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道刀疤橫在臉上,嘴角露出猙獰的笑容,還有魁梧的體魄和渾身的鮮血,正是醒過來的李正義。

沈菲兒看到李正義大驚失色,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然而忽然間一道黑霧構成的長鞭不知從哪裏冒了出來,一下子勒住了李正義的脖頸。

李正義一驚,大喝一聲,煞氣沖天,想要反抗,不過卻並沒有什麼用,而是飛快的被長鞭拖走,飛到趙小川的身邊。

“轟隆!”

一聲爆炸聲響起,李正義在空中爆成血漿,並且立刻被黑霧束縛,禁錮在空中,而黑霧似乎受到了血漿的影響,呈現着一股妖異的暗紅色。

血腥的一幕被衆人看到,原本還在吵鬧的衆人瞬間安靜了下來。

嘶嘶嘶~

李若曦在咬着趙小川的同時,一道黑霧在空中顯現,構成了一個嬰孩。

而且那嬰兒的模樣赫然和鬼娃娃的長相一模一樣。

只見那嬰兒一張嘴,那團飄浮在空中的血漿化爲一股股細長的流體被他吸入口中,同時那飄動的黑霧也凝實了幾分。

原本處於彌留之際的趙小川餘光掃到那嬰兒的模樣,頓時記起王雅婷魂飛魄散之前說的話,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快跑啊!”

御鬼士中不知是誰喊了一句,所有人連忙向着四周逃竄開來。

並非是他們膽小,而是御鬼士本身的靈覺告訴他們,眼前的那個嬰兒擁有着完全可以秒殺自己的實力和濃濃的惡意。

沈菲兒也不敢再停留,連忙向着四周逃去。

然而那嬰兒口中發出一陣“咯咯”的笑聲,似乎在嘲笑着衆人。

緊接着,那嬰兒揮了揮手,上百道和之前相同的黑霧瞬間射了出去。

“放開我,放開我,我不要變成血漿,不要變成你的食物!”

“臥槽,這是什麼怪物?爲什麼我的鬼氣不起一點點作用?”

一些人反抗,一些人乞求不過卻都逃脫不了被黑色鎖鏈抓住的下場。

只不過這次那黑霧卻並沒有將將他們爆成血漿,而是將他們禁錮在自己的身旁。

“鬼娃娃果然沒有死。”

黃大師看到李若曦用黑霧形成的鬼娃娃,心中暗道,但隨即又轉頭看向衆人喝道:“時機到了,計劃開始進行!”

衆人微微一愣,沒有反應過來,但是黃大師卻已經率先衝了出去。

“計劃進行..麼?”

衆人愣在原地,沒有跟上黃大師的思路,不由轉頭看向夏雨青。

夏雨青有些鬱悶,她本來是想要一走了之的。

“啊!放開我的小寶,聽到沒有?”星兒沒有任何顧忌,爆喝一聲,也飛上了天空。

衆人被爆發的星兒嚇了一跳,但卻更加的六神無主,看向夏雨青。

“看我做什麼?還不快點準備,計劃進行了!”夏雨青沒好氣的說道,然後也衝上了天空。

衆人心頭一震,緊緊的握住了自己的手中的鬼器,目不轉睛地望着前方,等待着“最佳時機”。

葉楓一直在看着衆人的表現,見夏雨青也衝了出去,幽幽的嘆息道:“這就是俗稱的計劃趕不上變化麼?”

正當人們緊張着天空中的戰局時,卻並沒有人發現一隻粉色的觸角從遠處的泥漿中爬出,慢吞吞的爬到了冰凍着蘭天的冰塊旁邊,並且在上面鑽了一個小洞,鑽了進去。 珠海酒店走廊內,姜少峰在地上翻滾幾下,被幾個朋友趕忙扶了起來。

「誰?」

「居然敢打姜少爺?不想活了!」

「不知道珠海酒店,是姜家的地盤兒嗎?」

姜少峰身邊幾個朋友囂張說道。

此刻,秦穆然擋在陸傾城身前,牢牢將陸傾城護在自己身後,絲毫沒有理會姜少峰幾人。

「老婆,你沒事吧!」

秦穆然擔心道。

「老公,幸虧你來的早,我剛從衛生間出來,他們就……」

陸傾城滿臉委屈。

「不用說了,這口氣,老公今晚肯定給你出。」

秦穆然言罷,目光中閃過一絲殺氣。

他對江家,已經夠仁慈了,如果不是看在這裡是夏國境內,他秦穆然不願意隨意下殺手,姜家早就和王金虎一樣,被滅門了!

但這一次,姜少峰居然欺負到自己老婆身上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今天,自己有必要用行動給姜家好好上一課了。

這時候,姜少峰的酒意,已經清醒七分,他目光看向秦穆然,暗吃一驚,但神情馬上鎮定下來。

「姓秦的,怎麼是你?」

「本少爺勸你少管閑事,這裡可是我們姜家的地盤兒,而且今晚的事情,跟你沒關係。」

姜少峰理直氣壯吼道。

「敢調戲我秦穆然的女人,居然還說跟我沒關係?」

「呵呵……」

秦穆然冷笑一聲,聲音中,帶著几絲寒意。

姜少峰等人,下意識打了個寒顫,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陸傾城居然會是秦穆然的女人。

「哇靠,姓秦的,你小子艷福不淺呀!」

「居然能娶到這麼正點兒的女人……」

姜少峰借著三分酒意,戲謔笑道。

「我給你兩個選擇,一,跪下跟我的女人道歉,並且自斷一條胳膊,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啊呦?讓本少爺給一個女人跪下,還要自斷一條胳膊?你覺得我會聽你的話嗎?」

姜少峰冷笑道。

「那就是第二條了,我親自出手,但那就不是一條胳膊的事情了。」

秦穆然神情嚴肅,語氣森寒。

「怎麼?你還敢殺了我不成?」

「姓秦的,我知道你有兩下子,可你想好了,這裡可是我們姜家的地盤兒,你敢傷我,別說是我們姜家,就算是洋城執法會,也不會放過你的。」

姜少峰得意笑道。

「哼哼……姜家?執法會?」

「我真的很好奇,像你們姜家人這種智商,是怎麼成為洋城三大世家的?」

秦穆然冷笑道。

「什麼意思?」

姜少峰問道。

「和姜家比起來,你覺得斧頭幫如何?」

「我把王金虎的棺材都抬到你們姜家門外,就是想要告訴你們,我秦穆然不是你們能惹得起的人,可惜,你們並沒有好好珍惜我給你們的機會。」

秦穆然冷聲言道。

「姓秦的,少嚇唬我,本少爺可不是嚇大的。」

言罷,姜少峰朝身旁幾個狐朋狗友使了眼色,幾個紈絝子弟,個個摩拳擦掌,朝秦穆然走了過來。

「小子,識趣的話,你現在給我們姜少爺跪下道歉,或許我們可以下手輕點兒。」

幾人雙拳緊握,滿臉痞氣,朝秦穆然一步步逼近過來。

這些人對秦穆然並不了解,而且加上喝多了酒,此刻根本不把秦穆然放在眼裡。

秦穆然眉頭一皺,嘴角掠過一絲冷笑。

「看來,我得先給你們醒醒酒了。」

秦穆然話音落下,目光凝聚,快速踏步而出,朝幾個紈絝子弟迎面上去,一拳擊出,強大的實力,使得空氣都形成了肉眼可見的氣波。

「啊!」

一陣慘叫,陪同姜少峰的四五個紈絝子弟,全部被秦穆然拳風震出十幾米外,重重落在地上。

輕則痛叫連連,重則當場昏厥。

姜少峰猛然搖頭,醉意徹底清醒過來。

「姓秦的,你,你別過來,你想幹什麼?」

清醒過來的姜少峰,不禁內心感到一陣發涼,後背已經被冷汗濕透。

「我說過,別動我的朋友親人,可惜你沒聽,所以今晚,你必須付出點兒代價。」

秦穆然說道。

看著朝自己一步步逼近,目光充滿殺氣的秦穆然,姜少峰內心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

連十三名宗師強者都奈何不了的人,姜少峰在秦穆然面前,宛若螻蟻。

「來人,快來人……」

姜少峰嘶聲力竭吼道,但這個時候,根本沒有人理會。

「說吧,你想怎麼死?」

「像你這樣的人,恐怕也只有死才能改變。」

秦穆然冷聲說道。

「姓秦的,我可警告你,現在我們姜家和陸家已經聯手,你敢動我,就等於跟整個姜家和陸家為敵,我們絕不會放過你的。」

「呵呵……是嗎?我等著你們來找我!」

話音落下,秦穆然快速出手,一把掐住姜少峰的脖子,高高舉起,姜少峰雙腳離地,極力掙扎,但是在秦穆然的強大實力下,彷彿就像一隻被老鷹抓住的小雞,毫無掙脫可能。

「放,放開…我…」

姜少峰兩腿直蹬,因為窒息,臉色通紅像是被刷了紅漆。

「用不了多久,洋城就不會有什麼三大世家了,因為你們姜家和陸家,已經被判死刑了。」

秦穆然話音落下,手指用力,只聽「咔嚓」一聲,姜少峰的脖骨,直接斷裂。

姜少峰的幾個狐朋狗友,現在也都已經清醒了過來,全然沒了剛才的囂張氣焰。

秦穆然鬆手,姜少峰被重重摔在地上,因為脖骨斷裂,渾身不停抖動,嘴角溢出鮮血。

雖然現在還沒死,但肯定是活不過今晚了。

這時候,秦穆然目光瞥向另外幾人,冷冷一笑,說道:「你們幾個,是自己動手?還是再讓我幫你們一下?」

「不,不用……」

剩下幾人,臉色慘白,沒等秦穆然多說,四五人齊刷刷跪在陸傾城面前求饒。

「這位小姐,我們不是有意冒犯,剛才的一切,可都是姜少爺的注意……」

這時候,姜少峰身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秦穆然直接拿起姜少峰手機看了一眼,是姜志國打來的。

秦穆然接通電話。

「喂,兒子,你在哪兒?趕緊回來,咱們商量一下明天怎麼對付姓秦的……」

姜志國在電話中得意說道。

「抱歉,他今晚回不起了。」

秦穆然冷聲說道。

「你是誰?」

秦穆然微微一笑,回道:「我就是你們要對付的那個秦穆然,驚不驚喜?」

電話那頭兒,足足沉默了幾秒鐘。

「你,你是秦穆然?」

「我兒子的手機,怎麼會在你手裡?我兒子現在人呢?」

絕品女王之驚宮 秦穆然目光,看向躺在地上,身體不斷抽出的姜少峰,冷聲回道。

「你兒子在珠海酒店,派人過來給你兒子收屍吧!」 “爲什麼要要這麼莽撞的開始?”

夏雨青後來者居上,飛到黃大師身邊問道。

黃大師長舒了口氣,望着已經超越了自己,向着前方飛去的星兒微微皺起,隨即轉頭道:“我最擔心的就是你不上來,不過現在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

黃大師這話說的有些沒頭沒尾,但是夏雨青卻聽懂了對方的話。

實際上她之所以可以追上黃大師,主要原因還是黃大師故意放慢了速度。

“不要岔開話題!”夏雨青怒道:“你欠我一個解釋!”

“解釋?”黃大師嘆息道:“事情的發展真的已經超過了我的預計,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我們必須阻止這一切。”

“爲什麼?”

“因爲我們別無選擇,”黃大師無奈道:“想必你也不想讓這個世界被那個怪物掌控吧?”

黃大師說着,便指向前方天空中正在吸食着趙小川的李若曦。

“你是說鬼胎?他不是已經死了麼?”夏雨青凝重道:“爲什麼還會復活?”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應該和鬼娃娃有關。”

“鬼娃娃?”

“沒錯,鬼娃娃從根本上來說算是柯雲泣當初做實驗失敗後的鬼胎,而李若曦腹中的鬼胎還沒有出生,兩者本屬同源,加上剛纔王雅婷用黃泉屍水將李若曦包裹起來,不知道做了什麼手段,所以恐怕..鬼胎又復活了!”

“你說什麼?鬼胎又復活了?”夏雨青不可思議道。

“也許不僅是復活,恐怕變得比以前更加的恐怖了。”黃大師沉聲道:“否則按照趙小川的力量本應該是很容易就將李若曦掙開的。”

“鬼胎復活?那可是十分邪惡的鬼物,不僅喪失理智,只有吞噬靈體和毀滅一切的本能啊。”夏雨青倒吸一口涼氣,驚恐道。

“恩,所以我們要制止他。”黃大師說道。

“開什麼玩笑?我們雖然比其他人強大,但不要忘了,我們現在不過是附身的靈體,不僅自己的實力無法完全發揮。即使我們褪去了這聲皮囊,但是本身的靈體被鬼胎剋制的死死的,根本不夠他塞牙縫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