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想驚動他,就想悄悄的離開,沒想到還是把他吵醒了,低頭的木兮對上男人深邃的眼神,「對不起,吵醒你了。」

這個聲音,還有溫度,如此的真實,不像是做夢。

紀澌鈞立即撐起身,見木兮半蹲在床邊,伸手將人拉起,「兮兮,你怎麼會在這裡?」

被紀澌鈞拉起坐到床邊的木兮,完全不知道自己臉上有淚水,沖著紀澌鈞笑得一臉開心,「吃晚飯的時候,我看到梁淺在織衣服,我也想給你織一件,但是不知道你的尺寸,所以過來幫你量尺寸。」

女人眼眶蕩漾的淚花就像是一根線緊緊勒住紀澌鈞的心,讓紀澌鈞無比難受,將人攬入懷中后,紀澌鈞摸著木兮的後腦勺,「傻丫頭,你怎麼不給我打電話,這種事情沒必要大晚上的跑過來。」

「我可能是當時不知道你的尺寸有點著急,都忘記可以給你打電話了,哎呀,出門太急,連皮尺都忘記拿來了,看來今晚是白跑一趟了。」連木兮都覺得自己那聽起來迷糊又開心的話特別假,可是,她不這樣做的話,她怕自己因為太擔心他會露餡。

他知道,這丫頭愛他,經常腦子一熱會做出讓人無法理解的事情,可是她怎麼哭了?難道是老四跑到江山一號去做了什麼事情?「兮兮,那傢伙是不是欺負你了?」

「除了你,還有誰能欺負我啊。」木兮不想紀澌鈞為自己操心,努力微笑,伸手推開紀澌鈞往後坐。

「兮兮,老四這個人,生性歹毒,詭計多端,你要小心他,以後別讓他再進江山一號知道嗎?」

「他真的沒有欺負我。」既然紀澌鈞提到這件事,那有些事木兮也想借著這個機會和紀澌鈞說:「他過來,是跟我商量事情的。」

「嗯。」紀澌鈞說話時,伸手去擦木兮臉頰上的淚水。

「我和小寶打算搬出去住。」

聽到木兮說搬出去住,紀澌鈞的反應就是紀優陽過去是驅趕木兮母子,「他趕你們出去?」

「不是的,沒有趕我們,他只是說,只要我們母子出去住一個月,他就答應讓你留在景城辦公。」

先是把他留在紀公館,又讓木兮母子搬出去住,紀優陽這到底想幹什麼!因為擔心木兮,紀澌鈞說話的語氣帶著一絲的怒氣,「你為什麼不先跟我商量就自作主張答應這種事情?」

「只要出去住一個月,就能換你留在景城,我覺得這很划算。」

「那你怎麼知道裡面沒有陷阱等著你!」紀澌鈞實在是不理解木兮對待紀優陽的態度,為什麼木兮對別人有戒備,唯獨對紀優陽沒有,就連開出這種條件,木兮都可以答應,「兮兮,你要搞清楚,他從一開始就是帶著目的接近你,他先前的善良都是偽裝出來的,不管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你都不能因為過去而對他掉以輕心,知道嗎?」

她知道,紀澌鈞是關心她,怕她被騙,可她已經不是當年的木兮了,很多時候她能有自保的能力,只是因為有紀澌鈞會保護她,所以她才收斂自己的自保能力,「我知道的。」

「你知道什麼,你要知道,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紀澌鈞的訓責讓木兮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頭低低不敢抬頭,不想再讓紀澌鈞因為自己的事情煩心,木兮笑著抬起頭,「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剛剛專註與其他事情的紀澌鈞,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發現木兮從頭到腳都濕透了,聽到木兮說要走,紀澌鈞拉住木兮的胳膊,「先把衣服換了。」

「不了,他們還在等我。」

紀澌鈞以為木兮指的是夏明義和保鏢,「有什麼能比你的身體還重要,把衣服換了再……」

「叩叩叩……」此時房門口傳來敲門聲。

這是她和萊恩總管的暗號,聽到這個敲門聲木兮就知道不能再耽擱下去,木兮伸手蓋在紀澌鈞手背上,將紀澌鈞的手從自己手上拉下來,用著風輕雲淡的語氣描述著某些事情,「紀公館禁止訪客進入,我是坐農場老闆運菜車進來的,我要是逗留久了,會給別人惹麻煩的。」

聽到這話的紀澌鈞,心裡特別不是滋味,再次握住木兮的手,「兮兮,你想見我,就光明正大進來,不必這樣委屈自己。」

為了一時方便,也許會招來更大的影響呢,木兮笑了笑,伸手給紀澌鈞系睡衣的紐扣,明知道少系一枚紐扣和多系一枚紐扣根本不會起到任何保暖作用,可她還是傻傻的這麼做了,「我不想因為我的到來,讓你在南家人那邊難做,你別擔心小寶,我會照顧好他的。」

他沒見過,哪個女人會那麼傻,為了見他一面,居然這樣就跑過來了,她為了他受盡委屈,百般容忍,可他做不到再這樣委屈她,「兮兮,我送你下去吧。」

看到紀澌鈞要起身,木兮身體往前靠,伸手抱住紀澌鈞的脖子,「紀先生,我長大了,我可以保護自己,我也可以保護你,你不要把我當小孩子看,處處替我著想,有時候你也要考慮下自己的處境,我和小寶都能理解你做的事情,因為我們想要的不是一時的幸福,我們想要的是等事情過去了,我們一家三口能幸福快樂的在一起。」

就連那個愛他的母親,都沒說過,讓他考慮下自己的處境,為自己著想這句話,曾經,他以為這個世界上,最愛他的人就是母親,如今,他才發現,最愛他的人不一定是他的母親,也有可能是這個傻乎乎只為他著想不會考慮自己的小丫頭,「傻丫頭,你懂什麼,保護你們母子的事情,從來都不是你的職責,是我的義務和使命。」

她怕,他再這樣對自己溫柔下去,她會不管不顧留下來陪在他身邊,「紀先生,我要走了,你不要送我,知道嗎?」 看著女兒委屈的樣子,蘇北心裡很不是滋味。

她看了一眼路南:"要不,我們和紫蘇早點回去?"

路南的眉頭一挑:"胡鬧,紫蘇胡鬧,你也能跟著胡鬧嗎?她現在大病初癒,需要好好調養,再等一段時間吧!"

說完,路南看著路紫蘇,低聲安慰:"紫蘇,你要聽話,不是爹地不讓你回家,只是爹地媽咪,真的不想讓你的身體,再出一丁點問題,你現在也有孩子了,應該能體會我們的心情,明白我跟你媽咪的苦心!"

路南都這樣說了,路紫蘇也不好再繼續跟他們爭執。

她也不想讓父母難過。

路紫蘇點了點頭:"那好吧,再過段時間,等藍清風說我可以離開了,我就離開!"

路南點點頭:"嗯,聽藍醫生的!"

路紫蘇"嗯"了一聲:"爹地,媽咪,你們先休息,寶寶可能快醒來了,我去看看他!"

蘇北點了點頭:"你去吧!"

路紫蘇一走。

蘇北這才看著路南:"老公,我們現在不讓紫蘇回去,可是,雲逸結婚的事情,他遲早都是會知道的,我們總不可能,一直都不讓她回家吧!"

路南無奈的點點頭:"你說的都對,我何嘗又不明白這些道理,只是紫蘇的身體現在太弱了,我們要是讓她在這個時候,受點刺激,誰知道會怎麼樣呢,聽我的,等再過一段時間,紫蘇的身體,徹底恢復了,抵抗力強了,我們再回國,到時候,就算是受點打擊,我相信,紫蘇也能堅持過來!"

聽到路南的話,蘇北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那就按照你說的來吧,我也覺得,按照我們家紫蘇的性子,到時候,還不一定怎麼樣呢!"

頓時,屋內陷入一種莫明的沉默。

路南和蘇北皺著眉頭,兩個人一言不發。

時間又過去了幾天。

這天,路紫蘇本來打算去找藍心月。

結果,她在葯園的旁邊,看到藍清風正在接電話。

路紫蘇本來想轉身離開的。

畢竟,她也無意偷聽別人打電話。

只不過,她剛走了兩步,就聽見藍清風暴怒的聲音:"我都說了多少遍了,我不會回來的,請你們以後都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好嗎?"

路紫蘇的神情有點詫異。

她轉身看了一眼藍清風。

畢竟,藍清風平日里看起來清心寡欲,雖然有點毒舌,但是,這也不影響他清冷的氣質。

路紫蘇還從未見過他發脾氣。

很多時候,藍清風就算是不高興,也只是冷著臉,絕對不會這般勃然大怒。

可能是路紫蘇好奇的目光,讓藍清風有所察覺。

他猛地轉身,看著路紫蘇。

路紫蘇的神情有點不自在:"那個……我只是路過!我什麼都沒有聽到!"

藍清風皺了皺眉頭,什麼都沒有說。

但是,路紫蘇明顯看見,藍清風捏著手機,看到自己看見他電話,神情有點緊張。

路紫蘇怕藍清風不高興,趕緊閃人。

路紫蘇本來是有事情找藍心月。

但是,經過藍清風這麼一弄,她也沒有了去找藍心月的心情。

路紫蘇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就是自己恰好看到了藍清風打電話,這麼簡單的一件事。

可是,沒想到,這件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

當天晚上,藍清風去喝酒了。

他喝的酩酊大醉,才回了莊園。

路紫蘇直覺,一向嚴以律己的藍清風,做出這樣的舉動,極有可能是因為白天的電話。

可是,那通電話,究竟是誰打的,又說了什麼,路紫蘇全然不知。

想來,應該是心情不好,才讓一向清冷的藍清風,去借酒澆愁。

只不過,藍清風喝酒也就罷了,晚上,還是一個妖艷的美女送她回來的。

路紫蘇看著美女一副吃定藍清風的樣子,藍心月那張小臉,變得很是難看。

路紫蘇迎上前,將那位妖艷美女拒之門外:"美女,人你也送到了,你可以回家了!"

妖艷美女皺眉:"妹妹,你這樣可就不好玩了,我可是辛辛苦苦,才把人送回來的,你怎麼能這樣就趕我走呢,我可是會傷心的哦!"

藍心月兇巴巴的看著妖艷美女:"那你還想幹嘛!"

妖艷美女看著躺在不遠處沙發上的藍清風,捂唇輕笑:"我也不想幹什麼啊,只是這位帥哥說了,他要帶著人家回家睡覺呢,你看看,現在天也這麼黑了,我一個人回家,多不安全吶!"

路紫蘇平靜的看了美女一眼,轉身告訴藍心月:"心月,既然這位小姐,誠心要住在這裡,大晚上的,我們也不能趕人是吧,你去帶她到客房休息吧!然後,我們倆把你師父扶到房間去,讓他明天早上起來,好好跟這位小姐道個別!"

藍心月委屈的癟嘴,雖然她知道,路紫蘇說的話,全都是實話。

可是,只要一想到,師傅帶著女人回家,她的心裡,就有一種莫名的難過。

只不過,她要是真的把這個女人趕走了,師傅明天早上問的話,她要怎麼回答。

藍心月真的好難過,師傅是個大壞蛋,他怎麼可以這樣做呢!

從小到大,他們的生活中,就只有他們兩個人。

路紫蘇是個意外,如果不是她救了自己,如果不是她病的那麼嚴重,她也不會求師傅,救路紫蘇的。

可是,現在出現在家裡的這個女人,跟路紫蘇的性質,完全不一樣啊!

藍心月聽到她說,是跟藍清風回來睡覺的,心裡就莫名的難過。

藍心月兇巴巴的看著她:"走吧,我帶你去找房間,你還待在這裡幹嘛呢,等著我扶你過去嗎?"

妖艷美女翻了翻白眼,跟著藍心月,向著客房走去。

反正她也不怕,她給藍清風喝了不該喝的東西,到時候,男人啊,這鼻子尖著呢,他肯定能自己找上門。

藍心月把妖艷美女送到客房,她自己這才轉身去客廳。

藍清風真的是醉的稀里糊塗,人都不認識了。

藍心月和路紫蘇扶著他,好不容易才將他送到房間。

路紫蘇看著藍心月:"你給他擦擦臉吧,我先回去了,小傢伙現在還沒有睡覺呢,我剛才也是聽見動靜,才跑出來的!"

藍心月點點頭:"嗯,你去吧,我照顧他就行!"

路紫蘇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看著藍清風醉的一塌糊塗,藍心月心情莫名的差勁。

她轉身去衛生間,給藍清風洗了一個熱毛巾,擰乾,走過來給他擦臉。

藍心月給藍清風擦完臉,又擦了擦胳膊。

她這才把毛巾放回原地。

臨走,藍心月走過去,打算給藍清風蓋好被子。

結果,她剛給藍清風把被子拉好,就被藍清風一把拉倒,藍心月直接被他一把抱住。

藍心月嚇得嗓子都提起來了。

她看著醉醺醺的藍清風,一動都不敢動。

看著藍清風好像睡著了,藍心月想輕輕的將他的手拿開,結果,卻被藍清風抱的更緊了。

藍心月感覺自己心跳的好快,雖然她平日里跟藍清風相處很親密,可是,這樣過分的親密,卻沒有過。

只不過,藍心月感覺,藍清風似乎有點不對勁。

他的身體,似乎有點發燙,而且,自己剛剛給他擦過臉的,為什麼他的額頭上,現在又有那麼多的汗。

他的臉色漲紅,跟平時很不一樣!

藍心月有點擔心,他應該沒事吧,可能就是喝酒喝多了吧!

想到這裡,藍心月伸出袖子,用自己的衣服,給藍清風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結果,她的小手,一把被藍清風抓住。

藍心月只覺得天旋地轉,自己就被藍清風壓在了身下。

後來發生的事情,藍心月感覺已經不知道要怎麼描述,那些羞恥的,無法抗拒的感覺,全都冒出了頭。

而且,藍心月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才能拒絕藍清風。

好像從小到大,無論藍清風做什麼,她都沒有拒絕過,她知道,他肯定是為了自己好!

可是,他們現在這個樣子,究竟算什麼呢!

藍心月潛意識覺得,他們正在做一件大錯特錯的事情。

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拒絕。

夜,沉沉……

藍心月從藍清風房間里,扶著牆走出來的時候,已經凌晨三點鐘了。

雖然說已經很晚了,可是,她還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圍,這才悄悄的回到自己房間。

第二天早上。

藍清風從睡夢中醒來。

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頭暈腦脹,口乾舌燥,就好像是在太陽下,暴晒了一天一樣。

他伸手揉了揉額頭,想喝一杯水。

結果,他剛要起身,就發現了不對勁。

他身邊竟然躺著一個女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