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百萬大軍壓境星月國,那邵峯可有應對之策呢?

“丫頭,師公這裏有一張名單,上邊的人你要快點去找到他們,他們都是被你孃親派到四處去的隱居,只等東山再起,在建木塔族,巫族上次派了天女去找了了無天尊,可惜天女被齊兒殺了。”

“被齊兒殺了?”

蘇紫陌有些驚訝!

“嗯!剛開始的時候,齊兒被天女掠走,只是不知道爲何,齊兒一路都很乖,可是到了桃源村,他就突然對天女下手了,之後,巫族就一直沒有在派人殺各路隱藏天尊們,可是最近幾天,師公發現她的人又在尋找天尊們的下落,你一定要比她們更快的找到他們,而且,庚樂羽這次派出來的人是她身邊的四名貼身護衛,修爲也是玄靈階修爲,而且四人合作默契,又千錘百煉。”

蘇紫陌接過名單,看了看上邊,一共有十二人。

一抹淡淡的精光,從蘇紫陌眼中一閃而逝,雙眸再次落在手中的紙上。

蘇紫陌皺眉,要去找這些人,要去好幾個地方,第一站就是星月國。

“對了,丫頭,你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君臨天已經和靈魔融爲一體了,只是現在他還不知道怎麼召喚魔靈的魔軍,如果他知道了怎麼召喚魔靈的魔君,那麼你必須去星月國邊境助星月國皇帝一臂之力,你是魔靈的剋星,你體內的迷迭之翼對你有很大的用處,你可以試着用你的意念控制體內的迷迭之翼看看。”

“好!”蘇紫陌快速的用意念在自己周圍再次長出紫色的迷迭之翼,果然,在蘇紫陌心意合一的瞬間,紫色的迷迭之翼就從她身邊快速的不斷的四處蔓延。

蘇紫陌心裏暗暗驚喜,玄氣不僅要厲害,關鍵是又厲害又漂亮,這迷迭之翼的顏色,正式她喜歡的紫色。

“嗯!”

看着蘇紫陌的動作,南司前輩笑着點了點頭,在心裏說道:妍兒,陌兒不負你的厚望,她如今已經是玄魂階巔峯的高手了,想必這一刻,你已經等了很久了,不過妍兒,你還要在等等,只要留住了你的精元,爲師就有辦法救你。

“既然是對付魔靈,那就算本神一份。”

白虎神獸突然開口,到叫蘇紫陌一臉驚訝!

“你知道魔靈?”

蘇紫陌轉身看着白虎神獸,一雙漂亮的美眸裏充滿了疑惑,比如說,這白虎神獸爲什麼會知道她在這裏,她可不會自信的認爲她是自動來到她的身邊的。

“本神認識魔靈的的時間比你早一百呢?”

白虎神獸譏諷的說完,緩緩而優雅的起身。

一道白光猛的劃過,一個身穿白衣的俊美男子出現在衆人面前。

蘇紫陌瞬間瞪大眼睛看着白虎神獸的化形,怎一個帥字了得,只見他一身白衣,整個人如同一尊上好的白玉,渾身散發着聖潔的光芒,墨黑的青絲隨意的披在腦後,五官精緻致完美,脣角含笑,讓人看着很舒服。

“你是東夷白虎神獸?”

南司前輩驚訝的看着白虎神獸,剛剛他太高興,沒有注意到白虎神獸。

“終於有一個認得本神的人了。”

白虎神獸走到蘇紫陌面前,含笑的看着她。

這簡陌這一世,比上一世更加漂亮,特別是她那雙發亮的雙眸裏泛着的自信的光芒,非常的迷人。

“有你幫助這丫頭,就如如虎添翼,錦上添花,老夫也就放心多了。”

南司前輩非常的高興。

有白虎神獸幫助丫頭,勝算就更大了。

“本神這一輩子就夢魘一個朋友,他傾盡一生去愛的女人,本神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蘇紫陌一聽,他是爲了夢魘而屈尊降貴的,可只有這個必要嗎?夢魘和簡陌的事情已經過去一百年了,她不想帶着簡陌的過去過日子,她有兒女,有云軒,不想踩着過往的痛過日子,更何況那個人根本就不是她。 “白虎神獸,其實你不必如此,如果你不願意,不用勉強自己。”

蘇紫陌眼中寒氣一閃,絕美的臉上表情淡淡說道。

衆人皆愕,這陌陌今天是怎麼了,有白虎神獸幫忙是好事,她怎麼會拒絕的如此快。

“丫頭,你幹什麼,魔靈的魔軍可不是好惹的?有白虎神獸幫忙,我們會省很多力氣的。”

紅歡拉了拉蘇紫陌的往手臂。

南司前輩也是微微驚訝的看着蘇紫陌,沒想到這丫頭會拒絕白虎神獸,這白虎神獸可是世人都想擁有的,只是可惜這東夷白虎神獸,少之又少。

白虎神獸擡眸看向蘇紫陌,一眼就看出蘇紫陌的心裏在想什麼?

他冷冷一笑,緩緩說道:“你的過去,不是你想撇開就能撇開的,別的人也許不會踩着自己過往的痛處過日子,可你簡陌不同於別人。”

說完,白虎神獸一雙清亮的眼眸流波婉轉,勾脣淺淺一笑。

蘇紫陌一聽,心裏驚訝白虎神獸會看出她心裏的想法,可表面上卻是微微一笑,一雙美眸灼灼的盯着白虎神獸道。

“既然你能看透,自然也知道我心裏在想什麼,我還是那句話,過去的始終已經過去了。”

白虎神獸一聽,俊美的臉上,臉色十分的難看,雙眼死死的盯着蘇紫陌,最終艱難開口道:“你就那麼不想擁有夢魘的過去嗎?他爲了你,付出了一切!”

蘇紫陌的一句話,讓白虎神獸一下子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整個身體瞬間往後退了幾步。

看着白虎神獸如此傷心的眼眸,衆人身體仿似受了影響一樣微微一顫。

蘇紫陌一眼就能看出,白虎神獸還沒有從夢魘死去的悲傷裏走出來,經過了這麼多年又被在次提起,他心底的悲傷一觸即發,纔會導致他現在這邊失魂落魄的樣子。

“我之前去過魔獸大陸了,也見到了我的過去,也見到了夢魘,見到了我在魔獸大陸的種種,那是夢魘的執念太深,而在那次見面,夢魘都放下了,我爲什麼還要讓這一世的生活沉浸在簡陌的過往裏。”

蘇紫陌美眸流盼,緩緩地出口,其實,在提起夢魘的時候,她的心裏也會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傷,可那對她沒有任何影響。

“你真的在魔獸大陸見到了夢魘?”

白虎神獸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不錯。”

隨即,蘇紫陌身邊快速的出現了玄冰雪練。

“看到了嗎?不僅是玄冰雪練在魔獸大陸中的聖池經過了洗禮,而我也因爲那次在神池裏洗髓換骨,讓自己的淬鍊靈體得意出現。”

蘇紫陌美眸灼灼,淡言細語。

一聽,白虎神獸眉頭一皺,隨即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夢魘,你終究還是見到了你最想見的人,既然當事人都已經不在意了,他又何必一直在意呢?

“轟……。”一股恐怖的寒氣,瞬間卷席而出,整個白虎山山頂,瞬間就像變成了一個冰庫。

“這是怎麼回事?”

蘇紫陌驚訝的看着周圍。 那種冷,不是天寒地凍的冷,是那種讓人脊背發寒的冷,衆人只感覺一陣的心驚膽戰。

“怎麼會變得這麼冷了?可是這種冷的感覺太讓人奇怪了。”

紅歡雙手抱着身子,“這晴朗的天空怎麼就像突然變成寒冬臘月了。”

南司前輩快速的捻指一算,過了一會,南司前輩滿臉凝重。

“看來,事情比我們想象中的發展的要快,君臨天正在受魔軍的召喚,一但他召喚出魔軍,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爲什麼是魔軍在召喚君臨天,而不是君臨天在召喚魔軍呢?而且我們遠在黎夏國都能感受到這股氣息撲面而來。”

蘇紫陌覺得非常的奇怪。

“君臨天御駕親征,可能在在去往邊境的路上碰巧給遇到了,明天正式開戰,君臨天可能還沒有到邊境。”

“師公,事不宜遲,陌陌這就去星月國邊境找君臨天,一定不能讓魔軍召喚到他。”

“丫頭,恐怕已經來不及了,師公算出,那星月國皇帝命劫在即,你立刻前往星月國邊境,你身體裏的精元,迷迭之翼,勝過各種靈草和藥材煉製的丹藥,能解天下百毒,也能成爲最厲害的殺人的武器,想必丫頭你在入定的時候,會見到一些你從未見過的場景和動作,那些就是你入定以後修煉到的成果。”

蘇紫陌聽完,微微垂着眼眸沉思着,長長的睫毛掩住了她所有的情緒。

猛的,蘇紫陌擡眸,眼眸裏一片清明。

“師公,陌陌明白了。”

“嗯!”南司前輩欣慰的點了點頭。

“丫頭,你放心的去,師公會在黎夏國幫助你父王,守住黎夏國,不讓巫族的奸計得逞。”

“多謝師公!”

蘇紫陌一臉感激的看着南司前輩,她自從看到這個世界上,運氣都很好!她遇到的人,都是全心全力的去幫助她。

“師公先行一步,你在辦完事情以後就去星月國吧!”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南司前輩微微一笑,身影瞬間在原地消失。

蘇紫陌看了看不遠處,邵峯居然命劫在劫,是誰想殺他呢?

“你們回洞裏收拾一下東西,我們馬上出發去星月國。”

蘇紫陌回頭吩咐道。

大家點了點頭,紛紛一起離開,蘇紫陌覺得奇怪,就隨便收拾一下,用得着去那麼多人嗎?

最後只剩下蘇紫陌和白虎神獸。

蘇紫陌這才隱隱約約覺得,他們是爲了給她和白虎神獸留空間。

“簡陌,不管你心裏是怎麼想的,我都要去幫助你對付魔靈,我已經說過了,夢魘是我唯一的朋友。”

白虎神獸緩緩的開口說道。

“不管你爲了誰,我只希望你不要一直沉浸在過往的痛苦裏,活着很累,可是活在過去更累,我想夢魘也不希望你一直這樣不開心的活着。”

蘇紫陌擡眸,眼中帶着一抹清亮,語氣婉約清靈。

“你說的不錯,我在無望族遇到了你的兒子蘇齊,是他讓我看到了你,也是因爲他說的話,我纔會來這白虎山的,看來,很多事情,上天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你見到齊兒了?”

蘇紫陌瞬間激動起來。

“對了,你剛纔說,你在無望族遇到了齊兒,那無望族在什麼地方,齊兒爲什麼要去無望族?”

蘇紫陌一連串的問題拋出。

白虎神獸看着她激動的表情皺了皺。

“你一下子問了這麼多問題,而且每一個問題都是我不知道的,你讓我怎麼回答你?”

“嘞……!” 億萬豪寵:帝少的迷煳妻 蘇紫陌脣角微微蠕動着。

“既然這麼擔心他,爲什麼還要讓他一個人出去。”

聞言,蘇紫陌自信的笑了一下,自豪的說道:“我不是擔心齊兒,而是太想他們三兄妹了,齊兒從小膽子就很大。對於他們來說,逆境是成長必經的過程,能勇於接受逆境的人,生命纔會日漸的茁壯,齊兒是一個特別自信的孩子,也許他付出了不一定得到回報,但不付出一定得不到回報。”

“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樣做孃親的人,如果可恨的挫折能使人嚐到苦果,想必奮鬥必將讓人嚐到人生的中的歡樂,堅強是成功的支撐,只要有膽量,只要自己夠努力,,終會有回報,相反的,如果缺少拚搏的勇氣,那麼,前途並不會美妙一分。”

白虎神獸到是很喜歡蘇紫陌說的那句話,逆境是成長的必經之路。

“不錯,駕馭命運的是努力,勇氣,想要活的比別人好,就不要抱有一絲幻想,不要放棄一點機會,只要不停的努力,知道做對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對更重要,這纔是人生,齊兒雖然一個人出去,可在遇到你以後,他依然安然無恙,這足以證明他有能力在江湖上行走。”

蘇紫陌一臉自信的說道,人就怕自己打敗自己,這纔是最可悲的失敗,自己戰勝自己,運氣也纔會越來越好!剛來到這個時空的時候,她自己不肯放過自己,所以做什麼都覺得不順心,不止是心裏上,身上大小傷害也是不斷。

“你的教導方式真是獨特,別忘了,你的兒子只有五歲多。”

白虎神獸看蘇紫陌的眼神變得讚許了很多。

蘇紫陌一聽,風華絕代的笑了笑,緩緩開口:“只有五歲多又怎麼樣?趁年輕,走自己想走的路,沒理由不去闖,時間,抓起了就是黃金,虛度了就是流水,書,看了就是知識,沒看就是廢紙,理由呢?努力了才叫夢想,努力,未必會有收穫,但放棄,必定一無所獲,這就是我教育兒子的方式。”

“本神願意和你契約。”

蘇紫陌話音剛落,白虎神獸就輕飄飄的說出這麼一句話來。

蘇紫陌絕美的容顏上,表情一滯,有些不可置信,還以爲是自己出現了幻聽,可是……。

“你沒有聽到嗎?本神願意和你契約。”

白虎神獸看着蘇紫陌呆若木雞的樣子,又好笑的看着他重複了一遍。

他做出的選擇,都不讓自己後悔。

“聽到了,只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而已。” “那你現在這是什麼表情?”

白虎神獸轉身面對着蘇紫陌。

“意外,非常的意外,簡直是太意外的表情,不,不是,意外到沒有表情了。”

蘇紫陌面無表情的點着頭,他會突然提出這個問題,她真的很意外畢竟白虎神獸真的很少,最主要一天,天生優雅又高傲的白虎神獸是從來不會和人類契約的,他突然提出要和她契約,她不想意外都很難。

“本神從來沒有和人類契約過,人類的貪婪讓本神恨之入骨,你是第一個讓本神願意和人類契約的人類。”

“那就開始吧!”

蘇紫陌已經捻起手指準備契約了,這送上門的白虎神獸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幸運的。

“哼,你心裏已經非常得意,是不是。”

說完,白虎神獸化爲原形。

蘇紫陌沒有回答,快速的逼出一滴血滴入白虎神獸眉間的一個王字中間。

王爺深藏,妃不露 蘇紫陌莞爾一笑,略帶調皮的說道:“能不高興的,有白虎神獸自動送上門來,不高興的就是傻子了。”

白虎神獸快速的化爲人形,白了一眼蘇紫陌。

“就知道你們人類貪婪,我怎麼有一種上當的感覺呢?”

白虎神獸眯着眼睛看着蘇紫陌,這個女人給他的感覺可不像表面上看着那樣簡單。

蘇紫陌斂起的眼眸裏快速的劃過一抹狡黠,“這次你猜錯了,對於你,因爲你是夢魘的朋友,我之前根本就沒有想到要和你契約。”

白虎神獸神色疑惑的看着蘇紫陌,只是蘇紫陌眼眸裏那抹狡黠閃的太快,他根本沒有捕捉到。

“哇!你們契約了?”

紅歡他們突然出現,,紅歡驚喜的看着蘇紫陌,這丫頭就是運氣好,其實,收拾東西根本就不用那麼多人出去,他們一起走,就是爲了讓陌陌契約白虎,沒想到真的契約成功了。

老大,放馬過來 蘇紫陌得意的笑了笑。

“事不宜遲,我們出發吧!”

蘇紫陌心裏擔心邵峯,畢竟邵峯命劫在即。

“等等,丫頭,現在巫族的人都不知道你已經修煉到玄魂階巔峯,現在露面,只會讓她們對你更加防範。”

黑鏡提議道,只有讓她們防不勝防,這丫頭的勝算纔會大。

“也對!”蘇紫陌點了點頭,擡起芊芊玉手,看了看白皙的掌心,快速的在手中用玄氣凝聚出一張紫色的迷迭之翼花的形狀的面具。

紅歡一看,笑着點了點頭。

快速的接過來給蘇紫陌帶上。

瞬間,只露出一個弧度絕美的又充滿誘惑的紅脣。

“這樣看上去很有神祕感。”

“走吧!”

蘇紫陌一身令下,出火鳳之外,全部回到了蘇紫陌的丹田裏。

去往星月國邊境的路上,伏魔山,環境優美,蒼翠的羣山重重疊疊,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濤,雄偉壯觀。

一處秀麗的草地上,君臨天的人在伏魔山休息,君臨天一下馬車,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召喚他,他的帶來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感覺到了冷意,只有君臨天,一點感覺都沒有。

“錢將軍,下令原地休息。”

君臨天轉身,冷漠和命令道。

他身後的一個黑袍男子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是,吾皇!”

君臨天擡眸看了看伏魔山的地形,山峯重重疊疊,很是壯麗,這裏爲什麼會叫做伏魔山,爲什麼他的心裏總感覺有人在呼喚他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