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愧是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的周家,這個出手,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傷的。

一出手就是一個億,這特么也太當錢不是錢了吧!

有錢真好!

不過再想想周家的地位,好像一個億,對他們這樣的大家族來說也不算是什麼,甚至根本就比不上剛才周老爺子給予秦穆然的那句承諾!

要知道,周老爺子那可是定海神針一般的人物,只要周老爺子不倒,整個周家就不會倒下,一個億,換周老爺子的命,怎麼看,周家都是穩賺不賠啊!

「秦神醫,這些都是我周家的一點小意思,希望以後,我們周家能夠和你成為朋友!」

周正浩見秦穆然不接,以為他在擔心什麼,立刻解釋道。

「呵呵,周叔叔,你還是把這個支票收起來吧,我這個人,向來是只治療我想治療的人,一切講究一個緣分,而且你說的也不算全對,我給周老爺子治病,也並非都看在周雨晴的面子上。

文學少女的異界繪卷 我曾經也當過兵,而更是有幸在周老爺子所在的部隊待過,他是我們整個連的偶像!戎馬一生,開國立勛,打下這太平盛世,所以我對他也很是敬佩!」

周正氣聽到秦穆然這麼說,看著秦穆然的目光也是不一樣了,難怪自己的老婆總是打著心思地要撮合自己的寶貝女兒和秦穆然,何著這個小子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他看了看周正浩,見周正浩沒有什麼反應后,最終點了點頭,把支票受了起來道:「既然你叫我一聲周叔叔了,那我就收起來了!」

「好。」

秦穆然點點頭,笑了笑。

「葯神醫,這一張支票是給你的,這幾天辛苦你了。」

說完,周正氣又取出一張支票,便是要遞給一旁的葯岐。

葯岐看了看,笑了笑道:「葯某隻不過是來學習的,倒是沒有出什麼力,秦小友都不要,我這個老傢伙更不能要了!周先生還是收起來吧!」

葯老推辭道。

「啊?葯神醫,這幾天也是多次麻煩你了,這錢,你還是收下吧。」

周正氣也沒有想到葯岐竟然不想收,頓時說道。

「呵呵,不用了!」

葯岐笑了笑,便是不再多說。

周正氣見葯岐也不收,便是不再強求。 沒想到一個這樣的動作,竟然讓李肅想到了一點生路,但不知道是對還是錯,因爲畢竟還沒有去證實一下。

看到自己的右手後,李肅又看了看那四條泥巴路,最後李肅發現,如果不算自己右手大拇指的話,那麼剛好也是四根手指,四根手指對應那四條路,最主要讓李肅產生這個想法的是,那四條路的樣子和自己的四根手指太像了。

首先,像大家右手的手指,都是最左邊的那一根,也就是小拇指最小,跟着過來是無名指,無名指稍微比小拇指要大一點,再過來是中指,中指可能除了比大拇指要小一點之外,比其它的手指都要大。

再過來就是食指了,食指比中指也要小一點,那麼正好,這四條泥巴路也是這個樣子,所以,李肅才覺得這個手指有可能和這四條路有關聯,只要把這一點弄明白,弄清楚了,那麼有可能就能知道生路是什麼了。

一般情況下,大家都知道,如果要給別人,給陌生人指路的話,都會選擇用食指去給人家指路,李肅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還有,這是第九道門了,那麼一般情況下,大家如果用手指去做一個九字的話。

會怎麼會做,會用哪一隻手指去做,一般情況,應該都會用右手的食指去做,甚至也有可能用兩隻手來做,像小朋友們喜歡攤開自己的雙手,然後左手代表的是五,右手到食指爲止,代表的是四。

那麼加起來也就是九了,而這時,左手加上右手之後,右手的小拇指代表是六,無名指代表的是七,中指則是八,那麼只有食指代表的纔是九,再加上之前說的,一般給別人指路,用的也都是食指。

所以,李肅覺得,應該是食指的那條路,也就是四號路,食指的食,跟四也有點諧音,那麼,應該就是最右邊的那條路了,最右邊的那條路應該就是正確的了,李肅想到這裏,覺得一定就是最右邊的那條路。

於是,李肅絲毫沒有再耽擱,再考慮了,而是立刻快速的向最右邊的那條路跑去,八百米的距離,如果跑得快的話,也就只要幾分鐘就能跑到了,但是,之前耽擱了這麼長的時間,不知道現在還來不來得及。

李肅現在要去做的,就是去證實一下自己有沒有猜錯,然後,再就是時間的問題了,不過,只要是猜對了,那麼還好,還有一次機會,第三次機會的時候,時間上面就應該來得及了。

李肅這次真的跑得很快,八百米的距離,眼看就要跑到了,這時,李肅看到了前面有一棵大樹,但是,當李肅再走近一點,李肅發現有一個人現在正在上吊自殺,她的雙腿此時正劇烈的抖動着。

但是,沒有人能夠馬上趕去救她,也許在別人看來,她是自殺的,但李肅發現,她上吊自殺的那棵樹有問題。

再加上她那在空中一直抖動的雙腳,所以,李肅可以肯定,是有邪物在害她,沒錯,走近一點,李肅發現這個上吊自殺的人,是一個女生,應該說,又是一個女生,不過,她應該沒有天生陰陽眼了。

畢竟天生陰陽眼又不是大白菜,怎麼可能一下子遇到這麼多,但不管她有沒有天生陰陽眼,李肅都必須要救她,也必須得救她,因爲,此時二人的性命也算是綁在一起了,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

李肅看清楚眼前的情況後,更是加快了速度,只希望自己能夠馬上把她救下來,李肅跑啊跑啊,可以說是,拼了命的在跑,但是,最後還是無濟於事,當李肅剛好跑到她面前的時候,她就死了。

而這時,本來李肅是很憤怒很憤怒,但那個無情的聲音,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還是來了。

“任務參與者失敗兩次,接下來還有最後一次機會,任務參與者如果還不能成功完成任務的話,將直接被抹殺”,帶着一絲的威脅,或者說,這本就是任務的規則,恐怖任務,它如果沒有死亡的話,那還叫什麼恐怖任務。

這第九道門裏的任務,有點像是,也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的同生共死任務,要麼兩個人全部活下來,要麼,魔王也不會介意讓李肅一起死在這裏,因爲畢竟留着李肅對它來說,也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儘管李肅再怎麼怎麼憤怒,魔王還是把他送回了原點,接着,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也來了。

“接下來,任務參與者有三分鐘的時間準備,時間一到,第三次機會立刻開始”,還是一樣的,計時兩個字它還是沒有說出來,但李肅也知道了,其實這次任務,它也是有時間限制的。

三分鐘時間準備,李肅這一次三秒鐘都等不及,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一說完,李肅便馬上快速的跑了出去。

只希望不要再浪費寶貴的時間,三百米對於現在的李肅來說,一分鐘就跑完了,接着李肅趕緊向最右邊的那條路跑去,這條路要跑八百米,由於路不是很好,但李肅也只跑了三分鐘左右。

這一次,李肅終於看到真相了,原來是有一隻吊死鬼在迷惑那個女生,此時,那隻吊死鬼正還吊在樹上,它看到李肅來了之後,便把臉朝向李肅這邊,這時李肅也看到了它的臉。

那是一張多麼恐怖的臉啊,那是一張多麼讓人毛骨悚然的臉啊,儘管李肅還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但看到那隻吊死鬼的臉之後,心跳突然猛地跳了一下,丫的,太嚇人了。

一雙眼睛完全是白色的,沒有瞳孔,並且現在還流着血淚,一頭很長的頭髮,但此時卻顯得格外的詭異,一根舌頭伸出來差不多有一、二十釐米長,臉色也是非常恐怖,沒有一絲血色,慘白慘白的。

就它這面貌,估計不止是可以把人嚇死,就連鬼都有可能會被它嚇死,這麼多年以來,像這麼恐怖的鬼,李肅見得真的不多,甚至可以說是,很少很少,但也不是沒有見過,不過,李肅他哪知道,一隻吊死鬼竟然也這麼的恐怖。 此時,正好周家兄弟都在,秦穆然便是看著周家兄弟,說道。

「剛才我還和葯老在商量周老爺子的身體,一會兒打算再給周老爺子好好調理一下。」

「秦神醫,不知道家父還能活一年嗎?」

周正浩知道周老爺子的身體情況,其實他覺得,一年對於周老爺子都算是奢求了,所以此次是想要聽聽秦穆然的意思,如果他能幫老爺子延遲一年的壽命,那麼對於整個周家來說,如同再造之恩啊!

「一年?」

秦穆然聽到周正浩這麼問,搖了搖頭。

「半年呢?」

周正浩見秦穆然這樣,以為周老爺子活不過這一年,接著問道。

因為半年,已經是最大期限了!

若是周老爺子連半年都活不到,周家的壓力,還是有些大的。

「周部長,你太小看我了吧!怎麼說我都親自出手了,周老將軍若是活不到個兩三年,我直接找根繩子上吊得了!」

秦穆然沒好氣地說道。

「什麼,兩三年?!」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頓時周正浩便是失態了,同樣失態的還有一旁的周正氣和周正然兩兄弟!

老爺子的病他們都清楚,所有的醫生都回天無力了,現在能夠起死回生,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但是現在,秦穆然竟然說最少還能活上兩三年,那意味著什麼,沒有人比作為家主的周正浩更加清楚了!

沒有經歷過失去親人的痛苦,不知道存活下來的珍稀,沒有經歷過對比,就沒有知道傷害,更不知道得來不易的幸福!

能夠讓一個垂死的老人多活上幾年,這已經是奇迹之中的奇迹了!

天不亡我周家啊!

這是此時周正浩心中真正想要長嘯一聲的話。

周正浩不僅僅是周老爺子的兒子,更加是周家整個家族的家主啊!

這一次周老爺子病倒了,周家的子弟立刻便是受到了打擊,他想緩一緩,可是敵人根本不給他緩緩的機會啊!

落井下石,雪中送屎的事情,他們都已經做出來了,周正浩也知道,面對這種情況,他們只能夠被動去挨打!

兩三年,足夠他去布局了!

說句不好聽的話,哪怕到時候老爺子真的去了,周家也不會再出現現在的情況,就算是敵人的進攻,周家也足夠有能力自保,甚至是反擊!

兩三年,不僅是挽救了周老爺子的命,更加重要的是挽救了整個周家,這一個足有幾十個人口大家族的生命!

若是兩三年都不能夠保護好周家,他周家也是合該被滅!

「兩三年很多嗎?我說的還是經過我調養以後,若是按照我開的方子,按時服藥的話,五六年也是可以的。」

秦穆然以為周家的人還不滿足,當即淡淡地說道。

「五六年?!」

這一刻,周家三兄弟只感覺耳邊儘是嗡嗡的聲響,大腦一片空白,這得是多麼厲害的人,才能夠決定人的生死啊,簡直是神乎其技啊!

若是以前,秦穆然這麼跟他們說,他們一定會覺得秦穆然是在吹牛逼,但是經歷了他救治了老爺子以後,現在他們對於秦穆然的話,絕對的相信!

眼看著周家三兄弟還在震驚之中,秦穆然也懶得跟他們解釋些什麼,一想到當初他們竟然要將自己打出周家,這就是來氣,所以秦穆然直接便是一個轉身,向著周老爺子的房間走了過去。

此時的周老爺子還在病床上昏睡著,不過他的臉色看起來確實好了太多,沒有先前那種病入膏肓的枯黃感,反而是多了一絲的紅潤。

秦穆然來到老爺子的床邊,開始給周老爺子診脈。

周老爺子不愧為戎馬一生的老將,不愧是經歷過戰爭年代的人,哪怕如今在昏迷之中,那個警惕性也是極強。

秦穆然不過剛剛走到他的身邊,探出手來,一直在昏迷之中的周老爺子竟然突然醒了過來,原本渾濁的眼睛之中竟然閃過一抹警惕和殺意。

不過,當他看到是秦穆然以後,眼中的警惕和殺意這才迅速消失。

「秦神醫。」

周老爺子看著秦穆然,緩緩地說道。

「周老爺子,我和雨晴是朋友,你直接叫我穆然就好了!」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能夠親眼看到自己的偶像,這也是個不錯的感覺。

生生不滅 周老爺子看著秦穆然這樣,臉上綻放出一抹慈祥的笑容:「好!好!穆然。」

「老爺子,那我來給你診脈了?」

秦穆然問道。

「好!」

周老爺子顯然心情很好,笑了笑說道。

說完,秦穆然便是探出兩指,搭在了周老爺子的手腕上,然後閉上眼睛,開始給周老爺子診脈。

幾分鐘后,秦穆然拿開了手指,道:「體內的氣血恢復的不錯,一會兒我給你開個藥方,老爺子,只要你按時吃藥,我保證,活個五六年不是夢!」

秦穆然笑了笑。

「五六年?哈哈!我還能五六年?」

周老爺子顯然也沒有想到自己還能夠活的這麼長,有些意外道。

「當然!」

秦穆然點了點頭。

「我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多活幾天,可以下去找我的老戰友們了,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還能活這麼久!其實我這個歲數的人,早就看透一切了,心裡早就沒有什麼牽挂,但是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個家族啊!我要是不在了,他們怎麼辦?但是現在穆然你這麼說了,我心裡有底氣了!我周家不會亡!」

周老爺子經歷了大風大浪,早就看透了生死,只不過對於一手打造出來的周家著實有些不放心,因為這麼多年,周家都在風口浪尖上,別人總是覺得京城七大家族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實際上,京城七大家族無一不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戰戰兢兢,生怕做錯什麼,被抓住把柄,然後被群起而攻之。

「老爺子,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吃藥,好好治病,周家不會倒!」

萬域靈神 秦穆然坐在一旁安慰地說道。

夜行歌(下) 「好!好!」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周老爺子罕見的十分配合,連連點頭,語落,秦穆然便是開始給周老爺子調理身體! 吊死鬼再恐怖,它也僅僅只是恐怖而已,但它如果想要傷害到李肅的話,估計還是不行,別以爲樣子恐怖,就沒人能夠消滅得了你了,李肅看到那隻吊死鬼在樹上用鬼術迷惑着下面的那個女生。

那個女生現在已經不是很清醒了,以至於李肅來了,她都沒有發現,沒有感覺到,而她現在心裏想的就是,我要自殺,我要上吊自殺,本來她也不是很想上吊自殺,但是,她有一點點這個想法。

然後正好她遇上了這隻吊死鬼,於是,悲劇即將上演,但李肅怎麼可能在一旁袖手旁觀,這個時候,既然趕上了時間,那麼自己肯定是要救下這個女生的,但如果救下了這個女生,那等於就是和那隻吊死鬼作對。

和吊死鬼作對,李肅倒不怕,甚至是和魔王作對,李肅都沒有怕過,李肅也不想再耽誤時間了,於是,口裏立刻念道:“天地無極,乾坤劍法,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

那隻吊死鬼看到李肅的道法向自己打過來,於是,立刻閃到一邊,但它哪知道,李肅的這個道法,它是有追蹤功能的,以爲自己閃開了就沒事了,但結果是,道法最終打在了它的身上,接着它立刻魂飛魄散。

不堪一擊,真的是不堪一擊,不過,怪也只怪李肅的道法威力太大了,一般的鬼魂根本經不起李肅的一招。

之前,由於那隻吊死鬼一直在迷惑那個女生,所以,那個女生一直保持着混亂的狀態,但現在,那隻吊死鬼被李肅消滅了,所以,那個女生現在也恢復了正常,但她還是生無可戀,還是想要上吊自殺。

她這時看到了李肅,李肅當然早也看到了她,她沒有走過去問李肅,你是誰,你爲什麼在這裏,她現在心裏面唯一想的就是,我要和這個世界說拜拜,希望誰也不要來阻止自己上吊自殺。

李肅看得出,這個女生是真的自己想要上吊自殺的,如果說之前是因爲那隻吊死鬼,那麼現在,她就真的是生無可戀了,唯一上吊自殺纔是真正的解脫,也不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經歷和故事。

但我們就只知道自己的經歷和故事,別人的經歷和故事,我們一概不知,甚至是,有時候,連自己的經歷和故事,我們在腦海裏的印象都不是很清楚,很深刻,隨着時間的流逝,帶走的,同樣還有自己的記憶和經歷以及故事。

李肅雖然不知道那個女生她到底經歷了什麼,但是李肅知道,如果自己還不去救人的話,那麼那個女生她就要死了,自己必須得去阻止了,因爲這次的任務是:同生共死,我活着,就絕對不會讓你死掉。

這時,李肅也知道一個是時間肯定不多了,再個是那個女生千萬不能死,於是,李肅趕緊走過去,然後對那個女生說:“你好,你能不能別想不開,有什麼事情,你和我說說,應該是沒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那個女生也許根本沒有在意李肅說的話,而是自顧自的準備上吊,看到這一幕,李肅知道,不能再耽擱了,必須得來點狠的了,只能是先得罪這個女生了,之後再向她道歉吧,畢竟人命關天。

李肅慢慢的,慢慢的向那個女生走近,而那個女生真的是太想上吊自殺了吧,她也沒有阻止李肅走過來,甚至是,一句話也沒說,她就弄她自己的,這樣也好,李肅很順利的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接着,李肅也不婆婆媽媽了,直接一下,把這個女生打暈,然後把她背在背上,這一切彷彿做得非常自然,李肅也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害羞什麼的,之內的,不像之前背那個女生,有天生陰陽眼的那個女生。

背那個女生的時候,李肅一點都不男人,別人明明是腳受傷了,不能走了,你還硬是要別人女生主動的說出來,你才揹人家,還要想那麼久,考慮那麼久,如果是像現在這樣,當時不是多好。

反正也不知道李肅有時候心裏是怎麼想的,你現在和陳婷還沒有結婚吧,有時候也不要太老實了。

要是已經結婚了,那麼是沒有辦法的,但人家的腳確實是受傷了,就算是陳婷知道,你背了別人,陳婷應該也是不會計較的吧,畢竟當時也是人命關天啊,不管什麼事情,人命最大,一切都是可以被理解的。

接着,李肅就一直揹她,如果沒算錯的話,李肅可能是要揹她走一千一百米,然後回到原點,再就是任務完成。

現在,基本上可以說,這次的任務絕對是爲李肅一個人設定的,是魔王專門爲李肅設定的,不然別小看那一隻吊死鬼,如果是普通人,普通的任務參與者來做這個任務的話,那麼就算他是有九條命,也不夠死的。

這一路,九道門裏的任務,李肅消滅了多少的妖魔鬼怪,破解了魔王多少的陰謀詭計,要是換做是別人來做這個任務的話,估計能過三道門,就算是不錯了,當然,其中也有原因是因爲李肅的心慈手軟。

所以,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如果是換做另一個任務參與者來,也許他過得很李肅還快一點,那也是,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不可能有人會比李肅更合適,更快,就算他不心慈手軟。

時間過得很快,李肅走得也不慢,這時,那八百米李肅已經走完了,也從那四岔路口出來了,那麼接下來,還剩差不多三百米的路程,李肅就要揹着那個女生回到原點了。

終於,第九道門裏的任務,就要完成了,接下來還有最後一道門裏的任務,然後李肅就可以回去了,那麼到底在最後的一道門裏,魔王給李肅安排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任務,危險、恐怖,還是少不了。

到底會是什麼樣的恐怖在等着李肅,往往來說,一般最後的一件事情,那絕對是最意想不到的,下一章,精彩繼續。 這一次與周老爺子調理身體,眾人這才是看清了秦穆然是如何治療老爺子的。

不得不說,第一次,周正浩兄弟三人,都覺得中醫博大精深!

只見秦穆然從針袋之中取出一根銀針,隨後便是以極快的速度刺入到了周老爺子身上的穴道之中。

銀針刺穴,秦穆然的手指迅速地在周老爺子的身上拂過,微微撥動銀針的針尾處,銀針輕輕晃動。

緊接著,秦穆然便是調轉體內的勁氣,這麼長時間,丹田已經稍微緩了過來,這也是為什麼,秦穆然這個時候才選擇給周老爺子調理身體的原因。

不是他想拖,而是真的沒有辦法,實在是丹田之中沒有什麼勁氣了!

「太乙神針!」

秦穆然再一次施展太乙神針,為周老爺子調理身體。

足足十來分鐘,周老爺子的神色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化著!

這一頓針灸下來,秦穆然卻是發現,周老爺子身體恢復的情況,要比他想象的還要好上一些。

等針灸過後,秦穆然便是將之前與周正浩等人說的話又對著周老爺子說了一遍。

聽說自己能夠再活上那麼多年,周老爺子整個人的精神再一次爆發而出。

到了這個年紀,說是看淡了生死,可是真的當死亡來臨的時候,他們還是希望活著的,尤其是現在還明確表示他能夠活多久!

這一刻,所有人都發現,周老爺子的狀態不一樣了!

身體的變化更加的大!臉色比之前還要紅潤,甚至他的四肢此時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力量的存在,竟然能夠自己做起來了!

哪怕是周老爺子自己也都非常的震驚,沒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體,剛才根本沒什麼力氣,可是現在卻彷彿充滿了力氣。

「咕…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