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就行!」

「三子,你剛才為什麼還留三狗的聯繫方式?」二姐夫疑惑道。

周正眼睛失神似乎想到什麼,緩緩說道:「我覺得,以後我們應該會用得著。」

「用得著他們?」

二姐夫不解,可是見他情緒不對,就沒再深問。

「嗚嗚~」

柱子捧著瓶子到周正面前,拉住他就走。

周正頓住腳步,見柱子指著樓上示意上去,他就沒再抵抗。

柱子家,只見裡面傢具東倒西歪。

想來是三狗他們乾的吧。

「嗚嗚~」

沒等周正再觀察,柱子就寫了個紙條,又將三狗的抵押合同遞給他。

紙條上面寫著:「這房子你買的,房子是你的。

周正笑道:「柱子,這抵押合同你就留著吧,我要你這房子幹啥,那不成鳩佔鵲巢了嘛。」

柱子又寫:「你拿的錢,房子就是你的。」

周正見柱子環顧四周的時候留戀滿滿,便道:「我在襄樊頂多待到明年上旬,這房也住不著,不如那兩萬塊錢就當是這一段時間你幫我工作的工資吧。」

柱子在紙上快速寫道:「不行,我的工資沒那麼多,我不能占你便宜。」

就見他剛寫完這些,微微思考了一下,看看自家房子,又看看自己手裡抱的瓶子。

「嗚嗚~」

「嗯?」

柱子寫:「不要工資,瓶子給你。」

「這個瓶子,給我?」

周正下意識接過來,看了看底部是沙白的底子並沒有落款,不能藉此判斷出朝代,就是挺有分量:「這是什麼瓶子?應該值不少錢吧?」

「嗚嗚~嗚嗚~」

柱子寫:「我也不知道,我爸說他小時候就見爺爺經常玩,這個不夠,我還有兩個小瓶。」

既然可以拿回房子,也沒必要留著這幾件念想,這時候古董在普通人眼中的價值,遠遠沒有安身立命之所重要。

柱子寫完就朝屋內跑去,恨不得把所有能搭上的東西都搭上。

「呃……柱子,柱子,不用了。」

柱子不一會就跑出來,手裡攥著一對小瓶一併遞給他。

周某人看著前者那真摯,懇求,渴望自己收下的眼神,還是勉為其難讓二姐夫拿上來。

柱子歡天喜地蹦起來,在房子里跑跑摸摸,笑得像個二百斤的胖子。

回去的路上。

二姐夫還不停小聲埋怨他,要三個破瓶子有啥用,兩萬塊錢能買一大堆,別說家裡插花,搞養殖都夠用。

周正只是摩挲著有些沙沙的瓶底不搭話。 思緒回到現實,莫特利.爾文打量起外表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奧莉安娜。

「無論王室想要密謀什麼,我只想保護我的家人,堅決不讓那些未知而危險的因素靠近她們。」

莫特利.爾文用棕色的眼眸凝視着奧利安娜,忽然,他轉頭朝着自己的女兒說道:

「沙拉,你的媽媽正在到處找你,她有一枚藍色的耳環找不到了,就是前幾周在百貨商店買的那枚,你還有印象嗎?」

沙拉猶豫了一下,向父親確認道:「藍色的那枚?真的找不到了嗎?那可是你們紀念結婚的周年禮物,我記得媽媽很喜歡它。」

莫特利.爾文瞥了一眼奧利安娜,見她的表情沒有流露出明顯的異常,這才對着女兒點了下頭道。

「是啊,寶貝,她已經找了快一個小時了,可還是沒有收穫,她認為你能夠幫她回想起耳環的位置。」

「好吧…」沙拉表現的有些猶豫。

你為什麼猶豫啊?還有,你看我做什麼?奧利安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看到這一幕,她當然明白這是莫特利.爾文故意支開女兒的伎倆,目的就是為了爭取和自己獨處的機會。

「他想跟我談談?不應該啊,他既然對我有所懷疑,為什麼還會讓我這個『危險』的『邪教徒』登門拜訪呢。」

奧利安娜表面不動聲色,她對着沙拉點了點頭,嘴上寬慰道:

「沙拉,你的母親正需要你,你現在應該去她的身邊給她一個安慰的擁抱,嗯,我可以等宴會開始后先吃點東西,等你忙完了再來找我吧。」

莫特利.爾文這時也發現了女兒的異常,他心裏隱隱有些擔憂,表面卻是一臉溫和的說道:

「你如果不放心,就讓爸爸來替你接待你的朋友吧。」

沙拉這才舒展開眉毛,對着奧利安娜露出歉意的微笑道:

「那你可要品嘗一下我母親讓僕人準備的奶油水果派,那可是從老家東塔克郡專門運來的新鮮水果。」

「好的。」奧利安娜點了點頭,她順手從侍者的盤子前拿一杯果汁。

按照法定年齡奧利安娜將會在下周才滿18歲,所以她現在還不能飲酒,最多偷偷喝點稍微帶酒味的飲料。

奧利安娜一邊享用着點心,一邊欣賞著一樓傳來的音樂聲,她相信今晚莫特利.爾文一定會來試探自己。

…………

莫特利.爾文掏出懷錶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6點50分左右,這預示著馬上宴會就要開始了。

他先是來到2樓的圍欄處,目光深邃看向1樓的某個角落,確認邀請的幾位重要嘉賓都已經在場。

接着,他轉頭看向一旁的奧利安娜,見她正閉上眼睛傾聽着悅耳的舞曲,就好像全身心的享受着宴會的氣氛。

莫特利.爾文緊皺的眉頭開始舒展開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筆挺的黑色西裝,不動聲色的用手背輕輕蹭了一下右側的口袋。

等到時機剛好,莫特利.爾文輕輕的拍了拍手,發出「啪」的響聲。

包括奧利安娜,1樓和2樓的所有賓客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晚宴的主人身上。

莫特利.爾文豪爽的笑了笑,舉起手中裝滿葡萄酒的杯子說道:

「感謝諸位前來參加這次宴會,我衷心的祝願你們能夠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

「讓我們讚美偉大的神靈,乾杯!」

面對晚宴主人的敬酒,所有賓客都給予了強烈的回應,並同樣祝福了莫特利.爾文。

莫特利.爾文滿意的點了點頭,將目光看向了正在一樓的鄧洛普,嘴裏說道:「鄧洛普,開場舞就由你來準備,你可不要丟了我的臉。」

鄧洛普愕然的眨了眨眼,他雖然不知道父親的用意,但還是邀請了一位熟悉的姑娘準備起開場舞。

在開場舞過後,宴會活躍的氣氛開始高漲,眾位男士們和女士們開始了友好的交流。

奧利安娜旁觀著這一切,她有些惡趣味的看着那些男人們將目光在漂亮的女性之間游移不定,身體卻很誠實的走向早已確認好的舞伴。

在魯恩王國,上流社會的男性和女性都十分注意自己的名聲,在某種程度上,這甚至和自己家族的影響力划等號。

所以,有家室的先生第一支舞都會尋找自己的妻子,而沒有家室的紳士也一般會尋找自己認識的女性。

當然,實在沒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全程和朋友聊天,這種情況同樣十分普遍。

奧利安娜曾經作為封地貴族的長子,她自然有過豐富的經驗,那時她只要願意,大部分單身的姑娘都不會吝嗇和他共舞一曲。

而且,她聽那些從因蒂斯共和國來到魯恩王國的商人們談論過,因蒂斯共和國的風情很開放,在這種宴會上,大家只要看對眼,無論男女都有可能在宴會結束后邀請對方來自己家中做客。

如果我能早點穿越過來,恐怕這輩子都不會晉陞序列7,科瑞恩·斯梅德利,你真是把路走窄了啊。

奧利安娜發散思緒間,一股難以言喻的壓抑感突然從心底湧起,在靈性的提醒下,她這才注意到一位陌生男性正在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來。

「有非凡者…是軍情九處的人?」

奧利安娜眸光微微閃動,她隱隱察覺到到對方就是沖着自己來的。

隨着那位男性不緊不慢的走來,奧利安娜也看到了對方的樣貌。

那是一位有着鷹鈎鼻的中年男子,他的臉上有一道較為明顯的傷痕,在他的左邊臉孔上,有着長約2厘米的,像是被人用利器劃破留下的痕迹。

他身穿一身制式服裝,看起來絲毫沒有掩飾自己身份的想法,筆直的來到奧利安娜的身前,低沉着嗓音道:

「奧利安娜小姐,我能邀請你跳一支舞嗎?」

奧利安娜低垂着眼瞼,她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猶豫,用符合她年齡的清脆嗓音說道:

「當然。」

那名男子點了點頭,他的舉動倒是十分正常,在很有禮貌的行了一禮后,他牽起奧利安娜的手朝着舞池的中央走去。

在舞池的音樂中,眾多男女同時摟抱在一起,跳起了輕快的舞蹈,藉著這股氛圍,中年男子終於主動開口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着不遠處的三人。

雛田默默的開啟了金雷虎,金雷虎並沒有因為之前用過了一次,體型變小了,依舊堅挺!

自從那次和鳴人他們集體失憶開始,她的查克拉似乎越來越多。

「吼!」

金雷虎仰天長嘯一聲,向著再不斬側面奔襲而去。

突然間,雛田感覺背後有人!

接着立馬反應過來是鳴人。

「雛田,等會把再不斬撞到海面上,就行了,我想看看我們下次是不是還能碰到他!」

「哦……」

鳴人不殺再不斬,不為別的,他是真的好玩!!

而遠處的再不斬看着鳴人氣勢凶凶的殺來,接着人不見了?

查克拉龍捲風,隨風而散……

整個人一怔,玩什麼?

緊接着,背後一陣刺痛!連忙轉身,持刀,抵擋

就在再不斬苦苦在佐助的劈砍下堅持着的時候。

「吼!」

這時一隻巨大的老虎,向他背後張開大口咬來!

再不斬眼睛輕輕的閉上了……

吾命休矣……

「冰遁—冰牆!」

「再不斬先生!走啊!」

再不斬睜開眼睛

是白?

「嘭!」

金雷虎輕鬆的撞破白凝聚的冰牆,狠狠的撞在白的身上,推著白再撞到再不斬身上。

接着兩人高高向著海面飛去!

身體騰空,再不斬向下看去

嗯?

海面!

而且我沒死!

我再不斬還有戲!

「漩渦鳴人!我一定會回來殺了你的!!!!!」

鳴人:……

這台詞好熟悉……

三人解除狀態,站在沙灘上,看着遠去的再不斬,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