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下來!”

左歡有些莫名其妙:“你誰啊?”

電話裏的聲音更冷了:“我是葉遠秋!你馬上下來,我在局裏小院等你!”

不會是51區那邊又有情況吧?左歡連忙下樓,跑進了異能局。

葉遠秋負手站在遠處的花圃裏,擺出一副絕世高人的架勢。

左歡看着他的背影,心裏暗笑,7月的太陽這麼毒,你跑這裝葉問?爲了應景,左歡一抱拳,遠遠喊道:“葉兄,我來了!”

“葉兄?”葉遠秋的背影居然在發抖,是氣得發抖!他突然轉身,迅疾無比的抓住左歡的領口提了起來,厲聲喝道:“誰是你葉兄!”

左歡正想發火,突然明白過來肯定是葉遠秋知道了他和飄飄的事,馬上焉了,低下頭不敢說話。

果然葉遠秋喝道:“說!你把我妹妹怎麼了!”

左歡無力地辯解道:“我…我沒把她怎麼了啊!”

葉遠秋放開了左歡的衣領,掐住了他的脖子,把左歡舉得更高了:“你沒怎麼!那我妹妹爲什麼會懷了你的孩子?”

左歡一下懵了,那個丫頭,怎麼能這樣說?

葉遠秋沒有沸騰精神力,但他的力氣很大,掐得左歡都要閉氣了,無奈之下,左歡沸騰精神力彈開了葉遠秋的手。

葉遠秋怒道:“好!早聽說你天賦很好,來練練!”說完就是一拳打在左歡胸口。

左歡已經生起了防護,卸去了葉遠秋這一拳,他後退幾步擺手道:“葉兄,我和飄飄才認識幾天,怎麼會有孩子?”

葉遠秋又是一拳打過去,喝道:“那我妹妹說你欺負了她,她已經有了!”

左歡避開這拳,怒道:“她有病吧!你問清楚了沒?”

葉遠秋沸騰了精神力,龐大的能量從他身體裏涌出,他冷哼道:“我先教訓你一頓,再去問她也不遲!”

葉遠秋這次沒有留力,他匯聚了大量的精神力在手上,右手一晃,生出了一片幻影。

左歡避無可避,只能雙手護住頭臉,想硬吃這下攻擊。

哪知葉遠秋轉到左歡身旁,一個肘**在左歡後背上,左歡淬不及防,被撞趴在地,摔了個狗啃泥。

左歡撐起身子,怒道:“真以爲我不敢還手啊!”

葉遠秋又把手負在身後,冷笑道:“來啊!”

左歡一手放出能量激盪,一手放出能量震爆,額頭也發出靈動波,瞬間就發出了三個技能。

葉遠秋不敢怠慢,揮手彈開威力最弱的能量激盪,低頭避過靈動波,同時大喝一聲,衝散了還沒爆炸的能量震爆。

葉遠秋冷笑道:“雕蟲小技!”

話音未落,他避開的那束靈動波,拐了個彎結結實實打在葉大教官的屁股上!

他還是輕敵了,他根本沒有感覺到左歡在用精神力來控制技能,那這光束怎麼會轉彎的?難道左歡放出這技能的時候就猜到了自己會怎麼做,提前放出了一束拐彎的技能?

這個小子,果然很有天賦,葉遠秋靜下心來,把精神力沸騰到了極限,踏好馬步,雙手一分,竟是把左歡當成了性命相搏的大敵。

左歡也擺好了架勢,逃跑的架勢,不說他本就弱於葉遠秋,就算能夠一戰,他也不敢對飄飄的親哥哥下狠手。

葉遠秋爆喝一聲,正要動手,樓上一個窗戶打開,盧局長的頭伸了出來,大吼一聲:“精力過剩是不是?”

葉遠秋馬上負手而立,微笑道:“局長,我們鬧着玩呢!”

“不像話!”盧局長縮回頭,關上窗戶。

葉遠秋的背影還是很挺拔,丰神俊朗。不過剛纔被靈動波擊中的地方,雖然沒有受傷,但那處的褲子破了一個洞,露出了裏面發紅的屁股蛋。

見盧局長回去了,葉遠秋轉身過來,很是嚴肅地說:“跟我回家,我的家人要見你!” “跟你回家?”左歡嘴張得都可以塞進一隻燈泡,他拼命的搖頭:“我不去!”

“你敢!”葉遠秋的精神力又急速波動起來。

左歡指指盧局長的窗戶,說:“你親自來請我就爲這事?”

葉遠秋不敢再動手,大聲說道:“小妹的事,就是我家的大事,你今天非去不可!”

左歡這人向來吃軟不吃硬,葉遠秋這麼逼他,左歡把頭一揚:“我不去,我回家的機票都訂好了!”

葉遠秋馬上拿出電話說:“我聽說有人在機場安放了**,可能今天所有的航班都要取消!”

左歡瞪大了眼睛:“我不信你敢這樣做!”

三樓的窗戶又打開了,盧局長的聲音從裏面傳來:“他真敢!你和他去一趟!這是命令!”

左歡無語了,局長大人親自吩咐,左大俠只好跟着葉遠秋上了車。

葉遠秋這次開來的車很牛逼,紅旗L5,好在左大俠不知道這車的價格,否則打死他也不會上去。

開着豪車,葉遠秋依然橫衝直撞的,拐進了一條小道後,他才放慢了車速,這條路上每隔幾十米都有警衛崗哨,走到後面,葉遠秋也拿出了證件讓衛兵檢查。

左歡越來越覺得不對勁,總有上了賊船的感覺,他問道:“你不會要帶我去見國家領導人吧?”

葉遠秋冷哼一聲:“你敢做壞事!還怕見家長?”

真是見大人物?左歡飛快地檢索了一遍他所知的國家領導,沒有姓葉的啊!突然他想起了在十多年前是有一位大人物姓葉,那眉目間依稀和葉遠秋有點像。

左歡打了個哆嗦,說道:“葉兄,我尿急,讓我下車方便一下!”

“憋着!”葉遠秋冷笑道:“現在後悔已經晚了!”

通過了最後一道崗哨後,一條大道兩旁都是一些看着很普通的兩層小院,葉遠秋轉頭說道:“我爺爺知道我們的身份,所以你不要想玩什麼花樣!”

左歡隨葉遠秋下車,走進了旁邊的小院,剛推開屋門,就聽見飄飄的聲音叫道:“哥!左歡來了嗎?”

葉遠秋沉着臉說:“來了!”

飄飄馬上從屋裏衝出來,笑盈盈地看着左歡。

她穿着一套紅色連衣裙,凹凸有致的身材顯露無遺,這和高原上穿着臃腫的衝鋒衣一比,又平增了幾分姿色。

左歡看着她卻有點來氣,怒道:“你和你哥怎麼說的?什麼叫有了我的孩子?”

飄飄噘着嘴說道:“我什麼時候說這話了?我就說你欺負我,我和你有了感情!他自己不把話聽完,怪誰?”

左歡咳嗽兩聲道:“葉兄!多謝你手下留情!不然我就冤死了。”

葉遠秋哼道:“不服氣待會再來練練!”

左歡笑道:“隨時奉陪,不過麻煩葉兄先去換條褲子。”

葉遠秋往身後一摸,又急又怒地指了指左歡,捂着屁股就跑上樓。

飄飄看見葉遠秋的狼狽樣,過來挽着左歡問:“你乾的?我哥可從來沒吃過這種虧啊!”

左歡被飄飄挽着手臂,感覺很是不妥,想推開又有點捨不得,他偷偷打量下四周,問道:“你爺爺是葉山?”

飄飄點點頭:“他退了那麼久,你別怕!”

“哈哈!我怕?我怕什麼?”左歡心虛地笑道。

飄飄也笑道:“我又發現了一樣你的優點,口是心非!”


左歡有點尷尬,問道:“葉老找我幹什麼?不會逼婚吧?”

飄飄掐住左歡的臂肉,怒道:“逼婚又怎麼了?難道你不喜歡我?我爺爺只是想見見你!”

葉遠秋換好了褲子,從樓上下來道:“我葉家不是什麼豪門大戶,但是像你這種人,想要娶小妹,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

左歡頓時不服,喊道:“我這種人?我這種人怎麼了?哪點配不上飄飄?”

飄飄姑娘聞言心裏大喜,挽着左歡的手更緊了,堅挺的胸部擠壓着左歡的手臂,舒服的感覺讓左歡就要**起來。

這時外面傳來一陣紛亂的腳步聲,兩個警衛模樣的人先推門而入,一個護士推着輪椅,慢慢走了進來,後面還跟着一個白大褂和另兩個警衛。

輪椅上,一個禿頂老頭雙眼半睜半閉,斜斜地靠着,滿臉老人斑,看模樣,依稀就是十多年前國內的大人物,葉山!

左歡肅然起敬,他可是從小在電視上看着這位長大的,想不到英雄遲暮,當年那個叱吒風雲,話說重些都會引起鄰國一片混亂的豪傑,會老成這個模樣。

“那個左歡,來了?”葉山一副虛弱到了極點的模樣,聲音都是無力至極。

左歡連忙走上前去,蹲在葉山身旁,靠得很近的說道:“葉老!我是左歡!我來了。”

葉山突然睜大了眼睛,狠很瞪了一下左歡道:“你靠這麼近,幹什麼?我還沒老得聽力失常!你等會,我睡個午覺再找你聊聊!”

飄飄扶起尷尬的左歡,解釋道:“爺爺有午休的習慣,一到這點就沒精神,你坐會。”

護士把葉山推進了靠裏的房間,幾個警衛分散在屋內各處,目不斜視,站的筆直。

左歡在沙發上坐的很不自在,總覺得那幾個警衛在盯着自己,連伸手拿水杯都怕動作過大,引得那幾個警衛拔槍而向。

更何況還有個比警衛更離譜的特種大隊教官,在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只要飄飄稍微靠近了一點,葉遠秋都要重重咳嗽一聲。

好在葉山沒有睡多久,大半個小時後,一個警衛來到客廳裏,對左歡說:“葉老讓你去書房。”

飄飄捏捏左歡的手,說:“好好表現!我相信你!”

左歡心裏一亮,要是故意給葉老一個很不好的印象,那不是就可以擺脫飄飄的糾纏了嗎!但是,心裏卻又很捨不得這個如花似玉的刁蠻丫頭。

隨警衛進到裏間的書房,葉山坐在書桌後面,精神比剛纔好多了,他放下手裏的報紙,看了左歡一眼,拿起報紙又擋住臉。

這就考驗上了?左歡也不客氣,走到書桌對面坐下,故意拿起葉山面前擺好的報紙,假裝看起來。

不過心裏有事,報紙上又沒什麼感興趣的東西,左歡幾下看完,又去抓葉山面前的,沒幾分鐘,就把桌上的報紙全翻了一遍。

“呵呵,年輕人,還是沉不住氣!”葉山放下了報紙,開始認真打量左歡。

左歡也放鬆了心態,對面這位和自己樓下那些,下象棋的退休老教授也沒什麼區別。左歡問道:“葉老,您找我,就是爲了看看我合不合您家的標準?”

“有意思!”葉山靠到輪椅上:“不卑不亢,就是少了一點禮貌!”

左歡笑道:“葉老,我就是個普通人,禮儀方面可沒有受過訓練。”

葉山也笑了:“普通人可沒本事把遠秋的屁股打紅了!”

左歡大驚,葉遠秋從屁股中招,到換好褲子,就只有飄飄看到一點,這老頭是怎麼知道的?

葉山又說道:“國內最強的四個異能者之一,比武大會的兩項冠軍,你這不能算是普通人了吧!”

左歡很認真的說道:“我就認爲我是個普通人,只要魅靈不再出現,我情願普普通通的過一輩子!”

葉山笑道:“你這叫胸無大志!記住,你有多大的能力,就要肩負起多大的責任,從你擁有了異能開始,你這一生就註定不會平凡!”

左歡無奈地答道:“對,不然我也不會坐在您的書房裏了!”

葉山一下變得嚴肅起來:“叫你來這,主要是爲了我家涵湘,我先聽聽你對她的感覺!”

感覺?左歡仔細想了想,拋開那些不健康的東西,自己對飄飄好像就沒有其他的感覺了。

左歡連忙去拿桌上的礦泉水,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