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8873層……」

這就是王毅這些年的努力成果!精神念力振幅達到88倍!

如果魔音神將傳承上有排名,王毅也肯定排名前列!

「可惜,我基礎還是太差了,如果是不朽再過來,絕對能百分百得到完整的『魔音神將』傳承!」王毅有點惋惜,不過也沒怎麼遺憾,畢竟他還有一份簽到的『魔音神將傳承水晶』,這靈魂秘法遲早能夠達到百倍極限,就是不能得到宮殿最後的獎勵。

當然,王毅如果能等到10081紀元,也可以再次過來傳承一次。

「算了,這魔音傳承還是留在這裏,繼續給人類族群培養後來者吧。」王毅微微一笑。 在長有天使羽翼的奪天神皇沖向荒天,自爆神源之時,另外兩尊奪天神皇迅速向遠處飛去。兩具神軀撞擊在一起,合二為一。

大商神璽中,逸散出大量至尊銘紋,擋在他的身前。

「轟隆!」

神源自爆形成的毀滅之光,將摩炎星擊碎,一分為十,飛向十個不同的方向。

化為十顆恆星。

星桓天的上空,出現十個太陽。

奪天神皇躲開了毀滅力量的核心區域,以大商神璽抵擋,被沖飛出去遙遠距離。神軀上,血肉大面積毀傷,破破爛爛,骨架外顯出來。

「嘩!」

大商神璽收縮,變得只有巴掌大小,落到他焦黑的手中,嘴裡發出震天笑聲:「荒天就算你再驚艷又如何,到最後,還是在為本皇做嫁衣。你的一身奧義,都將屬於本皇,包括漁白薇。」

殘破的神軀散發明亮光華,長出血肉。

頃刻間,奪天神皇恢復如初,面容剛毅,身軀雄偉,身穿龍鱗紫雲袍,頭戴白玉神冠,宛若絕代皇主降臨塵世。

如今,他是勝利者,意氣風發。

即便傷得再重,也要以勝利者的姿態回星桓天,讓天庭和地獄的諸神,好好看看什麼才是神皇風采。

神源自爆的核心區域,空間崩塌,規則混亂,呈五彩混沌的色彩,有金色佛光,灰色死氣,白色生命之氣,真理的星光,還有黃色的石氣。

像宇宙破了一個大洞。

他親眼看見,荒天的兩具神軀,在神力風暴中碎裂,化為塵埃和神氣。

一切都成定局!

奪天神皇打出大商神璽,飛入五彩混沌的光團中,爆喝一聲:「收!」

此時,正是收取生命奧義和死亡奧義的絕佳時機。

但大商神璽飛進去后,卻如石沉大海,與奪天神皇失去聯繫。

「不好!」

奪天神皇意識到不妙,立即踩著神靈步,向後遁飛。

同時,展現神境世界,雙手衍化神通。

在他催動神氣之時,那片五彩混沌光團,旋轉起來,在星空中,形成渦旋的勁氣,拉扯欲要遁走的奪天神皇。

五彩混沌光團覆蓋的區域,越來越廣,即便是施展神靈步,也逃逸不出去。

奪天神皇感受到五彩混沌光團的中心,屬於荒天的氣息重新出現。雖然很微弱,可是,荒天顯然還活著。

「不!不可能,遭受如此強大的毀滅力量,你怎麼可能活下來?」奪天神皇無法接受這個結果,眼中浮現出狠冷的神色,不退反進,直向五彩混沌光團中心衝去。

就算荒天還活著,也必然傷得極重。

若是今日不殺他,今後,哪裡還有殺他的機會?

「哧哧!」

五彩混沌光團的中心,生命之氣和死亡之氣交織,化為一根氣柱升騰起來,快速收縮,凝成一尊萬丈高的威武魔神。

此魔神,渾身石化,宛若雕塑。

先前奪天神皇打出去的大商神璽,被他禁錮在腳下的生死海洋之中。

「奪天,若是你三尊神軀同時自爆,或許本座真的已經隕落。但,你終究還是不想死,不敢死,如今反倒讓本座的生死神道更進一步,從生死兩分,脫變到了生死之間。」

荒天的聲音,如同震世天音在奪天神皇耳中炸響。

奪天神皇神色大變,意識到自己中計。

荒天哪有一絲虛弱的樣子,分明比之前更加強大了!

不敢有絲毫停留,奪天神皇揮手破開空間,身上神焰燃燒,化為火焰光梭,沖入進漆黑而空洞的虛無空間中。

欲要從虛無空間中逃走。

「哪裡逃?」荒天的嘯聲響起。

生命神光和死亡神光潮水一般,沖入虛無空間,包裹住了奪天神皇的神軀,根本不給他脫身的機會。

荒天跟著生命神光和死亡神光一起,消失在宇宙空間中。

等到空間恢復過來的時候,這片廣闊的星域,只剩五彩色的混沌氣流涌動。大神戰鬥后殘留的神力波動,使得這裡充滿危險。

能劈死下位神的電光,穿梭千里,久久不消散。

能夠煉死偽神的神火,化為一片片數百里長的火雲,遍布整個星域。

……

這片星空,化為了禁地。

至少千年內,大神的神力餘波都不會完全消散。

在五彩混沌光團的中心區域,一團金色佛光,懸浮在那裡。

佛光中心,盤坐一位年輕俊美的男子,五官宛若上蒼之手精心雕琢而成,長發飄動,身上梵文沉浮。

在佛光的外圍,是海量生命之氣和死亡之氣編織而成的氣罩,數之不盡的生死規則,在裡面流動。

驀地,一個忽明忽暗的圓圈,在他身周顯現出來。

是生命規則和死亡規則,按照某種天道定律循環流動,形成的圓圈。這個圓圈,與太極圓圈契合,重疊在一起。

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目,站立起來,雙手改變手勢。

「嘩!」

天地間的生命之氣和死亡之氣,如同江河,瘋狂湧入進生死光圈。

生死光圈越來越巨大,光波一般,向外蔓延。

當,張若塵感覺到精神力和神魂,快要控制不住生死光圈的時候,嘴裡念道:「收!」

生死光圈快速收縮,越來越小,最後收入進張若塵體內,懸浮在了玄胎中。

生命之氣和死亡之氣,自然也進入玄胎。

張若塵不僅凝出神魂,而且身體機能前所未有的強大,生命之氣如江似海。他雙目銳利,環顧四方,只感覺世間一切生死,皆在自己一念之中。

「今日,我張若塵歸來,世間規則將因我而變。我將踏上一條全新的神境修鍊之路,我將現在的這個境界,命名為太極。太極從無極中來,衍化世間一切未知。」

冥冥之中的天道,似乎生出感應。

足有十萬八千里寬廣的天河,圍繞天庭流動,波瀾壯闊,湍流永恆。

忽的,天河之水變得平靜,竟然靜止下來。

鎮守天河的天宮第一戰神卞莊,第一時間生出感應,在神殿中,豁然睜開雙眼。下一瞬,他已是站在天河上空,背上披風飛揚,雙目望向浩瀚宇宙中滿天星辰。

沒有任何敵人,可以讓天河靜止。

只有天道可以。

這是在預示著什麼嗎?

與天河不同,真理神殿外的海洋,掀起百丈浪濤,聲震如雷。

「定!」

真理殿主站在神殿之巔,身上神力覆蓋整個真理天域,強行將真理之海上的風浪鎮壓下去。

「拜見殿主。」

神殿下方。

無論是真理神殿的弟子,還是來自天庭各界的修士,紛紛下跪叩拜。

很多修士都很恐慌,不知道為何真理之海忽起風暴,而且將殿主都驚動了出來。

真理殿主正想平復眾人情緒,忽的,古之遺迹「封神台」的方向,傳來響徹天地的鐘聲。

「嗡!嗡!嗡……」

鐘聲,一連七十二響。

一聲更勝一聲。

最後一聲響起之時,不僅響遍整個天庭,甚至各大世界和各個古文明,都能隱隱聽見。

「這是天鍾在封神?不,封神台早已毀掉,天鍾也早已破碎。鐘聲莫不是從久遠的過去傳來?又或者是從不知年月的未來傳來?」

真理殿主飛向封神台遺迹,消失在雲霧中。

命運神山下的塢金廣場上,發出轟然垮塌的聲音。

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由數以萬計的星核堆砌凝練而成的命運之門垮塌,化為廢墟,將神山中的神靈全部驚動。

這是不祥之兆!

影響之大,超過當年的「命溪倒流,水淹神殿」。

……

天庭和地獄界的各地,都有異兆發生,震動天下,諸神不安。

沒有人推算得出,到底發生了什麼。

星桓天的未免山莊中,本是在訓斥兩隻大白鵝的酒鬼,忽的,眼睛一亮,望向天空,嘿嘿笑道:「有點意思,居然真的成了!還是須彌那個老禿驢厲害,走在最後,但是,卻有點後來居上的意思啊!」

酒鬼抓了抓亂糟糟的頭髮,眼中露出奸詐之色,自顧著笑了起來。

他可是知道,為了應對量劫,不少老東西都在培養下一代的傳人,欲要造就超越古今的至強。

三十萬年來,是如玄一、血絕、荒天、花影輕蟬、閻無神、白卿兒、缺、殷元辰……等等一大批驚才絕艷的修士背後,都有諸天級強者的影子。

漁謠站在不遠處,卻是完全笑不出來,緊張的道:「奪天神皇已被逼入絕境,必然還會自爆神源,我必須要去助他一臂之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