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邊,五十丈外,假山後面,有著純能量體。」璇兒的聲音,略帶這幾分興奮之感。

葉飛淡笑一聲,隨即轉身望向的卡特。

「你先進去大樓,我隨後就到。」葉飛看了身旁之人一眼,低聲開口笑道。

「是!」卡特連忙點頭稱是,隨即轉身想向著前方大樓走去。

而如此同時,葉飛沒有過多的遲疑,身形隨即閃動,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出現,他便已經出現在了右側前院邊緣,在他的身前前方不遠處,有著一座白色的岩石假山,雕刻得極為精緻。

葉飛隨即緩步走山前去,根據玄蛇的指引,他的身形站在了一處凸起的青石旁。

「這裡面,有間密室。」葉飛眼中閃過一道靈光,隨即伸手觸碰在了青石之上。

掌中有靈光閃過,前方的假山整個一顫,左側的一塊石壁,隨即瞬間凹陷下去,一個岩石山洞,出現在了葉飛的視線之中。

如此同時,一道精純的壓迫之力,從洞口處襲卷而來。

「就是這裡了么,這股氣息,應該是紋咒晶石,數量絕對不少。」葉飛微微一笑,對於紋咒晶石,他還是較為了解的。

當初進入暗島之時,他還派黑澤,利用獨盜團的力量收集過,已經刻畫完成的紋咒石。 前方山洞內,從氣息上感知,應該是紋咒石的原始沒錯,此物對於葉飛來說,並沒有多大用處,但卻是玄蛇的最愛。

這種精純的能量石,能夠穩固璇兒體內力量。

「快進去,裡面有很多,全部拿走。」璇兒的聲音,再次在葉飛的識海中響起,顯得很是開心。

葉飛輕笑一聲,這些原石應該是那位風島主收藏的,此人身為暗島三皇之一,身家自然是極為豐厚的。

只是片刻的沉默,葉飛隨即移步進入了山洞。

他的身形融入之後,後方的洞口石壁門,很快關閉恢復原樣,而洞內岩壁上的夜光石,同時散發出陣陣柔光,將其內點亮。

葉飛面色平靜,緩步向前走去,距離山洞深處越發的臨近。

前方不遠處,紋咒原石發出的微光,已然很是明顯,只是就在這時,葉飛的身形忽然頓住。

「呼呼……」耳邊似有寒風拂過,一股危險的氣息,從他的背後傳來。

下一刻,一道寒芒咋現,帶著無形的寒意,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都彷彿變低了幾分,此刻直指葉飛而來。

葉飛面色如常,身形沒有移動半分,身子都沒有轉骨頭來。

「轟!」寒芒臨近,穩穩地斬在了葉飛身上。

傳出一聲悶響,但下一瞬,隨之消失不見,彷彿被他吸收了一般。

「咦,怎麼……」後方石壁通道之內,傳到一聲輕咦,帶著驚訝之感。

前方不遠處,葉飛緩緩轉過頭來,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可見石洞通道內,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身穿白菱皮衣的女人。

此女相貌平平,但身上透著冷艷之感。

那一頭白色的長發,顯得極為惹眼,高挑的身材,整個人散發著一種獨特的氣質。

「你是誰?」女人面露警惕之色,盯著葉飛沉聲開口問道。

葉飛目光沉靜,上下打量了前方之人一眼,此女的實力,還不到返祖,相當於華夏的築基武修,對於他而言,著實有些弱了。

出現在此地,應該是這裡的守衛無疑。

「你不是葉某的對手,告訴靈域島主一聲,洞內的那些東西我全要了。」葉飛掃了此女一眼,隨即便是不想過多的理會。

只見他說完之後,便是準備向著前方走去。

「你,你也是來偷紋咒原石的?」後方的女人,眼中閃過一道微光,開口的同時隨即衝上前來。

葉飛聞言,不禁微微一愣,他這可是光明正大的拿,哪怕是那靈域島主,此刻本人身處此地,洞內的那些紋咒原石他也是照拿不誤。

只不過,聽那女人所言,此女似乎不是此地守衛。

就在葉飛思索之色,那位身穿白色菱衣,全身透著冰冷之感女人,此時已然走到了他的身旁。

「你好,我叫海曼。」

「裡面的紋咒原石很多,你一個人也拿不走,不如我們合作,你覺得怎麼樣?」海曼臉上帶著笑容,望著葉飛輕聲開口道。

石壁山洞內,葉飛臉上露出古怪之色,不禁輕笑一聲。

「好吧,見者有份,你能拿多少拿多少吧。」葉飛此時輕輕搖頭,眼前之人的身上,並沒有存儲法寶,分給她一些也無妨。

只是葉飛這開口,他的衣領處,忽然閃過一道金光。

璇兒的聲音,同時在他的識海之內響起,顯然是有些不滿。

「你的身上,這是……」海曼的眼中露出奇異之芒,她能夠感到到,隨著眼前之人身上的金光出現,一股極為恐怖的威壓之力,隨之一閃而過。

「沒事,我們走吧。」葉飛淡笑一聲,沒有解釋太多。

說罷,二人一同向著山洞內部走去,隨著不斷的前行,紋咒原石散發的光芒,可謂是越來越盛,已然蓋過了四周牆壁上的夜光石。

不多時,他們已然走到了山洞的盡頭,前方那是一座圓形的石壁大廳。

大廳之內,有著不少的奇異之物,甚至還藏著幾件華夏先天法器,只不過這些東西,對於現在的葉飛來說,實在提不起他的興趣。

除了仙寶之外,他對一般的法器,已經沒有什麼慾望了。

前方不遠處,在那些雜物後方,圈出了一大片區域,全部堆放的紋咒原石,看上去至少有上萬顆之多。

「我只要原石,其他的東西,你可以隨意拿。」葉飛淡笑一聲,轉身看了身旁之人一眼。

靈域島島主的情況葉飛不知,但有一點他可以確定,那位風島主與西方武道界之間,應該是達成了某種協議,不然不會將聚會的地方定在此地。

既然如此,此人說不得需要一點小小的懲罰。

「華夏人,不好意思,這些原石你拿不走。」海曼此時面色微變,臉上隨之露出歉意,身形同時帶出一道寒芒。

她的話語剛落,已然先一步出現在了那堆原石跟前。

葉飛面色一怔,他的臉上露出好奇之色,並沒有阻止眼前之人的動作。

只見前方不遠處,海曼體內的能量核之力涌動而出,她同時抬手,一塊暗紅色的紋咒,出現在了她的掌心之中。

「數萬顆紋咒爆炸,應該可以將這裡夷為平地。」

「爆!」海曼眼中露出堅決之色,體內的力量,融入手中的暗紅紋咒之內。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暗紅紋咒之上,爆出一陣耀眼的紅芒,瞬間將下方的紋咒原石籠罩,一股毀滅的氣息,隨之蔓延了整個山洞。

此女的速度極快,進入大廳之後,所有的事情可謂一氣呵成。

那道暗紅色的紋咒,顯然是早有準備,若是一般人,斷然是無法感應過來。

「你有些浪費了。」

「璇兒,吞了那顆紅色紋咒。」葉飛面色如常,眼中閃過一道微光,他的衣領處,隨即傳出一陣恐怖的吸徹之力。

前方之人,儘管速度極快,但想要讓葉飛無法反應過來,無疑是不可能的。

金光閃過,前方原石堆上,海曼手中的暗紅色紋咒,忽然憑空消失,四周瀰漫的那股毀滅之力,同時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葉飛目光沉靜,隨即上前一步。

「收。」只見他抬起手臂,指中的儲物戒指,爆發出陣陣靈光。

一股無形的吸徹之力,瞬間襲卷了整個山洞,前方石壁前,那堆紋咒原石,幾乎是在眨眼之間,隨之消失不見。

這一切發生更快,前方那位名叫海曼的女人,可謂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待她回過神之時,身下的紋咒原石已經一顆不剩,她手中的那塊暗紅紋咒,更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手上的,那是儲物戒指?」海曼在反應過來之後,下意識地開口道。

這種儲物法器,在華夏武道界,雖然也很稀有,但並沒有達到珍缺的程度,但在北海暗島,儲物戒指幾乎是數十年難見到一枚。

就算是幾大島主,手中擁有的儲物戒指,那也是品質極低的,空間並不算大,不然靈域島島主不會設計這樣一座密室。

「嗯,眼光不錯,告辭。」葉飛掃了此女一眼,隨即準備轉身離去。

而後方大廳之內,那位名叫海曼的女人,顯然是不肯善罷甘休,她體內的力量隨之爆發。

「你給我站住,把紋咒原石還給我!」海曼大喝一聲,沒有過多的猶豫,周身泛起了寒霧,向著葉飛猛然撲了過來。

葉飛身形一頓,這股寒霧之力,讓他感到了幾分熟悉之感。

只見他緩緩轉過身來,體內的靈力凝聚與掌心,向著前方之人一指點去,一股束縛之力,輕鬆將那女子定在了原地。

「你是暗亞島的人?」葉飛目光微閃,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開口問道。

暗亞島,那一片冰雪之地,他依稀記得,安娜曾經手下之人體內,好像都是蘊含著這股冰雪之力。

前方的半空之中,海曼一直掙扎著身形,但卻是無法掙脫開來,只能一臉怨恨地盯著前方的葉飛。

「華夏人,你最好放開我,否則我們的島主大人,絕不會放過你的。」海曼低喝一聲,盯著葉飛冷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身上的氣息收斂,同時緩緩收起了手臂。

前方半空之中,海曼的身形恢復,她周身的冰雪之力還未消散,此刻警惕地望向葉飛。

「我記得,暗亞島,自安娜離開之後,好像沒有島主吧。」葉飛面帶微笑,望向前方之人,緩緩開口問道。

「哼,你胡說。」

「不怕告訴你,暗亞島的島主,也是一位華夏人,在暗島之上有些殺星的稱號,連以前的暗島之主,都不敢招惹他,我相信,你應該聽過他的名字。」

前方大廳內,海曼冷哼一聲,在談起島主之時,她的臉上明顯露出自傲之色。

葉飛此時徹底愣住,眼前之人說的,顯然正是他自己無疑。

只不過這件事情,他不曾聽說過,按道理來說,安娜稱他為葉主,理論上葉飛確實算得上暗亞島之主,但這件事情,安娜從沒有提起過。

「額,你為何要引爆那些紋咒原石?」葉飛沉吟少許后,隨即忍不住開口問道。 要知道,這座山洞內,數萬枚紋咒爆裂,威力確實極為恐怖,眼前這位暗亞島之人,身處洞內那絕對是必死無疑。

「哼,要你管!」

「華夏人,立刻將原石交出來,否則你別想離開這裡。」海曼低哼一聲,周身的寒意隨之涌動,目光死死地鎖定了葉飛。

山洞密室之內,氣氛頓時變得極為緊張,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你不是我的對手。」葉飛面色平靜,掃了前方之人一眼,低聲開口道。

一個不到返祖級的異人,與他相比確實相差甚遠,此刻的葉飛面對此女,根本無需出手,他體內的靈力一旦爆發,單單是靈壓都不是此女能夠承受的。

「那又怎麼樣,為了暗亞島,我也要拚死一戰!」海曼體內的力量,此刻瘋狂洶湧,可謂是毫無顧忌,眸中寒芒涌動。

話音剛落,此女手中,一把靈光一閃,一把由玄冰打造的冰刃,隨之出現在了她的掌中。

不俗的寒意,在山洞之內瀰漫,咋一看氣勢不凡。

葉飛見此情景,不禁面露輕笑,暗亞島之人,他自然不會輕易傷之,而且此女的話語,同時引起了他的興趣。

「我認識安娜,和她是朋友。」葉飛面露微笑,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道。

前方閃動大廳內,那位暗亞島之人,此刻聽到這話,不禁微微一愣。

但僅僅是轉瞬之間,便是迅速反應過來,她身上的氣勢未散,目光鎖定前方之人,仍舊是一副隨時準備出手的模樣。

「想騙我,沒那麼容易。」

「你要是不交出紋咒原石,我哪怕是拼著一死,也要將將這裡毀去,到時候風皇察覺,你一樣難逃一死。」海曼眸光犀利,冷聲開口道。

她心中知曉,自己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但若是將此地的動靜鬧大,一定會引起風皇的注意,到時候眼前這個華夏人必死無疑。

葉飛聞言,臉上不禁露出無奈之色。

只是片刻的沉吟,他忽然再次露出淡笑,周身氣息轉變,一股無形的寒意,從他的體內洶湧而出。

「你可識得此術?」葉飛掌中冰霧繚繞,同時抬手向前一指點去。

山洞密室之內,寒霧涌動,一片片六菱雪瓣,在洞內飛舞,看上起美麗動人。

寒霧內不帶殺機,更是隱約讓人感到一絲暖意。

當年第一次進入暗島之時,隨後離開之際,他與崔虎二人乘上游輪,安娜便是以此術送行,漫天的雪沫,葉飛記憶優先。

這種對寒冰之力的完美控制,整個暗亞島唯有安娜女王能夠做到,不過同樣難不倒葉飛。

「你,你真的認識女王大人。」前方的海曼望著眼前的情景,她身上的氣勢,下意識地收斂了許多。

四周空氣之中,那股寒意讓她體內的能量核,感受到了一絲共鳴,這種感覺自從女王離開之後,她便是從未感覺到過。

「當然,我說過,我和她是朋友。」葉飛淡笑一聲,周身的寒冰之力隨即很快平息。

前方不遠處,海曼此時微微點頭,同時上前一步,向著葉飛彎身一拜。

眼前之人身上,那股寒冰之力,她不會認錯,而且一位實力強過她不少的強者,確實沒有必要在這種事情上欺騙與她。

「暗亞島部族統領海曼,見過大人,請恕海曼剛才的無禮。」海曼身上的力量,早已經收斂消散,此刻禮貌彎身行禮。

既是安娜女王的朋友,無疑是暗亞島的貴客。

「無妨,你現在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葉飛目光平靜,望向前方之人緩緩開口道。

此女不畏生死,引爆萬枚紋咒原石,定然是有著原因的。

海曼此時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聞言不禁暗嘆一聲道:「這次的島主大會,暗亞島的島主之位,肯定會被他人奪走,為了冰雪部族,我沒有選擇。」

一旦暗亞島的島主之位,被西方武道界掌握,那麼暗亞島的族人,無疑都會成為階下囚。

萬枚原石紋咒的引爆,或許不足以傷到西方武道的強者,但至少可以將這一次的大會,拖延一段時間,那樣暗亞島最後的下場,也能延遲一些。

「此事,也不是沒有扭轉的餘地。」

「安娜不會回來了,不過暗亞島的島主,可以從冰雪部族內選取,你可願意成為新的島主?」葉飛面色如常,不禁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能夠不惜生命,只為讓部族多撐一段時間,這樣的人有資格接管暗亞島。

「我……可以嗎?」海曼身形一顫,隨後不禁面露苦笑,輕輕地搖了搖頭。

想成為暗亞島的島主,哪有那麼容易,除非暗主大人欽點,最差也需要三皇之一的認可,這些對她而言都是遙不可及的。

「可以的,我認識風皇。」葉飛輕笑一聲,很快開口回應道。

前方的海曼微微一愣,抬頭望葉飛,她的眸光之中,閃過一絲希望之芒,若真的得到風皇的認可,她並非不能成為暗亞島島主。

「真,真的?」海曼聲音微顫,輕聲開口道。

「當然。」

「跟我走吧……」葉飛微微點頭,隨即轉過身去,便是準備離開這座山洞密室。

紋咒原石拿到,這些精純的能量體,夠玄蛇吃上一陣子了,待消耗完之後,他應該也回到了華夏,葉家擁有靈晶母脈,養活璇兒不難。

山洞密室通道,前方葉飛的身影逐漸遠處。

後方的海曼,沉默片刻之後,忍不住輕抿了一下嘴唇,隨即連忙咬牙跟上,事已至此,她已經沒有了選擇,那個華夏人,無疑是暗亞島最後的希望。

哪怕她不能成為島主,只要暗亞島島主之位,不落到西方武道界手中,事情就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糟糕。

……

靈域島島主居所,前院右側的假山石壁上,隨著一陣顫動,一塊青石岩壁,慢慢的向上升起,隨後從其內走出兩人。

這二人,不止是別人,正是收取了原石的葉飛與那位暗亞島的女子。

「走吧,我們去參加大會。」葉飛微微一笑,抬頭向著前方的玻璃大廈望去。

在他的靈識查探之下,那座大廈的頂層,已經聚集了不少的異人,其中強者頗多,顯然是暗島各大海島之內,實力不凡之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