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當然了,他可是我們軍方的定海神針,你這一次,也要小心一點!」

秦朗認真的說道:「在他面前,你也是個弟弟!」

「是嗎,那我倒是要見識見識了!」

葉風眼中泛著一抹精光,能見到這麼牛逼的高手,他自然也是很高興的了。

半個小時之後,車子便開進了軍區大院,一路到了沈忠和的辦公室里。

「首長,我把葉風帶來了!」

秦朗走了進去,躬身說道。

「嗯!」

沈忠和站了起來,回了一聲。

葉風趁著這個空檔也朝著旁邊看了一下,屋子裡除了沈忠和,還有另外兩個人。

有一個他見過一面,許太虎,那位號稱軍王的年輕人,而他正站在一邊,在他的旁邊,有一個中年人坐在椅子上,微微閉著眼睛,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

葉風只是多看了兩眼,便知道,眼前這人不簡單,甚至,有很強的威懾力,單單一個呼吸,便能感覺到其中的勻稱和節奏,一呼一吸便能和周圍的環境想契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這才是真正的高手!

「葉風啊,你在港島可做了不少事情啊!」

沈忠和走了過來,開口說道。

「首長,我只是看不慣才出手做了點事情,如果我有做錯的地方,還請您指出來,我甘願受罰!」

葉風笑了笑,直接說道。

他也知道,他的身份現在是軍方將軍,一言一行,都會受到很多的關注,甚至,軍方這邊肯定也有專門關注的人員,他要是做了有任何違法亂紀的事情,軍方也不會輕饒。

索性就主動的說了起來。

「算你小子還有自知之明!」

沈忠和輕笑了兩聲,「不過你做的事情都是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之內,我就不對你做出任何責罰了,但你要記住,你現在不僅僅是一個個體,從你接受了將軍這個身份之後,便和軍方捆綁在了一起,暗地裡,也有不少看不不爽的人,會處處找你的把柄,一旦落實了罪名,被有心人利用了,那我們有時候也沒辦法保住你!」

「我明白!」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葉風點點頭,今天沈忠和的這一番話也是肺腑之言了。

「明白就好,我來介紹一下這一位吧!」

沈忠和看著葉風的態度,十分的滿意,然後指著他旁邊的男子,說道:「許青山許將軍,來自京城軍區,他來的目的,我想你也知道,青幫總舵主唐天山已經來了天海,而且有很多青幫成員的殺手也在往天海潛伏,你的情況,很危險啊!」

「許將軍好!」

葉風恭聲說道,後者既然是為了他而來的,他的態度自然也要恭敬一點,這是做人的基本常識。

「你好!」

葉風的話剛說完,許青山的眼睛微微睜開,看了一眼葉風,隨即便皺了皺眉頭,旋即又舒展開了來,道:「沈將軍,真是沒想到啊,你們天海軍區居然還有這麼一塊璞玉!」

璞玉?

沈忠和一陣不解,說道:「老許,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哈哈,你真是會藏著掖著啊,這小夥子有此等實力,可以說是我們華夏的一大天才啊,你居然一直沒有上報!」

許青山忍不住繼續說道:「我要是報上去,沈老將軍肯定要罵你一頓,有這樣的人才還不說,怎麼,你還想一直藏著啊?」

人才?

璞玉?

許青山何等的人物,軍方的頂級高手,定海神針,他能用這樣的詞語來形容一個人,那可見此人的天賦之高、實力之牛掰。

「老許,你說的是葉風?」

沈忠和愣了一下,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忍不住又問了一句,想要確認下來。

「廢話,除了他,我還能說誰啊!」

許青山沒好氣的說道,「年紀輕輕,便有了武道宗師頂尖的實力,是我華夏之幸事啊,我也算是找到了一個接班人!」

什麼?

接班人!

許青山的接班人?

「二叔,你……你……你說什麼?他是你的接班人?」

剛剛許青山一個勁的誇葉風的時候,許太虎就有點忍受不了,更有點不屑,但現在聽到許青山說葉風是他的接班人,許太虎就再也忍不了了。

「你的接班人不是我嗎?」

許太虎從小天賦異稟,再得到一位高手醍醐灌頂之後,更是突飛猛進,也一直以許青山接班人為奮鬥目標,突然有一天,自己的二叔卻說,他的接班人是別人,這讓許太虎如何能接受。

「小虎,你還需要調整心態!」

許青山開口說道:「實力、心性、心態缺一不可,你的確很優秀,但和眼前這一位嘛,還差了那麼一點!」

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雖然許青山說是小小的差距,但許太虎知道,這小小的差距卻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

「許將軍,您太謬讚了,小的何德何能,能讓您如此評價!」

葉風一陣受寵若驚,連忙說道,在這位許將軍的眼神注視之下,葉風總感覺自己像是沒穿衣服一樣,什麼秘密都被他給看穿了。

慧眼如炬!

葉風終於知道這個成語的意思了。

「你不用這麼擔心,我許青山一輩子,也算見多識廣,能看的出來,你也是個有故事的人,肯定是有一番奇遇的!」

誤入豪門:雷少,求放過 許青山話剛說了一半,葉風渾身一震!

奇遇!

葉風很清楚,這個奇遇說的就是《神農經》。

「只要你的心是向善的,我便不會追究,你也不用擔心誰敢搶奪屬於你的奇遇!」

許青山似乎早就看出來了葉風的顧慮所在,「但你如果敢仗著這個能力為非作歹,那就不要怪我為民除害了!」

「許將軍您放心,我明白這個道理!」

葉風連忙說道,他很清楚,許青山這話與其說是個人行為,不如說他是代表了整個軍方,葉風現在即便再強大,也深知一個國家的力量代表著什麼。

「那就好!」

許青山點點頭,「這一次唐天山來,我幫你擋一次!」

擋一次!

沈忠和等人早就是一片驚訝了,許青山對葉風的讚譽也讓他們一片錯愕,他們不理解,為什麼許青山對葉風這麼的看好。

甚至,不惜和唐天山再斗一場,也要保下這個年輕人!

「許將軍,我想自己來會一會這個唐天山!」

出乎意料的,葉風自己卻是說了一句。

「不可!」

沈忠和想也不想的說道,「那是海外青幫的人,心狠手辣,我可不想看著你死在他的手裡。」

額……

葉風一陣翻白眼,沈將軍就這麼看不起自己?

「我明白你此時的想法!」

許青山笑了笑,說道:「你能以弱冠之齡達到武道宗師的境界,必定是求勝心強,自信心足,所以才想去應戰,想要看看唐天山是何等的實力,你也想證明,你不比他差多少,是嗎?」

「許將軍您說的對!」

葉風一陣尷尬,果然,這人是能看穿自己所有想法的人,自己的那點小心思是一點都瞞不住他的。

「哈哈,誰都是從年輕時候過來的!」

許青山笑了笑,「但你要清楚,唐天山三年之前便已經是武道宗師高手,一身實力,早已是深不可測了,你的這種嘗試,很有可能會給你帶來滅頂之災!」

「哼,一個二十齣頭的小夥子敢和當世頂尖強者交戰,也不怕死的連渣子都不剩下!」

許太虎看著葉風,忍不住譏諷的說了一句。

他對葉風本來沒什麼感覺,但今天自己的二叔那麼稱讚他,還要幫他對付唐天山,這心裡就難免有點不平衡了。

他本以為自己是華夏最有天賦最有前途的人,但今天卻冒出了一個比他更有潛力更有天賦的人,這如何能舒服?

葉風也感受到了許太虎的鄙視和不屑,但卻沒有任何的表示,只是微微一笑,直接無視了過去。

靠!

許太虎對葉風的這個行為就更加不爽了!

敢無視自己?

「沒事,你就放心回去吧!」

許青山開口說道:「以我對唐天山的了解,他如果想要對付你,肯定會下一份戰書,光明正大的和你交手,到時候我陪你一起過去。」

「好,小子我先謝過許將軍了!」

葉風一拱手,說道,許青山如此好意,葉風又怎麼會拒絕呢,索性便答應了下來。

隨後,葉風便和秦朗退了出去。

「老許,你今天的這一番話如果傳出去,你知道會引起多大的風波嗎?」

葉風一走,屋子裡只剩下沈忠和等幾人,他也就沒了什麼顧忌,便直接說了出來。

「有風波又能怎麼樣!」

許青山一臉的無所謂,「這麼多年過去,我也膩了,好不容易有個能接班的苗子,當然要看好了,等他能接班了,我也好出去走走了!」

「你想去哪裡?」

沈忠和一驚,直接問道。

「還能去哪,當然是那裡了!」

許青山微微一笑,「世界之大,我也想要去看看,上虛仙界,我也想去一睹風采!」

上虛仙界!

沈忠和渾身一震,這在華夏是一個很有傳奇色彩的地方,只有極少數的頂級豪門子弟以及軍方高層知道,那是一個凌家於世俗界的地方。

以許青山的實力,也只能勉強達到最基本的實力要求,由此可見那個世界有多麼的恐怖。

……

晚上,葉風帶著陳蘭在外面溜達,吃了點燒烤,在旁邊的樹蔭小道上散著步。

「小風,你說要是我們一輩子都是這樣的生活,那該多好啊!」

陳蘭感慨著說道,「每天不用去想那麼多的事情,沒有那麼多的煩惱,不用去考慮任何的問題。」

「傻瓜,你只要想就可以啊,大不了就不要去學習了啊!」

葉風隨口說道。

「那你也行嗎,整天都陪在我身邊?」

陳蘭反問道。

額……

葉風這下沒辦法說了,因為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呦……你的生活還真的是悠閑啊!」

葉風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忽然身後響起一道聲音。

誰?

轉過頭一看,卻是一個中年那字,頭髮花白,渾身穿著一件少有的唐裝,面帶微笑的朝著他們兩個人走來。

「我們認識嗎?」

葉風一陣不解,開口問道。

「當然認識!」

唐裝男子笑了笑,說道:「或者說,是我認識你,但你不認識我!」

「我知道你是叫葉風,軍方將軍,武道宗師級別高手,身價過億!」

唐裝男子直言道,「而我,你應該只知道我的名字,我叫:唐天山!」

三個字一出,葉風渾身一震!

是他!

怎麼出現在這裡? 第564章

人的名,樹的影!

唐天山,這三個字一出,葉風都感覺周圍的樹木都跟著震顫了幾下。

別看葉風現在表面上很鎮定,但其實,還是有點慌張的。

按照許青山所說,唐天山即便要來找自己的麻煩,也是光明正大的下戰書,然後約一個地方一決雌雄!

可現在,這傢伙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啊,直接趁著自己不注意,就找上門來了。

這是搞什麼?

突然襲擊嗎?

「你是不是還以為我會下戰書,然後再決一勝負?」

對面的唐天山像是看透了一切一樣,自信一笑,「但我這次偏偏不按照常理出牌,我就是要告訴一些人,我唐天山,想做的事情就沒有不成功的!」

「你想做什麼!」

葉風心裡一陣無語,這傢伙,都什麼時候居然還會改掉自己的習慣。

「殺了你!」

唐天山絲毫沒有掩飾自己身上的殺氣,看著葉風,道:「唐如龍是我最看好的小弟子,也是最有希望繼承我的衣缽,卻死在了你的手裡,大弟子宋鍾勤勤懇懇,服侍了我很多年,對我忠心耿耿,也死在了你的手裡!」

「你說,我有什麼理由能放過你?」

滔天殺氣!

葉風能感覺到,唐天山身上有一股氣機完全鎖定了自己,讓他根本沒有任何可以逃跑的空間和時間。

就連動一下,都很難!

現在,他終於明白了許青山為什麼不讓他去面對唐天山,這人,真的不是好對付的。

這種成名已久的老牌武道宗師,的確和一般的武道宗師有很大的不同,實力深不可測,葉風也沒辦法預料到對方的實力到底有多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