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月到了?時間過的好快!”我緩了一陣,這才扭過頭,望向爺爺。

直到此時,我才發現,這正廳之中,不知爺爺一隻鬼,在爺爺身後的兩張太師椅上,個性鮮明的黑白無常分別坐於此上,一個詭笑滿面,一個黑麪哭喪……還好我早就習慣了這兩位陰司,不然,乍看之下,還真能把我嚇一跳!

“一個月了!”爺爺點了點頭,老懷大慰的笑了一聲,道:“二位陰差已經準備好護你返回陽間,你也準備準備吧!”

“那我可以出來了?”我望着爺爺,微微一笑,旋即便指了指困了我一個月之久的大缸,輕聲問道。

爺爺沒有說話,只是含笑點頭。

我見狀,也不廢話,在大缸裏微微的活動了一下身體,旋即,我雙腿一蹬,整個人直接從大缸裏彈射了出來!

啪嗒!

我的雙腳,輕盈的點在了地上……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

“呼……”我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濁氣,晃頭,抖肩,抻腰,壓腿,頃刻間,一陣“噼裏啪啦”的骨骼爆響聲,便從我的體內傳了出來,猶如爆炒豆子那般。

做完了這一系列簡單的活動之後,我才低下頭,望向自己的身體……

衣服,還是那件我穿了三個月的衣服,破破爛爛,至於我的身體……

似乎並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膚色,與之前相同,該有的傷疤,也並沒有因爲浸泡黃泉精華之水而消失,最關鍵的是,我根本就感覺不到身體的變化,就好像,與之前並沒有任何的變化那般!

“爺爺……我的身體……”

我皺着眉頭,問向爺爺,不過,我的話還沒說完,爺爺便揮了揮手,將我的問題打斷了。

爺爺沒有說話,只是朝着的別有深意的笑了笑,隨後,爺爺便扭過頭,對黑白無常說道:“有勞二位陰司,送他還陽吧!”

“好!”白無常應了爺爺一聲,旋即便與黑無常一起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

而且,黑白無常好像事先已經準備好了帶我還陽的陣法,便見那白無常站起身之後,只是輕輕的一揮手,頓時,我所站立的位置,便噴涌出了一道白色光芒,就和來的時候一樣!

“乖孫子,去吧!回到你的世界,放手一戰!”

白光之外,爺爺朝着我招了招手,眼中,隱有淚花泛起。

我正想同爺爺道個別,可是,黑白無常似乎並不想讓我繼續在地府中停留,這兩個傢伙,直接一個閃身,掠進了白光之內,下一瞬間,我眼前的爺爺,包括爺爺的家,便全都消失不見了……

這一次,我並沒有經歷太多的痛苦和異常,幾乎就是轉瞬之間,楚氏古玩店那熟悉的一切,便已經映入了我的眼中…… 我穩住了身體,略微的定了定神,這才環視起了四周……沒錯,這裏,的確是楚氏古玩店,只不過,嚴雷呢?而且,我去地府的時候,感覺時間很長,可爲什麼回來的時候,卻猶如白駒過隙?

此時,我的腦中滿是疑問,可就在這時候,白無常的聲音,卻是打斷了我的疑問,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楚風小兄弟,我們哥倆的任務完成了,這就先告辭了!”白無常朝着我詭祕一笑,道:“現在是陽間的正午午時,我們哥倆雖然能在陽間多滯留一段時間,但陰間也有不少公務等着我們哥倆處理呢,就不陪你了……別忘了陰間的委託!”

話音尚未落地,黑白無常的鬼影,便隨着那道白光,一起消失在了古玩店內……

我一邊怔怔的望着白光消散的位置,一邊呼吸着陽間新鮮的空氣,旋即,我突然擡起了腿,在地上狠狠的跺了一腳……有些發麻,不過,我就是想感受這種真正腳踏實地的感覺!

“我回來了!”我咧嘴一笑,頗爲興奮的低吼了一聲。

在陰間修行的三個月,就像是一場夢,一場特別真實的夢,而如今,夢醒了,我,回到了陽間!

“先換身衣服吧!”我低下了頭,看了一眼襤褸的衣衫,便當先閃進了古玩店的後堂,翻出了嚴雷之前爲我準備的衣服,飛快的套在了身上。

當我穿好了衣服之後,便聽古玩店的門外,傳來了一陣爽朗的大笑聲……

“楚風那傢伙真的去了地府修行?而且還是三個月?”

這道聲音我很熟悉,是石乾坤那傢伙的聲音!

然而,石乾坤的聲音剛剛落地,又一道黃鶯般的女聲,也隨之響起,“他的機緣和氣運,與我們不一樣,任何奇蹟,都有可能在他身上發生!”

是陸茗軒的聲音!

石乾坤和陸茗軒來了?

山村透視兵王 中年人的娛樂圈 我微微揚起嘴角,一個箭步就衝出了後堂,此時,便見古玩店的正門前,嚴雷恭恭敬敬的將石乾坤和陸茗軒請進了楚氏古玩店之內,三人也就剛剛邁過了門檻,我便從後堂內衝了出來。

嚴雷見到了我,不由的愣在了當場,幾乎是脫口而出道:“師父!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也是剛回來,也就換了一身衣服的時間而已!”我輕笑了一聲,便走到了嚴雷的身邊,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才扭頭望向了石乾坤,隨後,我與石乾坤相視一笑,張開雙臂,分別給對方來了一個熊抱。

“你這傢伙,還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石乾坤拍了拍我的後背,語氣中難掩興奮,“快說,你在地府修行了三個月,到底有什麼奇遇?”

“以後你就知道了!”我故作神祕的說了一句,旋即,便與石乾坤分了開,自然而然,我的目光便落到了石乾坤身邊的陸茗軒身上了……

這石乾坤,比之三個月前,更加強壯了,而陸茗軒,與三個月之前相比,卻更加沉穩了。

“沒想到你們會來這裏!”我朝着陸茗軒點了點頭,道。

“你是不是忘記了,今天,可是世界靈戰預選的日子,我們來這裏,自然是來幫你闖過海選,去參加真正的世界靈戰!”陸茗軒很有大家閨秀的氣質,笑不露齒,含笑對我說道:“對了,一會還有幾個人要來……”

“還有人?”我微微一愣,心中倒是隱約猜到了一些線索和人選……

就在這時候,古玩店外,突然響起了一陣輕靈而緩慢的腳步聲,當即,我們衆人便紛紛將目光望向了古玩店門口的方向……便見一條熟悉的倩影,英氣十足的款款走進了古玩店,來人,正是李靈兒! 今天的李靈兒,穿了一身火紅色的連衣裙,腳上踩着一雙亮白色的高跟鞋,白皙修長的小腿上,還包裹着一層黑色絲襪,本就精緻無比的俏臉上,甚至還畫了一層淡妝,與她之前的暴躁相比,完全是兩種截然相反的風格……

雖說李靈兒的穿着,很適合如今的春天,但我卻有些不習慣……

對,不習慣!

我還是比較習慣看李靈兒穿牛仔褲搭配T恤,然後掄酒瓶子的模樣……

“靈兒!”對於李靈兒的出現,我有些意外,但又有些不意外……意外的是,她的裝扮,而不意外的是,我就知道,她會來與我並肩作戰!

“三個月不見,你好像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李靈兒用一種複雜的眼神,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我一番,隨後,李靈兒看了一眼白皙的手腕上所佩戴的女士腕錶,“現在是中午十二點,距離預選開始,還有六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再等一等其他人,等人齊了,一起去石市!”

“還有人?”這下子,輪到我吃驚了,難道,除了陸茗軒,石乾坤和李靈兒之外,還有人會來?

“大家聽說你要去參加世界靈戰,自然都會陪你並肩作戰了!”石乾坤笑了一聲,再次開啓了話癆模式,“龍星夜也不像讓你輸給葉家的人,所以,就把我們大家都邀請了過來……楚風,我聽說葉家人那邊,爲了打贏這次預選,順利派人蔘加世界靈戰,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從其他勢力之中,請來了不少高手……”

“是嗎?”一提到葉家,我的嘴角上,便情不自禁的浮上了一抹充滿殺意的冷笑,“那這次的預選,我就好好打一打葉家的臉,順便向葉家討回一些利息……”

“爲了羅藝?” 名門新妻 李靈兒柳眉一挑,似笑非笑的撇了我一眼。

被李靈兒這麼一撇,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心中竟然會涌上一絲慌亂的感覺……

沒錯,我的確是想爲羅藝,向葉家人討回一些利息,只不過,我不能說出來,我的預感告訴我,李靈兒現在就是一捆威力巨大的炸藥,而我這句話,便是導火索!

我訕笑了一聲,沒有去接李靈兒的話,還好,就在這時候,古玩店之外,再次響起一陣腳步聲,而這一次的腳步聲,與李靈兒來時的腳步聲相比,截然不同,這次的腳步聲,很沉重,彷彿大地都在爲之顫抖,而且,來的人還不止一個……

踏踏踏……

伴隨着那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的臉上,也是露出了越來越好奇的神色,而李靈兒等人,卻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意外情緒,貌似,這幾個傢伙早就知道來的人是誰了嗎?

就在的遲疑之際,兩條強壯高大的身影,便踏進了古玩店的大門,闖入了我的視線之中……

二人之中,有一人身高超過兩米,全身不僅被黑色的衣衫籠罩,包括他的頭上,還戴着一定帽子,脖子上,還繫着一條圍脖,臉上套着口罩,雙眼上掛着太陽鏡……這打扮,當真是全副武裝,詭祕之極!

我皺着眉頭,盯着那鐵塔一般的巨人,腦中記憶也是不斷涌現,可是,搜尋我所有的記憶,我都想不起來這傢伙是誰……

正當我一籌莫展之際,忽的,那鐵塔巨人身邊的人,直接衝到了我的身邊,一個大大的熊抱送給了我,這熊抱,不僅將我完全擁入了那人的懷中,更是將我整個身體都給抱了起來……

“楚風!俺想死你了!”

聞着這道憨厚而熟悉的聲音,我緊繃的神經,也在這一瞬間,完全放鬆了下來……是石毅!

因爲那鐵塔巨漢太過詭祕,自然,也將我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過去,進而導致我忽略了巨漢身邊的第二個人,可誰能想到,那人竟然是……石毅! 石毅意猶未盡的將我放到了地上,又抓着我的肩膀,仔仔細細的打量起了我,當然,在石毅打量我的同時,我也在打量着他……

這傢伙還是一如既往的土氣,一身厚重的老式大風衣幾乎將他全身都包裹在了其中,還有腳上看起來很笨重的大皮靴,貌似,這傢伙認爲這麼穿很洋氣不成?現在可是春天,這完全是秋天的裝束!

悶書生的俏娘子 不過,話說回來,許久不見,石毅這傢伙的氣質,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雖然那股憨憨的氣息並沒有任何的改變,但他卻變得比之曾經,更加沉穩,更加穩重,甚至,隱約之中,我還能感覺到一股被刻意隱藏的肅殺之氣!

看來,分別的這段時間,石毅一定經歷了許多事情吧?

我一邊笑着,一邊用力的拍了拍石毅的肩膀,低吼道:“好兄弟,你也來了!”

“俺聽說你要去參加世界靈戰,就趕了過來!”石毅咧開了嘴,憨厚的大笑了一聲,“好兄弟,當共進退,同生死,俺聽說世界靈戰殘酷無比,死亡率極高,俺來了,就算綁不上你什麼大忙,最起碼也能給你先墊個背,嘿嘿!”

“好!”我又加大了幾分力道,狠狠的拍了拍石毅的肩膀,好兄弟,莫過於此,同進退,同生死!

“對了,俺給你介紹一下……”石毅言罷,便指着那一動不動的鐵塔巨漢,道:“他叫祖乙,是俺的傀儡……”

“你等一下……”我聽了石毅的話,不由分說的直接打斷了他的聲音,驚疑不定的指着那鐵塔巨漢,無比震撼的說道:“這傢伙……是祖乙的屍身?然後被你煉製成傀儡了?那湘西洞神呢?你姐姐呢?”

“俺離開了大墓之後,就帶着祖乙的屍身返回了湘西,經過了數月煉製,這傢伙終於被俺的獨門祕蠱征服了,成爲了俺的傀儡,而且這傢伙實力強悍,刀槍不入,暴躁的很……”

“半個月前,俺帶着祖乙去挑戰洞神,經過一番苦戰,俺與姐姐聯手,再加上祖乙,終於殺掉了洞神!”

“姐姐擺脫了洞神的約束,恢復了自由,後來,姐姐就成爲了湘西部落新一代的首領,並且,姐姐正在嘗試洞神的屍身,也煉製成和祖乙一樣的傀儡,而俺,養好了傷,就帶着祖乙,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石毅一如既往的憨厚,將他這段時間的經歷,簡單的說給了我聽。

雖然石毅說的很簡單,但我知道,他與洞神的那一戰,絕對驚天動地,不弱於我在暗礁島上的那一戰!

這麼說來,石毅這傢伙的修爲,應該也有十足的長進纔對……

“我本想結束世界靈戰之後,便去湘西助你,可沒想到,你竟然自己先解決了洞神……”我有些內疚的說了一句。

沒能幫上石毅,我的確有些不舒服,如果,我是說如果,石毅死於洞神之手,恐怕,我會後悔一輩子!

“俺的事,與你的經歷相比,可就差的太多了……俺聽說了你的事蹟,楚風,單殺八岐羅迦,轟沉暗礁島,你現在可是圈子裏炙手可熱的大人物,俺的兄弟有此成就,俺高興的幾天幾夜都沒閤眼!”石毅笑的很開心,甚至臉雙眼都眯成了一條縫隙,這憨厚的漢子,還是一如既往的老實。

我與石毅在敘舊,李靈兒等人也只是嘴角含笑的望着我們,氣氛很融洽,然而,就在這時候,兩道刺耳的剎車聲,卻打破了這份沉融洽……

當即,我們所有人,便將視線集中到了停在古玩店之外的兩輛奔馳商務車,這兩輛商務車,款式相同,一黑一白,倒是讓我隱約的響起了什麼……

隨後,白色奔馳商務車的車門,被打開了,身穿一身黑色休閒小西裝的胡墨,婀娜妖嬈的從車上走了下來。

胡墨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不過,她卻是笑而不語,然後朝着另外那輛黑色的商務車,揚了揚白皙無暇的下巴。

自然而然,我的目光,便落到了那輛黑色商務車之上……

也就在這時候,黑色奔馳商務車的車門,被打開了,而車上,卻走下了一名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人……陳泰! 陳泰!

竟然是陳泰!

與胡墨一起出現的人,竟然會是陳泰!

我怔怔的望着氣定神閒,一臉淡笑的陳泰,一時間,我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難道說,陳泰也是參加世界靈戰的人?

是龍星夜的意思?

還是胡墨的意思?

或者,是陳泰自己的意思?

陳泰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單純的爲了幫我?

不太可能!

陳泰,絕對有某種不爲人知的目的!

我只是站在原地,一言不發的望着陳泰……

不僅是我,包括古玩店內的所有人,李靈兒,石乾坤,石毅,陸茗軒,嚴雷,大家都死死的盯着陳泰,一時間,氣氛很尷尬……

貌似,我們這羣人之中,也只有嚴雷和石毅,對陳泰在港島的一舉一動,並不是太瞭解了,不過,二人也從我和李靈兒等人凝重和警惕的表情中,捕捉到一點訊號,所以,嚴雷和石毅,纔會和我們一樣,一言不發的望着陳泰……

當然了,我們不說話,並不代表陳泰會讓沉默繼續保持下去!

“楚風,各位,好久不見!”陳泰笑容不減,無比自然的朝着我們幾人打了聲招呼,“這次的世界靈戰,我會與你們一起參加!”

“其實你更適合與白天虹組隊參加!”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陳泰話音剛落,李靈兒便不依不饒的諷刺了起來。

我歪着頭,看了李靈兒一眼,嗯,這纔是我認識的李靈兒!

再說陳泰,被李靈兒這麼一說,他的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尷尬的表情,甚至,他臉上的笑容,又濃郁了幾分,“白天虹失蹤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裏……不過,在世界靈戰的戰場上,你們需要我的幫助,因爲,我剛剛收到了消息,除了卡羅爾之外,緊那羅和乾闥婆,也會出現,還有島國的天照,這些,可都是難纏的對手!”

“謝謝你的好意,那些人,我們會自己解決的!”李靈兒不冷不熱的回了陳泰一句,尤其是“好意”那兩個字,李靈兒更是加重了語氣。

其實,不單單是李靈兒對陳泰沒有好感,包括陸茗軒和石乾坤,對陳泰,也沒有什麼好感,至於我……我對陳泰,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是以一種什麼樣的心態在面對他,敵人?談不上!夥伴?更談不上了!

這邊,李靈兒可謂是火藥味十足,而那邊,陳泰卻是不以爲然,就彷彿,他完全沒有將李靈兒的諷刺放在心中似的……

就在這時候,將陳泰帶來的胡墨,站了出來……

便見胡墨走到了我們這邊和陳泰那邊的中央位置,緩緩擡起了蓮藕玉臂,做了一個向下壓的動作之後,胡墨便開口說道:“各位,聽我說……”

胡墨在我們這羣人之中,還是很有威望的,畢竟大家都曾經被她救過,所以,見胡墨開口,大家也就下意識的不再言語,哪怕是火爆的李靈兒,都選擇先聽胡墨說什麼……

“陳泰,是我邀請來的,我們參加世界靈戰的隊伍之中,不能缺少他!”胡墨此言剛剛落地,我們衆人,便盡數露出了不解的神色,不過,胡墨也只是微微一笑,就繼續對我們解釋了起來,“八部衆之中,尚未露面的緊那羅和乾闥婆,只有陳泰見過,而我們,與八部衆,已經是勢同水火,這次的世界靈戰,必然會是我們與八部衆之間的一場決戰,如此關鍵的戰鬥,我們如果對敵人根本不瞭解,那還談什麼決戰呢?”

“況且……”胡墨露出了一抹撫媚的笑意,“卡羅爾說過,在世界靈戰之中,將會有一塊白玉牌出世,而這塊白玉牌的情報,也掌握在陳泰的手裏,你們說,我應不應該邀請陳泰加入我們的團隊?” 胡墨話音落地,我們幾人,也是忍不住的面面相覷了起來!

世界靈戰之中,會出現白玉牌,這是卡羅爾視線透漏給我們的情報,而這白玉牌的情報,竟然會掌握在陳泰的手中……這似乎有點太誇張了吧?這陳泰,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屢屢能夠斬獲白玉牌的各種情報?

當即,我便將目光投向了陳泰……而陳泰這傢伙,依舊淡定自若,面帶微笑,讓我根本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還有一點!”胡墨再次出言,道:“除了八部衆和天照之外,美利合衆國的超能力戰隊,是我們這次參加世界靈戰最大的對手,我們衆人之中,只有陳泰,曾經與超能力戰隊交過手,陳泰所掌握的情報,都屬於我們的軟肋,所以,我必須要邀請陳泰加入我們的團隊!”

胡墨說完這番話,衆人也都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我知道,大家其實都已經認可了胡墨所說的那些事情,可關鍵在於,大家與陳泰之間,仍舊存在着隔閡,所以大家在潛意識之中,並不想接納陳泰,而這時候,就需要我出面,作出最後的決定了……

“各位,讓陳泰加入我們的團隊,與我們一起出徵世界靈戰吧!”我微微向前踏出一步,朝着陳泰緩緩的點了點頭。

現在,並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陳泰所掌握的情報,對我們而言,極其重要,毫不誇張的說,有了陳泰的情報,我們可以避免許多麻煩,甚至是躲開致命的危機!

我,必須要爲我的夥伴們負責,因爲,我不想看見再有人死在我的面前了!

既然我作出了最後的決定,那麼,李靈兒等人自然不會反駁我,當然,我知道大家都心有不甘,因爲大家在潛意識之中,是信不過陳泰的!

可是……陳泰對我,似乎並沒有敵意,如果陳泰想害我,他有許多機會可以出手取我性命,但最終,他始終都沒有真正的站到我的對立面!

至於陳泰與白天虹,與迦樓羅,甚至與八岐羅迦的合作,也只是爲了達到他的最終目的而已,終究,他還是沒有害過我,沒有害過大家!

經過了短暫的沉默之後,最後,還是由胡墨來打破沉默。

胡墨媚笑一聲,朝着古玩店內我們幾人輕輕的招了招手,道:“走吧!先去石市擺平那所謂的預選,再商議世界靈戰的事情,畢竟,今天的午夜十二點,纔是世界靈戰正式開始的時間!”

說完這番話,胡墨便走上了那輛白色商務車,忽的,胡墨轉過了頭,對我喊道:“楚風,你和陳泰過來,坐這輛車,其他人坐那輛黑色的商務車!”

我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便與陳泰一前一後的走上了胡墨所乘坐的那輛白色商務車,而其他人,雖然擔心,但大家也沒有反駁胡墨,而是魚貫的走上了那輛黑色的商務車。

待到我,胡墨,陳泰,李靈兒,石乾坤,陸茗軒,石毅,以及傀儡祖乙全都坐上了車之後,兩輛商務車便朝着石市的方向急馳而去,只留下了嚴雷一人,繼續守在古玩店……

白色商務車內。

我坐到了最後排,而陳泰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胡墨,則是坐在我與陳泰之間的第二排座位,至於開車的司機,我也不知道她是小燕子還是大燕子,反正那對孿生姐妹我是根本就分不清……

不過,這一路上,不論是陳泰,還是胡墨,都沒有要開口說話的意思,大家都很默契的選擇了去看車窗外不斷倒退的景色……

汽車一路疾馳,數個小時之後,汽車也順利的下了高速公路,正式駛入了石市境內……

然而,這一路上的沉默,並沒有維持到最後,當汽車駛出高速公路之後,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陳泰,突然扭過了頭,笑吟吟的望着我,並且率先打破了沉靜,開口對我說道:“楚風,你的天機眼,現在還能用嗎?”

我的天機眼……

對!

在地府的時候,閻羅王封了我的天機眼,可我走的時候,閻羅王卻並沒有爲我解封!

可是,陳泰爲什麼會突然問這件事情?

難道,陳泰知道些什麼嗎? 我沒有回答陳泰的問題,只是眯着雙眼,一言不發的盯着他……

說實話,我並不是不想回答陳泰,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答案!

我的天機眼還能用嗎?

我怎麼知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