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轉眼,小女孩和兩個紙人消失不見,口子隨即隱沒。

這時姚叔走到我和老貓面前說:“可以了。明日我隨你去棲鳳山。”

“老爹,我也去!”

“不行!收拾院子,滾回去睡覺!趙子,你今晚就留下吧!”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早,我給小女孩的爸爸打了個電話,我告訴他小櫻桃的遊魂昨晚已經跟燒去的兩個紙人一同回到了陰間,從此不再是孤魂野鬼。但我沒有告訴他小女孩變成厲鬼傷人的事,我希望他和小女孩的母親心裏少一點兒內疚,早點兒從失去女兒的痛苦中走出來迎接新的生活。

我還告訴他不用再去告那個草菅人命的醫生了,因爲那個人已經死了。

電話那頭的男人聽後愣了幾秒鐘,然後連着說了好幾句感謝的話。我聽到最後竟然聽見了哭泣聲。

我知道這時候他的心情很不平靜。我勸他們早點兒讓孩子入土,以後思念的時候可以到墳前祭奠一下。

掛了電話,我就和姚叔開車前往棲鳳山。

棲鳳山在朝陽溝縣城外,方圓十幾裏,是省級的森林保護區。山上有一處道觀,因爲山路難走,平時遊客罕至,香火寥寥。

道觀的觀主就是姚叔提到的牛道人。牛是他的姓,大概是不喜歡自己的道號,在人前只自稱牛道人。

姚叔說這牛道人年輕時在朝陽溝也是一號人物,還加入了陰陽協會,後來犯了事,就脫離協會出去躲了幾年,再回來時便在這棲鳳山蓋了這座道觀。

“姚叔,我秦大叔平時待人和善,怎麼會兒得罪了牛道人?”一個在縣城開小書店,一個在城外山上開道觀,兩個人怎麼想都很難有交集,更別說這麼大的仇恨。

“你還記着苗苗跟你說得幾個懷疑對象嗎?”姚叔看了我一眼,“山路窄,慢點兒開!”

“嗯,那幾個人裏面有一個叫牛離田的,倆人之間莫非有關係?”我握緊了方向盤,稍稍點剎車,讓速度慢下來。我因爲心裏着急,所以車速很快。姚叔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這樣很危險。

“猜得沒錯!那個叫牛離田的正是這牛道人的侄子。這牛道人一生沒娶人,他把這個侄子看得比親兒子還親。牛離田找他幫忙,他一準兒不會推辭。而且,我看你秦大叔所中邪術,朝陽溝這一片也只有他牛道人能會!”

我記着老貓說秦大叔有三五個競爭對手,其中競爭最激烈的也是這個牛離田。牛離田的書店跟秦大叔的店靠得最近。兩家的經營方向和消費羣體也基本相同。所以存在競爭是避免不了的,聽店裏的員工說牛離田還曾找過秦大叔談合作的事,後來只看見牛離田不太愉快地離開。

當時並沒有聽見爭吵。但是不久後,秦大叔就開始昏睡不醒。

起初姚叔斷定下邪術之人是牛道人的時候,我還暗自悱惻姚叔有點兒武斷,但因爲實在不瞭解這方面的東西,只希望早點兒過來看看,若猜對了最好,若是猜錯了趕緊另尋線索。可是今天這番推敲之下,我再沒一點兒疑慮。

有動機,有手段,我肯定這暗下毒手的就是牛道人,幕後的主使之人就是他的侄子牛離田。

“姚叔,拐過這個小村子,再往前就是棲鳳山了!”

“趙子,在前面停車吧,把車留在村子裏。我們步行上山。”

“好!”

天色漸暗,烏雲遮頭,眼見大雨將至。我用眼神詢問姚叔。他見我看過來,依舊堅定地朝前走。

不一會兒,開始打閃,如同刀斧劈開穹廬,閃電像樹杈一樣分開,之後就聽見一陣轟隆隆的雷鳴在耳邊炸開。走在山上,不管是閃電還是炸雷,都感覺離自己特別近,彷彿一擡手就能摸到似的。

開始的一段山路還算好走,隨着青石板臺階鋪砌的山路到了盡頭,加上雨水越下越大,山路開始變得崎嶇陡立,這時候登山實在不易。

我看了眼前面的姚叔,大雨狂瀉的山路上,這個身材枯瘦的老人此時顯得特別堅定!

我收回目光,繼續跟在姚叔的後面登山。

這最後一段山路更加泥濘溼滑,我和姚叔費了很長時間,纔再次見到青石臺階,隨即一座小道觀出現在眼前。

“姚叔,到了!”我指着道觀興奮得有些誇張。

“嗯,我們走!”

小道觀本來香客就少,加上這大雨天氣山路難行,此時的道觀倒是更多些蕭索。

姚叔帶我捋着牆根走了一圈,選擇了右側一處矮牆翻入道觀,

道觀裏面,青石鋪路,幾株蒼松翠柏枝椏交錯。正中是一座大殿,兩旁幾間房屋,果然很小。

“姚叔?”我打量了一圈,雖說房間不多,但是也不能像無頭蒼蠅亂撞,一旦被人發現,秦大叔可就危險了。於是我開始詢問身邊這位老陰陽先生。

“別急,我看看再說!”姚叔說完,便尋了一處避雨的地方,開始打量四周房子。

姚叔一邊觀察,一邊排除目標。

大殿主位,是拜祖師爺的地方,香客叨擾,必然不會是。臥房要淨,也不會用來做這種勾當。廚房生水火,也不是……

突然,姚叔眉頭微皺,似乎有了發現,一邊潛行一邊招呼我跟上來。

這是一間儲物的雜貨房,裏面有一個道服上的油漬都能把人腦袋撞出包的小道士,手裏正拿着細針,扎着什麼東西。他面前地上擺着一圈白蠟燭,三長七短共十根,此時只剩下一長一短還跳動着火苗。

我看了眼姚叔,是這裏,沒錯了!可是這扎東西的小道士肯定不是牛道人。

姚叔似乎看出我的疑惑,小聲說:“這小道士沒準是個徒弟,咱們就先擒下他再說。”

我當然不反對,進來半天不見牛道人的影子,只能先控制住小道士再說。

我悄悄推開房門,但最後還是發出了咯吱一聲。

正專心扎東西的小道士聞聲急忙擡頭。正看見我躡手躡腳推門的樣子。擦,我也終於看清了小道士手裏的東西是啥,那是一個小草人,上面寫着秦大叔的名字,還有一根花白的頭髮絲。

我看見幾根細針紮在小草人胸前,位置和秦大叔包紮的部位一樣。

想到這,我頓時火冒三丈,撲上去要搶奪小草人。

“哪裏來的毛賊?”小道士一見我突然撲來,只微微一愣便護住手裏的草人,躲開我的虎撲。

“背地裏做髒勾當的,反來說我是賊?”我自然不會客氣,當我看見寫着秦大叔名字的小草人時,就顧不上冷靜了。

門外的姚叔罵了句,小兔崽子,魯莽!

小道士把小草人別在腰間,舉起拳頭打我。我看小道士比我矮小,存了心欺他,也是一拳打去,兩個拳頭撞在一起,我只感覺打在了牆上,又硬又疼!

再看小道士,卻是看着我鄙視一笑,然後一步邁出要來抓我肩膀。

我知道小道士也是個練家子,右臂趕緊放出陰氣,喚來長刀。

小道士見我右臂詭異,也不再赤手空拳,從綁腿上拔出一把短劍,衝我明晃晃兒挽了個劍花。

“道爺不殺無名之輩,小賊留下姓名!”小道士彷彿吃定了我,早早地判了我死刑。

“就怕你沒這本事!”我還了一句。

小道士雖然年歲不大,但殺伐很果斷,看我跟他擡槓,二話不說,拿劍就刺。

我忙招架,太快了!

以前,我只看到朝陽溝墓地裏面的小鬼被我和老貓折磨得要瘋,就盲目地以爲我和老貓已經很厲害了。可見識過了小女孩那樣的厲鬼和麪前比我還小的小道士,我發現自己之前有些坐井觀天了。這個世界遠比我想象的要厲害,至少比我現在要厲害。

長刀最終難以招架,小道士的短劍磕開長刀之後,朝我的脖子刺來。

就在這時,站在門外一直沒有現身的姚叔動手了,他第一時間竄到我身邊,使勁握住了小道士的手腕,隨着手勁變大,小道士手裏的短劍最終掉在地上。

“啊!”小道士吃痛大喊,我怕他招來其他人,脫下自己還很潮溼的襪子,塞進了小道士的嘴。

“讓你叫!”

姚叔一個手刀劈暈了還跟我眼神較勁的小道士。捆好之後讓我拿東西去外面接點兒雨水。

被澆醒的小道士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在地上,嘴裏還咬着溼乎乎的襪子,就要掙扎起來。我看見他一臉乾嘔的表情,心情頓時好了不少,也冷靜下來。不等姚叔吩咐,就從小道士的腰上搜出了小草人。對姚叔說:“姚叔,咋辦?”

看清了拿在手裏的小草人,我又往小道士的腦袋上踹了兩腳,擦!狗犢子!真他孃的狠!

小草人胸前都已經被扎爛,竟有些血色滲出!這小道士前幾日不知道咋折磨秦大叔的,小草人都這樣了,那真人遭的罪可想而知。我的心緊緊糾在一起,恨透了牛道人一夥。

小道士被我踢得撞倒在地上。我還要上去揍他,卻被姚叔攔了下來。

“趙子,冷靜,守本心!”姚叔眉頭緊皺,點按我的太陽穴,叫我別衝動。

大約三五分鐘,我緩過勁兒,衝姚叔感激地笑一下,保證不會衝動了。

接下來的事交給姚叔,這枯瘦的老頭詢問也有一套手段,沒一會兒,小道士就將他的師傅牛道人合盤供了出來。

我和姚叔將小道士藏在大殿的供桌下面。一番合計之後我換上小道士的髒衣服,拿着假草人裝模做樣地紮起來。 外面風雨驟停,山尖上的道觀涼颼颼的。

此時夜漸漸深了,安靜的小道觀裏有點兒陰森……

我和姚叔已經各就各位,只等牛道人回來入甕。

之前小道士交代,這個道觀只有牛道人和他兩個人。這牛道人六十幾歲還喜歡到處沾花惹草,前兩天在山下看中了一家小媳婦,不知道咋的就勾搭在一塊,等這小媳婦的男人白天到縣城賣菜時,牛道人就火急火燎地往山下趕,晚上那小媳婦的男人回家前才離開。

看看時間,牛道人也快回來了。

這老道真不是個東西,都這麼大歲數了還老不正經。

還有這小道士,這一身道袍穿的跟在油鍋裏遊一圈,又去泥塘裏打滾了一樣,真是髒的不行。外面這樣,袍子裏面更是一股騷味,擦!這小道士多久沒洗澡了?

捏着手裏的假草人,我把牛道人和小道士臭罵了一頓。

草人已經換成了假的,真的那個被姚叔拔去細針,拿掉秦大叔的那根頭髮,然後才讓我一把火燒了個乾淨。還好有姚叔在,要不我莽撞得上來就一把火燒了草人,那病房裏的秦大叔非被我活活燒死不可!現在想起來一陣後怕。

做完這些我就跟趕到醫院的老貓通了電話,老貓告訴我秦大叔的胸口不再莫名的出血,只剩下一片淤青。

聽到這個好消息,我心裏反而更加急切,只盼着牛道人早點兒回來。雖然草人換成了假的,但是那十根三長七短的白蠟燭還是真的,那兩縷搖曳的火苗彷彿隨時要熄滅一樣。

姚叔告訴我,這是牛道人做的法,是拘走活人三魂七魄的邪術,就連姚叔也不懂如何破解,只能等抓了牛道人,逼他破法。

一晃兒一個小時過去,這時,外面的山門被人打開。

來了!我和躲在暗處的姚叔對視一眼。

我聽見腳步聲越來越近,一腳深一腳淺,血氣虛浮,看來這老不正經的白天沒少折騰。這牛道人一邊走還一邊哼哼起小調兒,滿嘴的渾話。

“吱呀”一聲,牛道人推門走入。

“徒弟,今兒可有香客?那草人可曾紮了七七四十九針?”

牛道人見我不回話,也不回頭看他,氣得大罵:“蠢東西,又睡着了,看我不打醒你!”

我聽見背後牛道人悉悉索索地好像在脫鞋,老東西,這是要拿鞋底子胡我啊!我這心裏一陣厭惡。

我開始在心裏唸叨,姚叔,姚叔,趕緊出來,一巴掌給我掄飛這老東西。

本來我和姚叔就是一個假扮小道士穩住牛道人,進而引他走近,另一個負責抽冷子下黑手。

可是牛道人抖了幾下臭鞋底子,突然朝我右邊的雜物堆拍去,姚叔就藏在那!

就聽牛道人這時候陰笑:“高人到此,何必學小人躲藏!”

只聽啪的一聲響,我知道事情暴露,也不再裝下去,回頭看時,只見姚叔身前的雜物,被牛道人的鞋底子拍成兩截。

牛道人往我這邊掃了一眼,眉眼平靜地說:“連我徒弟都調了包兒!”

“牛道人,今天我二人來此,所爲何事不說你也能猜到,識相的早早配合!”姚叔此時擋住房門,盯着牛道人。

“就憑你們倆個?”牛道人大咧咧的用剛纔拿着臭鞋的小手指剔牙,呸得吐出一口髒東西。

我看姚叔微眯雙眼,已經有了怒意。

“錯了,我一人足矣!”姚叔說完,就要上前鬥老道。

“嘿嘿,不怕我這山上風大閃了舌頭?讓道爺給你開開眼!”說完,牛道人一拳照姚叔面門打來。

姚叔用手掌撥開,同樣一拳打回去……

短短几分鐘,兩人交手上百招,我沒想到姚叔枯瘦的身體竟然可以爆發出這麼強的力量。想起老貓那三腳功夫,免不了被我一頓臭罵,真是守着金山不知道花錢,白白浪費了這個好爹!

再看牛道人,也是越打越有精神,我在一邊瞧了半天也沒找到偷襲的機會。

就在這時,那老道從綁腿處也抽出一把短劍。真是啥師父帶啥徒弟!

姚叔見牛道人亮出武器,冷笑一聲,也伸手摸腰。

就在短劍要刺到姚叔喉嚨前,一杆土槍頂住了牛道人的腦門。

“再動一下,就打死你!”土槍又往前一頂,姚叔喊我,“趙子,綁了!”

“哎!”

三下五除二,我就把牛道人捆得跟屠宰場的豬一樣。

“朋友,那人給了你多少好處,我讓我侄子加倍給你,怎麼樣?”牛道人雖然被綁,但還在遊說姚叔。

“老不正經,別白費力氣了,我們一個子都沒收!”我一腳踢到牛道人小腿,牛道人撲通一聲跪在白蠟燭前,“老道,快點兒破了這邪術!”

“嘿嘿!”牛道人乾笑兩聲,反倒盤腿坐在地上。

姚叔看牛道人不肯破解,又拿土槍對準老道的腦門:“照他說的做!”

牛道人悶坐不語,彷彿吃定了我和姚叔不敢把他怎麼樣。

姚叔回頭看我,意思是讓我想辦法。

想辦法,想……突然,我靈光一現,趕緊給老貓打電話。

“老貓啊!有個事兒需要你去做一下!”我故意說給牛道人聽,所以開了免提。

“啥事,說吧。”

“那個牛離田你還有印象吧?”我說完瞥了一眼牛道人,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但我還是看見他的眼角不自然地抖了一下。我心裏有了數,用更誇張的語氣說,“找幾個人過去,把那老小子抓過來,我要去河邊餵魚!”

“幹啥?”老貓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不過轉眼就領悟我的意思,“哦,餵魚是吧,我這就親自去弄那個牛離田!瞧好吧你,一會兒給你聽他的慘叫,保準嗷嗷的!”

“好,等你電話!”

掛上電話,我笑吟吟地蹲在牛道人面前,啥也不說就是幹瞪着他看。我看出牛道人瞅我的眼神有些不自然,我捕捉到他眼神中一絲掩藏極深的慌亂。

姚叔自然也看在眼裏,衝我點點頭,也收了土槍,坐到一旁盯着牛道人看。

我又脫下另一隻溼乎乎的襪子塞進牛道人的嘴裏。這老道開始死活不肯,奈何手腳被捆,沒能逃過此劫!我看到牛道人一臉憤怒,哈哈大笑之後便不再理他,專心致志地玩起手機,等着老貓的電話。

屋子瞬間恢復安靜,只是安靜得有點兒讓人心慌。

我心慌,牛道人也心慌。

我擔心白蠟燭隨時會滅。

牛道人的心慌又是爲了啥?我隱隱有些答案。

等待消息的時候永遠是最煎熬的,好在,消息總有到的時候,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

電話響了。

屋子裏的三個人都一瞬間將目光匯聚到我的手機上。我又打開了免提。

“哥們,牛離田抓到,聽聽聲音咋樣?”接着從話筒裏傳來砰砰的敲打聲,接着聽到求饒聲和痛苦的呻吟。

“聽見了嗎?”

“老貓,聽見了,中氣十足啊!你先幫我吊起來,等我數到一,你就送他去餵魚!”

“妥了!”

電話放在一邊,我看着牛道人開始數數,我沒從三開始數,因爲不刺激,怕嚇不住老道。所以我從三十開始數:“三十,二十八……”

“嗚嗚!”牛道人使勁兒努嘴想要說話,這麼快就認慫了?我笑呵呵地拽出襪子。

“小子,二十九呢!你咋不喊二十九?有你這麼數數的嗎?”牛道人臉都氣紫了。

“我就愛這麼數。愛咋咋地!”我又用襪子堵住了老道的嘴,接着來,“二十五,二十一……”

“嗚嗚!嗚嗚……”

我看了牛道人一眼,繼續往下說:“十八,十六,十三……”

“嗚嗚!”牛道人腦門開始滴答滴答往下掉汗珠,不停得嗚嗚叫着。我能看出他是真着急了。

“十,七……”我語速漸漸變慢,但是牛道人的汗珠掉下的速度越來越快。一雙眼睛使勁兒盯着我,血絲爬滿眼球。

“六,五,四,三……”我又稍微停頓一下,我看見牛道人開始焦躁不安,想要掙扎站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