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上次從斷腸鬼的鬼袋裏面搜刮出來的,我是怕你,有了這些東西,就忘了本了,修行之人,最重要的不是外物,而是自身!”

修行之人?我也是修行之人了?聽到這話,我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對了,你的情況沒事吧?”

之前蘇小魅還受着傷來着。

“上次從斷腸鬼那弄了點東西,吃了以後好多了,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再說了這次回去,說不好可以收拾幾個鬼將,進補一下呢!”

蘇小魅安慰着,對着我說道。

“既然這樣,我早去早回,就不跟你瞎扯了!”

說着,她走過來,抱了抱我,這一刻,我產生了一種錯覺,我似乎能夠感覺到,她本來應該是冰冷的身體裏面,對我傳遞過來了一絲的溫暖。

這怎麼可能?我肯定是昏頭了!

“我走了!”

說着,蘇小魅轉過頭去!

我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去,她走到門口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出言叫住了她。

“小魅!”

“怎麼了?”

她回頭對着我問道。

“離別的時候,不是都應該有一個吻麼?”

我的話剛一說完,眨眼的功夫,她就離開了原地,來到了我的面前,我瞬間感覺,我的嘴脣被一片冰冷的存在堵住。

(本章完) “好了,離別的吻也給你了,你要乖乖聽話,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用傳訊石給我發消息,好了,我真的走了!”

我有些不捨的盯着蘇小魅,可她一個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不知道爲什麼,她走了以後,我總感覺心裏有些空落落的。

我發呆了好半天,突然,我感覺蘇小魅給我的傳訊石響了一下。

趕忙拿起它,腦子裏立馬就出現了一條消息。

“剛纔那個王大師,我已經順手幫你搞定了,不會有人懷疑到你的身上,你放心吧!”

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但我還是感覺到了蘇小魅濃濃的關心。

作爲一個男人,總不能一直讓女人來保護啊,我也要提升實力!

想到這裏,我摸出了二姨給的那本書,仔細的看了起來。

上面介紹的符咒祕術很多,不光是用來抓鬼什麼的,幾乎涵蓋了生活裏的各個方面,有幫人發財的,治理煞氣的,幫人發財的,甚至還抓小偷抓人的!

當然,符咒不同,造成的效果不同,書寫的難易程度也不同。

越往後翻,我就越發覺了這本書的博大精深,因爲它已經不只涵蓋了一個領域,也不只包含了一個門派的內容,裏面甚至還有請神咒的!

一次性全部看完都是不可能的,全部學完當然更是妄想了,我挑選了一部分比較簡單比較實用的符咒,開始在腦子裏面自主記憶。

直到晚上,我們寢室的幾個哥們都回來了,我還在這邊看書,我感覺到,我的知識還有實力,都在瘋狂的增長。

我拒絕了他們讓我就在寢室一起住的盛情邀請,回到了二姨的別墅。

整整三天時間,我除了上課以外,其他的時間我都是在二姨別墅的書房裏面度過的,二姨的書房,是我見過的最博大精深的一個,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從哪裏弄到了那麼多的書。

在二姨的書房裏面,我最大的收穫就是找到了一本《紫薇天尊引導術》,上面講述了自己修煉真元的方法。

當然,不只是這些,道家五術“山,醫,命,相,卜!”我也都簡單的看過一點,有了一些涉獵,像上次,二姨給我做的占卜,就是用的《易經》。

這三天來,每天我都有給蘇小魅報平安,蘇小魅也每天都跟我說她那邊的事情,她每次給我發消息的時候,都能髮長長的一段,但是我每次給她發的時候,就不能超過十秒鐘。

這實力強大,就是有好處,羨慕嫉妒恨啊。

蘇小魅回到陰間以後,她的封地果然已經開始震盪了,不過,蘇小魅已經通過手段鐵血鎮壓了,吃掉了兩個鬼將以後,她的實力已經恢復了五成,經過了一番調查,她發現,這一切的事情,都是離鬼王搞的鬼,離鬼王偷偷的在她的領地上面散步的消息,說她凶多吉少了,她的領地纔會出現動盪。

最後,蘇小魅跟我說,被人欺負了,不能就這麼忍着,她要帶着人去離鬼王的底盤上去找回場子,告訴我,大概還要三天的功夫才能回來。

我們的小魅同學算的還真是準啊,果然是七天之內!

已經是第四天了,我還是跟往常一樣去上學,放學之後,我就準備回家去研究我的玄學術法來着,最近我已經迷上這個了,可剛剛出班級的門,我就被一位如花似玉的妹紙,給堵在門口了。

是沈夢瑤!

我真的是有些怕了這位小祖宗了,每次和她一見面,準沒好事,第一次是被郭勇佳抓住,狠狠的威脅了一番,第二次更絕,郭勇佳直接找了一位養鬼人,要不是我機靈的話,恐怕得給我找不少的麻煩。

所以妹紙雖美,但這種美

對我來說,真的是有點承受不了的感覺。

我低頭裝作沒看見她,就想走,但哪有那麼容易呢?

我每走一個方向,沈夢瑤就跟過來,擋在我的跟前,這樣反覆了三次以後,我再也不好意思,裝走沒看到她了。

“那個,沈夢瑤,你找我有什麼事麼?”

我只好無奈的擡起頭,笑着跟她打了個招呼。

“我是洪水猛獸麼?你就這麼怕我?”

沈夢瑤的聲音有些委屈,眼淚都有點在眼眶裏面打轉了。

“不是啊,我不是怕你…..只是!”

“只是什麼?”

沈夢瑤聽到我這話,瞬間就興奮了起來。

我知道沈夢瑤喜歡我,但長痛不如短痛。

“只是,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我咬着牙,還說說出了這句,我自認爲對沈夢瑤比較殘忍的話。

“你有女朋友了?”

沈夢瑤聽到我這個話,整個人都愣住了,她的聲音有些哽咽淚水就要奪眶而出,不過深呼吸了兩下,她擦了擦眼睛,還是忍住了,然後倔強的對着我說道。

“誰說我想做你女朋友了,我今天來,是想讓你還我的人情的!”

和太子爺的傾城歲月 聽到沈夢瑤這話,咱是臉色都綠了,不會又是讓請吃飯吧,這….

誒,不對啊,蘇小魅已經不在了,請沈夢瑤吃個飯,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吧?就當是還她的人情了。

我剛準備答應她,結果沈夢瑤又開口了。

“你放心,不是讓你請我吃飯,我是家裏吃了點事情,想讓你幫忙!”

我擦,不是請吃飯麼?好吧,幫忙也行,趁着蘇小魅沒回來,趕緊把欠沈夢瑤的這個人情給解決了,以後少接觸,這樣我也少受罪啊!

“行,你說吧!”

我對着蘇小魅說道。

“大家不是都叫你林大師麼?聽說你會抓鬼?我們家裏最近經常出一些奇怪的事情,似乎是家裏有鬼,你幫我去看看怎麼樣?”

抓鬼?蘇小魅不在,我可不願意招惹這些東西。

“那個,我們還是請吃飯行不行?”

“不行!”

沈夢瑤惡狠狠的對着我說道。

說着,她剛纔眼睛裏面還在打轉的淚珠,突然滴落了一滴,我看着她滴落的眼淚,想起了她之前的委屈,有些於心不忍!

“好吧,我答應你!”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沈夢瑤這纔好了很多,反正已經下課了,我就直接跟着沈夢瑤去她家了。

她爸媽都不在家,所以說,就是我們兩個人。

“哪裏鬧鬼呢?”

我對着沈夢瑤問道。

“就是我家樓上的閣樓裏,每次上去的時候,就感覺陰森森的,總覺得有人在盯着你!”

“帶我去看看!”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沈夢瑤家的房子很大,我估計她應該是個富二代吧,我們很快就爬上了閣樓。

“我先進去吧!”

好歹咱也算是個大師,如果出了點什麼事情,我也要好應付。

“好!”

沈夢瑤答應道。

我跨入了這個閣樓,果然,剛剛一進去,我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就如同沈夢瑤所說的,剛剛一跨進這個閣樓,我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盯着。

我一步一步的朝着閣樓中部走過去,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是身後!

我猛地一回頭,什麼都沒有!這種感覺,還環繞在我的身邊,還是在身後,我又一回頭,身後還是一片了空白。

這種感覺是相當恐怖的,你總覺得身後有人在盯着你,但是你又找不到到底是誰。

шшш¸ ttκá n¸ ¢O

就算是已經對這種事情有所免疫的我,也是被嚇的有些心驚肉跳。

我謹慎的觀察着四方,生怕有什麼鬼物竄出來給我來一下子,那我才真的是要後悔了呢!

就在這個時候,樓下突然傳來了沈夢瑤的聲音。

“林星,你還好麼?”

她的聲音的出現,讓我整個人的心裏都舒服了許多,那種被盯着的感覺,似乎都驅散了不少。

“我還在呢!”

“找到問題了麼?要不要我上來幫忙?”

“有點邪乎,你先在下面呆着!”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我拒絕了沈夢瑤想要上來的邀請,而是又開始仔細研究起這個閣樓來。

這一次,我直接動用了鬼視,七星勒劍咒,也開始準備了,如果發現了什麼小鬼之類的,立即斬殺。

要錢就是一黑,再亮起來的時候,我驚呆了。

眼前的一切,和我之前看到的,沒有什麼不同,根本就沒有鬼啊,連一點鬼氣都沒有,窗子開着,屋子裏面還是挺亮堂的,按道理來說,就算是鬼,也不會喜歡這樣的地方那個啊!

鬼視從來都沒有失誤過,只要是鬼,一般都能發現一點蛛絲馬跡,現在這種情況,唯有兩種可能,要麼就是這個鬼的等級已經高到我對付不了了,要麼就是,這和鬼沒有關係。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我覺得我都應該閃了,因爲這裏實在是太詭異,再呆一會,我也該受不了了。

我朝着門口走過去,看着這個門,我的腦子裏面,似乎想到了些什麼,我再一回頭,看到了那個窗子,這窗子,正對着大門,我的腦子裏面,瞬間就蹦出來了三個字“穿堂煞!”

臥槽,我終於找到了問題的所在了。

屋子的大門,正對着窗戶,空氣中剛入宅的氣,就從窗戶出去了,不聚氣不聚財,故名爲,穿堂煞。

這穿堂煞,不光是不聚氣,穿堂而過的氣流,還會攪動屋子裏面的氣流,形成煞氣,煞氣可就不是那麼容易出去的了,煞氣在屋裏聚集,久而久之,自然就會讓人有一種,如同被人盯着一般的陰森森的感覺。

真是沒想到啊,我昨天才在二姨書房裏面看到的內容,今天居然就用到了。

相通了這個,一切都好辦多了。

我下了閣樓!沈夢瑤還在樓梯口等着我呢。

“怎麼樣了?”

她看着我過來,焦急的對着我問道。

“我已經知道,你們家閣樓是怎麼回事了!”

我一臉沉着的對着沈夢瑤說道。

“快跟我說說!”

我把“穿堂煞”的事情告訴了沈夢瑤,然後告訴了她解決的辦法。

穿堂煞最重要的就是一個穿字,所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門和窗戶之間找東西擋住就好了,這樣氣流就不會穿堂而過。

沈夢瑤聽到我這話,就說從樓下搬了一個屏風上去,我們辛辛苦苦的搬上去了,也擋住了窗戶和門。

我們兩都累的喘着出氣。

“這下該好了吧?”

沈夢瑤對着我問道。

我剛準備回答她,可是那種猶如被人盯上的感覺,又出現了。

臥槽,這是什麼情況?穿堂煞不是已經解決了麼?

沈夢瑤也是一臉驚恐的看着我,她是有些花容失色了。

“不是好了麼?”

二姨的書上,是肯定不會騙我的,這裏面一定有問題。

我再一次用上了鬼視,這次,我卻是看明白了。

(本章完) 沒錯,穿堂煞的格局,是已經成功的破解了,但是凝聚起來的煞氣,卻是一時之間還沒有宣泄出去,大部分還停留在屋子裏,剛進入的財氣和生氣等氣息,衝擊到了煞氣堆裏面,引起了屋內氣流的涌動,造成了屋內氣場短暫的失衡。

如此,把這個閣樓鎖上,大約十天半個月的樣子,煞氣就可以流失的差不多了。

可沈夢瑤她們一家畢竟還是要在這裏住的,煞氣跑掉的時候,若是衝到樓下,萬一傷到人了,那也是極爲不妙。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心中頓時就有了主意。

“放心吧,這種小情況,我能搞的定!這是猶豫煞氣未消引起的,我們只要想辦法吧空氣中的煞氣消除掉,就可以了。”

沈夢瑤挺大這話,似乎是放心了許多。

“那我們怎麼消除煞氣呢?”

這還真是難倒我了,消除煞氣的方法,我倒是知道不少。

壓煞符啊,化煞符,安宅震煞符啊,各門各派都有不一樣的手段,畫張符出來,屋子裏面一貼,煞氣也就自然流失掉了,可問題又來了,這裏也沒有畫符的材料。

保身符我倒是隨身帶了兩張,也不頂用啊。

好吧,既然不能用符咒,那就用正氣歌好了,用正氣把煞氣給衝散,這樣屋子裏不就沒有煞氣了麼?哪裏還用畫符咒那樣費時費力。

符咒也要掛上個十天半月纔有根本上的效果,我這個方法,只需要念上幾遍,半小時不到,殺氣全消。

“你閉眼盤腿,跟着我念頌正氣歌,正氣一來,煞氣自然就會被沖走了!!”

“天地正氣,日月星斗,乾元亨利貞……..”

正是我上次驅魘時候用的那首正氣歌。

沈夢瑤也跟着我念了起來,兩個人念,果然效果要好很多,大約唸了十來遍的樣子吧,我就感覺,這個煞氣,已經被驅趕的差不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