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缺哪三種藥材,我看看高家有沒有?」高家主回神看向陸明翰問道。

「雨玲花,玉蓮和雲影草!」陸明翰看著高家主道。

「雲影草那不是只有雲族才有的藥材么?其餘兩種我都沒聽說過,我們也……」高家主聞言皺眉道。

「這可怎麼?雲亦涵是故意的,才會讓解藥中,有他們雲族的藥材,這樣我們就無法解毒了,真是卑鄙……」陸家主怒道。

「行了,兩位家主不用擔心,既然陸家沒有,銀色你讓翡翠樓的人把缺少的藥材送來吧!」墨九狸無語的看著憤怒的陸家主道。

他們就不能等自己把話說完么? 解密

押解她回到警察局後這個任務告一段落,我們又坐在了陳團長的家裏,他道:";這件事情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你們可能到現在還有很多細節不瞭解,那麼我從頭給你們細講一遍,不懂你們再問。";

大家都點點頭,陳團長道:";其實一切是我父親從鏡子裏看到那五個人開始的,他們是第一批被鬼符迷惑的人,當然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姓姚的女人。唐老師也就是那個被活埋的人,其實他並不是人,而是被姓姚的用鬼符召喚到世間的鬼魂,也就是從那一刻開始他就稀裏糊塗地做了姓姚的傀儡,她利用這個鬼魂的反噬,不斷取得修煉鬼符者的功力,企圖得道成仙。我爺爺就是那四個人裏的一個,而他也是唯一一個還算是有良心的人,所以等那三個人走後他打算去救鬼魂,結果陰差陽錯地發現了這一切,而姓姚的也沒有辦法將我爺爺納入鬼符真正修煉者的範圍內。

";不過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我爺爺因爲一次無意間划着火柴,發現這個所謂的鑰匙其實是通向鬼域的大門,所以知曉了鬼符的真相,便偷了那盒火柴,並且偷偷交給了我父親。

";我爺爺偷了那盒火柴,也就是鬼符的鑰匙,就知道這個女的一輩子都搞不明白了。但是擔心家人的安全,也一直監視在她旁邊,這就是爲什麼一年當中他總是去天津看我姑奶奶的道理。當然這點是聽我父親說的,至於說把我父親和我搞到這個部門,如果說有私心那就是因爲他怕我們會受到連累,畢竟這個部門裏有特殊能力的人,關鍵時刻或許能幫上我們。

";不過這個念頭是後來纔有的,我爺爺之前並沒有想到這麼多,只是讓我父親按部就班地接了他搞刑偵工作的班,後來那個女孩離奇的自殺案讓我爺爺有了不好的念頭,後來種種情況表明姓姚的不斷在誘惑普通人修煉這種邪法,那個女孩的父母就是其中之一,只是我父親不知道,但是我爺爺知道,並最後救了我的父親。

";姓姚的也不敢得罪我爺爺,因爲他們倆掌握着控制鬼魂的方法,後來我爺爺在去世前將一切告訴了我父親,我父親告訴了我。不過那姓姚的自從我爺爺去世後也忽然沒有了蹤跡,直到王文娜這個案子出現,我第一次聽說心裏就感覺可能是衝我來的。";

我道:";您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陳團長道:";因爲我知道鬼符的修煉之法是必須由一開始的修煉者共同修煉才事半功倍,姓姚的過於心急不斷靠反噬自己的同伴妄圖一步登天,卻不知她做的一切正好與她希望的相反,等明白過來和她共同修煉的

《 我們的老師厲以寧:學生眼中的大師厲以寧??》最新章節

不是老死就是被她害死,於是她就找他們的家人下手,以爲這樣會有用,第一個死的小女孩是練舞蹈的,第二個死的是畫畫的。 我成了二周目BOSS ";

我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您一開始說修煉的四個人中有舞蹈老師和搞美術的,不過我就不明白了,他們做這行難道後代也會做這一行嗎?";

陳團長道:";他們當然不會和我家的情況一樣,而且最悲哀的是這兩個搞藝術的還非常具有藝術氣質,一輩子並沒有結過婚,所以就甭提後代了。姓姚的也是病急亂投醫,就開始找相同身份的人下手,所以說人真的是非常可怕,鬼只不過是被利用害人,而姓姚的是主動害人。

";其實本來我還不敢太確定,不過後來見了唐老師兩口子一切就都明白了。你還記得我當時告訴你們唐老師是個陰陽眼,因爲他的眼珠裏並沒有他老婆的成像,後來我才知道真正的鬼是他,因爲鬼的眼珠是不會有任何成像的。那天晚上我自己一個人來到畫室本來想搞清楚一切,後來發現姓姚的居然利用了鬼符裏招鬼的方式,招來了一羣鬼魂,準備迷惑更多的人進來當她成仙的階梯,而那個唐老師後來我知道本來打算去加害你們,沒想到被何壯給嚇跑了。";

馬天行拍拍何壯的肩膀道:";你不錯啊,鬼都怕你。";

陳團長道:";說可怕你們還有誰能比姓姚的可怕嗎? 雙世寵妃之城城要火了! ";

我忽然有了一個念頭道:";我覺得姓姚的也是一個悲劇,真正可怕的是鬼符的主人,他將人性中貪婪的特質發揮到極致,讓一個個甚至是大富大貴都不滿足,還想要得道成仙的人都變成了他的祭品,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到這種手段的。";

陳團長道:";是啊,我早說過鬼符這個名字其實已經很明白地告訴世人是個什麼東西了,但是人們被那誘人的結果一個個衝昏了頭腦,明知道其中可能有巨大的風險還奮不顧身地往裏鑽,這就是人性最大的可悲,無法避免也不能避免。";頓了頓陳團長又道:";我甚至在那裏看到了王文娜這樣被害身亡的居然也參與了進來,可見貪婪其實就是魔鬼,一旦這個念頭在身體裏膨脹,那麼最終的結果就是人變成鬼。我想或許鬼符真正的修煉結果就是這樣吧。";

這是我們所經歷過最恐怖也是最詭異最複雜的案件,直到這一刻我才徹底明白了其中的一切,唏噓不已,當然我們不是思想家,也不是教育家,我們沒有資格批判誰,但是我們應該批判人性,因爲正是人性中邪惡的念頭把人變成了鬼,以前如此,現在如此,將來勢必還會如此,我們不能否認偉大的情操,但是我們更加不能迴避萎縮的品格。 鬼殺手

1談判(上)

2談判(下)

3兩個人的交鋒

4罪惡的結束與開始

5招鬼術

6黑老大的葬禮

7不死之人

8鬼殺手

9九子的祕密

10張雪的婚禮

11永別

談判(上)

";你先讓他們去看看,要是鄒胖子真敢來搗亂,就給我打。";張浩天大聲對着電話叫道。

掛了電話,張浩天20歲的兒子張雨道:";我早說了,這王八蛋不打不行,你還不相信。";

張浩天一臉怒色道:";有你什麼事,一邊待着去。";

他24歲的女兒道:";行了二子,爸現在夠煩心的,你別火上澆油。我們是正經做生意的,你怎麼總是惦記着打打殺殺?";

張浩天道:";一腦袋糨糊,和你姐姐多學着點。";

張雨道:";我說什麼都不對,姐說什麼都是對的,行啊,我以後不說話了。";

張浩天道:";你不說話最好。";

張雨面色不悅,起身摔門而去,張浩天氣得一茶杯扔在門上,清脆的響聲過後,茶杯碎成了幾瓣。張雪道:";爸,您這是幹嗎,至

靜靜林川無聲處吧

於發這麼大的火嘛,最近才查出來的高血壓,能不能注意點身體?";

她說話的時候,一個身材修長、長相俊秀的小夥子,默默無語地起身收拾地上的垃圾。張浩天嘆了口氣道:";大姑娘,這些年要不是有你和軍子替我出出主意,我非給你弟弟氣死不可。";

小夥子沒有擡頭,聲音細細地道:";乾爹,小雨現在還年輕,從小又是衆星捧月般的,等大一點自然就會好了。您現在一定要保重好身體,全家人都看着您呢。";

張浩天點點頭道:";咱們不說他了,大姑娘,你說這件事情怎麼辦?";

張雪看看小夥子道:";爸,我和軍子也商量了很長時間,打絕對不是辦法,這可是北京,過去咱們在盤錦做事的方法在這裏用不上,不想倒黴就一定要剋制。";

張浩天對小夥子道:";軍子你說呢?";

軍子已經把地收拾乾淨,他輕輕地坐回原來的位置道:";乾爹,咱們一家人都看着您呢,您怎麼說咱們怎麼做。";

張雪有點急了道:";軍子,中午咱們不是還商量着不能蠻幹嗎,怎麼現在你口氣又變了?真是個變色龍。";

張浩天哈哈笑道:";這個家裏所有孩子中我就喜歡軍子,雖然這小子是半大才到咱們家來的,不過你們姐弟倆誰都沒他懂我心思。"; 第3830章

聞言,陸家主三人看向墨九狸,這才反應過來,眼前這位不僅是天才煉丹師,還是翡翠樓的墨主啊,翡翠樓的東西可是比他們這些家族還要全的啊!

瞬間,陸家主感激的看著墨九狸,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高家主也跟著鬆了一口氣,有翡翠樓在,就算是他們高家等會兒找不到藥材,也不用擔心了,大不了最後他們高價把翡翠樓送來的藥材買下來就是了!

不得不說,高家主和陸家主還是很會做人的,都想到了一起去了!

親愛的產科男神 銀色聯繫了翡翠樓的人,讓陸明翰去門口接應著,應該很快就有人把藥材送來的!

陸明翰又急忙去了陸家大門口等待翡翠樓的人送藥材!

翡翠樓的人速度很快,把藥材送來后就離開了,陸明翰拿著藥材回來交給了墨九狸,接著墨九狸讓陸家主給自己安排了一個安靜的屋子,然後進去煉丹了!

沒過多久,陸府上空就飄來了一朵劫雲,陸家主幾人一驚,終於明白墨九狸剛才為什麼拒絕在陸家老祖隔壁的房間煉丹了!

原來是會引來丹劫啊,要是真的在老祖宗房間隔壁煉丹,以老祖宗現在的情況,怕是會被丹劫波及啊!

丹劫很快落下,陸家眾人雖然好奇,卻沒有人敢過去看是誰在煉丹,倒是陸家的一群煉丹師們,紛紛跑到附近,想看看到底是誰突破了煉丹師啊!

如果是他們陸家的煉丹師在這個時候突破,說不定老祖宗就有救了啊!

只是他們剛靠近,就被陸家主身邊的暗衛,給擋了回去,禁止他們靠近半步,無論他們如何說,如何拿出自己陸家煉丹長老的身份都不管用!

陸家住的暗衛隊,只服從陸家主一個人的命令,其餘人的誰都不行!

一群陸家煉丹師們憋屈的很,但是對於老祖宗的病情他們又沒辦法,自然不敢在這個時候,去找家主的晦氣了,只能一個個站在遠處觀望著!

等到墨九狸出來后,遠處的一群陸家煉丹師都詫異不已,等到他們回過神來,想起來墨九狸是誰的時候,墨九狸已經走遠了……

一瞬間,陸家的煉丹師們,對於消失了許久不曾出現的翡翠了墨主,全部再次想了起來,一個個又是羨慕,又是景仰,又是嫉妒的,什麼樣子的都有!

當然,他們想什麼,墨九狸絲毫不在意!

墨九狸回到陸家老祖的床邊,先是讓陸家老祖平躺在床上,然後墨九狸把煉製好的丹藥,塞了一顆進入陸家老祖的嘴裡,很快陸家老祖的眼皮一沉,呼吸變弱,似乎是睡了過去!

墨九狸又拿出一個瓷瓶,然後轉身看向陸家主,高家主和陸明翰三人道:「兩位家主,我給陸前輩醫治的事情,不想這裡之外的第二個人知道,所以,現在你們可以選擇離開這個房間,或者發誓!」

陸家主和高家主聞言一愣,倒是陸明翰回神直接發誓了,陸家主和高家主見狀,也紛紛發誓,不會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半句! 張雪急道:";爸,您別聽他的話,他那是不負責任地亂說。";

軍子仍舊只是低着頭道:";其實幹爹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豐臺路本來就是鄒胖子他一家的,現在我們開了店,他當然不樂意了。雖然這裏是天子腳下,對這方面控制得特別嚴,但並不代表沒有吃偏飯的,鄒胖子本來就是其中一個,你和這樣的人怎麼去講道理?";

張雪道:";那你們是什麼意思,都準備打是嗎?";

張浩天一拍桌面道:";咱們東北人骨頭都是鋼筋做的,我怕他個地痞,真是昏了頭了,給他長點記性,讓他以後見着我得貼邊走。";

軍子這時候擡起頭來對着張浩天道:";不過乾爹,有一點您也應該考慮到:北京和遼寧不一樣,這裏和盤錦更不一樣,咱們那裏大哥遍地是,隨便問個人都能拖幾十口子人,但這裏混的最好的不是大哥,而是政府。鄒胖子靠的可不是他手下多,他有個哥哥您也認識的。";

聽了軍子這句話,張浩天頓時沒了聲音,他坐到椅子裏抽起煙不做聲。 淡定爲妙 張雪忍着笑看了軍子一眼,軍子卻是面色如常地看着張浩天,直到將一支菸抽完,他才道:";打又不行,不打又不行,那麼你說該怎麼辦?";

軍子道:";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尤其是我們這種事。乾爹,如果你不想打,那麼我們就好好和鄒胖子談談。";

張浩天道:";哼,我纔不願意跟個痞子談條件呢。";

軍子道:";不用您出面,我們去談,

塵世人生筆趣閣

以鄒胖子的身份他沒資格見您。";

張浩天道:";不行,老子不願意和這種王八蛋低三下四地說話,老子天下都是靠拳頭打出來的,盤錦那麼亂我都不怕,現在還服一個軟蛋了,這話傳出去不被人笑話死嗎?";

軍子道:";如果您不願意談,也不是沒辦法。";

張浩天兩眼一眯道:";你說我聽聽。";

軍子從懷裏摸出一把槍來放在張浩天寬大的辦公桌上道:";我找機會幹掉他,一切事情由我來扛。";

張浩天道:";那不行,缺了你我以後還和誰說話商量事呢?";

軍子道:";只有我去,您總不能讓小雨去吧。這件事情不能搞大,搞大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只能給警察滅掉咱們的藉口。乾爹,這恐怕不是您想要的吧。所以悄悄幹掉鄒胖子是最好的選擇。";

張浩天道:";那不行,這太冒險了,一個桑拿中心哪能和你比,我寧可不賺這個錢,也不能讓你出事。";

軍子道:";好,既然您能體諒我,那麼我想只剩下和鄒胖子談判一條路了,其實幹爹您既然想過成本問題,就應該能想到兩方合作纔有可能產生最大的利潤點,否則應付鄒胖子那幫人就夠您忙的了,至於說爲了出口氣去和他們硬拼,那就更不好了,沒有意思也不佔理。您想這可是咱們去鄒胖子的地盤上插旗,不是他來咱們這兒,如果最後兩方合作,跌份的可是他。我想您也不在乎那點小利潤,畢竟先把地盤圍起來,後面的事情咱們以後再說。"; 第3831章

等到陸家主三人發誓完畢,墨九狸揮手布下一道陣法,在屋內,隔絕了暗處所有陸家暗衛的窺探,墨九狸這才把手裡的瓷瓶交給陸家主道:「等會兒陸前輩體內的東西,被我逼出來的時候,一定別讓對方逃了,用瓷瓶內的液體潑在對方身上即可!」

「好的,我知道了,放心吧墨丫頭!」陸家主聞言拿過瓷瓶認真的說道。

墨九狸點頭,這才看向床上的陸家老祖,然後讓陸明翰解開對方的上衣,露出對方的胸膛,肩膀和兩隻手臂,再讓陸明翰把陸家老祖的頭髮,都捋到一側……

墨九狸這才拿出銀針,對著陸家老祖身上扎去,墨九狸的手法行雲流水,銀針如同自己有神智一般的,一個個快速且精準的飛刺入陸家老祖的身上……

看得站在一邊的陸家主,高家主,陸明翰三人都驚呆了!

銀針治病對於他們這樣大家族的人,自然是知曉的,畢竟銀針治病傳聞是上古時期留下的神技,只是雲中界,或者說整個仙界,也沒幾個人見過啊!

偶然間有些煉丹師略懂一些銀針之法,都是皮毛而已!

動作僵硬,下針更是萬般小心,像墨九狸這樣把銀針用的跟玩兒似的,陸家主三人生平第一次見到,說不震撼是假的!

很快,陸家老祖的上身和腦袋上面,就被墨九狸插滿了銀針,接著墨九狸手裡有著淡淡的靈力,運行在銀針之上,然後陸家主和高家主就震驚的發現,陸家老祖的額頭的皮膚下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快速的移動著……

如果不是陸家主和高家主之前從墨九狸和陸家老祖的談話中,猜到了陸家老祖的毒症在識海,還不會發現這一幕的!

看到這一幕,陸家主和高家主心驚不已!

眼睛眨也不敢眨的盯著陸家老祖的頭頂,看著哪個深藏在陸家老祖頭皮裡面的東西,被墨九狸的銀針逼著,不得不離開陸家老祖的識海,往陸家老祖的左耳處,脖子,肩膀,手臂不斷快速逃離著……

最後墨九狸逼在陸家老祖小手臂中間的位置停了下來,兩邊都被墨九狸插入銀針,封住了對方逃走的路線,對方不安的在扭動著,使得陸家老祖的手臂處青筋暴起,似乎隨時都要炸開似的!

墨九狸手裡看了眼陸家主道:「陸家主打開瓷瓶準備!」

陸家主聞言點頭,神識鎖定在陸家老祖的手臂處,把手裡的瓷瓶打開,於此同時墨九狸手中的靈力對著陸家老祖的手臂一劃……

一道黃色的光芒,從陸家老祖手臂處飛出來,陸家主眼疾手快,直接把瓷瓶對準黃色光芒飛出來的位置,對方沒有防備直接飛入陸家主手裡的瓷瓶內!

陸家主直接把瓷瓶蓋子蓋上,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墨九狸沒有先去看陸家老祖,而是直接對著陸家主手裡的瓷瓶打出幾個手印,瞬間陸家主手裡的瓷瓶就被一個小型陣法籠罩在其中!

然後陸家主和高家主就聽到砰的一聲, 張浩天又是一拍桌子道:";是他媽的這個理。我說軍子,你怎麼不早把這個道理告訴我,早說不就早行了嗎?";

軍子淡淡一笑道:";早說了您能聽進去嗎?只有讓您自己先說出來,我們纔好解釋。";

張浩天哈哈笑道:";你小子從小我就看着機靈,果然沒走眼,行,就按你說的做,去聯繫這個狗日的,晚上在一起吃頓飯。";

談判(下)

出了張浩天的辦公室,張雪笑着道:";真有你的,怪不得老頭子除了你說的話誰都不服呢,今天我也算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了。";

軍子道:";你說說看爲什麼?";

張雪昂着頭作勢想了想道:";因爲你聰明唄,說話都和人玩欲擒故縱那一套,把老頭子唬得一愣一愣的。 獵心者 ";

軍子道:";那是你們都不瞭解他,乾爹打拼了一輩子,今天的場面都是他出生入死拿命換來的,真不容易。你們姐弟倆從小錦衣玉食的體會不到這些,但是我懂,所以他性格肯定是極度自信的那種,和老爺子說話就算是勸他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你老用苦口婆心的那種絕對行不通的。";

張雪調皮地一笑道:";知道了小老頭,算你厲害可以了吧。";

軍子道:";厲害談不上,但是我確實比你們姐弟更加了解老爺子,以後也要嘗試着多和他溝通一點,人上了年紀兒女心就會越來越重,你要是沒別的就從美國回來吧。";

特工寶寶Ⅰ總裁爹地你惡魔筆趣閣

張雪一步蹦到他的面前,攔着他道:";你教訓完老頭子又開始教訓我了?";

軍子道:";大小姐,我哪敢教訓你,我只是提個意見罷了,聽不聽在你。";

張雪道:";好,那我問你除了回來陪老頭子,你有沒有希望我回來?";

軍子轉眼望向別處道:";你回來我還沒有替你接風呢,說吧,晚上想去哪裏吃飯?";

張雪道:";別裝糊塗,請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軍子笑道:";回答你什麼問題。我不都說了嗎,讓你儘量回來。";

張雪俏皮地搖着頭道:";不行,我就要你回答你有沒有想我?";

軍子左右看了看道:";大小姐,你能不能注意點,這可是在公司,而且離老爺子辦公室也不遠。";

張雪道:";我都不在乎,你還在乎嗎?";

軍子道:";什麼叫你都不在乎,這話怎麼說得這麼彆扭。我說小雪,這可還有正事要辦,等我辦完了就來陪你好嗎?";

張雪道:";今天下午沒有什麼事情能比你回答我這句話更重要了,快說,要不然你什麼都別想做。";

軍子面露難色道:";你這不是要我命嗎,你知道我說不好這些的。";

張雪用調皮的表情看着他:";哪些是你說不好的,說出來我聽聽?";

軍子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避不過去,想了想道:";好,你湊耳朵過來?"; 第3832章

然後陸家主和高家主就聽到砰的一聲,陸家主一驚鬆開手,發現瓷瓶一驚炸成了碎片,但是墨九狸剛才布下的陣法,卻沒有讓裡面的東西逃走……

陸家主三人心裡對墨九狸的本事驚嘆不已,三人圍成圈防止陣法裡面的東西逃走,才看向在窗邊利落驅動銀針,無視這邊一切的墨九狸,正在給陸家老祖診治!

陸明翰心裡對墨九狸的崇拜簡直如同滔滔江水般,在他眼裡,墨九狸就是無所不能的神啊!

陸家主和高家主內心也是波動很大的,翡翠樓的墨主,讓他們有了太多認知!

果然,翡翠樓是五虎藏龍的地方啊!

等到墨九狸把陸家老祖身上的銀針,全部收回后,陸家老祖的臉色明顯比之前強了很多,墨九狸又給陸家服下兩顆丹藥!

墨九狸這才轉身看向陸家主說道:「好了,陸前輩可能會在三天後醒來,身體有很大的損耗,你們府內的煉丹師幫忙調理下即可,要不了一個月,陸前輩就能恢復如初了,也不會影響到他的實力……」

「謝謝你了墨主,真的謝謝了!」陸家主感激的說道。

「不用客氣,我的診金可不便宜的!」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墨主放心好了!」陸家主聞言也笑著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