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好!”

阿彩看着朝我們飛來的黑煙大喊着,隨手拉住了蘇聆風要跑。

可是,當我們從地上爬起來時,那團黑煙就像是長了手一樣,抓住我的胳膊和腿,我整個人就快要被黑煙所吞沒,而阿彩和蘇聆風此刻也都被抓了起來。

黑煙將我吞沒的瞬間,我聽到蘇聆風正焦急的喊着我的名字,可我的視線卻落在了秦之允的身上,我看着金蠶正擔憂的看着我,看着秦之允躺在那一動不動,眼淚無聲的滑落,秦之允,你千萬不要有事,哪怕我死了,我也要護你周全。

閉上眼,我緊緊地握着神筆,只要神筆在我的手裏,秦之允就不會有事。所以,哪怕犧牲掉我的性命,我也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神筆,如果你有靈性,請你去告訴慕容瑾,讓他把秦之允救走好嗎?

撲通一聲,我像是被什麼丟在了地上,後背傳來陣陣痛意,我忙不迭的坐起身,看着眼前的四周,心中不由一顫。

這裏像是一個宮殿,牆壁上和地面全都是黃金鋪成的,牆壁上面還有龍和鳳的花紋,牆角掛着火把,像是鬼火一般一明一暗的。

但我無心去參觀這裏的景象,我只想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夏雪?夏雪?”

是蘇聆風的聲音!

我豎起耳朵尋找着蘇聆風的聲音來源,可是他的聲音好像隔着什麼喊出來的,有一股悶悶地感覺。

“蘇聆風!你在哪?”我大聲喊着,因爲我只知道我的四周是一個正方形的牆,像是被關進了籠子裏,連一絲縫隙都找不到。

“夏雪,是你嗎?是你在說話嗎?”蘇聆風焦急且欣喜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我可以確定的是,蘇聆風的聲音在我前面的牆壁那邊。

我急忙跑過去,拍着牆壁大聲喊:“蘇聆風,我是夏雪,你在嗎?”

“是夏雪!”蘇聆風驚喜的聲音傳過來,他應該是在跟阿彩說話。

這時,我聽到阿彩說:“先彆着急,確實是夏雪,可我們怎麼打開這扇門?”

門?難道我真的被關進牢籠裏了?就在我思索時,蘇聆風焦急的聲音再次傳過來,“夏雪,你不要害怕,我和阿彩在想辦法,我們會盡快把你救出去的。”

“好!”

你們要快點!

這句話我是在心裏說的,因爲我真的是害怕了,畢竟這裏只有我一個人,而且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難道是古墓?我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那團黑影又是什麼?他們把我們丟到這裏想要幹什麼?如果這裏真的是古墓的話,那……我們將會遇到什麼? 如果是古墓的話……那我們是不是會遇到什麼糉子之類的東西?我腦海中裏全都是一些盜墓電影裏的畫面,那種恐怖,噁心到不行的畫面。

我甚至又開始懷疑人生了,我在想我究竟是怎麼了?爲什麼會遇到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咚咚咚,對面牆壁傳來砸牆的聲音,我回神,又聽到對面傳來聲音。

“不行!你別亂動,我們現在在哪都不知道,而且,看這個結構應該是在墓裏,萬一觸碰機關了怎麼辦?”

“可是,這麼重的門,我們要怎麼推開?推到死也不會推開的。”

對面又傳來阿彩和蘇聆風的爭吵聲,聽着他們的話,我的心都要沉到谷底了,推不開?還有機關?難道我真的在古墓裏?

“蘇聆風!”我趴到牆壁上,擔憂地大聲喊着:“你們想到辦法了嗎?千萬別……”

我想着勸他們別吵,卻不想,得到的是阿彩的反擊。

“你閉嘴吧!都怪你!”

阿彩的聲音夾雜着一絲憤怒,我知道她一定是生蘇聆風的氣了,因爲什麼呢?因爲我啊!我要是不在雙神鎮,他們倆能來嗎?而且,阿彩好像一直都誤會蘇聆風喜歡我,所以,我張了張嘴還是選擇了不說話,畢竟現在我們逃出去是最要緊的。

這時,阿彩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夏雪,你離牆壁遠一點,我用八卦走一遍這邊的情況。”

我哦了一聲,急忙退到身後的牆壁那邊,腳下也不知踩到了什麼,差點摔倒,我低頭一看,是一個金色的珠子,相信這是金子做的吧?

這時,對面傳來阿彩的呢喃聲,我聽的不是很清楚,我只聽到她好像說什麼“乾坤八卦,休、生、傷……”後面是什麼就聽不到了。

可是,阿彩好像唸了很久了,爲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呢?就在我疑惑着他們倆會不會遇到危險時,我對面旁邊的那個牆打開了,發出了轟隆隆的聲響。

見狀,我急忙跑過去,迎面是蘇聆風正一臉開心的看着我,而阿彩則是面色蒼白,看上去狀態不是很好的樣子。

“你們是怎麼做到的?不過,你們好像打開了旁邊這一扇門。”我覺得阿彩好厲害,念幾句口訣就可以打開墓穴的牆壁,簡直是太神奇了。

蘇聆風聞言,急忙說:“阿彩爲了打開這扇門,差點……”

“行啦!”蘇聆風的話還沒有說完,阿彩立刻打斷,而後一臉嗔怪的看着我說:“留點力氣想着怎麼逃出去吧!”

我看了看蘇聆風,沒有多說什麼,而阿彩則是四下查看了起來,蘇聆風苦笑的看着我,我想,他一定有好多話要說吧?

我回頭,看向阿彩剛要說話,可一想到阿彩不是很喜歡我,我又看向蘇聆風,就在我轉回頭看向蘇聆風時,我的瞳孔緊縮,心也加快的跳動的速度。

“秦……秦之允?”

在蘇聆風的身後,秦之允正一臉擔憂的看着我,我又驚又喜,難道他醒了,來找我們了?

我推開蘇聆風,朝着秦之允走去,眼淚也隨之低落,我沒有想到他竟然沒死。

而被我推開的蘇聆風一把抓住我,面帶驚恐之色的看着我問:“夏雪,夏雪你怎麼了?”

我看着秦之允一笑,他也對我一笑,半晌我纔不舍的從秦之允的身上移開,隨後看向蘇聆風說:“你看,秦之允也來了,他沒死。”

“秦……秦之允?”

蘇聆風嘴角抽搐,我想他一定很驚訝吧?不過,事情都已經這樣了,我也沒必要瞞着他什麼了。我愛秦之允,哪怕他是鬼,我也愛着他。

所以,我對蘇聆風說:“蘇聆風,我知道你很驚訝,因爲秦之允在三年前就死了,但是你知道嗎?他跟冥王……就是……怎麼跟你說呢?他……”

“夏雪,你別發瘋了!”

說話的是阿彩,她面色深沉的走到我跟前,指着前方說:“你看,你自己看!你看對面有人嗎?別說是鬼了!”

我遲疑的看向前方,心跳漏掉了半拍,打掉蘇聆風拽着我的手向前走去,我的腦海中只有一個疑問,那就是秦之允怎麼不見了?

剛剛他明明在這裏的呀!爲什麼現在只有一條黑黝黝的路?秦之允呢?是阿彩?我驚訝的回頭看向阿彩,一定是因爲阿彩可以驅邪,所以秦之允纔會被她嚇跑的,一定是這樣的!

我上前,看着阿彩着急地說:“阿彩,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秦之允他不害人,他是一隻好鬼,你不要嚇唬他好不好?讓他出來行嗎?”

我知道阿彩一直都誤會我跟蘇聆風有什麼關係,所以她纔會這樣生氣,可是她真的沒必要這樣,我是不會跟她搶蘇聆風的。

阿彩看着我,眉頭緊鎖,愣是沒有說話,眼神也很怪異的看着我。

蘇聆風這時抓住我的手腕說:“夏雪,這裏沒有什麼秦之允,只有我們三個人,你有一定是看錯了。”

“不!”我掙脫開蘇聆風的手,不可理喻的看着他說:“你或許沒有我這樣的經歷,但是秦之允他是存在的,蘇聆風,你……”

“夏雪,你產生幻覺了,你看!”

阿彩這時拿出了一面八卦鏡,用八卦鏡照在火把上,又將點折射到我前面,果然,秦之允又出現了。

我看着阿彩,她怎麼可以這樣?她爲什麼要把秦之允裝進她的鏡子裏?我上前,一把搶過阿彩的八卦鏡說:“阿彩,你別傷害秦之允可以嗎?”

阿彩生氣的模樣,就差狠狠地扇我一巴掌了。“夏雪!這裏是一個很怪異的墓室,你產生幻覺是很正常的!我原以爲你只是被一隻鬼給吸引了,卻不想……你竟然愛上了一隻鬼?”

阿彩的語氣滿是質疑,甚至帶着一股鄙夷,我生氣的看着阿彩,原本想要爭執什麼,卻聽蘇聆風問:“阿彩,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彩看了看我,又看向蘇聆風說:“這裏應該是雙神鎮地底下的一個墓室,我只能知道這些,而且,這個墓室跟其他的墓室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蘇聆風急忙問着,而我看着阿彩,心裏仍是覺得秦之允他在這裏。

阿彩看了一下蘇聆風,隨後蹙眉又搖頭說:“我沒有下過墓室,我並不知道墓室裏都有什麼,但是這麼古老奢華的墓室,住在這裏的人,他的身份必定特別尊貴。可是你看這裏哪有一樣陪葬品?如果按照玄學來講,這個墓室很有可能是在等他的主人回來。所以產生幻覺並不奇怪。”

什麼?我看着阿彩說不出一句話來,怎麼可能呢?我剛剛明明看到了秦之允,那只是幻覺?我還是不能相信自己看到了幻覺,因爲剛剛我分明看到了秦之允,他就那麼真切的看着我。

我心不知怎麼驀地一顫,我是怎麼了?一定是傻了吧?秦之允明明跟小蠶在一起,如果秦之允來了,那他一定會提醒我們小心芊芊的。

“對不起,可能我是真的看錯了。”我看向阿彩道歉,我可能是真的太累了吧?

對於我的道歉,阿彩並不領情,而是上前搶過我手中的八卦鏡,又看了我一眼說:“夏雪,你爲什麼總是給人道歉?你又沒有做錯什麼,你這麼懦弱怎麼救秦之允?”阿彩的眼裏滿是鄙夷,我知道她不是故意數落我,只是替我,替大家感到着急。

見我沒說話,蘇聆風急忙上前,看着阿彩問到:“阿彩,先別管這裏是什麼地方,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阿彩看了蘇聆風一眼說:“我剛剛看過了,這個墓室裏沒有任何出口,所以,我們只有去那裏尋找出口。”

阿彩的手指向我們身後哪一條黑黝黝的路,那邊充滿了恐懼色彩,我想,我們三個誰都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

蘇聆風看了看身後的那條路說:“那走吧!我在前面,阿彩在後面,夏雪她……在中間吧!”

聞言,我立刻看向阿彩,我看到了阿彩眼底的嫉妒,看到了阿彩一隻手在握拳,我知道阿彩是喜歡蘇聆風的,但她一直隱忍着自己的情緒。

爲了讓自己少受一點夾板氣,我連忙對蘇聆風說:“那個,我在最後面吧?我沒事。”

但蘇聆風這個傻瓜卻不明白我的用意,竟然還固執的說:“夏雪,你剛剛就已經遇到那麼多的事情了,你身體吃不消的,你瞧你都瘦了,而且,阿彩會玄術,我會功夫,你在中間走,這樣很合理啊!”

“不不不,我不用的,我沒事。”我心想蘇聆風簡直是太傻了,就知道關心我,難道他真的一丁點都看不出阿彩是喜歡他的嗎?

見我跟蘇聆風爭執,不知道阿彩是不是又誤會我們在這裏互相關心了,狠狠地剮了我一眼便率先走在前面說:“你們倆決定誰在後面吧!我在前面走。”

阿彩的身影漸行漸遠,爲了不讓阿彩有危險,我急忙跟上阿彩的腳步,想找機會跟阿彩解釋一下,可是,阿彩好像並不願意理我。

哎!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被誤會,而且還沒有解釋的機會,夾板氣太難受了。我在心中幽怨的想着。

走在黑黝黝的路上,蘇聆風拿出手機,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爲阿彩照明,我藉着手電筒的光看去,發現我們走在一條很窄的路上,腳下和牆壁依舊是黃金鋪成的,我很疑惑阿彩說的那句“這座墓室一定是在等待着它的主人歸來”到底是什麼意思。

究竟這座墓室的主人是誰?跟芊芊他們又有什麼關係?不然芊芊爲什麼把我們送到這裏?一想到芊芊,我又忍不住想秦之允,不知道神筆有沒有告訴慕容瑾,秦之允那邊的情況。

而且,許哲好像被我殺了吧?就算我離開這裏,我肯定也得受到法律的制裁,一想到自己每天都要在監獄裏度過,我便忍不住難過。

啊!對了,我好像都還沒有問一下,蘇聆風和阿彩怎麼會來雙神鎮呢!於是,我邊走邊問阿彩,但阿彩還是不理我,於是,我回頭有些尷尬的看了看蘇聆風。

蘇聆風對我微微一笑說:“那晚我送你回去後,我發現許哲不見了,阿彩說你會有危險,所以……”

“行了!”

阿彩忽然站定腳步,冷着臉回頭看着我說:“夏雪,你不要怪我!我也沒有蘇聆風說的那麼高尚,我告訴你吧!那晚,我就察覺到你身上有一股靈異的氣場,但是我沒有說,你記得我給蘇聆風一樣東西吧?那是擋住惡靈的符咒。”

原來那三角形的東西是符啊?難怪阿彩非要蘇聆風帶在身上,而且還乞求蘇聆風第二天再丟掉,難怪蘇聆風在車上看不到後視鏡裏的鬼。

我看向阿彩,擠出一抹笑容說:“沒關係,我其實……你保護蘇聆風是對的,就算你給我符,我也一樣遇見鬼,因爲那天綁架我的好像不是鬼。”

阿彩聽着我的話,深深的嘆了口氣,又繼續往前走說:“其實,我想那人應該跟蘇城失蹤女的案子有關,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是許哲的什麼人,至於怎麼樣的,我們還是先出了這個地方再說吧!”

“嗯!”見阿彩終於理我了,我心中不知道爲什麼高興到不行,可能我太怕阿彩會誤會我跟蘇聆風有什麼了吧?

走着走着,阿彩忽然站住,隨後警惕的看着前方,聲音有些微顫着說:“我們是不是又回來了?”

此話一出,我覺得我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又回來了?怎麼會?這時,蘇聆風拿着手機照着前方,我上前驚愕的發現,我們真的又回到了那個墓室!太詭異了。

“看來,這不僅僅是幻術那麼簡單了。”阿彩的聲音帶着焦慮,相信她也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種怪異的情況。

“那怎麼辦?”蘇聆風看着阿彩焦急的問着。

阿彩想了想說:“你們倆去一邊站着,我在這裏施法,我們不能拖延太長的時間,你們不要忘了,帶我們進入這個墓室的是一團煞氣。”

煞氣……我看着阿彩,嘴巴張了又和,我已經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也就是說,接下來我們要面臨巨大的危險了?

阿彩也沒有多做解釋,坐在地上,拿出了八卦鏡和一些我不認識的東西,好像在準備着什麼。“你們倆記住了,等下不管遇到什麼事情,不要管我,記得要趁機尋找出口離開知道嗎?”

“阿彩,你要做什麼?”蘇聆風一聽,立刻緊張的拎起阿彩,可以看得出,蘇聆風很在乎阿彩的。

阿彩眼神流轉,透露着幾絲溫柔看着蘇聆風說:“聆風,認識你這麼多年,你好像第一次這麼關心我。”

“我一直都很關心你,因爲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你到底要幹什麼?我不許你做傻事!”蘇聆風激動的說着,或許他比我更瞭解阿彩,也猜到了阿彩接下來要做什麼吧?可是阿彩到底要做什麼?做法事?

聽到那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阿彩好似有些失望的推開蘇聆風說:“聆風,你不想救夏雪了?當初你逼着我,甚至怪我對夏雪的事情置之不理,硬把我拉來雙神鎮,目的不就是爲了救夏雪嗎?你這樣讓我很爲難的。”

阿彩的笑容夾雜着傷感,而蘇聆風一聽,立刻面上一紅,隨即將目光撇向我。而我早就會料到蘇聆風會尷尬,所以在蘇聆風看向我之前,已經假裝低頭看着地面。

“阿彩,我知道我當時因爲着急,說話可能過分了一點,但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我們既然是一起來的,我們就要一起走,你懂嗎?”蘇聆風用力的搖着阿彩,或許只有阿彩看不出蘇聆風的關心吧?

嘰嘰嘰——

墓室的上方忽然傳來幾聲鳥叫,我驚愕的擡頭,並沒有看到鳥,甚至連一粒塵土都沒有看到,我產生幻覺了?

“什麼聲音?”蘇聆風蹙眉,聲音也開始變調了,相信他是第一次遇到這樣靈異事件吧?害怕也是正常的。

而我看向阿彩,剛要問她怎麼回事,阿彩突然眼睛一眨,接着跑到了火把那邊,手中點燃了三個符咒,嘴上唸唸有詞:“奉吾之命,天地玄空,反黑爲白,轉染成淨,敕!”

三個符咒從阿彩的手中飛出去,在我們的上空,三個燃着火的符咒像是在追趕着彼此,不斷的盤旋,形成了一個圈,它們越轉越快。

二缺女青 就在我覺得玄術簡直是太神奇了的時候,阿彩面色一變,低咒一聲:“糟糕!不是妖物!”語畢,阿彩便急匆匆的坐在地上打坐,手指掐訣,嘴上不知默唸着什麼。

我與蘇聆風面面相覷,全都緊張的看向阿彩了,到底是怎麼了?

阿彩的嘴越動越快,像是在追趕着什麼,又像是在抵抗着什麼,總之給人一種特別害怕的感覺。

嘰嘰嘰——

那個怪異的鳥叫聲再次響起,我嚇得看向蘇聆風,急忙朝他靠去,我真害怕有隻怪異的鳥落在我的肩上。 砰!

墓室的一個牆壁突然被打開,阿彩看向我們焦急的喊道:“你們快點跑呀!快跑!”

噗——

阿彩的嘴裏吐了一口“黑”血?!身子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看起來好像很疲累。

怎麼會這樣?阿彩是怎麼了?我和蘇聆風焦急的上前,扶起阿彩便慌忙的聞到:“阿彩,你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阿彩無力的搖着頭,吃力的開口道:“你們倆快走,這墓室裏的東西,根本就不是我能解決得了的,我來不及給你們解釋了,你們快走,快走啊!”

阿彩用力的推開我和蘇聆風,她又吃力的盤坐在地上,作勢又要信手捏訣,但就在這時,驚恐的一幕發生了,我看到阿彩的身子好像被什麼東西拖走了似的,快速的向後,那種速度快的像一把飛刀的速度。可她身後什麼都沒有,她就像被空氣拽走了一樣!

“阿彩!”

蘇聆風緊張的叫着,連忙上前去救阿彩,而這時,蘇聆風的身子也騰空而起,整個人像是被吊了威亞,吊在了上空一般,動彈不得。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雙腿又開始打顫,我腦子裏不斷在想,我該怎麼辦?

“夏雪,快跑!不要管我們,朝着那個石門外跑,不要回頭,一直跑!跑啊!”阿彩看着我,焦急的大喊着,像是拼盡全身的力氣在對我喊。

這時,阿彩的身子突然一躍而起,跟蘇聆風一樣,像是被提了起來,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阿彩痛苦的捂着胸口,嘴裏不斷的流出鮮血,聲音極低的說:“夏雪,快跑,跑——”

我站在原地,感覺自己的呼吸變得急促,我的腦子是懵的,整個人像被點穴,定在了原地一樣,跑,跑!我在心裏告訴自己跑,可是我的腿根本就不聽使喚。

“夏雪!小心!”

頭頂傳來一聲驚叫,我錯愕的擡頭,只見蘇聆風盯着我的身後,我嚇得急忙回頭,心裏祈禱着不要見到什麼噁心的東西。

而當我回過頭的瞬間,我看到了一條蛇,一條巨大的花斑蛇正盯着我,還吐着長長的信子。

阿彌陀佛,聖母瑪利亞保佑我,讓這條蛇看不見我,看不見我。我白癡的在心裏不斷的嘀咕,因爲我真的不知道我的腿還在不在了,爲什麼它不聽我的使喚。

嘶嘶嘶,那條蛇的舌頭在我鼻子上舔了一下,發出了嘶嘶聲,我感覺有什麼粘粘的東西在我鼻子上往下淌,一股腥臭味。

“夏雪,神物呢?拿神物打它!”阿彩在我身後提醒,我這纔想起來我手裏還有神筆呢!我急忙拿出神筆,舉在空中,看着那條蛇正盯着我,恨不得一口把我吃掉的模樣,我咬了咬牙,一下打了過去。

嗷嗚——

那條蛇發出一聲哀嚎,隨即退回了那條黑黝黝的路上,消失不見了。

我見狀,急忙去救阿彩,阿彩吃力的從地上被我扶起來,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的想要說什麼,最終還是沒有說。

隨即阿彩盤膝而坐,繼續唸叨着什麼咒語,與此同時,蘇聆風從天而降,我想阿彩應該是救蘇聆風吧?

蘇聆風平安落地,阿彩卻無力地倒在了地上,她看到蘇聆風的瞬間,嘴角露出了一絲釋然的笑意,眼神開始渙散。

“阿彩,你沒事吧?阿彩?我們這就離開這裏,走!”蘇聆風抱起阿彩,起身便要朝着剛剛打開的那扇石門走去。

而這時,阿彩氣息微弱卻帶着一絲擔憂說:“不要過去,我們出不去了。”阿彩的聲音弱的就快要說不出話了。

我上前,看着阿彩擔憂的問:“阿彩,我能做點什麼嗎?”事情既然是因我而起,我總不能老是拖累大家吧?讓我做點什麼,我心裏也能好受點。而且,阿彩的臉色太難看了,看上去就快要死掉了一樣。

阿彩看着我,眼皮緩緩地眨着,嘴角發出一絲笑:“夏雪,我好羨慕你,我好嫉妒你,你那麼蠢,還有那麼多人喜歡你。呵呵——可是,你天生就是我的仇敵,因爲你所擁有的一切,是我沒有的。”

我不明白阿彩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我只知道她現在好像對我沒那麼討厭了。

“知道我的話是什麼意思嗎?”

阿彩看着我問,繼而垂眸又說:“我有父母,卻從沒有得到過親情,我有喜歡的人,卻從來都不被喜歡,我喜歡站在陽光下,老天偏偏給我陰雨天,我嫉妒又羨慕你,但是我不得不說,我挺喜歡你的,即使你擁有的一切是我沒有的,可我就是喜歡你那股傻勁兒,即使我強迫自己不喜歡你,可我還是忍不住要去關心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