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一心要擊倒黑熊之極,他也暫時無暇顧及身後追擊而來的科里,科里朝著他後背轟來的那一拳他自然是能夠感覺得到,不過他並沒有閃避,而是憑著自身的硬氣功硬擋了下來,以此換來的結果便是極快的轟倒了黑熊!

不過黑熊龐大強壯的身體果真是有著極好的抗擊打能力,饒是先是被方逸天一拳轟在腰側上,而後臉面又吃了方逸天左肘的重重攻擊,他那龐大的身體還是沒有倒地。

黑熊腳步一陣踉蹌,嘴角已經溢出了鮮血,畢竟方逸天那一肘之力可是兇狠之極,他的腦袋一陣旋轉暈沉,短時間內是無法加入到戰鬥中來,而這正是方逸天所要的效果!

方逸天擊退黑熊之極,卡爾與科里的攻勢已經從背後兇狠的朝著方逸天擊了過來。

竟是看到卡爾凌空一腿自上而下的朝著方逸天的腦袋劈了下來,科里也是速度極快的衝過來,飛起一腳踢向了方逸天的後背!

殺!!!

方逸天怒吼了聲,竟是看到他那赤裸著的上半身上條條粗大的肌肉虯結而起,每一條肌肉線條中都蘊含著堪稱是恐怖之極的爆發力量!

而後方逸天直接轉身出腿,右腿以著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迎上了卡爾凌空劈來的右腿!

砰!

兩人的攻勢在半空之中交結在了一起,爆發出了一聲讓人聽了也要感到心底泛寒的聲響,如果是普通人的雙腿,在如此高強度的對撞之下,雙腿的腿骨早就直接被打折!

然而,就算是卡爾這個經過了特殊訓練,雙腿已經堅硬無比的特種兵,在幾次跟方逸天直接的腿對腿的硬碰之後都要感到雙腿麻痹疼痛不已!

招架下了卡爾的攻擊之極,科里的飛來的一腿已經是近在眼前。

方逸天竟是不閃不躲,而後他又爆吼了聲:「八極拳金剛八式之撐錘、劈山掌!」

接著,地面上竟是發出了一絲絲刺耳之極的「嗤嗤嗤!」的破空之聲,而後便是看到方逸天整個人瞬間彷彿成為了一頭自巔峰之上縱身撲下的巨狼,兇狠凌厲的疾沖向了科里!

金剛八式之撐錘——崩弓竄箭急,劈山掌——劈山斧加鋼!攜帶著天威之勢迅不及防的轟在了科里的身上!

八極拳!

動如綳弓,發若炸雷!

華國內家拳中最為剛猛爆裂的拳術,經過方逸天本身的施展更是體現出了八極拳「晃膀撞天倒,跺腳震九州」的磅礴威力!

咔嚓!

一聲刺耳之極的骨折之聲響起,方逸天驟然間爆發出來的八極拳金剛八式之一的劈山掌配合著撐錘的爆發力,竟是直接出手轟在了科里飛踢而來的右腿之上!

瞬間,科里口中忍不住的發出了一聲凄厲的痛叫之上,他的右腿在方逸天剛才那兇猛強悍之極的劈山掌之下竟是被硬生生的打斷!

「科里」

卡爾暴吼一聲,正欲衝上來,可是已經遲了,方逸天接著一腳踢在了科里的胸膛之上,當即科里的身體便直接被踢飛出去。

而後方逸天的身體一沉,整個身體再度蓄勢而發,轉而沖向了卡爾。

卡爾心中一怒,直接右腿橫掃向了方逸天的臉面,方逸天目光一沉,並沒有閃躲,而是直接橫手擋住了卡爾那力道兇猛的一腿,接著他欺身而上,逼近了卡爾的身前,接著他的右手便是宛如靈蛇般的抓向了卡爾的肩部!

卡爾不慌不亂,一記兇猛迅速的勾拳擊向了方逸天的下顎,然而這時,方逸天的右手竟是不可思議的一變,順勢的搭上了卡爾的右臂而並非是直取向他的肩部。

那一刻,卡爾便是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貫穿了自己的右臂,使得他的右臂動彈不得,他心中極為驚駭,想不明白方逸天的右手怎麼轉變鉗住了他的右臂。

這也難怪,精妙深奧的十二擒龍手的功夫豈是他可以理解的?

卡爾的經驗也是極為豐富,右臂被方逸天右手鉗住,他第一時間飛快的踢出了右腿,然而,他的右腿卻是踢了個空!

他只感覺到眼前一花,方逸天的身體不知何時已經閃到了他的身後,而後方逸天的十二擒龍手順勢而上,轉而變成了鎖喉擒拿手,瞬間便是緊緊地鉗住了卡爾的咽喉!

那一刻,卡爾只感覺到咽喉一緊,呼吸驟然一窒,整個人的身體頓時僵硬,臉上的神色更是震驚之極,眼中更是閃現出絲絲的驚懼恐慌之色。

而這時,黑熊似乎是緩過勁來了般,他抬頭一看,正欲再度衝殺向方逸天,然而,他卻是震驚得不可置信的看到他的一個隊友臉色痛苦的捂著自己的右腿躺倒在地上,另一個隊友的咽喉竟是被方逸天緊緊地鉗住了!

黑熊禁不住深吸口氣,他簡直是難以置信,在剛才那短短的一分鐘左右的時間竟是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司念本來就按耐不住性子,現在看著個子矮小的柳絮衝上前來把自己推翻在地,更是三兩下的爬起來,抓著她的頭髮兩個人就開始互相廝打起來。

「這是你能來的地方嗎?你趕緊給我滾出去!就你那個樣子竟然還想碰阿寒!你要是再這麼做,信不信我分分鐘就剁了你的手!」

「啊!放開我!你這個混蛋只會抓頭髮,!有本事你放開我咱們兩個好好打一架!看我不把你打趴在地上!」

柳絮一邊吃痛的尖叫著,一邊伸出手來抓住了自己的頭髮,想要掙脫開司念的手。

女孩子打架就是這樣的,不是扯頭髮就是用指甲撓臉,江映寒站在旁邊看的眼睛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他撇了撇嘴之後,就衝上前去抓住了司念還想要動作的手:「給我放開。」

這語氣冰冷的都快要滴下水來了,足以讓空氣都凝固住。

本來還在廝打的柳絮和司念兩個人都愣在原點了,然後柳絮看準了時間趁著司念還沒有反應過來時,手上一使勁兒就掙脫開來了。

顧可彧站在旁邊當著旁觀者早就把事情給摸清楚了,司念和柳絮兩個人不過是為了江映寒爭風吃醋罷了。

她轉過頭去微微的瞥著江映寒,只看見他把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柳絮的頭髮上面,任憑顧可彧再怎麼發去視線攻擊他都沒有理睬。

「我們出去吧。」江映寒了一會兒之後,就拉過柳絮的手腕,帶著她往宴會廳大門外走去,顧可彧在旁邊驚訝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又是攙扶著張淑梅跟著他們兩個身後就走出了宴會廳。

直到走出去之後,江映寒臉上才閃現過的一絲的尷尬,他趕緊鬆開了抓著柳絮的手,過頭來看著顧可彧。

本來還暗自高興的柳絮立馬就失落起來,眼睛裡邊也多了幾分頹然。

「我們接下來去哪裡?」所有人都站在宴會廳外面沒有開口,還是江映寒率先說道。

他問過之後就轉過頭來看著身後緊緊跟著的張淑梅,眼珠子一轉就從自己的錢包裡邊超出了一疊現金,直接遞給了她:「你現在已經完成任務了,這些錢拿去吧。」

張淑梅喜滋滋的接過了那疊現金,轉眼間就消失在了人群裡邊,顧可彧又是背過身對著江映寒和柳絮兩個人一一道過謝。

「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現在只想一個人好好靜一靜,你就幫我把柳絮先送回去吧。」

顧可彧指了指旁邊的柳絮對著江映寒說道,講完話之後很明顯的就從柳絮的眼睛裡邊看見了一絲暗喜。

江映寒的臉上有些驚訝,更是別有深意的看了顧可彧一眼,但是他沒有多說話,很顯然對於顧可彧的提議是默認了。

等著柳絮和江映寒兩個人消失在拐角處之後顧可彧才長出了一口氣,看著外邊的人來人往就是有些失落。

今天雖然非常成功的實行了自己的計劃,讓陸季延和林一一兩個人的訂婚儀式變成了泡沫,但是她心中並沒有任何的暢快感覺,反而多了幾分沉重。

謝青青說的話一點都沒錯,雖然自己今天當著眾人的面讓她顏面掃地,但是這也絲毫不能撼動她作為陸家太太的地位。

就好像她們之間的恩怨糾葛成了一個永無休止的線條一樣,估計在一方沒有消失之前,這件事情就不會善罷甘休。

「你一個人在想什麼呢?我叫了你好多聲,你都沒有反應。」顧可彧正獃獃愣愣的看著馬路上時,就聽見身後傳來了陸季延低沉的聲音。

這氣息沿著她的耳廓來回打轉,讓人覺得心尖兒都有些發癢。

顧可彧三兩步的就躲開了,轉過頭去看了陸季延一眼臉上全是冷淡,隨後就背過身去了。

前些日子陸季延一直忙著曲線救國,讓陸季庭他們來幫忙說話,但是自己卻沒有真正聯繫過顧可彧,就連公寓樓下也很久沒有出現過他的身影了。

雖然前些日子是顧可彧故意沒有理會陸季延,但是看著這個人真的沒有出現在樓下,是心中還是止不住的慌亂。

「你以後真的打算不理我了?」陸季延從背後繞到顧可彧的面前,微微蹲下,看著她的眼睛裡邊兒全是柔情。

「我最近之所以不來找你,完全是有原因的。」

「我爸和謝青青兩個人為了防止我逃婚,派了許多保鏢看守,而且還把我的手機搶過去了,直到今天早上要訂婚的時候才還給了我。

那麼多的保鏢,我根本就不可能出去,所以也只好聯繫陸季庭讓他幫我說說好話了,但是沒想到你這壞蛋竟然還鐵了心,不管他們怎麼說,你都沒有聽進去。」

陸季延的思維和邏輯實在是太過縝密了,三言兩語就把這幾天的責任罪過全部一下子推到了顧可彧的身上。

「好吧,我承認你說的對,這幾天的事情都怪我!」

背著身子嘟囔了好幾句之後,顧可彧還是沒忍住轉過頭去瞪了陸季延一眼,心中剛剛本來還殘存著那些難受,也隨著他的這些話煙消雲散了。

「行了,你就別在這裡自責了,我另外問你一件事情,你為什麼一開始就覺得林一一併不是我爸爸想要找的那個人呢?」陸季延對著顧可彧說話有些嚴肅。

更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就像是要把顧可彧看穿一樣,彷彿像在面前的顧可彧才是那個如假包換的人。

顧可彧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抬起手來看了一下時間,對著他快速的說道:「我現在得回去了,我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沒睡好,現在困得不得了了。」

她快速的說完之後,就想要逃離這個讓人感到尷尬的境地,但是手臂上猛然傳來一股大力,自己腳下不穩瞬間就跌落在了陸季延的懷中。

隨即她就感覺到自己下巴被陸季延用手一挑。

「可彧,這輩子除了你之外我誰都不娶,我今天講這句話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這段時間你一直都不肯聯繫我,你知道我究竟有多難過嗎?」

「我恨不得直接把你娶回去,放在家只讓我一個人看。」

「我也是……我每天都非常想念你……」 黑熊雖說難以置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更是感到不可思議,但是他心知他的眼睛不會欺騙他,事實在眼前擺得清清楚楚,他們敗了!

他與卡爾、科里聯手仍不是方逸天的對手,如果方逸天對他們心生殺心,那麼,此刻只怕卡爾與科里已經斷氣,接下來就是輪到他!

黑熊粗重的嘆了口氣,看向方逸天的眼中已經多了一股赤誠之極的敬佩之意,那目光尊重之極。

本來,像他們這種從部隊出來的老兵最敬佩的就是實力比自己強大的對手,他們的性格或許會是桀驁不馴,但是,遇到真正擁有著強大實力讓他們近乎是仰視著的對手時,他們也會由衷的感到敬佩折服!

「你應該清楚,如果我要殺你,那麼你此刻已經死去!」方逸天沉著聲,在卡爾的耳邊淡淡說了聲,而後便是鬆開了右手。

卡爾原本幾欲要窒息的咽喉得到解脫之後忍不住的使勁乾咳起來,他心知方逸天剛才所說的並非是假話,剛剛從鬼關門中走一趟回來的他此刻對方逸天也是泛起了一絲敬重之意,那是一種單純的對強者的敬重。

畢竟,能夠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擊敗了他們三人聯手的強者,或許他們海豹特種部隊的教練頭可以做得到,但是絕不會像方逸天這般的輕鬆,而且方逸天本身連絲毫的傷勢都沒有受到,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而後方逸天淡淡地看了眼前面依然獃獃站著的黑熊,說道:「你們敗了!」

「你們三個人的實力不錯,無論是身手還是身體素質都很出色,不過你們唯一欠缺的就是沒有見過紅!」方逸天淡淡說著。

方逸天所謂的沒有見過紅說白了就是沒有真正的殺過人,沒有經歷過戰場的殘酷冷血。

一個特種兵的身手無論再怎麼強大,如果沒有經歷過戰場,沒有殺過人,那麼終歸還是個新嫩。

因為他們的身上沒有那股殺伐果斷,血腥凌厲,殺戮霸道的氣勢,沒有這種氣勢的支撐就永遠也激不起身上的那股狠勁,也激不起身體最大的潛力以及爆發力!

黑熊與卡爾他們聞言之後稍稍默然,的確,方逸天所說的都是一針見血,本來就是和平年代,他們就算是曾在海豹特種部隊服役過,也參加過一些實戰類的演習,但那畢竟是實戰演習而已,並非是真正的槍林彈雨的冷血戰場,更沒有殺過人。

因此,黑熊卡爾與科里他們三個人的身上還真是欠缺了那種血腥殺戮的狠勁,跟方逸天這個久經沙場的老手較量起來,首先就是氣勢上輸了一大截,更別說他們的身手根本就比不上方逸天了。

「不過,你們就算是敗了也不必感到沮喪,畢竟你們還能跟我對打七八分鐘!」方逸天淡淡說著。

這句話,方逸天說出來,也不知道是誇讚黑熊他們還是在貶低他們,不過,如果黑熊他們知道眼前的方逸天就是國際上聲名赫赫的戰狼之後,只怕他們一個個都會以今晚能夠與方逸天的這一戰而感到驕傲以及光榮!

就算是華麗麗的敗了,但他們也會感到光榮,跟別人說起的時候,也不會感到絲毫的羞愧!

畢竟,戰狼這個名號對於他們而言已經是戰神一般的存在!

兩年前他們還在海豹特種部隊的時候,閑暇時候,他們的教練頭也曾跟他們說起過戰狼,說起戰狼的時候,他們的教練頭莫不是一臉的崇敬之色。

「方先生,你是很強,我們敗得心服口服!」卡爾緩過氣來,挺著胸,語氣堅定的說著,絲毫不為自己戰敗而感到恥辱。

「很好,敗而不餒,敢於承認,這才是一個特種兵最基本的本性!不知你們海豹特種部隊的教練頭還是不是麥爾肯這傢伙,你們回去了遇見麥爾肯代我問聲好。」方逸天淡淡一笑,而後便是目光一沉,一步步的朝著黑熊身後早已經是臉色煞白,宛如石化般怔住了的摩西走去。

卡爾看著方逸天的背影,臉上的吃驚之色不小,麥爾肯上校就是他們海豹特種部隊的教練頭,聽方逸天的語氣,難不成他跟麥爾肯上校是認識的?

那麼,這個強大得不可思議的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呢?

………………

「方、方逸天好像贏了,他、他真的贏了,對不對?對不對?」甄可人第一個回過神來,當即語氣顫抖的對著身邊的林淺雪她們說道。

甄可人的話立即讓林淺雪與師妃妃她們回過神來,當即,林淺雪那張美麗之極的臉上泛起了一抹激動之極的嫣紅之色,她也忍不住的高呼起來,興奮的喊道:「方逸天贏了,方逸天真的贏了,他打敗了這三個人,他、他……」

「我也看到了,我剛才分明是聽到那個美國人親自跟方逸天承認他們敗了,方逸天他戰勝了這三個人!!」師妃妃驚艷之極的玉臉之上也是泛起一絲激動之色,高呼起來。

「OMG!」許倩回過神來,忍不住的身手拍著她那高聳碩大的前胸,心有餘悸的說道,「剛才我看到那個傢伙分明是一拳打在了方逸天的身上,那一刻我擔心死了,卻沒想到方逸天竟然沒事,接著連我都沒看清是怎麼回事那個傢伙就被他打飛了,太厲害了!」

「哈哈……我就說了,方逸天是最厲害的,他才是真正的鐵血男子漢!妃妃,我跟你說的沒錯吧,只要方逸天肯幫你,那麼你要開的酒吧在安全方面根本沒有問題!」甄可人興奮的說著,看到自己的男人如此強大厲害,她一顆心都開心得要蹦跳出來。

「方逸天打贏了就好,這傢伙有時候挺混蛋的,不過有時候還真是給我們很大的驚喜跟刺激……」林淺雪禁不住的嫣然一笑,輕輕說道。

師妃妃臉上也是綻放出一絲驚艷之極的笑意,看著方逸天那高大、強壯而又略顯落寞的身影,心中不知怎麼的竟是泛起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豪門遊戲 想起剛才甄可人所說的話,她覺得她是不是應該找個機會私底下跟方逸天談一談,看看他能不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方逸天那張剛硬的臉上毫無表情,眼中寒光乍現,泛著一股宛如刀芒般的犀利之色。

他緩緩地朝著摩西走了過去,犀利如刀的光芒緊緊地定格在了摩西那張蒼白無色的臉上。

摩西接觸到方逸天那森冷無情的目光之後雙腿禁不住一軟,心中不由得極為驚駭起來,心裡頭泛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眼中滿是惶恐驚懼之色。

下意識的,他禁不住的朝後一步步後退著,口唇一陣乾裂,他微微囁嚅,嘎聲說道:「方、方逸天,你、你要幹什麼?」

方逸天淡淡一笑,摸了摸褲兜,幸好,煙跟火機還在,他抽出一根,顧自點上,深吸了一口煙,而後戲謔的問道:「要不要來一根壓壓驚?摩西大少爺,你心中是不是感到很震驚很害怕?」

「害怕?哼,你在我眼中什麼都不是,我為什麼要感到害怕?」摩西冷冷的說道。

「是嗎?那為什麼你的身子一直在抖個不停啊?在美國仰仗你家族的勢力或許你還可以叫囂幾聲,不過來到天海市……說實在的,你連一坨屎都不是。」方逸天冷冷說道。

「你、你……方逸天,別以為你身手厲害一點就這麼囂張,你敢動我一根毫毛,哼,你一定會後悔!」摩西語氣猙獰的說著。

「噢?是嗎?就因為你遠在大西洋的那個家族嗎?哈哈……可笑,真是可笑,別說你,就算是你家族的現任家族長在我面前連坨屎都不是,更何況是你?」方逸天笑了笑,彈了彈手上香煙的煙灰,說道。

「你、你……方逸天,就憑你剛才那句話,我一定會讓你後悔!」摩西看到方逸天如此出言侮辱他的家族,便忍不住的咆哮說道。

「狗屁!後悔?我現在就讓你後悔!」方逸天語氣一厲,眼中森寒之極,伸手直接揪住了摩西的衣領,直接一巴掌甩了過去!

啪!

清脆的聲響回蕩在寂靜的夜空中,而後便是看到摩西那張英俊的白皙臉龐上多了五個血紅的手指印。

「你、你竟敢出手打我? 妖孽總裁:盛寵吃貨嬌妻 混蛋!卡爾,你們都是飯桶嗎?你們不是承諾可以保護我的嗎?為什麼還站著不動?給我把這小子給殺了!」摩西禁不住的怒吼了起來。

然而,一邊的黑熊與卡爾摻扶著科里,卻是動也不動,他們已經戰敗,既然戰敗了那麼當然不能阻止方逸天的行動,就算是他們出手也只是尋找無謂的侮辱,因此便索性站著不動。

卡爾與黑熊他們心知,經過今晚的事,他們身為摩西保鏢的職責也會隨之而消散,過後摩西肯定是會解僱他們,因此不管他們此刻出不出手面臨的後果依舊是遭到摩西的解僱通知。

既然如此,他們犯不著為了摩西而再跟方逸天作對,強者之間本就是相互尊敬的,經過今晚與方逸天這一戰,如果能夠結識到方逸天這個神秘的強者也未嘗是件好事。

「摩西少爺,別再叫了,他們不是我的對手,就算是他們出手也是戰敗。而你,今晚已經難逃厄運!」方逸天淡淡說道。

「你、你到底想要怎麼樣?你放了我,不然你一定會不得好死!」摩西怒吼著說道。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聲響,方逸天又甩了一巴掌過去,冷冷說道:「如果不想死,那麼就不要大聲對我說話!婊子養的,老子最討厭別人大聲吼我了,你娘的,老子又不是你的手下,你吼什麼吼?還是說,你不想活了?」

摩西臉色頓時一變,這時他的整張臉已經紅腫不已,接觸到方逸天那凌厲如刀而又殺氣沉沉的目光之後,摩西竟是不由自主的感到心底一寒,而後整個人便是心虛起來,喉結不斷的滾動著,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知怎麼的,身體彷彿是被抽空了般,竟是沒有絲毫的力氣,然而,內心深處的那股恐懼之極的感覺卻是越來越強烈,恍惚間,他隱隱感覺到他面對著的不是一個尋常的人類,而是一個來自修羅地獄的惡魔!

「哼,摩西,別以為你有個家族撐腰就有恃無恐,我如若要殺你,憑我的能力我依然能逍遙法外!不過我當然不會殺你,我倒是覺得將你的手筋腳筋挑斷是個不錯的選擇,免得日後在看到你指手畫腳的可惡樣子。」方逸天悠然說道。

「什、什麼?你、你敢?」摩西臉色頓時大變,忍不住嘎聲的說道。

「不想斷手斷腳也可以,不過有個條件……」方逸天淡淡一笑,而後便是說道,「你之前不是要讓我在你面前跪下嗎?現在反過來,我要你給我跪下!」

「不,你休想,我絕不會給你這種人下跪!你不過是個身份地位的賤民,你沒資格要求我下跪……」摩西怒吼起來!

「FUCK!狗娘養的東西!」

方逸天怒罵了聲,而後右腿一掃,橫掃向了摩西的雙腿膝蓋!

「啊……」

摩西禁不住的痛叫一聲,接著他的雙膝一曲,「撲通」一聲,已經是跪倒在了地上!

「記住,在這裡我是主宰,我讓你跪你就得跪,我讓你吃屎你也得給我吃屎!狗娘養的東西,他媽的不長眼的混蛋,老子屢屢忍讓你,你一再挑釁老子!記住,這一次我饒你小命,下一次,你膽敢再對我如此叫囂,那麼……我一定會殺了你!」方逸天陰冷冷的說著,而後右腿一抬狠狠地踢在了摩西的臉上。

「噗!」摩西忍不住張口吐出了口鮮血,整個人已經是匍匐倒地!

「呸!」

末了,方逸天狠狠地吐了口口水,不理會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摩西,徑直轉身走開。

經過卡爾與黑熊他們的身邊的時候,方逸天停下來,看了眼科里,淡淡說道:「大兵,抱歉,剛才出手重了些,只怕你得要修養一兩個月了。」

「沒、沒事,要不是你手下留情,我只怕連站都站不起來了。」科里連忙說道。

「哈哈,好好,我們可謂是不打不相識,不過今晚過後只怕你們不能再當摩西的保鏢了吧?」方逸天笑道。

「當他的保鏢也是受他指使出氣,憑我們的能力回國了隨隨便便都能獲得很好的待遇職位。」卡爾淡淡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