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是耗子藥廠。”李遠山說道,“我們打算在城邊建一個人用的藥廠,地都批了。”

“那要建廠房?交給我好了。”嚴紅急忙說道。

“我們的藥廠主樓要建好幾層的,你的施工隊資質不夠,肯定不能交給你。”李遠山說道,“不過其他的活也不少,要是你願意,就給你一些,咱們合作了兩次,大家都知根知底,你去做我們也放心。”

“啊!聽起來這個廠子工程量不小,行,高樓我修不了,一二層的還是可以的。”嚴紅笑道,“這麼說,我這個施工隊就要進城了!”

“進城還差得遠。”李遠山笑道,“我們建的是廠子,哪能建在城裏,是在城郊的鎮子外。”現在城還不大,但是以後肯定會將附近幾個鎮囊括進來,畢竟這裏是州府所在地,所以藥廠選址的時候特意離城遠點,這樣以後城市擴建的時候不用再搬遷,而且以後藥廠效益好需要擴建也有地方。

藥廠打地基的時候,宋瑜打電話來,李遠山一接電話就聽到他的笑聲,於是也笑道:“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高興?撿得錢了?”

“哈哈哈!比撿錢了還高興!”宋瑜興奮地笑道,“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去年我們說的那三家傢俱廠,有兩家已經倒閉了!”

“徹底停工放大假了?”李遠山問道。

“不是停工,而是倒閉,老闆跑了,廠房封了。”宋瑜笑道。

“沒這麼嚴重吧?”李遠山驚訝地問道,“那邊倒閉的廠子多嗎?”

“說起來其實也沒多嚴重,裁員的廠子不少,但是倒閉的廠子卻沒幾個。”宋瑜說道,“只是兩個老闆剛剛貸款擴大規模,這就遇到這種事,這下這裏就只剩我們和另一家兩個上規模的傢俱廠了,只要別再來一次風波,那今年利潤不會少多少。”

“嚇我一跳。”李遠山說道,“只要能平穩度過就已經很好了,能夠賺錢簡直就是意外之喜了。”

“對了,如果銀行要處理那些機器,我們要不要買下來?”宋瑜問道。

“看吧,如果很便宜,可以去看看。”李元山說道,“其實我不太贊成接手。雖然可以節省不少錢,可卻需要花很多精力,要是對方收了錢卻拖着不給機器,那有得你跑了,一年能跑下來算你厲害。可一年下來,機器沒人維護,機器鏽成什麼樣子誰知道?”

高冷老公馴妻上癮 “這樣啊,行,那我就不惦記了。”宋瑜說道,“貪小便宜吃大虧啊。本來我還想給你說說海南那邊的事呢,那就算了。”

“海南那邊?”李遠山想了一下,說道,“那邊沒什麼意思。這麼多人這麼多錢涌過去,但是,你想想那邊能幹什麼?要辦廠那邊就是一個島,資源匱乏,最多也就搞點來料加工這些,但是要搞這些只要有港口,哪裏都差不多,何必跑去島上?”

男神追愛:萌妻束手就擒 “辦什麼工廠啊!聽說現在高的是房產公司,都在搞地皮建房子。”宋瑜說道。

“搞地皮建房子,建起來幹什麼?開工廠不行。島上風光倒是不錯,可是國內現在有多少有錢人?旅遊暫時也搞不起來。”李遠山說道,“這就是一個炒概念、玩擊鼓傳花的把戲。這種把戲如果在國外我可能還玩一把,但在國內我不會去玩,就算賺再多錢,也沒意思,泡沫破裂之後,什麼價值也沒產生,卻留下哀鴻遍野。我們不搞這種投機,只賺踏踏實實的錢。哪怕我們搞不了石化設備、機械設備甚至電子設備促進國家發展,只是生產傢俱耗子藥這些雞毛蒜皮的東西,可至少這些東西還有用。”

宋瑜聽了李遠山的話,心裏佩服不已。要知道之前他了解到信息的時候,想到的就只是趕忙過去賺大錢。由衷地說道:“佩服!以前我就覺得你很厲害,沒想到你這麼高尚。”

“我話還沒說完。”李遠山說道,“等以後國家繁榮富強了,有錢的土豪多了,我們再狠狠賺他們的錢。要不然,我們囤積那麼多珍貴木材賣給誰去?”

“呃!”宋瑜沉默了一下,說道,“我可不可以收回剛纔說的話?”

“不可以。我就是這麼一個高尚的人。”李遠山笑道。

掛了電話,李遠山把宋瑜告訴他的好消息通知了大家,大家都振奮起來,更有精神了。

沒過幾天,江明月在家順利生下孩子,雖然按照現代醫學來說算是早產兒,可是卻胖乎乎的有六斤六兩。

“你說,取個什麼名字好?”江明月清洗一番出來,李遠山抱着孩子問她。

“要不叫李安?”江明月說道。不管多有知識的父母,首先想到孩子的就是平安喜樂,名字土點無所謂。李平附近寨子就有,自然胡能重複。

“李安?怕是不得行,兩個字的名字的人肯定很多。”李遠山說道。其實主要還是因爲有一個叫這個名字的導演即將出現。

“那就叫李長安。”江明月接過孩子,說道,“長壽安樂。”

“你說什麼就什麼吧。” 小妖相公別害怕 李遠山說道,“不過,怎麼聽着感覺是漢唐都城那個長安啊。”

孩子出生了,自然要報喜,不過大家都忙,回來就要耽誤正事,不回來又不熱鬧,於是跟之前楊明東他們孩子出生時一樣,取消了滿月酒。

李遠山每天幫着照顧孩子,其實大多數時候是做做樣子。話說哪怕是嬰兒,也是很折騰人的,尤其是拉粑粑的時候。 第217章、藥廠投產

爲了不表現得太異常,江明月裝模作樣地坐完月子,纔出門走動。

一個月大的長安長開之後,皮膚不再皺巴,變得光滑,這小子不哭不鬧的時候,無比可愛。 憐心盼婚長 可一哭起來的時候,就一點不可愛了。小小的身體力量充沛,哇哇哭起來聲音洪亮,持續時間之長,讓李遠山升起了躲開的念頭,可這個卻是躲不開的。

在家裏洗了幾個月的尿片,藥廠主體建築已經竣工,楊明東開始聯繫機器,按照既定計劃,先生產中藥。

機器設備運回來之後,李遠山來到藥廠,藥方最後定量還得他掌握。“嗯!這地方不錯,山清水秀啊!”車上李遠山說道。藥廠選址到建設,李遠山就沒來過。

“現在還沒入秋,看起來是山清水秀。”楊明友笑道,“不過年初我們來的時候卻不是這樣的,這些石山又不長樹木,夏天草綠,深秋這些草一干枯,跟我們上面的石山一樣。那座,在藥廠邊那座還可以,上面長滿了灌木,冬天也是綠的。”楊明友指着藥廠邊的那座山說道。

“嗯,那座山上要是修個亭子不錯。”李遠山說道。

隨着車前進,一片淺白色出現在李遠山眼簾,李遠山笑道:“喲!這小座山是不是我們修藥廠纔開的?都開了一半了!以後把它推平,就是七八畝平地了。”

“不是,之前石廠就存在了,不過那時候還沒開採多少。”楊明友笑道,“我們在這建廠,需要大量砂石,老闆找到我們願意低價提供砂石,這樣才擴大的。”

“雖然低價供應砂石,他應該也能賺不少吧。”李遠山說道。

“當然賺了。”楊明友說道,“最主要的是,推平這座山之後,地盤還是他的。”

“呦呵!這麼說,這片地盤能讓他賺一大筆。”李遠山讚賞道。

“人家一看我們廠子佔地這麼廣,投資這麼大,而且要引進先進的生產線,認爲這一片以後發展很好。”楊明友笑道,“這裏離藥廠近,他打算建房子。以後在藥廠上班的人多,賣給藥廠上班的人。”

“呵呵!最近這些年藥廠上班的人可買不起,建起來賣不出去可就麻煩。”李遠山說道,“要是我的話,我就把這片地盤賣了,拿一筆錢再去幹其他的。”

“也是,在藥廠上班就算工資高,那也差不多要七八年纔買得起房子。”楊明友同意,“或者他過個六七年再建。”

到了藥廠,李遠山看了,覺得不錯,就是綠化差了點:“以後搞幾棵大點的樹種上,還有草地,要那種四季常綠的草種。這樣人家從門外一看,就覺得上檔次。你看好些廠子,廠裏一點綠化沒有,就一片灰撲撲的房子,看着不是底蘊,而是破舊落寞。”

“這就像傢俱廠的客戶那樣。”楊明友笑道,“不管公司規模如何,大班臺皮沙發怎麼也要整起來,讓人一看就正式。”

機器安裝調好,就開始試機,用的是天麻,天麻直接製成天麻粉就可以服用,這個最簡單。清洗、烘乾、粉碎,然後李遠山試過藥性,說道:“烘乾的時候溫度高了一點,調低一度試試。”烘乾的過程會丟失一部分有效成分,雖然比一般傳統方法藥效保持的高,但還有改進的餘地。

溫度調低一度之後,李遠山試了試:“跟上次差不多,這樣,再調低一度試試。”

一下午就這樣慢慢過去,最後確定了烘乾溫度,楊明東問道:“如何?”

李遠山點頭道:“勉強。”

“勉強?跟你炮製的比怎麼樣?”楊明東問道。

“跟一般傳統方法炮製的相比自然好,不然何必買這烘乾機。”李遠山說道,“但是拿來跟我炮製的相比,你哪來的自信?等以後凍幹技術出來了再說這話。不過就這樣的機器,出這樣的品質已經很不錯了。”

除了天麻粉,最主要的就是感冒藥,這東西用量大。

忙了幾天,生產了一批成品。第一批成品免費給醫院試用,州醫院和市醫院各一半。

藥送到醫院,醫院裏不少醫生出來看,發現居然是中藥。

本來聽說九龍山藥業公司投入那麼大,生產的是什麼高級藥品,哪知道卻是中藥。話說中藥他們也說不上什麼偏見,畢竟有些中藥治療效果比西藥還好,城郊鎮裏就有一家,治療骨折簡直神效,只是藥材稀缺,每年也治不了多少人。可這麼大一個只要公司居然生產中藥,就有點超出預料了。在他們的腦海裏,投資這麼大的藥廠,當然是生產西藥,而不是拿罐子一熬就能喝的中藥。

不過負責接收藥品的兩人已經知道接收的是中藥,所以沒什麼驚訝。

“誰知道他們這藥效果究竟如何?”樓上一扇窗戶邊一個年輕醫生問道。

“陳醫生看過盒子上的配方,是治療感冒的中成藥,說是藥效還行。”另一個醫生說道,“至於他們廠裏的說法,那就是效果很好,不比西藥差。不過是不是真的只有試過才知道,畢竟人家不可能把全部藥方都公佈出來。至於天麻粉,這是全天麻的,效果雖然沒有活天麻好,但是服用方便,而且不分季節,也是可以的。”

免費的藥,很多病人都會選擇,反正經過醫院肯定檢測過,最多效果不怎麼好,需要多吃幾副。

感冒的病人服過藥,很快就好了,不比西藥慢。很快,藥廠的感冒藥就在城裏有了名氣。

當然,雖然有了名氣,價格相比起西藥,還是得低一些。不然人家已經習慣了西藥,爲什麼還要換成中藥?至於說什麼西藥傷胃、有抗性這些缺點,不好意思,我們又不是天天生病,沒注意到吃藥對身體有什麼傷害!

也有意外之喜,小孩生病是不喜歡打針吃藥的,西藥都是一片一片的,孩子嫌藥苦,又拉嗓子。而藥廠生產的感冒藥是用開水沖服的,能放糖,這樣銷量漸漸增長起來。

就這樣一直到年末,大家都知道了本地有這麼一家藥廠,生產的藥品藥效很好,銷量一再增長。但因爲產能不足,只是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年末傢俱廠盤點了一下,發現雖然比去年少賺了一些,卻也沒少多少。“這下,明年藥廠引進生產線的錢就有着落了。”李遠山去鄉里接大家的時候,楊明友感嘆道。雖然大家心裏大致有數,但是結果沒出來之前還是不確定。

“以後我們這些年紀大的,就守在家了,等他們年輕的去那邊。”楊明才笑道。

“他們和我們想法不一樣,當然願意去那邊。”楊明友笑道,“而且都想在高樓上班,要不是傢俱廠是自家的,可留不住他們。”

“這可就由不得他們嘍。要麼在自家廠裏幹,要麼服從分配,或者回來,鄉里也好,縣裏也好,憑他們的畢業證,還是能進得去的。”楊明東笑道,“至於出去去別人的公司上班,給別人賺錢,想都不要想。”

“你們還別說,藥廠要是發展起來,比傢俱廠效益還好。”李遠山笑道,“你們想想全國多少人?十一億!這是多大的市場!只要我們的藥效果好,有的是人買。不說遠的,就說這裏是三省交界,就能養活一個大藥廠。”不只是藥廠,其他也一樣。比如以前的縣酒廠,現在就發展得很好,在興義窖的基礎上開發出低度濃香型貴州醇後,這些年銷量節節上升,而且還出口。

說着話,李遠山往供銷社走去。進了門,一個售貨員正低着頭看書,李遠山眼睛一瞟,是《笑傲江湖》,還是盜版的。開口叫道:“令狐小賊,納命來!”

售貨員嚇了一哆嗦,書都差點掉了。李遠山笑道:“你一個售貨員,不好好賣東西,居然上班時間看小說。”

“嚇死我了。”售貨員一邊折書頁一邊說道,“今天又不是趕場天,沒什麼人。”

“就算沒人,也可以彈彈灰塵嘛。”李遠山看了一眼貨架,說道,“你看貨架上的灰塵,好久沒打掃了吧。”

“現在供銷社效益不好,我也是沒辦法才守在這裏。”售貨員說道。

“效益不好那是你們自己的問題。”楊明東說道,“這幾年出門打工的不少,在家的栽煙也能掙不少,你看街上小賣部十來家,人家怎麼就能開得下去?”

“人家賺多少都是自家的,怎麼能比?”售貨員說道。

“可你們是拿工資的啊,以後還有退休工資,算起來不比他們差。”楊明友說道。

“現在供銷社已經開不下去了,哪來的工資?”售貨員苦笑道。

李遠山也搖頭苦笑道:“現在是沒辦法了,只能等着供銷社倒閉了。”到了這一步,供銷社就算改弦更張,也只是勉強維持了。

“還記得以前吳老頭的樣子,多有氣勢啊!”楊明東感嘆道,“哪知道就過了兩三年,供銷社就門可羅雀了。”

“看到供銷社這樣,心裏真不是滋味。”楊明才說道,“我們的廠子也得注意。”

“我們把框架搭起來,至於以後如何搞,那就看明錦他們這些讀過書的了。”李遠山說道。 第218章、要當組長?

買了東西,幾人從供銷社出來,一時情緒都不高。看供銷社的樣子,說不上什麼時候就倒閉了。他們記憶裏那個無限嚮往、裏面滿是好東西的供銷社漸漸遠去了。

“懷念懷念就算了,沒了供銷社,還有其他商店嘛。”李遠山說道。

楊明東聲音低沉地說道:“你不明白。我們小時候有時會跟着大人來,每次大人能買幾顆糖,我們臉上就能笑出花來。那時候只有大人一來公社,就想跟着來,就算不能跟着來,也期盼大人會帶着糖回來。”

“既然你們對供銷社的感情這麼深,那要不就出錢承包過來?”李遠山說道,“反正看供銷社的情況,也快經營不下去了,這時候有人承包,他們肯定願意。”

“算了。”楊明友想了想說道,“承包了也沒意思。你看那些小賣部,都修成平房了,這裏還是瓦房,還這麼破舊。就算承包了,除了懷舊,還能賺到錢嗎?”

“這不就結了。”李遠山笑道。

又過了兩天,楊明仁幾個回來了,按照李遠山的要求,他們帶回來了兩臺電腦。雖然寨子裏不能聯網,但是也可以讓寨子裏的孩子們先接觸接觸。

以前生產隊的房子已經重建了,一樣是兩層的樓房。二樓是陳飛和王雲峯的宿舍和辦公室,還有一間空着。一樓除了一個會議室,李遠山找了一些書搞了一個閱覽室,也都空着,這下終於又用上一間了。

一幫小人圍着,一邊看大人們擺弄一邊說道:“這個像電視機。”

“這不是電視機,不能放電視。是電腦的顯示器,不過也跟電視差不多。”

“這個呢?上面還有拼音字母。”

“這個是鍵盤,打字的。”

“那一小個呢?”

“鼠標。你看拖着一條線像不像老鼠?”

連接主機、鍵盤、鼠標、顯示器,插上電源,開機。

“好了,一會兒我教你們打字。”等着電腦啓動,楊明仁說道,“先教你們拼音打字,以後再教你們五筆打字。”

“教什麼五筆打字啊,又不是要去做打字員。”李遠山說道,“拼音打字雖然慢,可只要懂拼音就行。五筆還得先背字根,然後還要拆字,麻煩得很。”

“五筆打字不是速度快嘛。”楊明仁說道。

“一般人用哪需要多快的速度?”李遠山笑道,“拼音打字的速度就夠用了。大多數人從小就學拼音,更習慣拼音打字。使用的人數多,潛在的市場就大,就會有人開發更好的拼音輸入法,比如我要打電腦兩個字,只需要按D和N就出來了,我們等着用就行了。”

“你這麼一說,我覺得我花了那麼多力氣學五筆是白學了。”楊明仁說道。

“也不白學,以後有什麼打字的活交給你就行。”李遠山笑道,“學以致用嘛!”

楊明仁說道:“我希望我沒有學過。”

“行了,你先教他們打字。”李遠山說道,“另外一臺小平你負責。”

說完轉身出門,這種電腦實在沒什麼意思。別說這種,就算現在市場上最先進的,在李遠山眼裏也是渣渣,誰叫他他用過更先進的呢?

第二天一早,大家來到會議室,坐下來對過去一年總結一下,對明年做一個規劃,這是多年的習慣了。

“今年明義又沒能回來,不過也沒辦法,那邊怎麼也需要人留守。”進了會議室,李遠山對已經在坐的楊光立和楊明仁說道。

“呵呵。他還巴不得留下呢。”楊明仁笑道,“回來還要聽老人嘮叨。”楊明義已經算是大齡青年了,回來自然少不得催促他相親找媳婦。可是楊明義眼界打開了,哪能看得上村裏沒知識沒文化的姑娘?

“話說他也該結婚了。”楊明東說道,“我們也是差不多這個年紀結婚的。”

“倒是看上了一個,現在正在追求呢。”楊明仁說道,“不過人家是正兒八經的大學生,他不過是個初中生,運氣好混了個函授而已。難嘍!”

“確實難!尤其是他戶口還是山旮旯的,就難上加難!”李遠山也不太看好。

“隨他吧。”楊光立說道,“成了更好,不成他也該清醒過來,不會作爲癩蛤蟆,卻天天想着吃天鵝肉了。”

“呵呵呵……”

笑過之後,開始正題,過去一年的情況年輕的都很清楚,這裏是跟老一輩的彙報,用的時間不多。

接下來也就說說明年的計劃,這些計劃平時就已經一點點補充起來的,一般也就沒有變化,除非會上有新的想法。可會上突然冒出個點子,這種事情幾年也不會發生一回。

“聽說貴州醇酒廠計劃改造設備擴大生產,我們也不能落後太多了。”楊明友最後總結道。

“他們要改造升級擴大產能,要開會研究研究開會,速度不會快。”李遠山說道,“不過他們畢竟早就打響名聲了,只要產能能生產出來,就能賣得出去。”

“我們明年爭取打開省內市場,同時滇桂兩省也不放棄。這樣,藥廠擴產就沒有掣肘了。”楊明才說道。

“所以明年跑銷路就很關鍵了,得調集精兵強將打好這一仗。”李遠山說道,“除了楊明錦他們,如果不夠,就再招一些。起碼中專文憑,能力過硬,醫學專業的更好。”

“嗯!如果人不夠,自然要招。城裏就有大專有中專,衛校也有。”楊明東說道,“不過,我們這邊不比沿海,鐵飯碗還是特別吸引人的。”

“沒辦法,你看每年多少公司倒閉?私企不保險,誰知道什麼時候就倒閉了?”李遠山說道,“我們這邊私企的規模都不大,工資也不高,能端上鐵飯碗,誰會進私企?我們把工資開高點,反正也沒幾個人,要是能吸引到幾個停薪留職就好了。”

“停薪留職?這個不錯!”楊明友說道,“他們有工作經驗,而且沒有後顧之憂,最多幹不下去了再回去上班。”

討論了一會兒,也就四十多分鐘,會議就結束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