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小時後,背叛血竹幫的所有成員,無論是核心的還是普通的成員,全部都遭到處決。

賀老六也在醫院裏死亡,具體死亡原因不明,但猜都能猜到,這是夏紫嫣派人做的。

“謝謝你。”夏紫嫣拿着手機,臉色不再是那一副冰冷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柔和。

她很難得,會出現這樣的表情。

葉寒拿着手機,聽到夏紫嫣的話,微微一笑,說道:“這有什麼好謝的,我只是希望以後在東海里有人能幫我處理無聊的事情而已,嗯,要知道現在的混混是很多的,我總不能遇到誰都要親自出馬吧,你說對吧?”

夏紫嫣微微一笑,說道:“如果沒有你派來的人,我已經死了。”

“是嘛,嘿嘿,我只是有點不放心,畢竟你身邊的風堂成員的能力還不是很強,對危險的反應能力實在太弱,我只好派了兩個人跟在你身邊,在你開會的時候潛伏在你的附近,想不到還真的出問題了。”

“血竹幫的毒瘤已經清除了,以後血竹幫的發展將不可限量,你是我們血竹幫的大恩人,如果你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儘管開口,我的命,是你的。”

葉寒聽到夏紫嫣的話,多少有點驚訝,想不到夏紫嫣會這麼說。

她的命是自己的,這句話聽起來的確是怪怪的。

“這多少有點誇張了,需要用到你的地方的確有,不過用不着要死要死的。”葉寒笑着說道。

葉寒突然想到了什麼,不等夏紫嫣說話,連忙說道:“對了,我的集團已經完成了轉移了,到時候你把你血竹幫的白道產業轉移進我的集團裏吧,這樣你們血竹幫的資金就會快速的增長,以後你們就不用擔心缺錢了。嗯,我的集團叫暗夜集團,想必你也聽說過。”

聽到暗夜集團,夏紫嫣的心頓時咯噔了一下,然後快速的跳動了起來。

暗夜集團,這個集團的名字早已傳遍了整個華夏,乃至全世界。

這一次暗夜集團高調轉移回華夏,幾乎每個新聞都在播放着暗夜集團轉移回來的消息,幾乎每一天都在播。

就算再文盲的人,看到新聞總是再播,也會覺得這個集團不簡單。

夏紫嫣根本就想不到,葉寒會是這個集團的幕後操作人,嗯,也可以稱作是董事長。

而這個董事長,是從來都沒有露過面的。

夏紫嫣想過一切的可能,但如今聽到葉寒是暗夜集團的董事長時,也是被嚇到了。

這個集團的財力和影響力,不是一般的集團能夠相比的。

從他們一口氣買下全東海最大的寫字樓就能看的出來,這個集團有多有錢。

夏紫嫣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但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心跳,此時她的心臟跳的越來越快。

葉寒每一次都給她驚喜,而且每一個驚喜都更加讓人震驚!

夏紫嫣突然間,很想去了解葉寒這個人,很想去挖掘他身上的祕密。

“這沒什麼好驚訝的,我就是這麼牛逼。”葉寒笑了笑,狠狠的裝逼了一把,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我實在想不到,你身上有這麼多的祕密。”夏紫嫣擡起頭,看着窗外的太陽,說道:“先是你派來的那些人,個個都伸手不凡,就連我最引以爲傲的風堂在你手下的人的面前都是菜,現在你又是暗夜集團的董事長,你身上,到底有着多少祕密是我不知道的。”

“很多,多的你數不過來。”葉寒微微一笑,的確,他身上隱藏的祕密,實在是太多了,就連林夕瑤,也不是完完全全的瞭解他。

“好吧,我已經猜到你會這麼說了。”夏紫嫣吐了口氣,說道:“那你希望的怎麼做。”

“我會讓我集團的總裁去聯繫你,到時候他會和你談,商業的事,我不懂,也不想去管理。”

“嗯,我會服從你的安排。”

“好了,我先閃人了,就這樣吧。”

葉寒說完,不等夏紫嫣說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葉寒從來都不會掛一個人的電話,那就是林夕瑤。

從來都是林夕瑤掛葉寒的電話,葉寒則不會這麼做。

葉寒放下手機,擡頭看着空中的太陽,微微一笑。

“葉寒同學,校長找你。”端木蝶走到葉寒的身後,說道。

葉寒轉過身,看了端木碟一眼,說道:“我知道了,謝謝老師。”

端木蝶微微一笑,“好了,快去吧,別讓校長等太久。”

葉寒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端木蝶看着葉寒的背影,眼神微微有些複雜。“葉家後人,而且還是最出色的,你到底有多厲害。”

葉寒走到校長辦公室,伸手敲了敲門。

“進來。”文博遠的聲音依然是那麼的中氣十足。

得到文博遠的允許,葉寒推門走了進去。

文博遠正坐在辦公桌旁看着文件,看到葉寒進來,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爲葉寒泡茶。

“校長,不用麻煩了。”葉寒看到文博遠要給自己泡茶,連忙說道。

“呵呵,能給你這個優秀的葉家後代泡茶,這可是我的榮幸啊。”文博遠打趣道。

葉寒聽到文博遠的話,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這有什麼好榮幸的。

“你啊,這段時間可是搞出了不少事情啊。”文博遠衝好了茶,放了一杯到葉寒面前,微微笑道。

葉寒聳了聳肩,滿臉的不以爲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們來惹我,這是他們找死。”

文博遠看來已經是知道了他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爲,所以葉寒也不需要去刻意的隱瞞什麼,在心底有一個聲音告訴他,文博遠不會害他,相反,還會幫助自己。

“哈哈,年輕人啊。”文博遠笑着坐到沙發上,那雙精明的眼睛看着葉寒,說道:“你這段時間所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呵呵,年少輕狂,你這孩子也不懂得收斂一點。”

“收斂什麼啊,你收斂,別人反而欺負的你更厲害。”葉寒翹起二郎腿,看上去拽的很。

“也是,我這輩子的經歷都比不上你這個十八歲的孩子,看來我是真的老了。”文博遠嘆着氣說道。

葉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說道:“這兩者有關係嗎?”

“好了,說正事。”忽然,文博遠正色道:“過幾天,日本帝都大學的學生就要來我們東海大學進行學術交流了,雖然前段時間我已經和你說過了,但還是希望你能收斂一點,不要和他們起衝突。”

葉寒不以爲然的笑了笑,雙手枕在腦後,淡淡道:“還是那句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他們不找死,我就不和他們起衝突。”

文博遠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那我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了。”

“校長,這怎麼說都是你的地盤,只要他們不惹我,我就不會去惹他們,嗯,不過他們都是日本人,我不能保證不會發生什麼事。”

葉寒的眼裏閃過一絲寒光,他對日本人還真沒什麼好感!

而這一次東海大學和日本帝都大學進行學術交流,兩個本來就有恩怨的國家,有什麼好交流的,矛盾,肯定會有! 清靈漫不經心的說出。這件事情就算現在她不說,不久知道兩人也會知道,還不如現在坦白,讓自己煉藥師的身份更加坐實。

另外自己舉手之間就能救下一個瀕死之人,這兩個傻頭傻腦的修真者才會更加肯定自己的煉藥能力之強。

「原來皇帝的身體是前輩您出手相救,真是不勝感激。」路煜一驚,立即從位置上站了起來,來到清靈身前,雙手抱拳,再次對著清靈鞠躬感謝。

路軒也是同樣動作,「前輩真是幫了天金帝國一個大忙。如今皇帝的身體已經康復,我這就通傳他來和前輩一見。」

皇帝的地位本是崇高的,可在這些修真者面前,他也只能算是一個被人呼來換去的小角色。清靈本不想多生事端,可是又耗不住兩人的熱情款待,她沒有再此等候皇帝的親自到來,而是要帶著徒弟一起去看望一下自己的病人。

這一舉動更是讓兩人馬屁不斷,拍的清靈已經有些招架不住,趕緊精神力一動,纏起半妖少年的雙手,拉著他跟隨在自己身後走出門。

……

一路上,清靈也不管半妖少年是不是接受,精神力傳音,告訴他只要跟著自己,不要輕舉妄動,就能順利帶他離開這裡。

半妖少年的外貌幾位惹人注目,皇宮中內侍侍女眾多,由他跟在清靈身後,清靈的來歷也被傳的神乎其神,好在幾日前她也是這副裝扮的在皇宮中走過一遍,不少內侍認出了她正是皇後娘娘請來的神醫,之前的風言風語,也隨即消沉下去。

清靈身後跟著半妖少年,側身左右兩邊,兩位元嬰後期的修真者路煜路軒跟隨,四人腳下生風,走動極快,皇帝的氣息方向明顯,不多時,四人就已經來到了皇帝休養的宮殿中。

經過了幾天時間的休養,雖然天金帝國皇帝早已能夠下床走東,可是身子還是要比從前虛弱幾分,因此卧床調養。在他身邊,皇後娘娘幾乎衣不解帶的照料,幾位公主和皇子也是是輪流照看父皇。

清靈和兩位修真者的到來自然是有人彙報,皇帝聽聞,立即精神抖擻的起床就要親自迎接,他所迎的不是救他性命的神醫,而是兩位修真者的到來,他們可是天金帝國後台那個組織的人,天金帝國的存亡興衰,都是靠那個組織來決定的,因此怠慢不得。

於是由皇帝親自帶領,皇後跟隨,大皇子金夜影和大公主金顏,二公主金雨韻的陪伴下,身後跟著四隊內侍、侍女。浩浩蕩蕩走上了迎接清靈的路程。

清靈四人剛來到如今皇帝安身的宮殿門口,就見對方迎來。此刻的天金帝國皇帝陛下神清氣爽,走起路來也算的上鏘鏘有力,見到兩名修真者親自到來,立即撤出一張大大的笑臉迎了上去。

「兩位大人怎麼親自來了,有事情通傳一聲便可。」

路煜、路軒到此可不是來找皇帝的,而是為了奉承清靈,和這位煉藥師之間多接觸接觸,總歸是好的。

「我們兩個是陪同這位前輩一同前來,你的小命可是前輩出手救下的,如今前輩親自到此,還不速速拜謝!」

面對皇帝此等凡人,即使他在凡間位高權重,可在修真者面前都為螻蟻。路軒說起話來也毫不客氣,如此犀利言辭,皇帝並沒有生氣,反倒是按照兩人所謂『大人』的話照做。當即帶著身後一眾人齊刷刷的跪拜,「多謝前輩救我一命。」

「起來吧,你我也算是有緣,我救你一命只是結個善果,希望這個國家在你的領導下百姓能夠安居樂業才好。」客套詞隨口說出,清靈只是在想怎麼找個借口儘快在離開這裡。對於和皇室的交集,她可沒有興趣,她要的只是旁觀看戲就好。

皇帝之所以對清靈如此客氣,都是聽了路軒對她的一聲稱呼。在他看來,路軒路煜這樣的大人都已經是身份不凡,能夠被他們稱之為前輩的該有怎樣的身份?他不得而知,但也知道眼前這個白衣人是絕對要巴結的。

「前輩救我性命,這份恩情我一定要報答,如果前輩需要什麼,拼進國力我也定為前輩辦到。」皇帝說話自然是一言九鼎,清靈從不懷疑。雖然清靈是想從皇帝手中要點東西,可是如今身份驅使,要是要點土地啊~~金子啊~~也太顯小家子氣了,因此她可是無從下手。

……………………………………………… 離開了文博遠的辦公室,葉寒皺着眉。

剛纔文博遠和他說了一篇又一篇的長篇大論,大道理神馬的。

原因都是爲了他在兩間大學進行學術交流的時候他能冷靜點,不和日本帝都大學的學生起衝突。

葉寒終於領教了校長的威力,說大道理不是一般的厲害。

如果不是文博遠是校長,葉寒估計一拖鞋拍死他了。

有氣無力的葉寒回到了課室裏,而課室裏的學生們正在上着課。

正在講課的老師也知道葉寒被校長叫了去,所以葉寒回來的時候,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示意他回到座位。

葉寒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桌位。

但他並不知道,自己對着這名女老師隨意的一笑,卻讓這個老師愣了愣,臉上也出現了兩片紅暈。

“老師,老師?”坐在前排的一名學生看到老師愣在了原地,連忙叫喚道。

“啊!”這名女老師回過神來,連忙扶了扶眼睛,然後繼續上課。

但上課的時候,眼神有意無意的看向葉寒的方向,在心中暗暗道:“他好帥!”

葉寒不知道,自己已經迷倒了學校裏不少的女老師和妹子,而塞給他的情書,幾乎堆滿了許東來宿舍的好幾張牀,而許東來等人每個星期都要集中銷燬一批情書,這些似乎但成爲了慣例。

而學校的論壇上,迎新晚會最後那一場表演,葉寒彈鋼琴的那段視頻依然在論壇瘋傳,而在優酷的點擊已經飆升到了一億多。

所有人都在猜測着這個帶着死神面具的男子。

而在學校的論壇上,一名對偵探小說很着迷的學生根據彈鋼琴男子的身材和髮型,還有露出來的嘴巴和下巴,推測出了這名彈鋼琴男子的身份。

就是葉寒。

一時間,追求葉寒的妹子們更多了,這也導致了許東來等人一個星期要清理兩次情書。

下課後,葉寒原本想要出去買瓶水,但幾名妹子將他攔住了。

葉寒微微皺眉,難道她們找自己幹嘛,表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