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直以來,雖然說不服氣,但是KEN的身手,在雯雯看來早已經超過了可怕的範疇。鋒芒必露的他,絕對有着令任家財團中所有客卿退避三舍的瘋狂實力;但是就是這樣一樣狂妄之極的人,卻是做爲父親的影子出現在衆人面前的。這幾年來,也就是在他保護之下,父親才能高枕無憂的一步一步的實施自己的強力手腕。

你們想,就這樣一個人物,忽然拋下自己父親出現在南市,這符合常理嗎?

不知道假如KEN要是告訴她,BOSS不僅來過了,而且是在看過她之後才乘專機離開的,不知道她會是個什麼反應。

“哼!”自以爲勝利了的雯雯,高興的發出鄙夷的腔調。

嘿嘿。繼續咬着自己眼前的碎冰,雯雯現在的心情出奇的好。對了,怎麼文靜姐姐到現在還不來啊?自己都已經等了這麼久了!

就在這個時候,雯雯的手機忽然響起。是一組雯雯從來沒見過的號碼!

“停車中心,三分鐘!”

文靜的話總帶着自己的特色,那就是簡單、明瞭,簡直酷到不行。

“哦,我現在就下樓去等!”雯雯最近要說最大的收穫,那可能就是已經習慣了文靜的作風吧。也不廢話,立即拿起自己的包包就走!至於KEN,隨他死活了。

“波爾多尼絲”是一家口味獨特的小餐廳,位置就在和平廣場的十層樓上。文靜乘着電梯,沒多久就已經到了廣場的停車中心。

其實,文靜不喜歡逛街。這一次能夠答應出來陪某位閒人壓馬路,那真是不得不佩服某人的耐心和糾纏能力。想不到冷漠如文靜,最後也敗在她那一招糾纏不清之下!

早如前面所說,南市能夠開到兩百碼的車,絕對不少;但是能開到兩百碼和敢開到兩百碼那是兩回事情——其中蕭哲就是爲數不多的人之一。

“風神”自市北開始,一路狂飆,也一路的雞飛狗跳。速度快的連其他車輛司機罵娘都來不及,車就已經消失在路的盡頭了。

因爲高速的路面摩擦,“風神”的車胎隨着“滋滋”的聲響表面溫度狂升到了四十攝氏度度以上,發動機更是滾燙的猶如將要融化一般。要不是這輛車所有的零配件都是出自阿澈絕對天才的組裝設計,高頻率的高速運轉維持幾個小時沒準散架都有可能。

老爺子自然是不會學年輕人一樣去飆車,收藏這輛阿澈早期的作品,純粹也僅僅是因爲他那匪夷所思的性能罷了。現在車一到了蕭哲手裏,那當然是物盡其用了!

路面摩擦發出“嘶”“嘶”的可怕響聲!像影子一般由遠而近的車輛,再由近駛到面前。“風神”像一陣風一樣猛烈的刮來,引起的氣流直割的站在不遠處的KEN和雯雯皮膚生痛。迫不得已的舉手掩飾住自己的臉龐,片刻間一陣急剎車的摩擦聲響起。

“啊”一輛黑色的改裝車殘像在一陣驚叫聲中飈到了雯雯身前。輪胎下還正冒着一絲一絲若有若無的黑煙,車體前部在常溫下的空氣,都已經因爲高溫而變的扭曲蒸騰……

好混蛋的車手,好不要命的開法!

“喂,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拍着車蓋,雯雯大聲的怒喝。

“小姐,這裏是停車中心啊,你一動不動的呆立在車行道上,想不開啊?”

車門還沒打開,一個帶濃重痞子腔調的聲音就已經由打開着的車窗裏冒了出來。

什麼?——居然快要撞到自己還敢這麼囂張。 佛有三世孽報之因果,謂:殺人者,人恆殺之。天道循環,報應不爽!

這個是身爲一個過着刀頭舔血,做着無本買賣的殺手,最先就應該明白的道理。畢竟,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你既然能殺別人,那麼別人照樣能殺你。

在刺殺之中,而“偷襲”,則是殺手們所使用的最快、最省力、最便捷的行爲方式之一。用最小的損失,最出人意料的結果,就能換取最大的利益,那又何樂不爲呢?

所以,身爲殺手必須要要學會的一課就是“全神貫注”,以防備一切隨時可能或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旁的巧合、意外!

無論是殺人者,被殺者、偷襲者、被偷襲者,在面對決定生死的電光火舌間,如果沒有隨時隨地保持警覺、保持防備的覺悟,那麼死的那個就一定是他!

因爲,在偷襲中,偷襲者的機會有一次;而被偷襲者的機會只有,半次!

——小談殺手須知

第三章 遇襲

“罵娘”這一種對於上流社會的人士而言,是一種粗鄙,沒有文化,沒有修養的表現。

不過有些特殊的時候,有些特定的人物,有些特色的場景的時候,罵聲或許只能增進感情友好的表現。特別是對象是兩個痞子的時候!

“算了,兄弟,我們兩個也算是相依爲命,就此打住吧!”KEN甩了根SOBRANIE給蕭哲,朗聲安慰道!

“也是啊!唉,男人命苦啊!”看着越走越遠的兩個美女,蕭哲也只能鬱悶不已了。

“我說,你講的那些東西……”走着、走着KEN又似乎把話題繞回起點了。

“當然是真的了,有時間要麼帶你去見識下!”蕭哲當然是無所謂的承認道。

“一言爲定!”KEN忙不迭答應。

其實兩人根本就沒什麼宿怨,純粹一切的矛盾都是因爲女人而起。現在好了,那兩個女的都已經不理會他們了,他們自然就從敵人重新回到戰友階級。

這樣一來,似乎廣場上似乎又多了一條風景線。前面是如花似玉的兩個嬌滴滴的大美人,而後面則是兩個垂頭喪氣的兩個帥哥。不得不說,看到這樣的搭配,還真是賞心悅目的事情!

其實蕭哲和KEN要是詳細的對比起來,還是有很多相似性的。對於禮教,對於友誼,對於興趣,甚至對於女人,他們都有着非常類似的共同愛好!

就這麼跟在那兩個女子的身後亦步亦趨,兩人在交談中,不禁深入的發現:對面的小子還真有點意思啊!到了午飯的時候,上午的那小小的小芥蒂已經完全被兩個大大咧咧的男人拋到九宵雲外去了。

同時,蕭哲和KEN也真搞不懂,雯雯這大小姐深閨大院,平日裏大門不出、二門不入的,怎麼一逛起街來就咋就這麼精神呢?眼看着她拖着文靜興高采烈的,穿梭在商業街大大小小的商場賣場中,禮品小屋、精緻小店裏瘋狂購物。似乎女孩子們對於那些商品的興趣,早已遠遠超過了對身後兩個唉聲嘆氣的傢伙們了!

在大街小巷裏,都開始貼上雯雯等人的腳印後,太陽似乎就快到中央了。

“那個,什麼的,恩,想不到任小姐跟我們家文靜這麼投緣啊,聊一聊就快中午了。”蕭哲實在是受不了了,只得摸了摸肚子開始暗示他的胃開始造反了。

“是啊,文靜,你看我們是不是先去弄點東西填填肚子,早點逛完後,然後……”。KEN倒是比較聰明,選擇了一個好的突破口,向文靜問到。

“然後你想和那姓蕭的去那些比較‘好玩’的地方見識下?”雯雯可不樂意了,一口就揭穿了KEN的真面目。還把‘好玩’這兩個字特別加重了讀音!

“呵呵,也不是一定要去!只是蕭兄弟說的那幾個地方,我比較好奇,對,是好奇!”KEN倒也不怕被說破,話雖然說的斯文,但是還是耐不住雯雯那眼刀的殺傷力度。

“選日不如撞日,那就……”蕭哲也實在是餓糊塗了,忽然就接過KEN的話茬,隨口應到,但是幸好在看到文靜冷冰冰的樣子後,嚇得我們蕭大少舌頭打了一滾,“那就選前面那家飯店吧,我請你們吃飯!”

“好吧,我們就先吃飯,然後慢慢逛,逛到哪算哪!”

最終失去蕭哲這個盟友後,KEN也在雯雯頗爲輕描淡寫但是卻充滿了十足警告意味的眼神中浪子回頭了。

“不過今天這頓算我的,蕭兄弟下次再請吧。”十分慷慨的,KEN拍了拍胸口大聲說。當然,眼睛還是十分露骨的送過去一個獨屬男人之間曖昧微笑:“記得吃完飯要履行諾言啊!”

“卻之不恭,我就不客氣了!”順着KEN的語氣,蕭哲順水推舟。臉上招牌式的壞笑果然迴應對方:“這是你小子應該請的,不然我能白帶路嗎?”

“剛認識的朋友,應該我請的!”嘴上還客氣着,KEN的眼神卻越來越憧憬了:就這麼說定了!”

“請!”蕭哲揮手的動作倒是很爽快:“沒問題!”

青莆大酒店就在南市的商業街區內。獨佔地利、人和的超五星級大酒店生意好得出奇。等蕭哲文靜雯雯KEN到這裏的時候,整整五層的飯廳裏已經坐無虛席。

還是KEN有辦法,找到當班的經理。亮了亮自己身上的白金卡,就看經理臉上的表情變了數變。很快,飯桌有了,好酒好菜也有了,而且還是在酒店的頂層貴賓廳裏單獨要了個超豪華的總統包間。

絕對總統級別的高檔享受啊,包間裏三面都是鋼化玻璃的落地觀景窗,超一流的服務、飯菜、和窗外的美景。這頓飯吃的那叫個舒服,那叫個享受啊。

蕭哲好東西倒是吃過不少。所以也就沒顧着給自己添筷,只是不段的夾起佳餚招呼文靜:“文靜,試試這隻澳洲龍蝦,你現在每天上班,很辛苦!需要好好的補補。對了,那個東海鮑魚也不錯,嚐嚐!”

看着蕭哲先不顧自己,而是先考慮文靜的場面,雯雯倒是對着痞子改觀不少。所以就有趣的邊吃着碗裏的美味邊饒有趣味的欣賞這對“同居密友”的相親相愛的場面。

小姑娘開始的好奇、不甘到現在已經基本米什麼感覺了。既然現在就是流行金剛配美女,好男人的標準都已經上升到要去世貿大廈爲心愛的女人打飛機了。鮮花又盛行插在牛F上,不可改變,那麼就只好嘗試着接受了啊。

wWW▲ тTk дn▲ ¢〇

不過話也說回來了。這個姓蕭的痞子現在這樣子看起來也不是那麼的討厭啊。至少比身邊這個傢伙好多了。雯雯扭頭看着另外一個痞子,忽然想到!

原來,KEN現在全部的注意都放到了桌子旁邊殷勤服務着的美女服務員身上了。

因爲是超級貴客的關係,餐廳經理派了最上檔次的女服務員來給他們倒酒佈菜。那身段,那氣質,那水靈的,對於KEN的吸引力,那是可想而知了!

唉!真懶得理他,雯雯決定還是埋頭吃飯,順便想想下午的行程安排。

任大小姐對逛街這件事情有着常人難以想象的熱誠,簡直是熱誠到虔誠的地步,也就是說,不買到實在拿不了,不買多所有店鋪打佯,不買到身上的卡刷爆,不買到自己都受不了,是絕對絕對不肯罷休的。

還好文靜是那種什麼都無所謂的人,纔有這耐心在結束午飯後,又陪她大逛特逛了將近三個小時。更還好,蕭哲KEN一見如故,相見恨晚,有說不完的趣聞佚事打差,而覺得時光飛逝。

總算可以喝個下午茶了,還是KEN聰明,一看雯雯購物的勁頭就立刻聯繫了一家家政公司。家政服務員每隔半小時就來運走一部分雯雯的戰利品。解放了雙手的蕭哲不由自主對KEN豎起大拇指:真是高明啊。小子,想不服都不行!

他蕭大少怎麼能淪落成拎包打雜的小廝,而且還是在南市的市中心,這要是傳出去的話……恩恩,不錯!KEN立刻在心裏附和。這兩個傢伙也不知道是怎麼修煉的,短短几個小時竟然已經達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靠!難道真有拍斷背山的潛質?

走在大街上的兩個痞子,大大咧咧的在原地四面進行過目光掃射後,忽然。

“我說,蕭兄,你覺不覺得後面這兩個傢伙有點眼熟啊?”蕭哲的墨鏡反光,就是在這一瞬間的工夫,KEN忽然沒頭沒腦的問。

“啊?哪兩個?”蕭哲詫異着轉過頭,可是剛纔鬼影一樣一閃而現的兩個傢伙早就不見了,“沒有啊,哪裏啊?”

雖然微微雛了雛眉腳,但是表面上蕭哲顯然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哦,大概是我看錯了吧,呵呵!”乾笑兩聲,KEN聳了聳肩膀。可是很有默契的,兩個男人不由自主的又把自己和前面的距離拉近了數米。

從“世紀”百貨出來,看看天色,真的應該坐下來喝點下午茶休息一下了。幾個人商量了一下,特別是雯雯,還是對和平廣場的“波爾多尼絲”小餐廳情有獨終。

從正逛着的步行街到和平廣場,徒步大概要十五分鐘的時間。現在這時段是南市街頭相對冷清的時期。下午四點左右,主婦們要回去作飯接孩子;上班族們開始結束週末的休閒活動轉而去籌劃晚上的八分鐘派對;苦命的全年無休的勞工們自然還在生產線上苦苦奮鬥三餐一宿。畢竟像這幾個傢伙這麼清閒而又無聊到一整天在街上游蕩的人,不多!

和平廣場中央有座歐洲風格的巨大噴水池。橢圓形的水池中央站立着米洛的斷臂維納斯雕像。這位有着“世界女性典範之美”的女神,經過南市某位藝術兼建築大師的奇思妙想改良後,成了廣場噴泉的水流循環器。

清澈的活水,每間隔十五分鐘,從女神的斷臂處源源不斷的噴出。同時,噴泉底部感光燈發光,發生器播放出鋼琴樂,那場面的確有點美倫美幻。這也是和平廣場當選南市最佳人氣廣場的原因之一。

雯雯、文靜、蕭哲、KEN走到和平廣場的時候,正巧是噴泉啓動的時候,在場的工作人員照慣例開始疏散行人,退出噴泉噴射的範圍。

由於要讓出大塊供維納斯現場表演的場所,原本很空曠的和平廣場突然顯得擁擠起來。行人們暫時停下匆匆來去的步伐,習慣性的聚合在一起,繞着橢圓形的水池圍成個圈。

“大家讓讓,大家往後站一站。”工作人員溫和的用擴音器提醒行人們。

“這位先生麻煩讓讓。”迎面過來的工作人員走到蕭哲面前,就在蕭哲依照指示往後挪的時候,旁邊又**一隊避讓過來的行人,年輕的美女好象被有些亂的場面驚了,高跟鞋崴了一下。

“小姐,你沒事吧?”KEN十分紳士的扶住美女,在接受過懷中美女羞怯的道謝後。

“?!”意識到什麼的KEN和蕭哲的眼神一接觸就知道要糟。

剛纔的小插曲,十分巧合的,也許根本可以說是過於巧合的,讓新插過來一隊行人在原本和他們,相距不過兩三米的文靜、雯雯間形成一道障礙。

大約十米的人羣障礙,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在眼前擁擠的環境中,想要穿越過去怎麼也得花上兩三分鐘的時間。

就在KEN的額頭開始冒汗的時候,維納斯發出一聲輕柔的詠歎,隨即,感應燈繽紛的光環和優美的鋼琴曲同時啓動,女神的斷臂處噴出清冽泉水的時候,KEN瞪大了眼睛。

就在文靜和雯雯站立的不遠處,五六條身影,正在用異常巧妙的動作漸漸逼近。他們的動作靈活而輕巧,擡手踏足,就算是最小的細節,看上也最自然不過,就像是每天和自己擦肩而過的無數個路人中的一位。

人影分成兩撥,分別從文靜和雯雯的身後竄了過去。耳邊亂轟轟的鋼琴聲和無數行人的歡呼聲,還有該死的感光燈的燈光,所有的一切都成了看清楚屏障後情形的阻力。

SHIT!KEN忍不住咒罵起來,堪堪看清楚那幾個該死混蛋的動象,前面不知道的人羣不知道爲什麼又喧起一陣熱浪。

這短短的三分鐘不到的時間在KEN看來幾乎比整個世紀都長。畢竟是大白天,人羣又密集,偷襲者的動作幅度都很小,遠遠看上去,甚至就像“借過”時,不小心的身體接觸。終於,在看到文靜乾淨利落的從最後一個混蛋膝蓋處收回腳的時候,那該死的噴泉音樂終於停了下來。

一對四,短短几秒鐘內文靜完勝。甚至連距離稍遠的人都沒有驚動,直接KO那四個偷襲者!

當KEN收回目光的時候,蕭哲也剛剛轉移開自己的視線。

暗自呼出一口氣,故作輕鬆的說:“呵!真是令人驚喜的噴泉。”

只不過,KEN此刻的神情,是從來沒有過的凝重深沉。

也許是剛纔一幕太過驚心動魄,也許是耳邊人羣太過感慨噴泉漂亮的呼過高,總之,種種的原因下,蕭哲目光中一抹一閃而逝的神色被忽略了。

人羣疏散開的時候,四個人重新聚集在一處。

對於剛纔的襲擊,文靜沒有表達任何自己的想法。反而是雯雯怒得簡直要抓狂。雖然說憑那幾個傢伙的身手根本傷不了自己,但是,有人膽敢在大街上攻擊她的事實還是讓任大小姐非常之火大。

看着因爲氣憤而臉頰紅撲撲的雯雯,KEN的臉色很不好看,忽然想到的東西簡直沉重到讓人透不過氣來。

遙軒的妻子是當年“花旗銀行”亞州總裁的千金。可是出身於豪門的她,卻與世無爭,嫁給遙軒後也只是保持着自己的恬淡溫柔。當年倫敦的邂逅,強勢的的猛虎,與似水的千金相遇。一場精心安排的婚姻,在遙軒眼裏並沒有任何感情可言,最終目的也只是建立在家族利益上的婚姻上,換來了二十個億的貸款!

直到最後,當妻子合上眼的那一刻,任遙軒這隻世人懼怕的猛虎,才真正感到了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是愛?或者是痛?內疚還是悔恨!總之這一切的一切,在隨後的十三年內,遙軒都把內疚、後悔、傷心與關懷都回報在了,與妻子唯一的女兒身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