但是成為別人的女兒,不單是一個名稱的事,也是兩個家庭的事,她現在躺在床上,外孫女很苦,但從來沒有說埋怨或者嫌棄她的話,但是別人的呢?真正要天天服侍她這個癱在床上的人的時候,真的不會遭嫌棄嗎?連自己的親女兒都不回來照顧自己,別人的女兒又怎麼會願意天天來給她端屎倒尿?

開始或許出於情面會做得周全些,但是日久見人心,失望了快一輩子,哪還敢輕易的寄望在別人身上。

「小月…苦…了你了……」

「外婆,沒事,我們會好的。越來越好,你要相信月兒,你看,今天我採的蘑菇好吃嗎?要是能種就好了,我們就天天有蘑菇吃……」

「蘑菇…可以…種的、木耳…也、可以……」

「真的嗎?」葉靈睜大了眼睛,一陣驚喜:「外婆你會種?怎麼種的?外婆你慢慢說,一點一點說,我們不著急!」

可是葉靈自己有點著急!

蘑菇的價錢真的高呀!

如果自己能種出蘑菇來的話,那收入就是蹭蹭的漲呀,怎麼能不激動哇。

「外婆外婆,蘑菇是不是有種子?我們要到哪裡采蘑菇的種子?如果我們有種子要怎麼種?我們種在哪裡好呢?我看當時我采蘑菇的時候,蘑菇……」

葉靈息叨了半天,才發現外婆一臉無奈的望著她。

說好的慢慢說呢?

葉靈撓撓頭:「外婆,我想到如果我們能種出蘑菇來,就能賺很多的錢,那我們就不用擔心沒有錢了,所以有點……小開心。」

外婆看著她微笑,的確,這個家太需要錢了。

於是她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葉靈。

但是葉靈反而沉靜下來了。

按外婆的說法,蘑菇連種子都沒有,要怎麼才能把它大量種植獲得收成呢?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不過,似乎也不是不可以做成的事…… ……

在藍氏城打聽一點事情對林逸來說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很快就知道了喬絲琳下榻的酒店,心中也是有些疑惑,不知道喬絲琳來找自己是為了什麼,不過可以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要不然喬絲琳才不會想到自己呢。

喬絲琳並不在房間裡面,林逸只好在樓下酒店要來了鑰匙,坐在房間裡面等著喬絲琳。

其實喬絲琳來這裡就是一個衝動而已,她很想要去找林逸,讓林逸幫幫她,可是等來到這裡之後,才發現自己根本拉不下那個臉面,不好意思讓林逸去幫她,可就這樣回去心裡頭也有些不爽,於是只好繼續在藍氏城,希望林逸有一天能來找她。

不得不說,也是月無瑕把喬絲琳來藍氏城的事情告訴了林逸,要不然林逸到現在都還被埋在鼓裡呢,根本不知道,也是喬絲琳的運氣比較好,月無瑕把她的事情放在了心上,要不然她就是在這裡等上一輩子也不知道林逸能不能來這裡。

林逸整整等了一天,一直到了晚上,都有些失去信心準備離開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酒店的門「咔嚓」一聲響了,喬絲琳從外面走了進來,大包小包提了不少的東西,剛一進門就見到房間裡面有一個人,立刻擺出了防備的姿勢,可是隨即看到是林逸,這才鬆了一口氣,把手上的大包小包都放在了一旁。

望著林逸,喬絲琳的內心當中有一些小緊張,也說不出來是為什麼,可能是因為心中期盼了很長的事情實現了吧!

「我的喬絲琳大小姐,」林逸的嘴角叼著煙,一副沒好氣的目光望著喬絲琳:「你說您老來這裡了也不告訴我一聲,這裡可不是洛杉磯,萬一您老再出點事情,你們共濟會再把怒火遷移到我的身上,那我就是有一百條性命也不夠呀!」

「怎麼會,」喬絲琳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我和你的關係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別,可千萬別這麼說,」林逸立刻舉手道:「您老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吧,不用這樣賣關子,我喜歡直來直去。」

喬絲琳趕忙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道:「林逸,我想要讓你幫我幹掉岡薩羅父子!」

「噗嗤——」

林逸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來,望著喬絲琳,沒好氣道:「我說大小姐,你的腦子沒問題吧?岡薩羅可是你們共濟會長老會的大長老,我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去把他給殺了?」

「你心裡比誰都要清楚,我叔叔哈德森就是被岡薩羅父子殺掉的,所以我要替他們報仇!」喬絲琳抿著粉嫩的小嘴唇道,而她的眼神當中則儘是怒火,不用說了,肯定是非常的生氣,可又拿岡薩羅父子二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林逸聳了聳肩,有些無奈道:「喬絲琳,你心中也清楚,不是我不幫你,而是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幫你,你們共濟會在地下世界的勢力僅次於羅斯才爾德家族,根本不是我林逸可以招惹的,我幫你幹掉了岡薩羅,那你們共濟會要殺掉我怎麼辦?」

「這……」喬絲琳陷入了沉默,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事實就是這樣,她父親也反對馬上對岡薩羅動手,她現在真的有些發愁,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行了,」林逸擺了擺手道:「現在你就暫時先待在這裡吧,有我保護你,肯定沒人敢對你怎麼樣!」

「不行,」喬絲琳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道:「我必須要回去,哈德森叔叔現在還在醫院裡面呢,我怕岡薩羅會對他動手,哈德森叔叔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我的心中已經非常不好受了,要是被岡薩羅父子二人殺了,那我這輩子也不能原諒我自己了!」

林逸則是道:「算了吧,岡薩羅父子二人雖然一心想要置哈德森於死地,可他們兩個人比誰都要清楚,現在哈德森的身邊肯定有很多人,萬一動手,那會惹眾怒的,他們沒那麼傻!」

聽著林逸的話,喬絲琳仔細一想,好像確實是這樣,當下只好道:「也罷,那我就留下來吧,希望洛杉磯那邊有什麼變動,這樣我們也就可以動手除掉岡薩羅父子了!」

林逸沒有接話,心裡頭則是在琢磨著洛杉磯那邊的事情,隨即苦笑一聲,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的形式非常明確,岡薩羅父子二人和羅德里格斯兩大勢力都在爭取共濟會的話語權,雙方都不敢輕舉妄動,所以要等洛杉磯那邊傳來什麼變動可要比登天還要難呢。

當然了,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林逸不能告訴喬絲琳,害怕喬絲琳傷心了,人嘛,活在這個世界上總要有個盼頭,沒有盼頭的話活著可就沒什麼意思了,不過洛杉磯那邊發生什麼變故雖然很難,可也不是沒有可能,或許兩大勢力誰急眼了呢?

林逸望著喬絲琳,沉聲道:「不過跟在我身邊,你可別耍你那大小姐的脾氣,我會受不了的。」

「哼,」喬絲琳沒好氣道:「我會是那種人嗎?」

林逸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好再說什麼,只是要帶著喬絲琳離開,雖然不知道怎麼樣跟林若煙解釋,可喬絲琳待在酒店裡面實在是太危險了,萬一發生了什麼意外都不知道。

……

林逸這邊忙著喬絲琳的事情,而在倭國的奈良忍者村,此時奈良忍者村的重建已經初步完成了,非但比以前看上要漂亮很多,而且增加了很多新的防護措施,如果林逸和銀狐兩個人再次帶著人馬過來,估計要吃虧的。

武藏五郎這些天一直在這裡,一個堂堂的伊賀忍者鬼忍閣下,居然變成了監工的,也是不容易,不過為了重振伊賀忍者,武藏五郎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不過是當一個監工頭子而已,對他來說沒什麼。

就在武藏五郎和手下人商量著該從什麼地方引進人手進行訓練的時候,身上的手機響了,接通了電話之後,立刻點了點頭,應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

掛斷了電話之後,眉頭卻是緊縮了起來,表情當中有些不太對勁,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而站在武藏五郎身邊的手下北川銅則是趕忙問道:「鬼忍閣下,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嗯!」武藏五郎輕輕的點了點頭,沉聲道:「岡薩羅的心腹桑格薩來到了這裡,不用說,肯定是希望我們為他做什麼危險的事情,這個岡薩羅也是有些太過分了,真把我們伊賀忍者當成了他的私人武裝?」

一旁的北川銅苦笑一聲道:「鬼忍閣下,話雖然是這樣說,可現在伊賀忍者能夠初具規模,全部都依仗岡薩羅,如果我們現在不替岡薩羅做事情,他一定會生氣的,沒有了他的支持,想要重振我伊賀忍者,那可比登天還要難呀!」

武藏五郎點了點頭:「北川銅,你說的一點也不錯,不過雖然如此,我們也要對岡薩羅那邊留一手,別哪一天岡薩羅覺得我們沒有用處了,把我們一腳踢開,那可就不好了。」

「嗯!」北川銅應了一聲:「鬼忍閣下說的對,我覺得我們也應該聯繫一下羅斯才爾德家族那邊,反正我們伊賀忍者不是他們之間的對手,就在他們之間左右逢源,我想那也是非常不錯的。」

「沒錯,」武藏五郎讚許的點了點頭:「北川銅,你很不錯,這樣吧,我派你去柏林,去一趟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反正現在羅斯才爾德家族和刀鋒之間已經鬧翻了,我們也和刀鋒有很深的仇恨,羅斯才爾德家族有用得著我們的地方,他一定不會拒絕我們的投靠。」

「好!」北川銅趕忙道:「感謝鬼忍閣下的信任,我一定不辱使命干好這件事情!」

武藏五郎輕輕的拍了拍北川銅的肩膀:「好好乾吧,北川銅,你也知道,我無兒無女,只要你做的出色,以後我會提拔你當伊賀忍者的接班人!」

「多謝鬼忍閣下栽培!」北川銅有些大驚失色,不過眉宇當中還是忍不住流露出來了一抹喜色,不管武藏五郎這句話是不是真心的,但只要說出來了,那就說明武藏五郎是真的信任他,北川銅怎麼能不高興呢?

過了有半個多小時,桑格薩來了,武藏五郎就在新建的古典日式建築「流川閣」裡面接待桑格薩,桑格薩也大概的看了一下,奈良忍者村基本上已經完工了,現在欠缺的就是人手。

「武藏先生,恭喜恭喜,奈良忍者村重新恢復了往日的榮光,我想你們伊賀忍者一定會更勝從前的!」桑格薩笑著道。

「多謝桑格薩先生,我伊賀忍者能有今天,都是托岡薩羅先生的福氣。」

「哈哈……」桑格薩哈哈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端起面前的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武藏五郎抬頭道:「桑格薩先生親自來我伊賀忍者的總部,不知道可有什麼指示嗎?」

「指示談不上,」桑格薩放下了茶杯,趕忙道:「武藏先生,是這樣的,前些日子喬絲琳大小姐離開了洛杉磯,去了藍氏城,所以我才來找你,希望武藏先生可以幫幫我們。」

「嗯?」武藏五郎的眉頭緊鎖了起來,不解道:「桑格薩先生的意思是希望我們伊賀忍者幹掉喬絲琳?」

「不,不,不,」桑格薩趕忙擺手道:「武藏先生誤會了,不管怎麼說,喬絲琳大小姐都是我共濟會的大小姐,如果被人殺害了,那有損我共濟會的榮譽,我們希望武藏先生能夠抓住喬絲琳大小姐,這樣的話岡薩羅先生就有一張王牌可以制約羅德里格斯了,一旦岡薩羅先生坐穩了共濟會第一人的位置,那肯定少不了武藏先生的好處。」

武藏五郎陷入了沉默,心中在琢磨著這個任務的難度。

而桑格薩則是從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張支票,推到了武藏五郎的面前,笑著道:「武藏先生,岡薩羅先生知道您現在最缺的就是這個了,這是他的一點小心意,如果武藏先生成功了之後,岡薩羅先生還有重謝!」

「嗯?」武藏五郎接過了那張支票,看到後面那一連串的零,內心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誠然,以前武藏五郎也有這麼多錢,可是後來林逸和銀狐二人把整個奈良忍者村夷為了平地,武藏五郎的所有資產都被夷平在這裡了,從一個有錢人變成了窮光蛋,桑格薩說的一點也不錯,武藏五郎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錢了。

「桑格薩先生,」武藏五郎深吸一口氣道:「不得不說,你們的這個條件非常的誘人,可是我還是要說,喬絲琳去了藍氏城,那就說明她處在了刀鋒的保護之下,刀鋒的本事我想岡薩羅先生也知道了,所以我親自前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抓住喬絲琳大小姐,所以我希望桑格薩先生好好考慮一下!」

武藏五郎把支票推了回去,桑格薩趕忙又推到了武藏五郎的面前,擺了擺手道:「武藏先生實在是太見外了,你我之間何須這些客套?只要武藏先生用心了,不管成功不成功,這些錢都是武藏先生的。」

頓了頓桑格薩道:「當然了,如果武藏先生能夠成功,那可真是太好不過了,岡薩羅先生還會給武藏先生一個滿意的數字,絕對不小,而且岡薩羅先生會讓倭國的政要在國內運作,給武藏先生安排一大批的人手,這樣復興伊賀忍者的事情就不是一句空話了,具體該怎麼做,還望武藏先生自己考慮!」

說著岡薩羅站起身來了,武藏五郎趕忙道:「多謝岡薩羅先生信任,這個任務我接下了,我會拼盡全力去完成這個任務,請桑格薩先生回去告訴岡薩羅先生,我必回全力以赴!」

桑格薩的嘴角忍不住抽動了一下,這個武藏五郎的嘴巴也挺厲害呀,還以為讓自己回去告訴岡薩羅,如果不成功就如何如何,沒想到來了一句全力以赴。

不過縱使如此,桑格薩也不能和武藏五郎翻了臉,當下趕忙道:「那就有勞武藏先生了!」

「北川銅,替我送一送桑格薩先生……」武藏五郎趕忙吩咐道。

「是!」北川銅應了一聲道。

桑格薩則是笑著沖武藏五郎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武藏五郎望著桑格薩的背影,心中則是在暗道,這一次岡薩羅可是下足了本錢呀,雖說這一次的任務有些不太容易,但還是要試一試,不得不說,岡薩羅的條件讓武藏五郎心動了。

…… 葉靈自己研究了半天,甚至還特地跑到山上去看了一趟。

發現大自然真是神奇,天時地利就把蘑菇給長出來了,但是人要讓它長出來的話,卻得花費不少的心力。

總裁,你被踹了 花了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花出去再計算成本的話,還真得好好算。

葉靈想到了一個說過會幫她的人。

她決定找找看。

「你想種蘑菇?」朱建安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葉靈。

頗有種「不知天高地厚」的意思。

但是小女孩有這樣的志氣,他也不好打擊,於是把資料都幫她搜索了一遍。

「咦,這個不難呀,只要有大棚,然後控制好溫度跟濕度,至於消毒……」朱建安一邊搜一邊皺眉,似乎有什麼難解的難題。

「怎麼了?朱老師?」

「沒有……小月呀」朱建安把手機收了起來,然後語重心長的跟她說:「這個培植技術需要很多高科技的投資,你一沒技術二沒資金三還沒人力,做這樣的事情是做不起來的,你還是先念好書,長大了再說,哈……」

葉靈眨眨眼,沒有應他。

「朱老師,我在山上就採到蘑菇了,那也沒有什麼技術就自己長出來了,有沒有可能……」

「哦?是在哪座山呀?」

「就是在我們背後的那座山啊,不過不是近的,還要再翻過一座,因為近的這座都被找過了,沒什麼,後面那座才有。」

「小月呀,山上長出來的,你採到很多嗎?」朱建安又追問道。

「不多。」

「所以呀,這山上長出蘑菇來,就像是一個意外,要怎樣的巧合才會出現意外呢?當然是很少了。但人工種植就不一樣了,你要通過高科技的技術來製造出這樣一種巧合來,這花費的成本可就不少了。」

「小月啊,你想想」朱建安又勸道:「如果是那麼容易就能做成的事,哪會輪到你一個小孩子去做是不是?有那麼多的大人,他們的腦子是草做的嗎?有錢賺的事情他們不會去做嗎?如果真的能賺錢,他們怎麼會把機會讓給別人對不對?誰也不願意窮一輩子不是?」

葉靈想想也是,這裡的人也不是不認識蘑菇,而蘑菇的價格也不低,至於為什麼沒有大量的種植,要麼就是技術問題,要麼就是不賺錢,而這兩樣……不賺錢應該是最主要的原因吧,哪有人有錢都不賺的對吧?

葉靈嘆了口氣,本以為找到了一條賺大錢的路,誰知道路不通了。

還是乖乖的回去種紫蘇吧,紫蘇各種成本都不高,雖然賺的不是大錢,但是錢夠用就先用著吧,她想想還有什麼其它可以賺錢的。

葉靈邊開墾自己的菜地邊想著。

誰知道差點被一個小石子砸中。

葉靈看見一個小男生邊跑還朝她做鬼臉!

要不是要幹活,她就追上去把人揍一頓了!

「臭小子你在幹嘛?!」

葉靈剛低頭繼續幹活,卻聽到小男生的怒聲。

「誰讓你扔小月姐姐石子的!」

葉靈一聽像是小晚晟的聲音,連忙跑過去看個究竟。

齊晚晟差點被小男生摔到地上,葉靈連忙把人拉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