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愧是暗勁初期的古武者,這隨手的力量竟然就已經恐怖如斯。

地面震顫,好似地震一般,不過李承乾一招落空,並沒有就此停留,他一個轉身,鐵棍從自己的身後飛了出去,卻是向著布魯斯再次沖了過去。

而李承乾本人則是以極快的速度轉身,隨後反手握住了鐵棍。

「轟!」

鐵棍再次朝著布魯斯打了過去。

布魯斯的目光突然一凝,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

他沒有想到李承乾的反應會這麼快,而且從他的力量來看,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宗師會擁有的。

難道?

想到這裡,布魯斯也不敢小覷李承乾。

無數的身影在擂台之上穿梭著,布魯斯一直在躲閃著,卻是沒有主動出擊。

「我看到了什麼!段家的這個高手好強!竟然壓著對方在打!」

有人不禁感慨道。

可能之前夏國方面輸的實在是太慘了,導致現在一些許的上風在他們看來都是萬般的不容易。

「不愧是段家,這個實力就是強大!」

「別高興的太早,你都忘了之前了嗎?我感覺這些外國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有人見周圍的人莫名的情緒高漲起來,忍不住說道。

「哎,我說你這個人怎麼說話呢!你是夏國人嗎?你眼睛里就只有外國人是嗎?你這麼支持外國人,怎麼還在我們國家待著啊!狗東西!」

當即便是有人反駁道。

「你怎麼罵人啊!真沒素質!我是實話實說而已!」

被罵的人頓時不爽地回到。

「我罵你了嗎?我只罵人,不罵畜生!」

「你再說一遍!」

被罵的人氣憤地威脅到。

「我說你怎麼了?怎麼,還想跟我練練?你這個崇洋媚外的狗東西!」

被罵之人氣的揮舞拳頭,直接朝著那人的臉上動起手來。

很快,他們便是在下面扭打作一團。

只是,他們兩個人的戰鬥並不能引起眾人的目光。

此時,眾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擂台之上的兩人身上。

李承乾一路強勢出手,古武者的力量也是爆發出來。

古武者,踏入暗勁之境以後,對於力道的掌控,那是更加的信手捏來。

李承乾手中的長棍如同擁有了靈魂一般,跟他本身融為一體,幾乎是指著哪裡,便是能夠打到哪裡。

鐵棍呼嘯而出,如蒼龍出海,朝著布魯斯便是碾壓而去。

這一棍,力道極其的雄厚,滾滾氣勢打出,空氣更是承受不住其中的力量,隱約發出崩裂的聲響。

布魯斯速度也是全面爆發出來,不斷地在擂台之上躲閃,被壓制的都快要喘息不過來了。

「哼!難道你就會跑嗎?」

李承乾看著布魯斯,冷哼一聲說道。

「老傢伙,玩夠了,該我了!」

布魯斯見自己被李承乾鄙視,整個人都不好了,全身上下異能的能量波動泛起,好似漣漪般將整個擂台都覆蓋了起來。

「是嗎?看打!」

李承乾全然沒有將布魯斯的威脅放在眼中。

提起鐵棍,以力劈華山之姿朝著布魯斯打了下去。

布魯斯身影橫空消失,再次在眾目睽睽之下沒有了身影。

雖然布魯斯消失了,但是李承乾可不是當初的許家之人。

一號近衛 他的感知釋放出去,感受著周圍空氣的波動,一旦發生異常他就能迅速的感知到。

果然,布魯斯的異能隱身對於李承乾來說,則是沒有那麼大的用處了。

李承乾能夠輕而易舉地就感覺到了,一根鐵棍朝著一處空氣打了過去。

「嘭!」

一聲悶響傳來,布魯斯挨了李承乾一棍子,卻是倒飛了出去。

「噗嗤!」

布魯斯一口逆血吐了出來,眼中閃過一抹驚駭。

他沒有想到李承乾竟然能夠發現自己,這一下,更加堅定了他心中的猜想!

眼前的這個老傢伙,根本就是一個古武者!

「你是古武者?」

布魯斯看著李承乾,眼中綻放出了異樣的目光。

「哼!看來你知道的不少啊!」

李承乾冷哼一聲。

「今天,我就要為之前戰死的幾個人報仇!」

李承乾說完,沒有任何的猶豫,一記鐵棍再次朝著布魯斯轟殺了過去。

趁你病,要你命!

李承乾經歷了古武界的兇殺,自然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尤其現在還是代表著夏國武者與國外異能者之間的戰鬥,更加不可能以德報怨了! “算了!你的事情已經這麼久了,也不在於這一時,等諸葛美美和李兄搶來七葉還魂草救了其他御鬼士後,我們再和趙小川好好地談談吧!”

星兒看着小寶單純的笑容,微微搖頭說道嗎,然後又將目光投向天空中。

“我不會輸的!這麼多年來我一心想着我報仇,我怎麼可以就輸在這裏呢?”

夏雨青仰天咆哮,一股股黑氣從她的身上擴散開來,而她臉上的皮肉也漸漸的脫落下來,慢慢地變成了一副森白的骨架!

所有人都用驚訝的目光望着天空中地夏雨青,眼中露出震驚之色。

“居然是一副骷髏?難怪黃泉水侵蝕不了她,而且她還可以控制黃泉!原來她的血肉已經融入了黃泉,成爲了黃泉的一部分!”

“她現在的狀態算什麼?靈體還是濁靈?既不像是鬼怪,又不屬於濁靈,真是奇怪的存在啊!”

周圍人不斷小聲的議論着夏雨青,而天空中注視着夏雨青的蘭天眼中露出了複雜的神色。

一旁的萬副校長見狀,開口道:“這些年夏雨青在輪迴之地被封印了這麼多年,不過看起來她並沒有原諒你,反而更加的怨恨你,甚至連雨欣也.。”

“我知道!”一向淡然的蘭天忽然暴怒道:“從雨欣誕生的那一天我就知道她對我的怨恨沒有減弱,反而變得更加的強烈!但是那又如何,當年的事情你又不是沒有參與,如果她不死,貴族學校..”

說到後面,蘭天的聲音低了下來,但是眼中卻閃過一絲愧疚。

萬副校長看到蘭天的模樣,搖頭道:“蘭天,我真的有些搞不清你了!當年的你重情重義,甚至連龍哥都很看好你,可是現在的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是雨欣當年的事情刺激了你,還是你的本性就是如此?”

“別再和我提雨欣,她已經死了!對於一個死人,我不想在說什麼!至於本性,哼!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我只不過是看清了世界的本質而已!”蘭天指着天空中的趙小川,怒道:“看見了吧!只要有實力,所謂的善或者惡根本就沒有人在乎!”

萬副校長看着蘭天片刻,嘆了口氣,然後轉頭又看向趙小川。

“呼~呼~”

在夏雨青的嘶吼聲中,那九條巨大的黃泉冰龍再次出現在天空中,並且不斷甩動着自己的軀體,變成了九道颶風在空間中呼嘯着。

大廳不斷地震顫着,無數鵝毛般的雪花飄蕩在空中,將滿天原本大口大口吸着寒氣的面具們捲入其中,瞬間將他們冰凍成巨大的冰坨墜落在地面上。

“砰砰砰.。。”

一快快冰坨掉落在地,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個深坑。

趙小川嘗試着和冰坨中的面具取得聯繫,卻驚訝的發現那冰坨中的面具根本沒有半點反應。

這還是趙小川第一次遇到無法和這些面具失去聯繫,不由睜大了眼睛望着夏雨青。

“哈哈,果然!黃泉的怨氣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化解,你的那些面具只不過將怨氣封印在體內,然後進行壓制而已!”夏雨青大聲笑道。

趙小川皺眉,對於夏雨青的說法他並不是很清楚,因爲他對於自己擁有的面具本身也是抱着疑惑的態度來使用的,唯一知道的就是那些面具來自於詛咒之力。

“若是詛咒之力不行的話,那麼我也就只有使用輪迴之力了!”

正當趙小川腦中冒出這個念頭時,猛然間夏雨青的笑聲一滯,然後趙小川看到一雙紅色的巨爪從夏雨青的身後狠狠地將她握住。

“該死的! 重生煉寶女王 怎麼把它給忽略了!”

趙小川看到那長着紅色長毛的巨爪,心中暗罵一句,想要衝上前去,但是失去了夏雨青控制的颶風頓時紊亂起來,在趙小川的身前構成一道百丈高的暴風雪牆壁。

所有人望着那雙巨大的紅色巨爪緊緊的將夏雨青握住後,天空中立刻出現一道裂縫,隨即那雙紅色的巨爪慢慢地向着裂縫中移去。

“要消失了!那雙紅色巨爪要帶着夏雨青消失不見了!他們要去什麼地方呢?”

“天啊!居然在這個空間中可以破開一條空間隧道實在是太厲害了,而且它居然打算帶走一個靈體,實在是不可思議!”

“恩?等等,你們看!那裏裂縫中的幾道人影好像我們之前見過,還有他們面前的銀白色的光柱上那閃爍着灰色光芒的東西,難道就是我們一直尋找的本輪輪迴碎片麼?”

所有人驚歎於紅色巨爪的厲害,但看到裂縫中的景象後,又不由大叫出聲,臉上佈滿了激動的神色。

正當所有人用炙熱的目光看着那雙紅色巨爪快要消失在裂縫中時,一聲爆喝聲響徹整片空間。

“混蛋,你要把她帶去什麼地方?”

所有人轉頭向着聲源望去,驚訝的發現那個人影竟然是蘭天,而其中要數最驚訝的則是趙小川。

因此此刻的暴風雪組成的牆壁將其他人和紅色巨爪隔開,而想要靠近紅色巨爪那就必須要穿越這道暴風雪。

“他想要救夏雨青?那他要怎麼穿越這暴風雪?還有他們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之前不是還生死相對麼?”

趙小川腦中閃過一連串的疑問,還沒想清楚答案,只見蘭天大喝一聲,六個漆黑的漩渦同時出現在蘭天的周圍,居然構成一個正方體將蘭天包裹在裏面,然後蘭天一頭砸進了暴風雪中。

“這都可以!”

趙小川長大了嘴巴,看着蘭天在暴風雪中劈風斬浪,不由長大了嘴巴,但很快反應過來,若有所思地看着蘭天,微微皺起了眉頭。

諸葛第一,星兒,李正義,還有其他人則完全皺起眉頭,腦海中盤旋着和趙小川一樣的疑問。

“果然還是放不下麼?蘭天,你果然還是沒有變啊!”

遠方萬副校長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看着蘭天在暴風雪中狼狽的模樣,輕聲自語。

然而他話音剛落,臉色驟然一變,大喝道:“什麼人?滾出來!”

說話的瞬間,萬副校長衝着身後狠狠地砸出一拳,一團陰影從他的拳頭上脫離,向着一處空間飛去。

“嗡~”

那裏的空間一陣抖動,隨即兩道熟悉的人影浮現出來,正是剛纔的黑影殺手。

“你是什麼人?”萬副校長警惕的問道。

“我?一個被遺忘的路人甲而已!”黑影殺手輕笑道:“也是幫你穩定貴族學校,讓你得到本源輪迴碎片的人!”

萬副校長驚訝地望着黑影殺手,緊緊地盯着對方看了片刻,驚叫道:“是你?你怎麼還活着?當初你不是已經被龍哥殺死了麼?” 鐵棍呼嘯而下,所有的人手都不由自主地握緊了。

他們忍住心中的激動,目光死死地盯向了前方的擂台。

就在眾人屏住呼吸,等待著戰鬥結果的時候。

布魯斯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場波動。

這個氣場波動直接將呼嘯而下的鐵棍震開了。

「嗯?」

李承乾手中的鐵棍被震開,虎口都被震的生疼,鐵棍更是嗡嗡的直響。

布魯斯的雙眼突然變得通紅,他從擂台之上直接騰空而起,一雙眼睛盯著李承乾。

「你成功惹怒我了!」

布魯斯看著李承乾,滿身血氣地說道。

他的全身,異能涌動,好似加持了一般。

李承乾看著布魯斯這個樣子,眼中閃過一抹忌憚。

他感覺布魯斯的異樣,向後退了兩步,手臂一轉,穩住了手中的鐵棍。

「那就戰吧!」

李承乾知道自己沒有退路,看著布魯斯也是全面爆發出了戰意。

「五郎八卦棍!」

李承乾手中的鐵棍打出,一道道棍棒的影子鋪天蓋地而下,將布魯斯封鎖了起來。

布魯斯一動不動,面對李承乾鋪天蓋地的棍棒之影,沒有任何的反應。

「砰!砰!砰!」

有如雷鳴般的爆響響徹整個空間。

可是,布魯斯如同泰山一般,巋然不動,任憑李承乾暴雨般的打擊。

全場看著這一幕,都驚呆了。

這李承乾也太殘暴了吧,那漫天的棍影朝著布魯斯轟擊過去。

可是卻沒有辦法對不布魯斯造成任何的傷害。

「砰!砰!砰!」

李承乾彷彿不知疲倦一般,朝著布魯斯轟殺過去。

但是布魯斯卻沒有任何的感覺,就好像是棉花擊打在身上一般。

「打夠了嗎?該我了吧!」

布魯斯的嘴角微微上揚。

「轟!」

一道殘影掠過,根本就看不到布魯斯的身影他便是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怎麼回事?」

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卻是看到布魯斯已經出現在了李承乾的面前。

李承乾臉色一驚,下意識地將棍子抵擋在身前。

布魯斯的拳頭轟殺了出去,這拳頭之中蘊藏的威力,令人膽戰心驚。

「哐當!」

一道金戈碰撞的聲響傳來,卻是李承乾手中的鐵棍直接以詭異的角度彎曲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