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輛勞斯萊斯停在了安家門口,傭人上前把車門打開。

王景炎和顧明珠相繼從車上下來,兩人手挽著手走向安家。

看到葉簡汐的時候,王景炎眼裡露出一絲驚艷。

他向來覺得葉簡汐是個美人胚子,哪怕生過幾個孩子,那皮膚嫩的依舊跟十六歲的小姑娘似的,能掐出一把手來。最讓他中意的還不是這點,而是她那雙眼睛,盈盈的泛著光亮,每次跟她對視的時候,他總是不由自主的想到,把她壓在身下,肆意的玩弄,看著她眼裡含著水光、求饒的場面。再或者,當著所有的人面,把她的衣服扒光,看著她隱忍的露出屈辱的表情。

那景象……

嘖嘖……

哪怕想想,都讓他覺得身體無法抑制的火熱了起來。

而今晚葉簡汐精心打扮了一番,比之前他見過的她的任何時候都要吸引人。該凸的地方凸了起來,該翹的地方也都翹了起來。

這身材……

真不愧是他看上的。

王景炎眼神赤裸裸的流露出慾望。

葉簡汐在看到王景炎的那一刻,嘴角僵硬的笑容,再也掛不住。

就是這個人,害死的安墨卿。

這個殺人兇手,他怎麼還有臉出現在安家?

葉簡汐垂在身側的手,微微的攥緊。

站在她身側的慕洛琛,感覺到王景炎打量她的目光有些不對,眉宇間透出冷意。 冥夫的祕密 若不是為了把王景炎一擊擊斃,他現在就想把這個混蛋往死里揍。

稍微向前邁了一步,慕洛琛擋住了葉簡汐大半的身影,出聲道:「王七少爺。」

被擋住了目光,王景炎依依不捨的收回了視線,轉眸望著慕洛琛意味深長的笑了聲,然後又看向安老爺子,說:「安老先生,慕先生,今晚能參加兩位小千金和小少爺的訂婚晚宴,實在是榮幸之至。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請笑納。」

王景炎恭敬地躬下身體,將禮物奉上。

王老爺子一動也不動。

慕洛琛頓了兩秒,示意身邊的人,把禮物接過去。

王景炎再直起身體的時候,桃花眼裡泛著惡趣:「咦?怎麼沒見到景小姐和安先生,今晚是令千金大喜的日子,兩位主角怎麼不在場?」

安老爺子再好的脾氣,聽到他這番欠揍的話,忍不住手抖動了下。

可忍了又忍,忍到心頭像是有把刀在刺著般,安老爺子最終笑著回答說:「墨卿身體不好,颯颯陪著他在後院休息,等下晚宴開始的時候,自然會出來。有勞你掛牽了。」

「哦~原來是這樣。」王景炎故意拖長了聲音說,「既然是這樣,那我和明珠就不多耽誤安老先生時間了,我們先去宴會廳等著吧。」

「請。」

安老爺子面無異色,請兩人進去。

王景炎摟著顧明珠的腰,踩著紅地毯,緩步踏入安家的大廳。

看著兩人走進去,安老爺子臉上的笑容垮了下來。

他沉著一張臉,手控制不住的哆嗦。

慕洛琛說:「安爺爺,要不你先進去,等下晚宴開始再出來。這裡,有我跟簡汐應付足夠了。」

安老爺子深吸了口氣,搖了搖頭,堅定的道:「不,我如果離開了,那不正好如了王家那小兔崽子的意願?」王景炎今晚來參加晚宴,十有八九是不確定墨卿有沒有死,所以來探聽消息的。安老爺子執意親自迎接王家的人,便是想打消王景炎的野心。

安老爺子不肯走。

葉簡汐卻不得不離開,下午她軟硬兼施,從俞錦的口裡套出了話。

俞錦說,救她的人是王景炎的未婚妻——顧明珠。

葉簡汐想不出,顧明珠害安墨卿的理由。那就只剩下一個可能,顧明珠得知整個過程,並趁機救下了俞錦,想利用安家和慕家,來對付王景炎。

顧明珠能利用他們,他們自然也能利用顧明珠。

今晚殺死王景炎,勢在必行。

如果顧明珠能幫忙,那便能大大的增加成功地機會。

之前在A市,顧明珠跟慕家形同水火。

要拉攏顧明珠的事情,可能沒那麼容易。但有共同的敵人,哪怕是宿敵也能臨時成為朋友。

所以,葉簡汐想找顧明珠談一談。

又站在門口等了一會兒,葉簡汐低聲跟慕洛琛說,自己暫時離開一下。

慕洛琛點頭同意。

葉簡汐轉身,向著安家大廳走了過去。

*****

而在大廳里——

顧明珠看著王景炎嘴角含著淫笑,眼裡犯春的目光,便知道他肚子里那些齷齪蟲又開始活動了。

心裡不由得冷笑了聲。

死期都快到了,尚且不自知,還想著玩女人。

這王景炎,死的真是一點都不冤枉。

顧明珠端了杯雞尾酒,不緊不慢的喝著,餘光里瞥見了葉簡汐獨自一人進了大廳。

她閃身,對王景炎說:「我想去衛生間補補妝,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王景炎心不在顧明珠身上,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顧明珠放下酒杯,踱步走向洗手間。

葉簡汐掃了幾圈,發現了顧明珠的蹤影,邁開步子朝著她的方向追過去。

可走到大廳的邊緣,斜里王景炎的身影,忽然殺了出來,嘴角染著笑意,膩歪歪的說:「慕太太,這麼著急做什麼?」

「我隨便走走。」

葉簡汐繞過他,準備離開。

可王景炎不識趣的,再次攔住了她的去路:「慕太太,既然你有時間,我們不如好好聊聊?上次在A市看到你,我就覺得同你一見如故。本想著離開A市,咱們就碰不到了,沒想到這麼快又在帝都見面了。你說,這是不是緣分?」

葉簡汐再眼瞎,也看出王景炎心懷不軌了,當下心裡噁心的夠嗆。

怒極反笑的譏諷道:「王七少爺,如果非說我們之間緣分,那也是孽緣。希望你別再擋著我的路了,我還有急事要辦。」

話說罷,葉簡汐顧不得王景炎是怎樣的反應,徑自向前走。

然而就在她擦身而過的剎那——

王景炎驀地伸手,扣住了她的胳膊,壓低了聲音,曖昧的說:「小汐汐,我可沒覺得我們之間是孽緣。反正,安墨卿死了,安家和慕家就要垮掉了,你不如跟了我,我保證對你,比對慕洛琛那廝好多了……」

葉簡汐聽到他的話,大怒,「王景炎,就憑你也想跟洛琛比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長得那蠢樣!」

說著話,她揚手一巴掌就要朝著他臉上扇過去。

可王景炎像是預料到了她的反應,笑嘻嘻的放開她,往後退了一步:「開玩笑而已,慕太太不用那麼認真吧?」

葉簡汐看著大廳里人來人往的賓客。

恨恨地掐住手心,道:「王七少爺,開玩笑這種事,是被開玩笑的人覺得好笑,才是開玩笑。如果被開玩笑的人覺得不好笑,那就不是玩笑。我看你是賓客,暫且不跟你計較,可若是你還敢出言說一些不乾不淨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說完,葉簡汐挺直了脊背離開。

王景炎眼見著葉簡汐融入到人流中,抬手摸了摸下巴。

原本想調戲一下葉簡汐,順便套出安墨卿的真實情況。

可現在,看她的反應——

他怎麼覺得,安墨卿還沒死?

剛才自己明明提到了安墨卿,葉簡汐卻半點反應都沒有。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難不成安墨卿真的沒死?

還有,如果安墨卿真的死了的話,那安家不可能半點消息都沒透露出來。現在安家的宴會照常舉行……這不是赤裸裸的傳達了,他昨晚的行動失敗了嗎?

王景炎想到這,心裡不由得浮起一絲怒氣。

定是俞錦那賤女人騙了他,否則依著他給她的那種葯,只要稍微注射進去一點,安墨卿就必死無疑!這個賤女人,沒有殺了安墨卿,還敢騙他。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他就不應該那麼輕易地處置了俞錦,而是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景炎眼裡陰鷙的味道越發濃重。

***

另一邊。

葉簡汐追著顧明珠走到洗手間里,拚命的拿手帕擦自己被王景炎摸過的地方,那模樣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層皮都給扒下來。

她真是恨不得那個人渣立刻死!

最好死的越慘越好!

葉簡汐氣的臉色難堪到了極點。

顧明珠施施然的從衛生間格子里轉出來,望著她的臉色,笑著說:「王景炎對你有好感,要不是慕洛琛還在,他早就對你下手了。」 第1135章合作,繼承者

葉簡汐稍斂了厭惡的神色,可對著顧明珠,依然擺不出笑臉,最後冷著臉,說:「你的未婚夫覬覦別的女人,你還挺高興的。」

「不愛,當然高興。」

顧明珠優雅的走到洗漱台前,拿出自己的化妝包,對著鏡子補了補口紅。

繼續說:「我跟他的感情如何,你們不是應該早就查到了嗎?否則,你也不會跟著我進來了吧?」

從把俞錦送往慕家的那一刻起,顧明珠就預料到了,慕家的人會找上自己。畢竟不管是慕洛琛還是安老爺子,都是聰明絕頂的人。

他們怎麼可能想不到,背後有救俞錦的人?

而今天自己來,也是為了等著慕家的人提出合作的事情,好布下天羅地網送王景炎上路。

顧明珠自信、篤定的透過鏡子望著身後的葉簡汐。

葉簡汐本想著措辭說服顧明珠聯手,可沒想到對方竟然先一步挑明了,不由得愣了下:「你也想對付王景炎?」

「你說呢?」

顧明珠反問。

她回答的那麼乾脆利落,葉簡汐反倒有些踟躇了。這顧明珠肚裡到底打的什麼鬼主意?難道就因為她不愛王景炎,再或者她覺得王景炎花心,就要置他於死地?

葉簡汐想不通,不敢輕易地答應。

沉思了好一會兒,葉簡汐波瀾不驚的說,「顧明珠,我可以不問,你到底為什麼要對付王景炎。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有沒有攙和對付安家的事情?若是沒有,我們可以合作,一起對付王景炎。若是有……」

房間里的燈光直射在她認真的臉上,顯得格外的肅然。

顧明珠眼睛一瞬不瞬的和一絲不苟的葉簡汐對視了片刻。咔嗒一聲,用力的把口紅的蓋子套上,然後輕描淡寫的說,「沒有。」

對付安家的事情,她一丁點沒有攙和,都是王景炎一個人做的。

這的確是事實。

她不過選擇了冷眼旁觀罷了。

葉簡汐瞪大了眼睛,盯著顧明珠的臉,想要從她臉上找出一絲絲異樣。

可是……

沒有。

顧明珠從始至終,臉上都沒有露出絲毫的愧疚。

葉簡汐緊繃的心弦,緩緩地鬆懈下來,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便合作,一起對付王景炎。」

「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諸天之道叩洪荒 顧明珠乾脆利落的問。

「等下宴會開始的時候,安爺爺和洛琛會去給王景炎敬酒,他那杯酒是有問題的,你一定讓王景炎喝下去。還有宴會結束,你不要跟王景炎一起走,找個機會離開。其他的事情,我們會去做。」

葉簡汐一字一句的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

顧明珠勾唇笑了笑,說:「好,沒問題。」

合作達成。

葉簡汐沒有再留在這個是非之地,匆匆洗了手,轉身離開。

顧明珠留在洗手間里,慢條斯理的又磨蹭了十多分鐘來補妝,然後神態自若的自開了洗手間。

七點整——

宴會的賓客全部到場,安老爺子和慕洛琛返回了宴會現場。

景颯颯親自帶著妞妞來到了大廳,因為化過妝,加之大廳里的燈光是橘黃色的,她的氣色看起來還不錯。

安老爺子拍了拍景颯颯的肩膀,將妞妞抱了起來,然後大步的走到大廳的中央。

整個宴會廳,隨著安老爺子開口的第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安老爺子肅聲道:「感謝今晚來參加宴會的各位,在這裡,我想鄭重的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我的曾孫女安清歡將與慕家的長子慕天佑定親,希望他們以後感情隨著時間越發彌堅,也希望安家和慕家,在以後的道路上互攜互助,永結百年之好!」

台下響起如浪潮般的掌聲。

安老爺子待掌聲低落下去后,擺了擺手,示意賓客安靜下來:「此外,還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就是我們安家繼承人的事情。清歡是我們安家如今剩下的唯一子孫,即便她尚且年幼,那也是我們安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所以,在上個月我已經將名下所有的資產,全部轉移到清歡的名下。日後,萬一我有個什麼事情,她將繼承我的一切,並成為安家名正言順的家主!」

安老爺子最後一個字落下,整個大廳里的人鴉雀無聲。

誰也沒想到,安老爺子會在這個時候,選擇公布安家繼承人的事情。

更別說,繼承者還是一個五歲大的女童!

這對於在場的人來說,無異於是數十枚導彈炸下來的震撼效果!

但安老爺子不管眾人的反應,示意坐在旁邊的鋼琴師鳴奏音樂,然後在悠揚而舒緩的鋼琴曲里,慕洛琛拉著天佑的手,走上了舞台中央。

兩父子往那裡一戳,氣場無形中釋放,讓那些本來想質疑安老爺子話的人,紛紛都住了嘴。

定親的儀式繼續進行……

坐在台下的王景炎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此刻他現在已經不關心安墨卿是不是在會場里了,滿腦子都在想著安老爺子剛才宣布的兩件事。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安家現在就剩下安老爺子和安墨卿兩個人,還都是病秧子,隨時都有可能去的那種。而妞妞一個五歲大的孩子懂什麼?

把安家交到這麼小的孩子手上,不是相當於把安家的勢力,拱手讓給慕洛琛嗎?

安老頭子就這麼甘心把安家交出去?

王景炎捉摸不透安家的想法,但心裡卻無可抑制的生出了危機感。

要知道王家對付安家,純屬是因為安家多管閑事,插手天寶的事情。

若是慕家把安家吞併了,那他們對付安家還有屁用?

王景炎真的覺得,自己在對付安家這件事情上,是賣力沒有討好,甚至還惹了一身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