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這事就交給你去辦。」陳墨對衛安靜道。

「嗯,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衛安靜點了點頭,情緒高昂。

「你呢?」

這時候,陳墨又看向陸十三。

「我打算做青春偶像劇,劇本我已經找人在寫了。」陸十三說話的時候,只看著陳墨,沒看衛安靜一眼。

真不知道哪裡來的小心眼。

陳墨汗了一下,但嘴上還是問道:「你打算怎麼做?」

「劇本做好之後,我就可以籌備了,還是用原來的團隊,而且演員也由我親自把關挑選。」陸十三說道。

可以說,陸十三現在是真的輕車熟路了。

這些繁瑣的程序,她現在應付起來,也是得心應手,不會覺得有多難。

畢竟,之前該學的,都已經學到了。

現在基本上知道製作電視劇的步驟以及流程,只要按部就班的來做,很快就能夠讓電視劇開拍。

當然,陸十三也不是個沒有感情的工具人。

她還是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考量,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

爛劇本,糊弄不到她。

演員也要找有演技的。

如果說半天都演不出來,那當然要換人。

陳墨點點頭。

陸十三說的也有理有據,顯然是已經有了初步的計劃。

這個事情,就交給兩人去辦吧。

陳墨站了起來,再次給兩人敬酒。

飯桌上,哪裡還有放不下得仇怨。

何況,兩人只是之前有了一下口角罷了,不是什麼血海深仇,可以釋懷的。

如果不能釋懷,就說明是酒不夠。

所以,陳墨頻頻給兩人敬酒。

陸十三的酒量可以。

以前她是當大姐頭的,煙沒少抽,酒沒少喝,區區一點啤酒,還沒那麼容易醉。

末代駙馬 衛安靜也經常喝酒。

不過她喝的比較少,都是喝紅酒比較多。

基本都是為了幫助睡眠之類的才喝,酒量雖然也可以,但並沒有陸十三那麼好。

於是,衛安靜很快就不行了。

陳墨見狀,伸手在陸十三的身上點了幾下。

然後陸十三也不行了。

人之所以能夠千杯不醉,主要還是練出來的。

喝得多了,喝的時間久了,酒量自然就出來了。

陳墨剛剛做的,就是加快陸十三身上的血液循環,讓她體內的酒精更加快速的催化。

這樣一來,陸十三就醉了。

「你們有什麼話,都說出來吧。」陳墨指著衛安靜,對陸十三道:「你覺得她怎麼樣?」

「膽小怕事,不敢冒險,只想著啃老本,做什麼特攝片,當然是青春偶像片才更加符合青少年的審美。」陸十三醉醺醺的說道。

「我膽小怕事?你才膽小怕事。」衛安靜當下就不願意了,她指著陸十三的鼻子說道:「我做特攝,好過你做什麼青春偶像劇。那種電視劇能幹什麼?只能賣廣告。到時候那些明星火了,一個個都去拍別的電視劇去了,誰還理你?當然是拍特攝,來錢比較快。」

「膚淺。青春偶像劇有多掙錢,你是不知道。以後做出名堂來了,單單是賣個廣告,都能夠賺得盆滿缽滿,能頂你賣多少玩具。」

「胡說八道。錢要是有你說的這麼容易賺,那大家都是富翁了。拍特攝准沒錯的,現在「生肖騎士」的大電影賣得這麼好,你心裡就沒點數嗎?就連你現在拍青春偶像劇的錢,不也是特攝賺來的?」

「一部電影的成功,是方方面面的。這部掙錢,不代表下一部掙錢。穩著點掙錢,當然最好,我幹嘛要去冒險。」

「那你說我膽小怕事?你才膽小怕事,這沒錯吧!」

「你……」

陸十三被懟得沒話說,脾氣頓時上來了,伸手就要打衛安靜耳光。

陳墨趕緊把她給攔住。

開玩笑,這要是打起來,那事就大了。

他只是想讓陸十三和衛安靜好好談談,可不想她們廝打在一起。

「好了好了,別爭了。」陳墨說道:「你們兩個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說罷,陳墨就一人一下,把他們給敲暈了。

扶著兩人出了火鍋店,陳墨找了個代駕,將兩人送回了辦公室。

反正辦公室里也有休息間,就讓兩人睡著吧。

陳墨則睡在沙發上。

守著陸十三和衛安靜兩人。

擔心兩人出什麼意外。

好在,一整夜都沒什麼事發生。

第二天,陸十三和衛安靜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兩人竟然摟抱在一起,而且還衣衫不整的。

衛安靜嚇了一跳,趕緊起來,跑出了休息室。

看到陳墨在外面,這才鬆了口氣。

「你起來了,這是醒酒湯,先喝了吧。」陳墨笑著對衛安靜說道。

衛安靜走過來,坐到了陳墨身邊,這才道:「我怎麼和陸十三睡在一起?」

「休息室裡面就只有一張床,你不跟她睡在一起,難道跟我睡在一起嗎?」陳墨笑著問道。

「那當然。」衛安靜理所當然的說道:「我才不想跟她睡在一起。她那個人,簡直不可理喻。」

陳墨也覺得陸十三有些過分了。

明明衛安靜都退讓了,她還那麼固執。

「我知道,你就別跟她計較了,回頭我好好跟她說說。」陳墨在衛安靜臉上親了一口,說道。

衛安靜羞紅了臉。

沒再多說什麼。

「把醒酒湯喝了。」陳墨道。

「我先去洗個臉。」衛安靜站起身,去了洗手間。

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她就出來了,然後拿起桌上的醒酒湯,喝了起來。

昨晚喝了不少,胃裡有些不舒服,喝了醒酒湯,頓時感覺好了很多。

這時候,陸十三也起來了。

同樣是衣衫不整,同樣是頭髮亂糟糟的。

「去洗漱吧,然後過來喝醒酒湯。」陳墨說道。

「不用了。」陸十三拒絕道。

「陸十三,別耍脾氣了。」陳墨叫住了她。 「我沒耍脾氣。」

「那你倒是別板著個臉啊!」

「我板不板著個臉關你什麼事。」

「你……」

陳墨被氣到了。

女人真的是善變的。

之前還聊得好好的。

現在說翻臉就翻臉。

真當自己治不了她嗎?

陳墨只是覺得,現在陸十三做出了成績,也有了擔當,不用再像之前那樣,動不動就威脅她,呵斥她。

但沒想到,陸十三又變回了以前那個樣。

這樣一來,陳墨就不得不好好教育她了。

「陸十三,你過來。」陳墨對陸十三道。

陸十三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走到了陳墨面前,就是有些悶悶的,一言不發。

「我好好跟你說話,你不想聊是吧?那要不要我換一種方式跟你講?」陳墨看著陸十三,淡淡地說道:「三墨集團交給你,我很放心。因為你做出了成績,各方面都安排的井井有條。再說了,公司一部分人,還是你曾經的小弟,正好也可以讓他們有一份正經的工作。正因為這樣,你才要做好。可是現在,你看看你自己,幹嘛呢這是?」

「我……」

「你先聽我說話。」陳墨擺擺手,接著說道:「這個事情,我不想說那麼多。反正你們該合作就合作,不合作就不合作。但如果因為你倆不合,讓工作沒法做下去的話,那就別怪我找你們麻煩了。特別是你,陸十三。」

「你怎麼光說我,不說她。」陸十三指著衛安靜,不服氣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沒說她,我剛剛就說了她一頓。」陳墨轉頭對衛安靜道:「你給我記住了,要是敢斷我財路,我一定饒不了你。」

「知道知道。」衛安靜乖乖點頭,然後繼續喝著自己的醒酒湯。

「這個事情就到此為止,陸十三,好好工作。你現在的生活來之不易,要是不想好好做,有的是人想要做。」陳墨說完,便站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衛安靜也跟了上去。

「你就欺負我,就欺負我。」陸十三撲到陳墨剛剛坐的沙發上,抬起拳頭就往上面砸。

……

「生肖騎士」電影的首周票房出來了。

十一億三千五百萬。

這是一周的票房。

打破了影史多項紀錄。

可以說,突破三十億的票房,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能不能突破到四十億,不好說。

反正這個勢頭很強勁。

隨著電影熱映,玩具也賣瘋了。

這次的玩具賣得很瘋狂,一天十萬套,幾十萬套的賣。

銷量簡直無敵了。

好在之前就有屯了一批貨,工廠也沒有停歇過。

否則這樣賣下去,真的很容易斷貨。

沒貨的話,那不就成耍猴的么。

衛安靜那邊,還是準備的很充分的。

無論是玩具,還是其他周邊產品,都沒有斷過貨。

現在工廠全部24小時不停歇的生產,就是為了避免斷貨,對客戶造成不好的體驗。

電影院的排片,也變多了。

之前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排片。

現在直接排了百分之五十。

「生肖騎士」電影,火得一塌糊塗。

實在是太瘋狂了。

現在每天熱搜,都會有「生肖騎士」的關鍵詞。

熱度可以說是滿滿的。

實際上,現在「生肖騎士」也不欠缺熱度了。

電影院最賣座的電影,需要什麼熱度。

衛安靜的特攝片,也已經提上了日程。

她已經找人做好了劇本。

這部特別,叫做「太極俠」。

主要講的是,一位遠古俠客的英靈,化成了光,留存至今,直到有一天,被主角給發現了,然後將這束光給收集到一個玻璃瓶里。從此,這個玻璃瓶,就變成了主角變身「太極俠」的變身器。

太極俠的皮套,也非常的精緻。

類似於「生肖騎士」的騎士皮套,但沒有那麼花俏。

更主要的是,這位「太極俠」,使用的是太極拳,太極劍,招式都跟太極有關。

至於怪獸,也都是從遠古留存到現在的。

只是一直在沉睡。

沒有想到,在這一個紀元,這些怪獸開始慢慢蘇醒了過來,要破壞地球,毀滅人類。

簡單說,這個故事的內核,其實很老套。

都是正義打敗邪惡的故事。

勇者打敗魔王。

最後讓世界重新獲得和平。

當然,這次怪獸要重新用回皮套了。

沒辦法。

用CG特效製作怪獸,還是太貴了。

普通的電視劇,根本消耗不起。

畢竟,電視劇要做50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