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直以來緊繃着的神經,也隨着終於圓滿完成了任務,而放鬆下來。

至於並足雷同和疊伊瓦希兩人,此刻也同樣是面露喜色。。 「哈哈~」

金泰妍先是發過來一串的不好意思的表情,然後跟着一條消息:「好像是啊,我總是把握不住流行的風向,通常我認為不好的歌,基本上都能大賣,認為好的歌,卻是反應平平。唉,馬上要出個人專輯了,我都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反響。」

「個人專輯?前輩是要個人Solo嗎?」徐賢俊有點詫異,不過馬上又恢復正常,以這位前輩的實力,早就該solo了.

「嗯,二月份發個人的正規專輯。」金泰妍解釋,順帶着又是一個壓力山大的表情。

「呵呵,以前輩的實力個人solo肯定沒問題,西卡努娜都能出她自己的個人專輯,前輩當然也行。」

徐賢俊這話並不算是安慰金泰妍,他說的是大實話,鄭秀妍和金泰妍二人的嗓音相比,一個是旁門左道一個是堂堂正宗,喜歡金泰妍的肯定要多於喜歡鄭秀妍的。

「kkk……」金泰妍發過來一連串的笑聲符號:「你這樣說不怕被西卡教訓呀?」

「哈哈,只要怒那不告訴她,她肯定不知道。」徐賢俊不在乎的道。

金泰妍又發過來一個無語的表情,然後又爆出一個徐賢俊不知道的消息:「西卡這個月份好像就要發第二張迷你專輯了。」

徐賢俊徹底驚訝了,他怎麼不知道?

「怒那,你確定?」

「嗯,確定啊,網上都出來消息了,還有她歌曲MV的片段。」

金泰妍發過來這條消息,還帶着一個滿臉疑惑的符號,顯然是疑惑以徐賢俊和鄭秀妍的感情怎麼會不知道這條消息呢。

「唉,應該是我這段時間焦頭爛額,她就沒有告訴我吧。」

徐賢俊先是憤怒,然後又明白過來,緊接着又是自責,鄭秀妍都能為了他的事情出借五十億,而他呢,卻連網上已經有的消息都不知道,顯然是他對鄭秀妍的關心不夠。

「的確,你這段時間也沒有時間來分心他顧。」

金泰妍也是通過徐賢的事情才了解徐賢俊最近事情的,她對徐賢俊也是很佩服,這是一個很有正義感的、前途無量的後輩。

「嗯,西卡努娜這個月發專輯,而怒那二月份發歌,是你們公司想要正面狙擊嗎?可是也不像呀,畢竟時間隔的有點長。」徐賢俊心裏突然有了個想法。

「哈哈,徐賢俊Xi,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們公司想的那麼壞?再說了,什麼時候發歌我也是有一定話語權的,你認為我會針對西卡嗎?」

金泰妍好氣又好笑,這男人是不是心裏太陰暗了,什麼事情都要有陰謀。

「額,你的確不會,因為前輩已經用實力證明了,鄭秀妍的唱功不是你的對手。」

徐賢俊一愣,也是,這位也是一位外柔內剛的女性,而且作為少女時代的隊長,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關於她的個人專輯,公司肯定會參考她本人意見的。

「你說這話,不怕被西卡聽到教訓嗎?」金泰妍又發過來一連串的「kk」笑聲。

「不怕,如果被西卡努娜知道了,那肯定是前輩告訴的。到時候我找不了前輩的事情,我可以找你們忙內的事情,你們公司讓我失去了一部國民電視劇,我還沒有報復回來呢。」

徐賢軍有恃無恐。

「……好吧,我不會告訴你西卡前輩呢,你也不要欺負我們家忙內。」金泰妍發過來一個投降的表情。

看到歐尼和徐賢俊歐巴聊得熱火朝天,金夏妍再也忍不了了,看着電視尖叫一句:「歐尼,電視劇開始了,你不要打擾歐巴看電視劇!」

金泰妍這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笑笑,趕忙發過去一條信息:「不打擾賢俊看電視劇了,再見。」

「再見,沒有打擾,和怒那聊天很愉快。」

徐賢俊也沒有想到能和這位金隊長聊這麼長時間。

放下手機,看了看時間,唉,女朋友還得一個多小時之後才能下飛機呢,還是先看自己演的電視劇吧。

看着電視劇中飾演男二號的李東旭,徐賢俊突然反應過來,大姨子的熒幕初吻好像就是被這個男人拿走的,一時之間,心中竟然有點嫉妒。哎西,你說要是個國民電視劇,吻也就吻了,可惜卻不是,有點得不償失呀。

心裏天馬行空的想着,沒怎麼在意時間的流逝,這第一集時間有點長,一個半小時,都快要接近一部電影了,這讓徐賢俊突然想到以前鄭秀妍告訴他的,對面的電視劇掐頭去尾只有四十分鐘的事情,自己這一集比他的兩集時間還多呀。

收起分散的思緒,徐賢俊呼出一口氣,穩了,雖然不知道收視率能高到多少,但是收視率不會太低,奇幻加愛情再加上金恩淑編劇的掌控能力,這又是一部大火的電視劇。

不過,收視率現在還是拿不出來,大概得等一個小時左右,這麼長時間,徐賢俊當然不能傻等著,而是給鄭秀妍編輯了一條譴責性的信息,出專輯這麼大的事情竟然敢不告訴他,這女人真的是找教訓。

剛下了飛機坐進車裏的鄭秀妍,此時正好看到了這個消息「呀,鄭秀妍,你旗艦店開業不邀請我也就罷了,出專輯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忘了上一張專輯大賣是誰的功勞了嗎?這一次是不想大賣了嗎?」

看到這條信息,鄭秀妍眉頭一豎,呀,這個混蛋是這麼不關注我的嗎!雖然害怕打擾你而沒有告訴你,可是你這個傢伙不會網上查詢我的消息啊!

混蛋!鄭秀妍也來了火氣,在手機上一陣噼里啪啦的敲打,正要結尾發送的時候,就聽到身邊妹妹的聲音:「親愛的,拍攝結束了沒有?我下飛機了。」

這一聲「親愛的」,讓鄭秀妍的手指在空中硬生生停下,再也沒有力氣按下「發送」。

算了,就這樣吧,睡覺。雖然在飛機上睡了好長時間了,但是對一天能睡25個小時的鄭秀妍來說,那點時間不算什麼。

可惜,妹妹的聲音依然清晰入耳。

「恩,我們今天休息一下,明天開業。啊,和以前的同學約好了,今天見面的。咯咯,沒有,都是女同學……」

鄭秀妍神煩的拿出耳機帶上,仰靠在椅背上閉眼假寐。心中沒來由的想到一個問題,如果她是妹妹還多好啊。

不過,她也沒有多安寧一會兒,就被妹妹搖晃。

睜開眼睛看了眼妹妹,示意她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歐尼,他要和你通電話。」鄭秀晶咬着嘴唇,強忍住笑意,剛剛男朋友在電話里表達了萬分的不滿,說他自己在歐尼的第一個專輯裏面男扮女裝,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至於那麼讓歐尼看不上,拍第二專輯竟然不通知他!

想到男朋友的女裝扮相,鄭秀晶忍不住笑了,太搞笑了。

鄭秀妍拿下毫無用處的耳機,接過妹妹的手機,一點靈魂都沒有的道:「哦不塞呦~」

「鄭秀妍,第二張專輯為什麼沒有告訴我,是不想要我得人氣加成了?還是覺得自己上一張專輯賣出那麼多份,有我太大的功勞,這一次想要證明一下自己?」

不等鄭秀妍說完,徐賢俊連珠炮的詰問就開始了。

「沒有你我得專輯也能賣那麼多張!」鄭秀妍不屑的道,這個男人煩死了。

「呵呵,鄭秀妍,臉皮不要那麼厚!給你一次機會,再說一次。」徐賢俊的聲音里充滿了嘲諷。

「呀,沒有你我的專輯也能賣那麼多張!」鄭秀妍說完這話直接把手機關機,扔給了鄭秀晶。

鄭秀晶連忙接住,看着臉色有點不好看的歐尼,也收斂了情緒,趕緊給男朋友發去了一條信息「歐尼的心情不好,不要打攪她」。

「為什麼?不是要開旗艦店嗎?應該高興才是啊。」徐賢俊這次是正兒八經的問話,沒有開玩笑。

「不知道,應該是你說到她的禁忌了吧。歐尼對專輯的銷量很看重的,不是在乎錢,銷量能證明一個愛豆的真正受歡迎程度。」鄭秀晶靠在窗邊解釋道。

「這女人……我感覺是你歐尼來大姨媽了,就像你一樣,來大姨媽的那幾天,我都得小心翼翼,生怕哪裏惹到你,被你教訓。」徐賢俊就算是發短訊也不忘調戲女朋友。

「呀,徐賢俊,我看你是真的想被教訓了!」鄭秀晶打過去了一把血淋淋的刀子。

「呵呵,我又沒說假話,等下一次你大姨媽來的時候,我在房子裏安裝一個攝像頭,然後讓你自己看看你是什麼樣?」

面對女友的威脅,徐賢俊可是不怕的。

「哼,你個色狼是想拍色色的視頻嗎?」這棟房子只住了他們兩個,所以歡好的時候根本就不注意場合,要是安裝攝像頭,肯定能拍到啪啪的場面。

「啊……那還是算了,電子產品太不安全,一個不小心泄露出去,那可是要鬧大事的!不過鄭秀晶,你歐尼製作第二張專輯是沒有MV嗎?還是說只有她一個人,連伴舞都沒有?竟然沒邀請我,太過分了!」

徐賢俊打消了這個的念頭,自己還是小心一點好,藝人的一些隱秘消息都是其他藝人暴露出去的,表面笑嘻嘻,轉身插刀子才是娛樂圈的真相。

「咯咯,你是想繼續男扮女裝嗎?」聽到男朋友說這個,鄭秀晶又想到了男友女裝的樣子。

「MV里就不能有男人嘛?你歐尼也真是,清一色女性。」

「還真不是,有一個男性角色。」

「什麼?有男性?!」。 偌大的山洞中,野獸們三五成群。

紅毛熊將葉曉和小珍帶到一處火堆前,那會說話的老鼠走過來:「你們也別太生氣,其實獸王沒有那麼壞的。」

「哦?逼着一個小姑娘嫁人,這也叫不壞?」

葉曉淡淡的說道。

「這……也沒辦法,畢竟也不知道有沒有第三個半獸人,這是讓獸族延續下去的最好辦法。」老鼠人性化的拱手,表示歉意。

「照這麼說,還是我們不好,妨礙到你們了?」

葉曉眼中閃過凶光。

他站起身:「既然鯊鯊不願意,你們又要強求,那就沒什麼好說的。」

「哎……」

老鼠搖頭嘆氣的離開。

葉曉就地坐下,取出地圖,查看無限能源寶石的坐標。

可以確定就在這附近!

葉曉看向小珍:「我們在這附近找找。」

「是!」

小珍用力的點頭。

經過一番查找,終於找到了一扇古樸的巨門,上面雕刻着精細的花紋,明顯不是這裏的野獸所為。

正要過去查看,卻被紅毛熊攔住:「吼!」

「不讓我們過去?」

小珍從懷裏掏出長刀,打算大打出手。

「不急……」葉曉卻是抬手阻攔,四下張望。

這邊已經被很多野獸注意到了,一旦打起來,雙拳難敵四手,而且會把獸王引來。

倒不如等到天黑,它們都睡着的時候再行動。

帶着小珍,隨便找了個無人的地方等待,夜晚很快就降臨了。

野獸們晚間沒有什麼娛樂,到了時間就睡覺。

葉曉閉着眼睛,猛然睜開:「就是現在,小珍,醒醒。」

「嗯?」

小珍正靠着他的肩膀熟睡,揉着眼睛醒來。

「該行動了。」葉曉做了個噓聲的手勢,周邊的野獸都已經睡着,就連紅毛熊也躺在地上酣睡。

「是……」

小珍壓低聲音。

二人來到之前發現的巨門前,這次沒有受到任何阻攔。

葉曉抬手,用力去推,巨門被緩緩打開。

「我們走。」當推開一條縫隙之後,葉曉帶着小珍走了進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