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多時,除了地上黑魔鷹的屍體外,周圍已經找不出一隻活著的黑魔鷹了。

「戰師弟,蘇師妹,你們真是太厲害了。」何雲平滿臉崇拜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這次他是真正見識到了兩人的戰鬥力,比起他這個金仙中期只強不弱。他真的很懷疑,他們到底是不是散仙修為。

「蘇師妹,那些符籙都是你煉製的嗎?」趙妍問道。她早就聽說蘇瑾月在煉製符籙方面很有天賦,當初仙符峰的峰主還親自開口要她加入仙符峰。

「嗯。」蘇瑾月點了下頭。今後用符籙的地方還很多,她也沒什麼好否認的。

「蘇師妹,你怎麼這麼厲害的?」趙妍崇拜的看著蘇瑾月。龍一劍他們要是知道,蘇師妹和戰師弟這麼厲害,肯定腸子都悔青了。不過他們也是活該,誰讓他們狗眼看人低的。

蘇瑾月笑了笑,「我們先把這些黑魔鷹的屍體收起來。」黑魔鷹身上的東西都是煉器煉符的好東西,自然不能浪費了。

「好!」眾人應道,開始收拾起地上黑魔鷹的屍體。

「戰師弟,蘇師妹,你的修為真的是散仙期嗎?」何雲平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之前他跟戰亦寒和蘇瑾月組隊,是因為兩人和他是都是陣法峰的弟子,還有就是他見識過他們的變態,能在短短十天內,就將自己的陣法水平提高兩級,這絕對不是人可以做出來的事。現在也更加證明了兩人的厲害。

「是啊。」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點頭。只要他們不承認,別人懷疑也沒有用。

「戰師弟,蘇師妹,這次你們又救了我們一命。」張峰宇和夏新走上前,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的目光中充滿了感激。他們就知道自己做出的抉擇不會錯。

「我們繼續前進吧。」戰亦寒道。既然他們選擇相信他和瑾月,他們就不會拋棄他們。

「嗯。」眾人笑著點了點頭,向著前方繼續走去。現在他們更加有信心了。

龍一劍一行人狼狽的跑著,經過這次和黑魔鷹的廝殺,他們的損失慘重,原本他們這個小組一共是十八人,現在就只剩下了十二人,這讓他們心裡的壓力極重。這才剛剛開始,他們就已經損失了這麼多人,以後的危險肯定會更多。

「龍師兄,我們現在要往哪裡走?」馬澤文抱著自己受傷的手臂,跟在龍一劍的身後。

「先找個地方停下來恢復傷勢。」龍一劍邊跑邊用神識尋找著合適的地方。他們雖然逃出了黑魔鷹的圍攻,但是身上的傷勢卻不輕。

「要是有陣法峰的弟子在就好了,他們就可以布置防禦陣讓我們恢復傷勢了。」仙符閣的許嫣然開口道。她這次幾乎用掉了身上大半的符籙,雖然可以煉製,但是她身上的材料有限根本煉製不出來多少。

「你就別提他們了,有那兩個散仙期的廢物在,他們現在說不定已經隕落了。」張徹道。他們這麼多人,又都是金仙期之上的修為,都損了了三分之一,更不用說那幾個人了。

「就是,提他們幹什麼,我們走。」龍一劍不悅的瞪了許嫣然一眼,加快了腳步。

蘇瑾月一行人走走停停,一路上雖然危險重重,不過他們除了受了些輕傷外,並沒有人隕落。

「前面有條小溪,我們去溪邊休息一會兒吧。」夏新提議道。他現在好想在溪中洗個澡,這幾天他也有用清水決打理自己,可是他更喜歡在溪水中洗澡時的那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好。」眾人紛紛點頭,向著前面的小溪走去。

「主人!這條是鳳凰溪,在溪水裡有著鳳尾魚,鳳尾魚蘊含著濃郁的仙靈氣,吃了它們對修鍊極有好處,還可以用它們來煉製鳳靈丹。」火鳳說道。

「嗯。」蘇瑾月應了一聲。她這一路和亦寒,還有火鳳火凰一直在交流著,他們現在所走的方向就是鳳凰遺迹所在的方向。

幾人在溪邊坐了下來,蘇瑾月和戰亦寒同時祭出陣旗和符籙,在周圍布置了一個陣法。這邊看似平靜,卻是五級仙獸熾焰獸的地盤,以他們現在的修為還無法對付那些熾焰獸。

「這溪里的魚好漂亮啊,特別是它的尾巴,好像鳳凰的尾巴。」趙妍看到一條鳳尾魚游過,伸出手想要去抓,不過被鳳尾魚靈活的躲過了。

「這魚漂亮是漂亮,不知道能不能吃。」夏新看著面前游過的一條鳳尾魚說道。

蘇瑾月和戰亦寒將手放入溪水中,做出洗手的樣子。

蘇瑾月悄悄地的放入一張屏蔽符后,和戰亦寒同時開啟自己的空間,將溪水中的鳳尾魚收入自己的空間,這鳳尾魚可是修鍊的佳品,他們當然要多收起來一些。 戰亦寒冷哼一聲,也在同時釋放出一股氣勢。

強大的氣勢直接碾壓金仙後期修士的氣勢,將金仙後期修士壓的渾身顫抖,冷汗直冒。

「你…你不是散仙後期修士…」其他修士都驚恐的看著戰亦寒。要是現在他們還以為對方是散仙後期修士,那他們就是傻子了。

「前輩饒命…」金仙後期修士顫顫巍巍的求饒道。自己怕是個傻子吧,怎麼會以為對方是散仙期修士。這裡可是鳳凰谷,要是對方真的只是散仙後期修士,能走到這裡嗎?就算能走到這裡,他們的背後肯定也有著強大的修士在保護著他們。還有這個陣法,他們可是攻了好久都沒有攻破的,可見對方的身後一定有著一個強大的仙陣師。

「剛剛可是有人要日行一善呢,我們也最喜歡做善事了。」蘇瑾月玩味的看著對面的幾名修士。對方想要他們的命,他們怎麼可能放過對方。

「我…我剛剛是開玩笑的…你問他們…我這個人最喜歡開玩笑了…」之前說要日行一善的修士,此時恨不得將自己的嘴給抽腫。如果抽腫有用的話,他絕對毫不猶豫。

「我們不喜歡開玩笑,向來也不開玩笑。」戰亦寒淡聲道,同時身上的氣勢如山嶽般壓向了幾人。有些人可以饒,有些人卻饒不得。

這次來鳳凰谷的都是門派的弟子,留下他們對自己只有壞處,沒有一點好處。這些人一看就是恃強凌弱慣了,他饒了他們,他們從這裡出去后,絕對會將今天的事稟告他們的門派。

幾人在強大的氣勢下,如一個個氣球一般,化為了一團團血色。

戰亦寒手一揮,血色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了幾隻儲物戒。

將儲物戒收進小世界,戰亦寒和蘇瑾月轉身回了陣法。等有空了,他們再將儲物戒里的東西分一下類。

與此同時,在玄元宗的一座山峰上,傳出了一道憤怒之極的吼聲,「竟敢殺我兒,我必將你挫骨揚灰!」

隨著那道吼聲落下,一道黑影飛身而出,向著鳳凰谷的方向飛行而去。他要在鳳凰谷的谷口等著,等著殺他兒子的那個修士出來。他兒子的儲物戒上有著他留下的神識印記,除非對方有那個本事將神識印記去掉,不然就算對方逃到天涯海角,他都能夠找到對方。

「你們去哪兒了?」看到戰亦寒和蘇瑾月走進陣法,已經吸收完仙靈氣的何雲平問道。這次吸收了鳳尾魚的仙靈氣后,他的修為也有了一些提升。

「我們出去探了一下地形。」蘇瑾月道。不管那些修士是什麼身份,能少一個人知道他們滅了對方,就少一個人知道。

「你們沒有遇到危險吧?」何雲平問道。戰師弟和蘇師妹是在陣法和符籙上有些本事,但是畢竟他們的修為擺在那裡。

「沒有,不過我們還要出去一趟,這次出去會久一些。」蘇瑾月說話間拿出了一隻水盆,只見水盆里有著四條鳳尾魚正悠閑的游著。

「這是我們剛剛抓到的魚,等你們完全吸收了之前的仙靈氣后,可以再吃一條。」蘇瑾月說道。

「這裡這麼危險,你們還是等我們一起再去吧。」何雲平說道。

「最多七天我們就會回來。」戰亦寒道。

「可是你們的修為…」何雲平擔憂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

「何師兄,你們不用擔心我們,我們會陣法,還有著大把的符籙,不會有事的。」蘇瑾月道。

「可是…」何雲平還是不放心。

蘇瑾月笑了笑,「好了,別可是了,我們先走了。」說完,和戰亦寒轉身走出了陣法,消失在了何雲平的面前。

何雲平搖頭嘆了一口氣。他現在只能希望,他們能早點回來,千萬不要出事。

張峰宇睜開眼睛,看了看四周,沒有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戰師弟和蘇師妹呢?」

「他們出去了,說要七八天才能回來。」何雲平嘆氣道。

「你怎麼不攔住他們?他們的修為可是只有散仙期,我去找他們。」張峰宇站起身,走了兩步才想起他現在還在陣法中。

轉頭看向何雲平,「何師兄,你把陣法解開。」

何雲平搖頭嘆了一口氣,「我解不開。」要是能解開,他早就跟著戰師弟他們出去了。

「你不是陣法峰的嗎?怎麼會解不開呢?」張峰宇不解的問道。

「戰師弟和蘇師妹布置的這個陣法,是陣旗和符籙相結合的,我們陣法峰只用陣旗布置陣法,很少會加入符籙。」何雲平解釋道。 「那我們不就只能在這裡等著,戰師弟他們回來嗎?要是他們不回來,我們是不是就出不去了?」張峰宇問道。

「是的。」何雲平點頭。以他和趙師妹的陣法水平,是破不開這個陣法的。

張峰宇走到何雲平身旁坐了下來,「既然戰師弟他們這麼有信心,我們就等著他們回來。」如果沒有信心,戰師弟他們肯定不會將他們留在陣法中的。

蘇瑾月和戰亦寒在離陣法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布置了一個陣法后,戰亦寒盤膝而坐,開始衝擊玄仙期。

蘇瑾月閃身進入金葉界,也盤膝坐了下來,閉上眼睛等著戰亦寒突破。

龍一劍一行人在小溪旁停了下來。這幾天他們一直都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這鳳凰谷真的是危險重重,原本十八個人的小隊,此時也已經剩下了七個人。

「龍師兄,要不我們找個安全的地方等著鳳凰谷關閉吧,這裡實在太危險了。」想到這幾天的遭遇,張徹心裡依然充滿了恐懼。這裡實在不是他們這種修為的修士可以闖的,還不如等到鳳凰谷關閉,他們被傳送出去的好。

「不行,我們這次是來歷練的,要是退縮了,以後的修為也會受到影響的。」馬澤文反對道。修仙本就是與天斗,與自己的命斗,要是遇到一點困難就退縮,還修什麼仙?

「我們休息幾天再走。」龍一劍決定道。

「好。」眾人應道。

此時一陣腳步聲傳來,眾人循聲望去,看到七八隻五級熾焰獸正向著他們跑來,臉色立即一變,快步跳下溪水沒命似的向著上游跑去。這些熾焰獸是火系仙獸,火系仙獸一般很少下水,所以現在在溪水裡是最安全的。

隨著一道輕微的「咔嚓!」聲響起,戰亦寒身上的氣勢更強了一份,他睜開眼睛,眼中溢滿了欣喜之色。現在的他已經是玄仙初期了。

感受到外面的波動,蘇瑾月睜開了眼睛,站起身走了出去。這次亦寒突破的時間比她預想的要快,只是三天就已經突破了。

看到蘇瑾月出來,戰亦寒伸手將她攬入懷中,「我突破了。」

蘇瑾月點了點頭,俏皮的一笑,「所以我的靠山更強大了。」

戰亦寒笑著輕颳了一下蘇瑾月的鼻尖,「還不夠強大,不過我會努力讓自己變的更強大,真正成為你堅不可摧的靠山。」

「好。」蘇瑾月將頭靠在戰亦寒的懷裡,臉上全是幸福的笑容。

「已經第三天了,不知道戰師弟他們現在怎麼樣了,什麼時候能回來。」趙妍擔心的說道。知道戰師弟和蘇師妹兩人出去后,她一直都在擔心著他們,根本就沒有心思修鍊。

「我相信他們不會有事的,戰師弟既然說七天,那我們就等七天。」夏新說道。他對戰師弟和蘇師妹是十分有信心的,不是他們,他和張師兄早就隕落了。

「問題是他們七天後不回來,我們也沒有辦法出去找他們。」何雲平嘆氣道。他推演過這個陣法,可是一點頭緒都沒有,這個陣法太過玄奧了,完全超出了他對陣法的認知。

「只是我們現在除了等也沒有其他辦法。」張峰宇無奈道。

「是啊。」眾人點了點頭,臉上都是無奈和擔心。

正在這時,陣法壁上蕩漾起一道道漣漪,接著就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走了進來。

「你們回來啦!」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眾人開心地站起身,一顆心也終於放了下去。只要他們沒事就好。

「讓大家擔心了。」蘇瑾月和戰亦寒歉意道。看到眾人臉上開心的笑容,就知道他們對自己有多關心。

「只要你們沒事就好。」夏新笑道。

「這幾天你們去哪裡了?有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張峰宇問道。 「我們就在附近轉了一下,沒有什麼危險的。」蘇瑾月看到水盆里的鳳尾魚還在,心中有些感動。這幾天他們肯定一直都在擔心他們。

「以後我們還是一起行動吧,你們單獨出去我們真的很不放心。」趙妍說道。

「好。」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點頭。

「你們先將魚吃了,等你們吸收完,我們再出發。」蘇瑾月對著眾人說道。這次鳳凰谷一共開啟三個月,現在才過去一個月不到,他們還有充足的時間。最主要的是,她和亦寒清楚這裡地形,不會走多餘的路。

「好。」眾人笑著應道。他們回來了,自己也可以安心的修鍊了。

幾天的時間一晃而過,當所有人都吸收完仙靈氣,蘇瑾月和戰亦寒收去了陣法,準備繼續前進。

「你們等一下!」蘇瑾月一行人剛走了沒多久,身後就傳來了龍一劍氣喘吁吁的聲音。

停下腳步轉頭望去,只見龍一劍一行人,正狼狽的向著他們跑來。

龍一劍一行人看到前方的幾人穿的是自己門派的衣服時,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直到跑近才知道真的是蘇瑾月幾人。心中有些震驚,他們有那兩個新人拖累,竟然一個都沒有出事,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是龍師兄他們。」趙妍驚訝的看著離他們越來越近的龍一劍幾人。

「看樣子他們遇到了不少危險,不知道和其他人是分開了,還是出事了。」張峰宇猜測著。幸好自己選擇跟戰師弟和蘇師妹組隊,不然他們現在的遭遇,肯定也不會比龍一劍他們好多少。

龍一劍一行人跑到蘇瑾月幾人的面前,打量著他們,見他們不僅沒有受傷,而且修為都有了一些進步。就連那兩名散仙期弟子,都提升了一級。蘇瑾月現在的修為散仙中後期,戰亦寒散仙後期巔峰,這才一個月左右,他們怎麼就有了這麼大的變化,難道是找到了什麼機緣?

「你們怎麼都沒有出事?」張徹問道。他們那麼多人都損失了一半。

蘇瑾月一行人聞言,臉色都沉了下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希望我們都出事?」夏新不悅的瞪了張徹一眼。

張徹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話有問題,連忙解釋道:「我只是有些驚訝,這裡這麼危險,你們中還有著兩名散仙弟子。」

夏新冷哼了一聲,不再理會張徹。原本遇到他們還有些高興,現在就只剩下生氣了。他們好歹也是同門,見面不是應該先關心一下他們的情況嗎?

「我們走吧。」蘇瑾月淡聲開口道。她不喜歡龍一劍一行人。

「我們和你們一起走。」龍一劍開口道。他們能安然無恙,肯定有著什麼依仗。而且自己這方也只剩下了七個人,和他們組隊人多也會安全一些。

趙妍轉過頭,嘲諷的看著龍一劍,「當初提出分組的人是你們,現在想要和我們組隊,是不是也要問我們願不願意。」

「你們現在就不怕被我拖累了?可是我們還怕被你們拖累呢。」夏新冷笑道。

「我們可是同門,你們用不著這樣對我們吧。」馬澤文沉聲道。

「同門?你們和我們分組的時候,有想到過我們是你們的同門嗎?」張峰宇淡聲問道。

「我們之前也是關心你們,怕你們被他們給拖累了。這裡可是鳳凰谷,連我們金仙期修士都是寸步難行,更不用說他們了。」龍一劍看了蘇瑾月和戰亦寒一眼。就算組隊,他還是要將這兩個累贅給踢出隊伍。

「我們現在這樣很好,不需要你們的加入。」何雲平沉著臉道。從龍一劍的話中可以聽出,他還是覺得蘇師妹和戰師弟是累贅。

「你們這樣就不怕我們回去稟報師門嗎?」馬澤文威脅道。

何雲平冷笑一聲,「你們要去稟報就去稟報,我們走!」就算稟報了門派他們也不怕,錯本來就不在他們這一方,一開始要求分組的是龍一劍他們。

蘇瑾月一行人正要離開,這時一陣隆隆的腳步聲傳來。

轉眼望去,眾人臉色立即一變,只見幾十頭五級熾焰獸正向著他們跑來。

「完了!」龍一劍幾人眼中滿是驚恐之色,反應過來,連忙向著溪中跑去。之前七八頭五級熾焰獸都讓他們難以招架,更不用說這幾十頭了。

跑進溪中,一行人頭也不回的向著上游跑去。

直到跑出幾千米,一行人才氣喘吁吁的減慢了速度。

「何雲平他們沒有跟上來。」許嫣然看了一下身後說道。

「別去管他們,他們自己不跑,關我們什麼事。」馬澤文冷哼道。他們好心好意跟他們組隊,竟然還拒絕他們,真是不知好歹。

「那麼多五級熾焰獸,他們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張徹幸災樂禍道。

「就是,哈哈哈…」眾人贊同的笑道。只有對自己有利用價值的才是同門。

看到那麼多五級熾焰獸沖向自己,所有人快速的祭出自己武器準備戰鬥。

「主人,不用那麼麻煩的,這些仙獸都是聽命於我們鳳族的,你只要釋放出一絲我的氣息,它們就不會攻擊你們了。」火鳳的聲音響起。

蘇瑾月聞言,也不遲疑,立即釋放出一絲火鳳的氣息,「你之前怎麼沒說?」

「我也是剛剛想起來。」火鳳尷尬的笑道。

蘇瑾月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