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霍師兄。打擾了。」斗鬼神對那霍強微微抱拳。臉上也是滿是笑意。不過斗鬼神也是覺得有些尷尬,那霍強二人也只是說他可以來找他們,但是自己卻是第二天就急忙而來。實在是有些打擾了。

「無妨,反正我目前也是無聊。此刻你來此正好可以和我一敘。不過我倒目前。還不知道你的姓名呢。」那霍強此刻也是一笑。這斗鬼神的心態也是令那霍強有些哭笑。不過既然答應了人家,自然也是要准守承諾的。

「在下姓陳,單字戰。」

「陳戰。好名字。」那霍強聽后,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思索之色。在他的腦海之中也是沒有出現過這等人物。甚至這整個南陽郡,有沒有那姓陳的人家,他都不知曉。不過既然人家說是那麼名字,他也不好再度問下去。望著那依然站在那裡的斗鬼神,霍強也是一笑道:「陳師弟請坐,不過我也不知道陳師弟前來。這裡也只有一些茶水。還望師弟不要見笑。」那霍強直接從空間戒子之內再度拿出一個水晶杯,之後便也是倒了一杯茶水,遞給了斗鬼神。斗鬼神也不是那扭捏之人,見此也是爽快的接了過來,頓時一股芬芳的茶香傳來,不由令斗鬼神心神一震,就連那呼吸似乎都均勻了很多。

「霍師兄,這茶是什麼茶。不僅芬香迷人,裡面竟然似乎還有一種能夠滲入體內的奇特功效。讓人不由心神一陣暢快。」此刻斗鬼神也是直接的發出一聲驚嘆,暗想著茶自然不是凡品。

「呵呵。。。陳師弟所言極是。這茶名叫花落春,乃是一等名茶。這種茶水雖然排不上那魂茶榜,但是也能排在那名茶的前十名之內。常喝這種茶水,不僅能夠活血化瘀,並且還有改善體質之效。不過這種茶水自然也是珍貴無比,不是那一般人能夠喝起的。不過陳師弟也是不知,這種茶水乃是那宗內特意種植。凡事那宗內的弟子,每人每月都會領到足夠的花落春,也算是宗門對那弟子的一種栽培手段。所以只要你進入到那天火宗之內,這種茶水,你每天也是享之不盡啊。」那霍強微微一笑,言語之中似乎還沒有言盡那宗內的好處。

「天火宗果然不愧為這南陽郡最強的勢力!」此刻,那斗鬼神聽到這霍強如此一說,心中也是不由一驚。這種茶水斗鬼神雖然不知道其價值,但是看那功效,自然不是凡品。而那天火宗竟然直接分發給弟子暢飲,光是這種手段,就不是一般的宗門所能夠相比的。此刻斗鬼神也是不由對那眾人想要擊破腦袋的加入那天火宗的原因感到釋然。每天光是這種茶水享受,就令無數人瘋狂了。再說那宗內的好處自然也不是只有這一點。雖然按霍強沒有言明,但是斗鬼神也是知曉。

「呵呵。。。陳師弟莫要以為這宗內給你分發這花落春就是讓你們享受的。」那霍強此刻見到斗鬼神滿臉的嚮往之色,也是不由的一笑。這初來天火宗之人每個人聽到這個消息的表情也是如此。甚至比這斗鬼神還要誇張很多。

「哦?難道還有什麼條件不成?」斗鬼神此刻也是眼眸一顫,臉上也是恢復到了以往的神色。心中也是不由的暗自責怪自己。剛才竟然一時貪圖那花落春,而表現出了嚮往之色。那心志在剛才竟然沒有抵擋住那花落春的誘惑。

「也不是這樣說。宗內給我們足夠的資源讓我們提高實力。但是也會分發一些任務給我們。讓我們去完成。並且還會以那任務來進行排位。那排名靠前之人,宗內自然也是儘力的栽培。而那排名靠後之人,宗內也是分發的資源少之又少,甚至那墊底的一些人都沒有分發資源。也別是那些修為平庸,並且長時間沒有進步之人,宗內更是會直接的逐出門外。畢竟這天火宗號稱這南陽郡第一勢力,可是不會養那些廢物的。」此刻,那霍強說到這便停了下來。他的目光自然也是看著斗鬼神。斗鬼神的修為只有那超人四階,雖然功法奇特。但是和敵人戰鬥起來,卻是不會完全看功法的。所以這斗鬼神極有可能就是那任務排行之中墊底的存在。因為這天火宗之內,還是沒有出現過一個超人六階之下的存在。那凡是加入天火宗的,最差的都是那超人六階。並且歷史之上,也是只出現過幾次而已。而這幾次的結果都是那幾人全部墊底,而後被逐出了宗外。如果這斗鬼神沒有被那宗內一些頂尖之人看中,那結果也可以說已經是註定的了!(未完待續。。) 老五說到做到。

《一劍飛天》插曲——嵐之歌。

小李飛刀王老五版權:要死就死在我手裏

不是你親手雕刻的

那就不能叫做禮物

不是我嘴裏省下的

那就不能叫做食物

你呀你 終於自由了

我卻已經遍體鱗傷

一顆心已跟你走

璀璨星空現璀璨流星

不是我親手所殺的

死了皆會墜入地獄

我呀我 終於出現了

可我已經失去了記憶

你心裏有了別人

無需解釋亦無需澄清

如果今生要死

就一定要死在我手裏

就一定要死在我手裏

就一定要死在我手裏

我一定會死在你手裏

致敬原作: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裏

原創作者演唱:莫西子詩

他表現的是愛。

我表現的是當愛被辜負之後的……恨。 此刻,那斗鬼神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這霍強的目光,心中也是不由苦笑起來。要說他真正的戰力,那可是連人皇六階強者都不懼。不過那是斗鬼神使用神功四象決的威力。如果不依靠那四象決,斗鬼神目前的戰力也在那超人九階之上,甚至可以和那超人十階強者一戰。所以斗鬼神對那所為的任務也是絲毫不放在心上。依靠自己的手段,斗鬼神相信,他絕對不是那墊底之人。

「霍師兄,聽你這麼一說,那天火宗內似乎也並不是眾人想象那般的美好。雖然可以獲得那一些資源修行,但是還要去執行任務。我想那任務也不會是那麼簡單,稍有不慎,就會丟掉性命吧。」此刻斗鬼神望著那霍強也是微微一笑,言語之中也是蘊含著一絲疑惑之意。雖然那花落春也算得上是值得眾人心動之物,但是斗鬼神可不認為只是因為那簡單的茶水,就讓眾人擊破腦袋的想要進入那天火宗。

「呵呵。。。這加入天火宗的好處豈會只有那花落春茶水之妙處。實話告訴你吧,這凡是想要加入者天火宗之人,其原因也不過三。」那霍強說到這,眼中也是露出一絲嚮往之色。斗鬼神見此,也是一驚。立刻便聚精會神的傾聽起來。

「這第一,則是為了那實力!天火宗雖然為這南陽郡最大的勢力,但是就算是放眼整個神聖古國之內,那實力也能佔據前十!你可不要小看了這前十。光是和這天火宗同等規模的大小宗門。在加上那一些隱藏的勢力和一些龐大的家族。這整個神聖古國之內就足足有上千個勢力。能佔據前十,你可以想象這其中的概念!」此刻,那霍強說到這,臉上竟然也微微的激動起來。他身為那天火宗的弟子,那宗門強大,他自然也是感覺到榮耀。穩定了一下心神之後,那霍強便繼續道:「這宗門的強大,自然也會有我們這些弟子的莫大好處。所以那宗門之內也是擁有很多的功法秘籍。甚至一些靈丹妙藥。而要說那天火宗之內最令人眼饞的,那便是一本聖級功法。」

「聖級功法!」此刻斗鬼神聽后,不由驚訝出聲來。他自然是知曉那功法的等級劃分。從高到底分別是那天階功法。地階功法。人階功法。而那聖階功法,無疑是排在那天階功法之上。就算是在整個歷史之中,也是只出現了寥寥數本而已。而那當年叱吒風雲的功法「獅吼功」,也只是那天階功法而已。由此可見這聖階功法的強悍之處。

「沒錯。聖階功法可謂是屬於那傳說之物。但是在那天火宗之內。卻是實實在在的存在的。並且還被公布在那大殿之中。供弟子隨意的學習。不過這公布在大殿之內的,也只是那前面的一小部分而已。甚至還是隱藏了其中的一些重要的段落,不過就算如此。那威力也是驚人。不過這本功法的名字不僅不為所知,就連那修鍊起來,也是極難。實話告訴你,這天火宗自從那建宗以來,修鍊完那大殿內的所公布出來的殘篇之人,也只有那寥寥幾人而已。而這幾人都是那宗主人物。而其他人能夠修鍊成功的,卻是沒有一人。所以眾人也只是對那功法嚮往,試圖能夠修鍊成功。」霍強說到這,眼中也是閃過一絲低落之色。他自然也是前去修鍊了一番,但是結果卻是連入門都沒有。甚至都不懂那其中的意思。所以他也只好尷尬而去,以後也是再也沒有踏足那大殿之內。

「聖級功法,並且還直接公佈於眾。」此刻斗鬼神心中早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就算是出現一本地階功法,那也足以讓人們搶的頭破血流。然而這天火宗卻是直接的公布那聖階功法。也難怪讓眾人心熱。就算是心志堅韌的斗鬼神,在聽到那聖階功法之後,心中也是按耐不住。

「呵呵。。。想必陳師弟現在也在打那聖階功法的主意吧。不過那功法卻是神秘無比,修鍊起來極難。你到時候就會知曉。我現在就給你說一下那第二條原因吧。」那霍強見到斗鬼神滿臉的震驚之色,也是微微一笑。隨即便繼續道:「這眾人加入那天火宗的第二原因,就是為了那任務。」

「為了任務?」斗鬼神此刻不由微微皺眉。按理來說,那眾人肯定是不想出去執行任務。因為那些任務之中,自然也是有一些困難的任務,還有一些會發生突變的任務。斗鬼神先前也是在那傭兵工會混了一段時間,自然知道這任務是變化無常,所不定在執行任務的途中,就會生出什麼變故來。所以就算是斗鬼神,也不願意去執行一些任務。然而這如今眾人卻是顛覆了想象,竟然想要去執行任務。

「陳師弟,你不要誤會了。我的意思不是單純的指那任務。方才我也和你說過了吧。這天火宗內的弟子會有一項任務排名。而這排名的由來,也是那任務所帶來的。雖然每過一段時間,這排名墊底之人,會被驅逐出宗門。但是那凡是能夠穩穩佔據排名前三之人,都會獲得一些驚人的獎勵。這其中有功法,有靈丹妙藥。甚至那排名第一位的,還會獲得那靈器獎勵。」霍強說著,喉嚨也不由乾涸起來,隨即便直接的飲了一口茶水。他雖然也是不停的接任務,但是他在那任務排名之中,也只是靠前而已。身為人皇強者的他也只能說是靠前,由此便可以看出那天火宗之內的戰力是何等的強大了。

「咕嘟!」斗鬼神此刻不由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液。這霍強可謂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先是說出那聖階功法,而後也是再度說出那宗內的驚人獎勵。讓斗鬼神不禁眼熱起來。

「先是那聖階功法,再是那靈丹妙藥和靈器獎勵。那第三條肯定也是驚人。」此刻。斗鬼神不由對那第三條原因感到好奇起來。這前兩種原因也可謂是代表了實力的一切。那第三條究竟是什麼,讓斗鬼神不由很是好奇。那霍強此刻也自然是注意到了斗鬼神眼中的好奇之意,心中也是想到了什麼,眼中也是閃過一絲炙熱。

「這第三條嗎。。。」此刻,那霍強說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下來,似乎是故意吊斗鬼神的胃口。又似乎是在猶豫要不要說出來。不過這霍強在那片刻之後,也是彷彿下定了決心,隨即便繼續道:「這第三種原因就是為了那天火宗內的一位女子!」

「為了一位女子?」此刻,斗鬼神聽到那第三種原因之後,也是不由的一愣。隨即也是想到了那昨日眾人的言論之聲。昨日。那陸公子直接加入那天火宗之內。令眾人心顫。而斗鬼神也是知曉了這天火宗算上這陸公子之後。也是足足有了三位公子在其中。而那前兩位都是為了那一位女子而去。想必這眾人口中的女子和這霍強口中的女子是同一個人。此刻,斗鬼神不由對那女子產生了好奇之心,這女子難道有三頭六臂不成,竟然能夠和那聖階功法向比肩。向霍強看去。斗鬼神的眼眸不由一顫。因為此刻那霍強的臉上也是湧現出了炙熱之意。不用想。一定也是想到了那女子。

「霍師兄,這女子我也是聽過眾人談論,似乎那宗內的前兩位公子都是為了那女子而去。不過這女子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竟然引得眾人嚮往。」此刻,斗鬼神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直接向那霍強問去。那霍強也是猛的回過神來,臉上也是一紅,隨即尷尬的喝了一杯茶水。

「陳師弟,你有所不知。這女子容顏美的驚世不說,而最重要的,是這女子乃是那火靈之身!」霍強說到這,喉嚨也是有些沙啞起來。斗鬼神聽后也是一愣,顯然也是有些不解。他從那小國而來,自然也是沒有聽說過什麼火靈之身。


「霍師兄,在下愚昧。那火靈之身到底是什麼意思?」此刻斗鬼神也是不顧尷尬,直接的詢問起來。俗話說得好,不懂就要問。斗鬼神為了解更多,也是不在意那顏面。再說,這也不是多丟人的事情。

「你竟然連火靈之身都不知道!我真是不知道你這一身的修為是從何處而來。」那霍強此刻一愣,顯然也是沒有料到那斗鬼神竟然連這都不知。不過霍強也是苦笑一聲,隨即便向斗鬼神解釋道:「火靈之身,萬年難得一見!就算是整個神聖古國之內,數千萬年以來,也是只出現了寥寥幾人而已!不過這擁有那火靈之身的,都是那女子。男子是不會出現火靈之身的。如果一個男子和那擁有火靈之身的人結合。那麼那火靈之意便會直接降臨在那男子身上。從此那男子便能夠擁有一絲火靈之源。如果能夠控制住那一縷火靈之源,在加以鞏固修鍊的話,就能夠在體內生出那神火來!並且還極有可能會產生出那頂尖的神火。那頂尖神火一出,更是那至尊強者都中者必死!不過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歷史之上通過那火靈之身誕生出來的神火,也都是那最差的神火而已。不過就算是那最差的神火,都是威力驚人。就算是帝王強者,都不敢輕易的染指。可以說如果得到那女子,就等於是得到了一位實力強大的絕世佳人,和那威力無窮,並且有可能誕生出頂尖神火的火靈之身。」霍強說到這,也是看向斗鬼神,只見此刻斗鬼神臉上的臉上竟然平靜無比,似乎並不為所動。不由令那霍強大感詫異!要知道,這女子就算是那些至尊強者都有意奪取,不過那女子不僅是那天火宗的親傳弟子,那背景也是驚人。所以也是沒有人敢去招惹。不然早就被一些老妖怪想辦法奪取了。宗門還能讓他們垂簾的份。而那能夠讓至尊強者都心動的女子,這斗鬼神竟然毫不在意。

其實也正如那霍強心中所想一般,這斗鬼神心中卻是沒有絲毫的波瀾。他雖然也對那火靈之身感興趣,但是他也知道。那公子的人物都無法獲得那女子的芳心。何況他也只是一個那平庸之人而已。自然也是想也是白想,還不如投入那些時間來增強自己的修為。

「呵呵。。。難道陳師弟對那身懷火靈之身的女子不感興趣不成?要知道,就算是一般的至尊強者,都對那女子有著莫大的興趣。如果不是因為這女子身為那天火宗之人,並且背後的勢力也是極大。不然一定也會遭到那強者的搶奪。而如今我看你的表情,似乎對那女子似乎並不感興趣。」此刻,那霍強臉上也是微微一笑,隨即那心中的疑問也是直接的問了出來。因為在這霍強的記憶之中,還沒有人在聽到那火靈之身之後,而不動於衷的。

「霍師兄也把我看成聖人了。我只不過想的比較開罷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定然也是會出手的。」斗鬼神也是微微一笑。說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他自然對那火靈之身也是感興趣,只不過這等女子,根本不是他能夠接觸到的。他自然也是懶得多想。

「呵呵。。。陳師弟還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啊。就算是我,心中也是嚮往不已。沒想到我如今的心性還不如陳師弟。實在是慚愧啊。」霍強對那斗鬼神也是苦笑一聲。隨即再度的飲了一口茶水。斗鬼神聽后也是微微搖頭。也是沒有多說什麼。時間緩緩而過。斗鬼神也是和那霍強聊了一段時間。在得到一些那天火宗之內的一些規矩之後,斗鬼神也是直接起身告辭。如今天色也是漸漸的黑了下來。那柳絮還在客棧之內等待著他呢。

天火酒樓之外,此刻也是昏暗下來。不過雖然天色不早。那排隊之人已然是精神十足,生龍活虎。並且一個個似乎也沒有要離去的意思。因為這些人也知道,只要他們誰個離去,那排了很久的位置就會被人直接奪取。

此刻,那天火酒樓的大門之處也是走出了兩人。這兩人一位是那青年,還有一位則是一位中年男子。這二人直接的來到大門之外,自然也是引起了四周眾人的注視。

「那不是先前進入那天火酒樓之內的人嗎?」

此刻,那眾人見到那青年之後,也是眼眸一顫。因為就在那晌午之時,這青年竟然無視那眾人的規矩,而直接的進入那天火酒樓之內。

「哼,沒想到這小子還敢出來。膽子還真是不小!」此刻,有不少人也是怒視那斗鬼神,其中有不少人的眼中更是爆發出一縷殺機。其實這些人中,也是有幾個直接的發布了命令,已經準備要斗鬼神的命了。不過就在此刻,那眾人也是注意到了那斗鬼神的身邊之人。心神也是不由為之一顫,眼中滿是那驚駭之色!

「那是?那是霍前輩!」

那四周的眾人在見到那中年人的摸樣之後,也是不由的驚呼聲來。這霍強身為那前來招收弟子之人,自然也是受到了不少人的關注。其實只要是這天火宗來人,都會被那眾人關注。那霍強身為人皇強者,自然是備受關注。然而如今這霍強竟然和那青同行,並且看起來還有些交好的摸樣,讓那些原本對斗鬼神仇視之人心中也是不安起來,特別是那些準備對斗鬼神下手之人,更是臉色瞬間蒼白起來,隨即不顧一切的再度發布命令,讓那些早已經埋伏在黑暗之中的人手也是直接的退去。

「這小子,竟然和那霍前輩交好!我還真是小看他了!」此刻,那先前告訴那斗鬼神這天火酒樓內規矩的壯漢也是一驚。此刻他也是暗自慶幸自己雖然語氣有些冷漠,但是也並沒有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出來。

「霍師兄,就此別過吧。你無需多送了。」此刻,那斗鬼神對著霍強微微抱拳。臉上也滿是笑意。這霍強竟然直接起身,更是送到這大門之外。也是令斗鬼神心中不由生出一絲的感激。這霍強的用意,斗鬼神自然也是知曉。無非是為了說明自己和那霍強交好,就是讓那些心懷不軌之人看的!

「呵呵。。。陳師弟慢走,兩日後我們在相見!」那霍強此刻也是一笑,直接微微點頭。那聲音也是特意的大了幾分,特別是那陳師弟三個大字,更是傳遍這天火樓四周百米範圍,令那眾人心中驚駭無比。眼中望著斗鬼神也是一副不可置信之色。

「這小子竟然是天火宗的弟子?」

「是啊!我當時怎麼就沒有想到呢。不過我也沒有得罪此人,以後也是有機會向著青年交好的。」

「哼!一個超人四階的廢物罷了。就算是能夠成為那天火宗的弟子,估計也是因為那霍前輩的關係。就算是加入了那天火宗之內,也是要不了多久,就會被踢出宗門之外的。」

此刻,那四周的眾人在聽到那斗鬼神的身份之後,也是不由的低聲議論起來。有些人有些後悔,沒有提前想到這斗鬼神的身份,而有的人則是不屑。那斗鬼神的實力在他們眼中簡直不值一提。他們也是想到了那斗鬼神以後的處境,臉上不由閃過一絲冷笑之意。

「那就兩天之後再見,霍師兄留步吧。」此刻,斗鬼神也是微微點頭直接的大步離去。那霍強見此眼中也是閃過一道精光,隨即在那眾人的目光之中,消失在那天火酒樓的大門之內。。。

時間緩緩而過,轉眼間便又過去了兩天。此刻,在那一片巨大的廣場之上,也是圍滿了無數的人。這些人都是那些來看熱鬧之人。而在這些人的中間,赫然站著九個人。這九個人為首的兩人都是那中年男子。這二人身穿紅色長袍。在那長袍的胸前之處,也是印著一朵紅色的火焰。在這火焰的兩旁,則是各有一條銀色紋路。並且這二人的修為也是驚人,乃是那人皇一階強者!此刻,那四周的眾人此刻目光也是大部分集中在這二人的身上,眼中滿是羨慕之色。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兩人正是那天火宗的內門弟子!並且還是那其中的佼佼者!

「好了,如今七人也是集合完畢!現在我在最後問你們一遍,可還有誰的事情沒有交代完的。現在再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此刻,那為首之中的一人也是直接的掃視那身後的眾人。正是那霍強。

「準備好了。」

此刻,那七人也是不約而同的同時大聲喊道。語氣之中也是有著一些的激動。這七人正是那通過天火宗考核之人,全是那青年。那一頭紫色短髮的斗鬼神,赫然正在其中。不過此刻這斗鬼神的臉色卻是平靜無比,似乎並沒有太大的興奮之意。其實也不是因為那斗鬼神不興奮,而是因為斗鬼神在經歷了很多之後,那心志也是變得堅韌無比。尋常之事已經無法令斗鬼神的內心顫抖了。再說這加入那天火宗也是三天前的事情了,以往的興奮也早已煙消雲散。

「看,這七人之中,竟然還有一名超人四階之人!」此刻,那四周的眾人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斗鬼神的存在。不由開始議論起來。甚至有的人在看向那斗鬼神的時候,眼中滿是那不屑之色。

「哼,我看一定是使用了什麼特殊的手段,或者是和這兩位前輩有交情吧!」一名男子也是一聲冷哼傳來,語氣之中也是透露著深深的嫉妒之色。他的修為乃是那超人七階強者,並且他也是在三年前進行了天火宗入宗的考核,但是遺憾的是,並沒有通過。而如今這修為比他要低上三階之人,竟然都通過了那考核,也難免此人會心生不滿來!

「我看未必,說不定這小子擁有什麼手段也不定!」

雖然此刻不少人站在懷疑斗鬼神的隊伍之中,但是也有不少人認同那斗鬼神。而此刻的斗鬼神自然也是不知道四周的人大部分都在談論他自己,此刻他的心,早已經飛到了那千萬里之外。。。(未完待續。。) 相不相信

小李飛刀王老五填詞。

黃粱飛天和太陽面對面

天下等着我的一劍

我做的事別人從未看見

在那裏我沒有極限

一劍刺出太陽就會墜落

黃粱夢裏全都實現

一切煩惱 皆是自我尋找

我就再來一杯黃粱

不相信我不是我

不相信明天

我不相信那明日的謊言

在墜落的大海

在消失的山頂

都是你對我承諾的明天

我相信當下現在

我相信今天

我相信一劍就能刺落天

有我在你身邊

讓江湖有溫暖

每一天都最後一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