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得不說,剛剛賈凱的每一刀都很深,胸口的傷,已經有很多都傷到了肺。唐玉甚至於能夠感覺到,每吸一口氣,就有多半口氣會從胸口直接漏出去。

聽到唐玉這麼說,侯輕語猶豫了,她天資聰慧外加學識淵博,自然一下就明白了唐玉所說的內容是對的。

可她無法做到真的那麼冷酷,能夠完全無視唐玉的生死。

片刻之後,唐玉又開口了。

「如果你能活著回去,而我遇到了不幸!拜託你幫我照顧一下藍宇天瑕宗的陳彤,和林家的秀女,唐晴……」

唐玉這話一出口,明顯是已經想好了後事,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最後,唐玉還想把懷裡的小麵皮也交給侯輕語,可是分明是睡著了的小麵皮,愣是交不到侯輕語的手上。

「也罷,既然如此,你就隨我聽天由命吧!」

「好,我答應你!」侯輕語也不是那種優柔寡斷之人,算是被唐玉說服了。

「好,一言為定!」

說完,唐玉轉身朝著另外一的一個方向走去。每走幾步,身上就往下流幾滴血,若不是唐玉修為精進,身體健壯,早已經死透了。

可即便是這樣,唐玉仍然面色慘白,一看就已經沒什麼活頭了。

「等等!」侯輕語出聲叫住了唐玉,隨後快步跟上前去,從脖子上取下一條項鏈,掛到了唐玉的脖子上。

「這墜子,據說能夠保的平安!」

唐玉不想多說一句,微弱的點了點頭。扯了扯嘴角,就當作是笑了。

「還有……」

侯輕語說著,便踮起腳尖,吻了過來。

在唐玉的嘴唇上沾了沾,又用舌尖舔了一下。唐玉滿嘴唇的血,讓侯輕語一時間難以接受,咳了一聲。

「再見!」

隨後,侯輕語又把一件外搭披到了唐玉身上,接著消失在了唐玉的視線之中。

「咳咳!」唐玉又是一聲劇烈的咳嗽,不知道的是胸口的傷,還是強用血色靈骨之後的後遺症。

呼吸已經成了唐玉現在繼續活下去的最大問題。

在田地里沒走出遠,唐玉變在也支撐不住,雙腿一軟,跌倒了。

「可能,就這樣結束了吧!」

唐玉腦海中冒出最後一個念頭之後,昏迷了過去。

胸口的巨大血洞,還在微弱的上下起伏著,這似乎已經變成了唐玉活著的唯一證據。

旋即,小麵皮竟然意外的蘇醒了過來,似乎察覺道了什麼,從唐玉懷裡鑽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剛剛侯輕語送的那個墜子。

「喵!」

小麵皮雙眼一閃,將那個墜子吞下。

而後,小麵皮渾身上下都開始發出一種淡淡的幽光。

在唐玉摔倒的不遠處,一對整齊的騎兵正在策馬狂奔。

為首的是個女將軍,突然策馬停下。

「火耳,有血腥氣!」

女將軍居然是對著馬耳朵說的。

而她身下的坐騎似乎通靈一般,一聲長嘶,拐了個彎就再次飛馳了出去。

而她身後的一眾騎兵,也都緊跟了上去。

各色駿馬,加上整齊的鎧甲,如一道洪流一般,在陽光下飛馳,而終點,居然就是唐玉倒地的地方! 於此同時,從農家小院里追出來的那些漢子,也到了唐玉不遠處的麥田邊上。

「老大,這血已經越來越少了,估計人已經不行了!」

「好!大家分頭追!」

眾人四散,開始在這塊麥田裡尋找唐玉的身影。

老三仔細的尋找著,用力的撥開身前的植物,不肯放過每一個地方。

大概是運氣爆發,居然還真的給老三找到了!

看到唐玉像個屍體一樣躺在那裡,老三一瞬間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我找到了!人在這!」

這塊田不大,沒多久,所有人就都圍靠了過來。

「老三,就發現他一個?那個女人呢?」

「我沒見著,就遇到了他一個人!」

「要是那個女人跑了,我們一樣都得死!」老大的面色烏青,嚴厲的喊道。

「繼續追!」

「那這個小子怎麼辦?做了?」老三做了一個摸脖子的動作。

老三跟死在地牢里的老九,可是親兄弟,他這個當哥哥的,自然是想要替兄弟報仇。

「不好了,老大,有一隊騎馬的官兵朝著我們過來了!」

剛剛離開的一個人跑了回來,氣喘吁吁的喊道。

「官兵?難道是沖著我們來的?」老大震驚的說道。

此時老三的刀子以及舉起,眼看就要朝著唐玉的脖子上砍下去。

卻被老大一把拉住,「老三,想活命,他說不定還有用!」

老三面色猙獰的用了幾下力,可還是沒有從老大的手裡掙開,不甘心的收起了長刀。

「嗎的,便宜這小子了!哼!」

片刻之後,一隊人馬已經圍了過來。

「你們是何人?」那個英姿颯爽的女將軍拿著鞭子問道。

「我們是這附近的農民,有個村裡人,得了失心瘋,跑不見了,我們出來找他!」

老大說出了剛剛想好的借口。

「失心瘋?」

女將軍雙眼如同鷹隼一般銳利,在這群人身上掃了一遍。

「全都抓起來,抵抗者,格殺勿論!」

「啪!」長鞭在空中一記爆響。

女將軍身後的百餘騎出動了。

帝妃嫁到:皇叔,速接駕! 「老大怎麼辦?」

「這位將軍,我等都是附近的老實農民啊!您何故要抓我們?」老大的拳頭已經捏緊,做好了打鬥一場的準備。

而那騎在火紅色寶馬上的女將軍,卻不再回應。

老大知道,若是束手就擒,被抓回去。綁架侯輕語的事情必然敗露,那依照候山的性格,絕對是比死還要慘!

「動手!」老大不情願的喊出了著兩個字。

雖然面對這一群精銳的騎兵,可能同樣會全軍覆沒,可多少還有一點機會。

「殺!」

女將軍身後的一位副將,一聲大喝!

鋼鐵的洪流瞬間吞沒掉了這意圖防抗的幾個人。

老大的分析判斷雖然準確,認識的也沒有問題。

可是最關鍵的一點,他低估了眼前這群人的實力,他們根本不是一般的騎兵軍隊。

「留個活的!」

那名副官再次完美的傳達了女將軍的命令。

轉眼之間,平時親密的兄弟,就都化作了屍體。

老大四顧茫然,耳邊一聲聲的慘叫,讓他失去了抵抗的信心和勇氣。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老大已經獃滯了,在他的想象中,這些人就算是精銳,自己的弟兄們也都是個頂個的好手。

應該不會是碾壓的一邊倒才是。

可實際上,他錯了,他們敗的毫無懸念。

「哼,我們乃是炙魂!共計一百零八騎!你們這些九流打手也想跟我們動手?笑話。」

「炙魂?哪是什麼!」老大知道已經沒有什麼活頭,只想死個明白。

「跟你說了你也不懂!捆起來,帶走!」

副官一聲吼,隨後發現了躺在地上的唐玉,上去檢查了一番,發現唐玉居然還活著,立馬回去向那女將軍報告。

「稟將軍,他們這一伙人追的那個傢伙,還沒死透!」

「帶我過去看看!」女將軍夾著馬,跟著副官朝著來到了唐玉跟前。

女將軍翻身跳下馬。

「這樣都不死,也算是條漢子!帶走!」

隨後火紅色的披風一甩,女將軍再次翻身上馬,朝前疾馳而去。那紅火色的披風在隨著馬匹隨風飄揚著,猶如燃燒的一團火。

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尤為惹眼。

「軍醫,來看看這個人!」

「嘶!左副官,這個人只怕是救不活了吧?」

「少廢話,救人,這是將軍的意思!」

那軍醫立馬噓聲,開始竭力施救。

確實,如果按照一般的行醫者來看,唐玉的情況的的確確是已經要死了,可是唐玉畢竟身體里可有著黃金聖骨。它所帶來的生命力,完全超出了一般人的認識。

左副官等唐玉被再次包紮上藥之後,將他抱上了自己的馬,隨後,等著打掃完戰場的兄弟一結束,眾人再度策馬飛馳。

目的就是江州城邊上的炙魂軍營。

炙魂是一支具有傳奇色彩的小規模部隊。

從嚴格的編製體系來說,屬於江州城防軍,但同時受到江州牧的直接管理。

要說它是江州牧最親信的隊伍,也完全不過分。

他們是一群經過極度嚴格訓練的老兵,每個人的實力都在武士之上,而且常年在一起訓練,戰力超群。

每一位統率首領,都是能人中的能人,沒有絕對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讓這群桀驁不馴的老兵聽命。

而現如今,他們的統領是個女人,而且他們沒有一絲絲不服氣。可想而知,那個英氣十足的女人,是多麼的有能力。

而比起這些飛馳的馬兒,侯輕語前進的速度則是太慢太慢了。

一邊要擔心追兵,一邊要注意不留痕迹,可以說。這一次的逃亡,將侯輕語所涉獵過的追殺與反追殺又重新切身鞏固了一遍。

再加上認路什麼的,來回耽擱。進城時候,已經到了晚上。

當看門的衛兵認出來人是侯輕語的時候,他感覺到未來的大富大貴在想他招手。

「隊長!隊長!她,侯小姐她來了!」

「你小子活膩歪了,敢拿這種事情騙老子,要是沒來,我一定打的你皮開肉綻!」

隊長正說著,同時看到了侯輕語,眼睛立馬瞪到了最大!

「快,快,送小姐回府!」 而侯輕語見到候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說明了唐玉的情況。

「爹,女兒求你務必要找到這個人。」

候山見到女人居然自己回來了,簡直大喜過望!「好好,一切都不是問題,你回來就好啊!」

「哈哈,來人,把尤將軍請過來!」

候山眼睛一刻也不想從侯輕語身上移開,這可是他的大寶貝啊!

「尤將軍?尤姐姐回來了?」侯輕語眼睛一亮,對這個名字,無疑很是激動。

「是啊,才回來不久,正在等我著呢!」

「末將尤鐮,參見侯大人!」

艦隊司令 父女二人正說著,尤將軍已經從門外進來。

「尤姐姐,妹妹求你一件事情!我有個朋友,為了救我,現在去向不明,還希望姐姐帶人去找找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