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愧通往最高殿堂的雷劫,這種程度的天劫,如果他沒恢復元氣,單憑血脈力量,還真是沒多大的把握。

葉雄施展真猿五變,變身不破金身,增強防禦。

突然,一道絕世天雷,從漩渦之中劈落,直徑數公里,帶著耀眼的白光。

第一道神雷只是試探,不會強到哪去。

這種程度的雷光,只是讓挑戰者知難而退,告訴他們,沒有絕對的實力就自行離開飛升壇,別繼續送死。

對於葉雄來說,連撓痒痒都不算。

他根本就沒有施展神通,單靠肉身之力,就將雷劫防下。

身上,除了有一點焦黑,毫髮無傷。

接下來,天雷不斷地轟落,由少至多,由小到大,最後化成一片雷網,方圓幾千公里,全都被這雷網籠罩,葉雄的身影,連看都看不到了。

場外的人,臉上露出震驚之色,自問如果自己站在飛升壇,估計早就被劈得粉身碎骨了。

但是,站在飛升壇中間那道人影,始終沒有動過一步,屹立如山。

突然,雷劫停了下來,有了短暫的停頓。

一般的修士,在這時候都是服用丹藥,準備迎接第二輪的天劫。

但是葉雄根本不需要,這第一輪天劫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沒有絲毫的作用。

「第二輪快點來吧,別墨跡了。」葉雄朝蒼穹吼道。

像是聽到他的話,受到他的挑釁一樣,蒼穹之上,天更黑了,如同潑墨一樣,伸手不見五指。

一股恐怖之極的威壓,在漩渦中間凝聚。

那種烏雲蓋頂的感覺,普通修士,哪怕在飛升壇之外,都有種喘不氣一樣的感覺。

轟隆隆!

數十道,如同實質化的雷光,夾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直壓而落。

「來得好,這才像樣一點。」葉雄一聲大吼。

下一刻,他身上凝聚出一層金色的佛元,然後,一掌拍出。

一隻金色的佛站大掌印,見風就漲,瞬間變成幾十公里,如同挈天之掌。

那些落雷落到佛掌之上,紛紛被擋住。

整個過程,葉雄不斷使用佛掌,將所有的雷電全部都擋住。

就在這時候,雷光又停了下來,一束聲勢更加浩大,比起前面所有的雷光,都要浩大的,在凝聚。

驚天地,泣鬼神,芸芸眾生悲嘆,百獸悲鳴,人類修士化作鳥散,不敢再繼續在周圍圍觀。

哪怕是幽冥這種程度的強者,也遠遠離開,生怕被波及,望著那漩渦中間,臉色大變。

「好可怕的威壓,看來,我還是小看這雷劫了。」

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那漩渦,知道今天不施展本事,不會那麼輕易飛升的。

涅槃聖體法相施展出來。

法相頭頂有一層光圈,神聖無比。

此刻,他實施了佛聖最厲害的法相。

《吞天魔功》雖然厲害,但是畢竟修鍊尚淺,在這種情況下施展,沒有任何作用。

然後,葉雄變身玄武之軀,身上帶著一個巨殼,就像忍者神龜一樣。

有了七層《梵聖功》在前面擋著,再加上神獸殼護體,這種程度,可以說是萬無一失了。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一片雷光落下。

這一次的雷光沒有方向,沒有規矩,並不只從頭頂,還從四面八方襲來。

葉雄一連拍出無數的佛掌,擋住雷光。

哪怕是使用了最厲害的神通,那些雷光依然越來越近,眼見就要劈到他頭上。

轟隆隆!

神雷直接穿透佛掌的阻擋,落到他背上的殼上,讓他的殼變得焦黑。

連這種程度的攻擊我都擋不住,還怎麼以征服神獸,用神獸衝擊境界。

葉雄一聲大吼,剎那間,佛元爆發到極致,氣勢也攀升到極致。

縱使飛升神界雷劫再厲害,那又如何?

他可是當今飛升台的第一人,就連葉問天都能擋得住這雷劫,自己豈會擋不住。

就在他準備暴走的時候,突然周圍的雷劫,全部消失了。

然後,葉雄感覺自己意識一陣模糊,周圍開始變幻起來,就像進入夢境一樣。

這種感覺他再熟悉不過,是心劫來了。

心劫葉雄經歷過不只一次,已經有些熟悉。

正是因為熟悉,所以就變得沒那麼害怕了。

這些年,他雖然心有內疚,但是在前幾次心劫,已經解決了。

在真仙界,還有在飛升台,他並沒有做過什麼讓他內疚的事情。

唯一難過的就是路瑤的殞落,但是她的殞落,並不是自己一手造成了。

是她自己選擇的。

葉雄盤坐在飛升壇中間,閉上眼睛,開始進入心劫。

遠遠的人,能通過法則叢林,看到他的臉色變幻著。

一時平靜,一時皺眉,一時咬牙切齒,一時面目猙獰。

他在跟心魔進行抗爭。

終於,他的臉色漸漸緩和了下來,然後站了起來。

雷劫跟心劫他都闖過了,終於可以飛升了。

但是,葉雄的目標可不只是飛升,他還有更大的目標,就是利用雷劫衝擊境界,進入合體期。

轟隆隆!

天空之上,雷聲再起,混沌雷劫終於來了。

混沌雷劫是一種能進入內世界的神雷。

此雷在引導之下能進入內世界,以混沌神雷之威,衝擊內世界。

成功者,就能進入合體境界。

「來了!」

葉雄看著頭頂之上,那些虛無的混沌神雷,元嬰從腦袋上出現。

見嬰追蹤,進入內世界,這是混沌神雷的特點。

轟隆隆!

見到元嬰之後,那些混沌神雷就像被挑釁一樣,氣勢洶洶朝元嬰劈來。

等混沌神雷快要劈中自己的時候,元嬰這才一頭扎進葉雄的腦袋之中,引導混沌神雷,進入內世界。 很快,元嬰就引導混沌神雷,進入內世界。

葉雄盤坐在飛升壇之上,從外面可以看到,無數落雷地從他的腦袋之中,劈進他的內世界。

此時,葉雄的內世界變成了一片雷海。

無數混沌神雷,帶著強悍之極的威勢,正在瘋狂地衝擊著他的內世界。

可以說是衝突,也可以說是改造。

在神雷衝擊下,本來已經十分浩瀚的內世界,繼續擴張。

那些依然混沌的地方,被混沌神雷劈著,面積越來越大。

內世界是修士的根本,就彷彿是裝水的瓶子。

內世界越大,修士可以容納的元氣就越多,元氣也就越洪厚,底蘊越強。

葉雄拚命忍受著混沌神雷改造身體的痛苦。

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頭上滴落,渾身冒汗,大汗淋漓。

從外面可以看到,他的面目十分猙獰可怕,已經嚴重變型。

但是,他依然在堅持著。

修士的修為是以內世界來區分的。

合體境界,內世界直徑有百萬平公里,相當於二十幾個地球周長那麼大。

此刻,葉雄的內世界只有六十萬平方公里左右,剩下的需要混沌神雷來開闢。

這是一個十分艱難的過程,非常痛苦。

開闢內世界承受的精神痛苦,比起內身的痛苦,還要厲害!

葉雄感覺自己的腦子,就像要爆炸一樣。

但是他依然在拚命地支撐著,因為這是一次機緣。

支持得越久,內世界的範圍越大,那麼,他距離合體境界就越近。

七十萬,八十萬,九十萬……

距離合體境界的內世界,越來越近。

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

終於,混沌神雷,停止了。

葉雄張開眼睛,看著頭頂。

只見,頭頂之上,突然直涌下無數的五彩之光。

這些五彩之光,帶著澎湃的天地力量,一瞬間全都湧入他的身體。

內世界變大,元氣就變得薄起來,必須要外在的元氣補充,填滿。

葉雄本來想施展梵聖功,引導之些五彩之光進入身體之中,煉化,轉換成自己的佛元。

但是,突然之間,他心念一動。

為什麼不嘗試使用《吞天魔功》?

梵聖功》是他現在身上最強的神通,哪怕現在使用《梵聖功》,依然無法突破到第八層,因為他現在沒有第八層的修鍊方法。

如果將這些五彩之光轉化成魔氣,或許可以讓自己的《吞天魔功》快速進階。內世界的魔氣越來越多,甚至可跟《梵聖功》相比。

但是,這樣做,會非常危險。

因為,他的《吞天魔功》還非常弱,只有區區五層。

以五層的《吞天魔功》,煉化如此多的外來元氣,能成功煉化嗎?

萬一煉化不成,被這些外來的元氣反噬,麻煩就大了。

「大不了撐不住的時候,再使用《梵聖功》,反正內世界裡面,還有佛氣在看著。」

峙著藝高人膽大,葉雄開始煉化那些進入內世界的五彩之光,將其轉化為魔氣,衝擊《吞天魔功》第六層。

這又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如果使用佛元,葉雄很快就能煉化。

但是,使用魔氣,那就難得多了!

在飛升台上,葉雄足足盤坐了一個月。

周圍的修士又是震驚,又是不解。

他們還從來沒見過,飛升突破境界需要這麼長時間的。

一個月之後,葉雄身上突然湧出兩鼓強悍之極的道魔元氣,進入內世界的五彩之光終於被全部煉化。

只不過,他並不是所有外來元氣都用《吞天魔功》煉化,魔功只煉化七成左右,剩下的三成,不得已用梵聖功煉化了。

《吞天魔功》,進入了第六層。

內世界的元氣全部填滿之後,一股飛升台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氣勢,從他身上出現。

剎那間,整個飛升台,乃至法則叢林,都黯然失色。

「合體境界,他做到了。」幽冥喃喃自語。

「不但成功飛升,還成功突破到合體境界,萬年來飛升台沒出現過了。」

「不愧是葉雄,不愧是飛升台第一人。」

「他的名字,將載入史冊。」

四下的圍觀修士,紛紛出聲,各種情緒,在臉上出現。

此時飛升壇附近,已經聚集了數萬修士,比起飛升壇舉行的飛升令挑戰賽,一點都不遜色。

畢竟葉雄在飛升壇逗留太長時間了,知道的人都趕來圍觀,他想低調都低調不了。

正在此時,飛升台上空出現一扇五彩之門。

那裡,就是前往神界的通道。

「老婆,我先行一步,在神界等你。」葉雄說道。

幽冥點了點頭,很是平淡的模樣。

雖然她心裡很激動,但是她還是不習慣在眾人面前,表達自己的情緒。

「去到神界之後,低調一點,很多人都想要你的命呢!」幽冥道。

「我明白,我這次不知道會降落在什麼地方,咱們在那邊,再想辦法見面吧!」葉雄說道。

幽冥又是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葉雄目光在人群之中,掃了一輪,看到了任逍遙。

「任逍遙,我在神界等你,加油。」葉雄說道。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任逍遙點了點頭。

接下來,葉雄跟無心和尚,劍晨,還有北虛,金伊,這些認識的朋友打招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